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嗯了一聲:「放心吧!何姨,雨欣應該不會有事兒的,那就這樣吧,你們先去休息,我這就去找人幫忙。」

說完,葉天讓姜秋帶徐仁敖夫婦下去,他則掏出了手機,打電話給寧國峰,「我想讓你現在幫我訂最快飛往東扶桑的機票!」

「啊,是葉先生嗎?沒問題,正好我們集團有一架私人飛機,隨時都可以飛機起飛了,我馬上過去,在飛機場等著您!」

電話那邊,傳來寧國峰恭敬的聲音道。

「好,我馬上就到。」

葉天應了一聲,隨即掛斷了電話。

他之所以會打電話給寧國峰,是因為寧國峰在江陵市紮根的時間不短,能夠迅速的調動本地的一些相關事誼。

東扶桑離海西一千多公里的距離,葉天要想過去的話,如今已經達到鍊氣八層,擁有了神念之後,倒也能夠正常的御劍飛行,不用像之前那樣在空中跳來跳去,完全可以自己飛過去。

可一來海外這魔修聯盟的地盤,只這樣直接飛過去,萬一引來了某個魔修大能,葉天倒不怕,反正可以順手裝個逼,但卻需要消耗時間。

二來一路成飛過去,對於真元的消耗也不小,萬一到了東福山的時候,出現了什麼意外情況,恐怕就有些麻煩了。

與其如此,不如借著現代科技的便利,直接坐飛機過去得,反正時間上也差不了多少。

準備出發之前,葉天打電話給坦古荻米等人,讓她們回來后,直接找姜秋,直接在江陵市先住下,等他從東扶桑回來再說。

當然,葉天也沒忘了交代姜秋和周天翔這件事情,以防止兩頭出差,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很快的,葉天便到了機場,寧國鋒已經帶著人在機場外,或者一見到葉天下車,使迅速的趕了上來,恭敬無比問好。

之後,寧國峰便為御雷峰一事,問候葉天的情況,態度無比的恭敬。

葉天隨意的應著,看了寧國峰一眼,不禁訝異出聲:「咦!你已經步入了內勁中期了?速度挺快的嘛!」

寧國峰連忙點頭,一臉恭敬的回道:「是的,這還多虧了葉先生您的幫忙啊!

