因為即便是蕭斷情絞盡腦汁,都想不到林天恆身體內有個系統的存在。更猜測不到,林天恆之所以這麼做,為的只是完成「神豪稱號」的任務而已。

所以在這種情況之下,蕭斷情對於魏坤琳的猜測即便還保持著一絲懷疑。但除了這個解釋之外,蕭斷情真的是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

餘光瞄了眼魏坤琳,蕭斷情瞬間便有了主意。

但她沒表現的太著急,而是輕描淡寫的說道:

「按照你的推斷,那林天恆現在應該是受了重傷,連原本黃級中期的實力,都發揮不出來咯?」

惹火天價妻 魏坤琳得意的笑道:

「難道蕭大小姐,還有第二種解釋嗎?」

沉寂了一會兒,蕭斷情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並且壓低聲音說道:

「派兩個黃級後期的高手過來,我要……」

還不等蕭斷情把話說完,魏坤琳就將拽住蕭斷情的胳膊,不悅的喝斥道:

「蕭斷情你能不能要點臉?是我猜到了這一切,最後你卻想要截胡?反正不管你怎麼想,林天恆都必須得死在我手上!」

見魏坤琳上當了,蕭斷情心中冷笑了幾聲,但表面上卻裝作不悅的樣子說道:

「呵呵,魏大少爺果然霸道,不愧是徽州第一大家族的繼承者。但是你們魏家這『第一家族』的名頭,怕是保不了多久了~」

在蕭斷情半真半假的威脅聲中,魏坤琳便只知道生氣,而沒去細想其他。

「給我派兩個黃級後期的高手過來,記住,一定要隱藏好身份,千萬別暴露了他們是魏家人的信息!」

其實魏坤琳覺得派出一個黃級後期的高手,就足夠對付林天恆了。

但是蕭斷情都能隨口召喚兩個黃級後期的高手,那他魏坤琳要是只喊一個過來,豈不是顯的他魏家不如蕭家?

拍賣還在繼續。

美女拍賣師掀開紅布,指著托盤上的一對玉鐲說道:

「此鐲使用極品靈石打造而成,戴在身上不僅可以幫助修鍊,而且還可以滋養肉身。」

第一次聽到美女拍賣師把物品的信息介紹完,不少家族弟子都快激動哭了。

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

其實美女拍賣師也是這麼想的……

「此鐲的起拍價為7千萬,各位開始出價吧。」

按照這個桌子的珍稀程度,美女拍賣師覺得應該全場都會進行瘋搶。

但奇怪的是,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林天恆。

足足等待了三分鐘,見林天恆好像對這個桌子不感興趣之後,這才有人試探性的開口喊道:

「我出七千萬!」

「一億。」

你妹啊!

說好的這局不出手呢?

林天恆你丫的怎麼又開始砸錢了!

那個喊價的哥們,忍不住憤怒的問道:

「林天恆,這玉鐲你的狗又戴不上,你買下來又有什麼用?」

雖然很不理解,但林天恆的確一直是在為這條小奶狗花錢。至於林天恆自己,好像根本看不上這裡的東西。

所以那哥們覺得這人戴的玉鐲,你林天恆買下來,也沒辦法給狗戴上。

林天恆淡淡的說道:

「其實吧,一開始我是沒懶得要這破玩意兒。但是之前動手的時候,把我這桌子腿弄壞了一點,所以……」

「所以你就想拿這個寶貝桌子來墊桌角?!」

那哥們徹底瘋了,直接甩手憤然離場。

這尼瑪還怎麼玩?

自己那全部身家出來買個寶貝,結果人家卻只想買下這個寶貝來墊桌腳!