要沒有之前葉先生的幫助,我恐怕現在還傷勢在身啊!」

說著,寧國峰停了下來,皺著眉頭,顯得有些欲言又止的樣子。

看到寧國峰這樣,葉天問道:「有什麼事說吧,我們也算是挺熟的!」

寧國峰一聽,連忙說道:「在過十天的時間,我們寧家便會舉行一年一度的族會,不知道葉先生到時有沒有空參加?」

葉天笑道:「行,沒問題,十天之後舉辦是吧?到時候我會趕去你們寧家的,你只要讓寧傲雪給我打個電話,告訴我位置就行了。」

我的私家星球 寧國峰大喜,激動道:「那就多謝葉先生了!」

顯然,寧國峰之所以會在機場等候葉天,並不只是為點問候葉天的安危,是讓葉天幫他在寧家族會上立威,幫他重奪千家家主之位才是真的。

以葉天如今的絕對實力,寧國峰相信有他撐場子,家主之位定然根本不可能會有意外。

葉天接過了寧國峰遞來的飛機票,說道:「對了,你以後不要叫我葉先生了,你以後叫我葉天吧!」

寧國峰大驚失色,愣了片刻,隨後急道:「這麼行呢?您可是堂堂葉先生,寧某怎麼能稱呼您?這是折煞寧某啊!」

「讓你叫你就叫,那麼多廢話!」葉天說道。

寧國峰犯難道:「這……葉先生您為什麼突然要讓我直呼您的姓名呢?」

絕色狂妃:冷王的天才寵妃 「沒有為什麼,一時高興而已!下次再見面,不許再叫我葉先生了。」

說罷,葉天頭也不回,拿著飛機票,進了侯機廳。

看著葉天離去的背影,寧國峰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葉天這是為什麼這樣做。

顯然,寧國峰不知道,他女兒寧傲雪已經都要為葉天殉死了,兩人的關係自然是已經定下來了。

只不過寧傲雪和葉天都沒告訴他,他雖然不知道其中的內情,更不知道自己已經可以算是葉天的准岳父了。

葉天之所以讓他直呼自己的姓名,是為了不使寧傲雪不高興,也是這樣有些錯了輩分。

此時,葉天已經上了飛機,等待著飛機起飛,進行他的東扶桑之旅。

雖然是私人的飛機,但這機場屬於國人,需要根據機場的情況進行調度,所以這時候飛機還不能夠立刻起飛。

葉天倒也不急,而且這是私人飛機裡面的空間大得很,所以他躺在座位上,靜靜的閉目養神著。 海外魔修聯盟,秘密基地。

此前跟著東方極一起去往御雷峰的神秘道士,居然神奇般的活了下來,正跪在門前,臉色看上去極為痛苦。

實際上,他的內心並沒有太過痛苦,雖然他的師父死在了御雷峰上,但對他並沒有太大的影響,他的功法已成,有沒有師傅也能夠修鍊下去。

之所以跪在這裡,是為了用替師傅報仇為借口,重新找到一個靠山而已。

海外魔修的世界,可不是什麼善男同女的世界,沒有強大的靠山,分分鐘被人活吞了下去,連骨頭都不剩了。

之前東方極是慾火門的門主,他又在靠山,自然能夠與所欲為。

可如今東方極死的消息,已經通過武者論壇傳達到了海外,慾火門可不僅僅只有東方極一個門主,還有幾個實力稍遜的師叔。

神秘道士自然不能回去了,所以便來到這裡,想要找一個靠山,這個為師父報仇的理由,自然是再好不過的。

一旁,中年人見狀,搖頭道:「你已經跪了三天三夜夜,洪長老還是不開門,想必你是跟他沒有緣分了,不用這麼費心了。」

「事到如今,也只有洪長老能殺了那個葉天了,為何他不肯開門出來見我?難不成他也怕了那個葉天不成?

就這樣的膽量,還敢號稱什麼海外魔修聯盟第一人?哼!我看是一個縮頭烏龜還差不多吧!

如今連我師父東方極都被那個葉天殺了,他至少為了聯盟的名聲,也該出來對付那個葉天了吧?」

神秘道士憤怒大叫,這是故意說給那門裡面的人聽。

聽到神秘道士這話,中年人嚇得臉色煞白,急道:「你亂說什麼傻話呢?小心洪長老聽了,出手殺了你,快磕頭道歉!」

神秘道士冷笑道:「他要殺就殺吧!如今我師父師見都死在葉天之手。

浴火門幾個師叔也不可能容得下我,我已經是毫無依靠了,生死有何區別?

我來到你們這裡,原以為能夠找人給我師父報仇,可你們呢?