秦嵐妃嬌媚的白了林天恆一眼,小聲嘀咕道:

「你幹嘛欺負那個人呀?」

「妃妃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剛剛這些人可是聯起手來欺負咱們,恆少這麼做,都已經算非常客氣的了!」

秦峰故意把聲音說的很大,讓所有人都聽見。

說完之後,秦峰還悄悄對林天恆眨了眨眼睛。

愛是一部驚悚片 沒錯,是林天恆故意讓秦嵐妃和秦峰,演這麼一齣戲的。

現在林天恆的銀行卡里,還有八十多個億。

照這個速度花下去,估計等拍賣會結束,林天恆最多也就花掉一半。

所以必須得刺激一下這些人,否則這群慫貨,根本沒膽子出手跟自己爭。

「媽的!林天恆你還真當自己一個人的財富,可以比得過我們所有人嗎?這鐲子,老子出五億!」

聽到這話,全場頓時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總算是有大佬忍不住,想要對林天恆下手了。

只是這掌聲還沒結束,林天恆輕飄飄喊出的「十億」,就好像是一盆冷水,將眾人剛剛燃起的希望之火給澆滅了。

「既然東西最後都是你林天恆拍下,那我就讓你出點血吧!」

魏坤琳舉牌喊道:

「二十億!」

「哇!」

「魏少簡直太霸氣了,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二十億!」

「就這份壕氣,我覺得徽州省也找不出第二個,可以跟魏少相比的男人了!」

聽到大家的吹捧,魏坤琳心裡早就已經樂開了花。

自己這一手騷操作,不但可以讓林天恆出一波大血,而且還收穫了眾人的讚歎,簡直是一箭雙鵰!

正當魏坤琳洋洋得意的時候,美女拍賣師猛的橋下木槌,激動的喊道:

「恭喜142號座的先生,以二十億的駭人價格,拍下了這件珍貴的寶物!」

142號座?

魏坤琳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座位號,頓時嚇得腿都軟了。

他也顧不上什麼風度了,直接彈射般的站了起來,指著美女拍賣師厲喝道:

「你個小賤人懂不懂拍賣的規矩,你得詢問三次之後,確定沒人競拍,才能敲下木槌!」

美女拍賣師弱弱的說道:

「我已經喊了三次了呀,但全場都被先生您的二十億高價,給嚇得不敢出聲。」

看到林天恆譏嘲笑的眼神,魏坤琳頓時反應了過來,咬牙切齒的怒罵道:

「林天恆你耍我!」

林天恆笑著說道:

「是我耍你又怎麼樣?難道這二十億,你就不用付了嗎?」 「四爺一直記不起身份,便也沒找回來,直到幾日前有人在坊市裡面見到替人寫書信的四爺,才將他認了出來。」

姜雲卿凝聲道:「失了記憶?」

那人點點頭:「據說四爺如今什麼都不記得,只隱約記得自己好像叫什麼寧,後來那個救他的姑娘便以自己的姓氏替他取名阿寧。」

「聽送信的人說,那個救了四爺的姑娘見著四爺身上有刀劍之傷,而且又渾身血淋淋的,怕被他仇人尋見,所以一直遮掩著四爺的身份,對外也從來沒有提及半點,所以陛下和娘娘留在安俞的人才會一直尋不到四爺。」