怕東怕西,連個區區的一天也怕,難怪當年會被逐出大陸了!」

「這個……」中年人面露難色道,「洪長老這麼做自有他的道理,你不懂……」

神秘道士咬牙叫道:「我管他有什麼狗屁道理,以我如今的實力,殺不了葉天報仇,聯盟的人又不肯出手,我已經是絕望了。

你就讓洪長老出來殺了我吧!也讓我看看他到底長什麼模樣,是不是真的像一個縮頭烏龜,不然為什麼縮著不敢出來!」

神秘道士的話音剛落,便聽砰的一聲,門忽然打開,一道瑩光化作匹練般射來。

瞬間將跪在地上的神秘道士,打得倒飛出去十數米,倒地吐血不止。

直到門中,緩緩傳來一道悠長的聲音。

「要不是看在當年你師父與我有舊的份上,這下便要了你的命!你走吧!」

「哈哈哈,你不殺我,我就繼續罵你,你就是個縮頭烏龜!」神秘道士抹去嘴角血跡,繼續叫道。

那道聲音冷哼道:「什麼狗屁葉天,還輪不到我出手,你若是要報仇,便留在這裡,加強修為,之後便去找他報仇。

先寵後婚:霸道總裁 至於此子殺我聯盟長老,我自會出手向他討回個說法,但還輪不到你在這指指點點!」

神秘道士目光一凝,心中卻是鬆了口氣,自己目的也算是達到了,便是一咬牙,跪地磕頭,起身到一邊去了。

看著神秘道士,中年人無奈的搖搖頭,小心問道:「洪長老,你為什麼會留下這個人呢?還有那個葉天,如今名聲已經傳得沸沸揚揚,我們又該如何做?」

門中,那道聲音悠悠的再次傳來。

「這傢伙心思詭譎,看你是一副為師父報仇的忠貞之態,實則不過是想保全自己,倒也符合我魔修之念!留下他,保他一命,說不得日後有用!

至於那個什麼葉天,我自然會去對付他,但現在還不是時候,一切等我出關再說,把門給我關上。」

中年人連忙點頭,將門再次給關上了。

……

這時候,葉天已經到了東扶桑,不過寧國鋒公司的飛機只到長崎,葉天要去的地方高天原,便位於東扶桑本州島的奈良,古扶桑國的都城。

據說很多扶桑的神話鬼怪故事都發生在那裡,更是扶桑諸如陰陽師、藏法僧的起源之地,可以說是比較不錯的旅遊地點了。

只是長崎距離者奈良,不免也有一段距離,葉天只能坐動車趕過去了。

作為華國的屬國,東扶桑的動車自然是來自華國,自然無比的舒適快速了。

葉天下了飛機,買了票,坐上了動車,繼續前往奈良。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葉天正準備閉目養神時,旁邊一個年青男子突然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讓他無法靜下心來,忍不住皺了皺眉。

不過這裡是公共場所,對方如此沒有素質,他也沒辦法勸阻,正準備用真元隔絕耳邊的聲音,卻在聽到男子說的話后,又不禁停了下來。

只聽那個穿著打扮看似很是高端的青年男子,正看著手機中的一個視頻,語氣輕蔑的說道:「這是網上前天流出來的一段視頻!

你們看這視頻上的打鬥,有人說這是真的,怎麼可能?簡直是可笑!哪個人能夠操縱這麼大的怪物,完全是特效嘛!」

坐在青年男子另外一邊,是一個東扶桑古典打扮的人,他一開始聽青年男子嘰嘰喳喳時,也有些不耐煩。

可當他聽到男子這話后,也忍不住轉頭看了過,看到了男子手機中的視頻后,頓時雙目一亮,搶過了手機。

只是盯著屏幕看了一會兒,著冬服商人將手機交給了那青年,鄭重的說道:「這有可能是真的!」

「真的?神羽,你沒開玩笑吧?你覺得這會是真的!我可不信,我只信我手中的槍,這玩意兒才是真正的可靠!

嘿嘿,再說這就算是真的又如何?要是敢惹到我,我就砰的一聲,一槍崩了他們,他們在厲害,難道能擋得住子彈!」

說話間,伸手比了個手槍的動作,青年滿臉嘲弄,完全沒有在意。 那叫神羽的東扶桑人搖了搖頭,似乎不想再搭理這個青年男子了,頗有些話不投機的樣子。

葉天也來了興趣,那不用動手去搶過手機,直接神念一掃,便能看到那個視頻當中播放的內容,正是自己和東方極等人戰鬥的場面。

這一下,葉天不禁一怔,暗道:「之前我以東方極等人的戰鬥,居然被拍下來了,也不知道是怎麼拍的。

不過看視頻的這個角度看,是從上而下拍的,應該是來自天上的衛星,難怪我沒有任何的察覺。

幸好因為距離的原因顯得模糊,所以這些普通人都不信,以為是電影特效製作出來的,那就讓他們當電影看看好了。」

不過,這個青年男子看起來不大,但身上卻自有一股尋常人所沒有的氣質,隱隱約約間透著一絲的殺氣與血氣,顯然是常年浴血的那一種人。

在看他手掌上的繭子,以及他衣服下造出的流線型的健壯身軀來看,這人應該是一個傭兵無疑了。

葉天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認知,是因為東西扶桑乃是一分為二的敵對國家,仍舊保持著高強度的軍事對峙,不時會出現擦槍走火以及相互滲透的小戰鬥。