「若非是那一日湊巧,伏爺跟著去了坊市,又鬼使神差的聽到有人提起擺攤子寫家書的那個『阿寧』字寫的很好,引起了伏爺的好奇,怕是到現在還難以找到四爺的下落。」

姜雲卿聽到孟少寧安好,只是失去了記憶,猛的鬆了口氣。

只要人沒事就好。

她又想起剛才這人說徽羽是在人奴場內被尋到的,頓時急聲道:「那徽羽呢,徽羽怎麼樣了?她身上的傷很重嗎,怎麼會去了人奴場?」

那人張了張嘴正想說話,就被門外傳來的聲音打斷。

「徽羽當初為了護著小舅逃離本就受傷不輕,後來和小舅掉落懸崖之後,為了護著小舅被海水衝撞到了礁石上斷了一條腿。」

姜雲卿聽到這聲音連忙抬頭:「璟墨?」

而站在門前那人神色微變,連忙退讓開來跪下行禮道:「奴才參見陛下。」

徐氏見到從門外走進來的君璟墨時,也是急忙就要行禮:「見過陛下……」

「舅母不必多禮。」

君璟墨伸手一揮,一道勁力便輕輕將想要行禮的徐氏托起,然後轉身對著門前那人說道:「你也起來吧。」

「謝陛下。」

那人連忙起身,恭敬退到一旁。

君璟墨這才走到姜雲卿身邊,垂眼滿是貪婪的看著姜雲卿的眉眼。

婚內有染:誘寵天價前妻 不過是兩日沒見而已,君璟墨便已經覺得好像是過了很久。

這兩日忙著朝中的事情,他卻心中依舊記掛著姜雲卿,若非時機不對,而姜雲卿的身子也不允許,他是真想立刻將姜雲卿接進宮中,能夠時時刻刻的看著。

君璟墨見姜雲卿伸手,他連忙拉著姜雲卿的手坐在她身側,也不忍她著急擔心,便繼續說道:

「那一日他們落水之後,海中漲潮將他們衝散。」

隨時穿越明末 「徽羽只記得她最後將小舅推到了一片浮木之上就暈死了過去,醒來的時候就被一群過路的人奴販子撿到,直接被充作了人奴運進了人奴場。」

「徽羽雖然斷了腿,可是容貌還在,以她的姿色能賣的上一個好價錢。」

「那些人想要將她賣去娼/館,徽羽拚死反抗時殺了兩人,更划傷了自己的臉,那些人被她激怒了之後就直接將人送進了獸斗場,最後被我們的人尋著。」

姜雲卿聽到君璟墨的話,雖然只有了了幾句,卻也足以讓她知道徽羽所經歷的磨難。 蠢貨的最大特徵,就是永遠都把別人當成白痴。

林天恆現在的確很有錢,並且非常願意去揮霍自己的財富。

但這並不代表著,林天恆在看到面前是個火坑的情況下,還繼續傻乎乎的往下跳。

所以魏坤琳將為自己的愚蠢,付出二十億的巨大代價!

「大家都別愣著呀,趕緊為我們的142號先生,歡呼喝彩!畢竟二十億的大手筆,可是創下了武道拍賣會的成交價新高!」

在美女拍賣師的帶領下,所有人都鼓起了掌。

但這掌聲聽在魏坤琳耳中,卻是格外的諷刺。

「夠了!不就是二十億嗎,老子又不是付不起!」

其實魏坤琳真的付不起,因為他爹就給了他十五個億。並且一開始,魏坤琳覺得自己這十五億,絕對能夠拍下不少好寶貝。

只是魏坤琳做夢都沒想到,林天恆的出現,不但打破了他的所有計劃,還讓他一次花光了所有錢,而且現在還得在向家裡再要五億。

「媽的!要是我爹知道我花二十億,買了這麼個破玩意兒,他肯定會殺了我!」

為了彌補這個過錯,魏坤琳開始打起了小奶狗的歪主意。

反正定會而魏家的兩個黃級後期高手趕到,林天恆除了一死,就再無其他出路。

到時候這條吞噬了無數寶貝丹藥的小奶狗,豈不就成自己的了?

雖然有點無奈,但拿這條小奶狗回去交差,已經成為了魏坤琳的唯一選擇……

見識到了林天恆的手段,再想到魏坤琳的悲慘結局。

在場的所有家族少爺和小姐,都再也不敢跟林天恆叫板了。

凡是林天恆想要的,他們便沒人會跟著出價。

只有那些林天恆看不上的垃圾,他們才會進行瘋搶。

這種尷尬的局面,讓拍賣會的高層,真的是又氣又無奈。

再給小奶狗又吃了一顆大補的丹藥之後,林天恆驚訝的發現,小奶狗突然突破了!

「黃級初期!」

雖然小奶狗散發出的氣息很弱,但秦嵐妃離的非常近,所以她還是差距出了小奶狗的驚人變化。

一條狗,居然突破到了黃級初期!

這種事情要是傳了出去,怕是整個修鍊界都會為之震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