而因為東扶桑保持著特殊的領國制度,國家層面的軍事勢力弱小,所以只能對外雇傭傭兵。

如此一來,傭兵在東扶桑這裡,是相對容易見到的種類,可以說是各個國家的人都有,大部分都是各國的退役軍人。

至於旁邊的那個東扶桑人,體內沒有什麼內勁之類的,看似和普通人無異,但他跟青年男子一夥,自然也是傭兵了。

除此之外,他跟青年男子有些不同,他的體內有著特殊的能量。

這種能量並不弱小,和之前葉天遇到的一些諸如神侍、神使之類的修鍊者相比,並不遜色。

難怪他會看過那個視頻后,會說那可能會是真的,因為他就是這種人,只是恐怕沒也不敢想象修鍊者,能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力量,所以有些不太敢確定而已。

當下,葉天便在心中詢問起系統。

「系統,這個東扶桑人體內的能量是什麼情況?他是什麼類型的修鍊者?」

「叮!根據資料分析,這個東方人屬於東扶桑特有修鍊者鬼劍士,為近戰類修鍊者!」

「鬼劍士?」葉天暗自念叨著,「那是一種怎樣的來歷?」

「叮!根據資料顯示,鬼劍士的傳承來自八百年前,一個東扶桑的普通武士,得到了一頁魔修的功法書頁。

該書頁正記有吸收陰氣能量的方法,這名武士苦心鑽研,終於另闢蹊徑,成就一門獨特的修鍊者傳承。

因為施展開來,鬼劍士的所有招式都帶有陰森之氣,更有重重陰影,如同驅使鬼魅攻擊,所以便有了鬼劍士之稱!」

「原來是這樣!」葉天在心中自語道,「這個世界上的修鍊者種類真是多,居然還有這樣的事。

也不知道那些小說動漫中,那些飛天遁地的什麼俠什麼人的,是不是真實存在,或許也會有吧?

就好像那個普通人的青年看之前我與之前的戰鬥,只覺得是電影特效,可實際上我們卻是真實的存在。

而以往我是普通人的時候看那些大電影,也覺得很虛幻的,可萬一真的有這人存在,所以才拍出這類電影呢?』

知道了這個東扶桑人的修鍊方法,葉天也只是滿足一下好奇心,隨後便懶得去關心他們了,反正的目標是奈良的高天原,跟這些傭兵沒有交集。

可就在這時,一個拿著水杯的動車女服務員從旁邊走過,那普通青年手賤的在動車女服務屁股上摸了一把。

這種輕薄的舉動,頓時讓空姐羞怒不已,回頭對普通青年斥道:「這位先生,請您放尊重點,否則我便要叫乘警過來了。」

「哎呦?老子摸你,那是你的榮幸,怎麼的,你還不樂意了?叫乘警?你叫啊,你接到底是什麼了嗎?

老子可是傭兵,你們東扶桑政府雇傭來的,你們這地方的法律可不管不住老子!」普通青年非但沒收斂,反而氣勢洶洶的叫道。

說話間,他的目光中微微閃過一絲殺氣,看得空姐心中一顫,一時沒有站穩,手中的水就往葉天這邊倒來。

這讓葉天眉頭一皺,並沒有用真元去阻擋,而是任憑那杯中的水,全灑在了在自己的褲子上。

之所以不用擋,是因為眼下突發的這個情況,已經引來了車廂內很多人的目光。

在這種眾目睽睽的情況下,若是一杯水灑在葉天身上,居然沒把葉天身上灑濕,絕對會讓人奇怪。

別的不說,至少邊上的這個東扶桑人便會起心思,葉天只想安安靜靜的坐動車到奈良,不想多生事端,所以便選擇了什麼都不做,任水灑在了自己身上。

這時候,那動車女服務員站穩身子后,轉過身來,連忙對著葉天連連鞠躬,賠禮道歉道:「對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這就給您擦拭。」

造化神宮 邊說著,動車女服務員邊拿出手帕,想替葉天擦去身上的水漬。

葉天擺了擺手,說道:「沒事,我自己擦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