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機械人有點不對勁。」

「你們有沒有發現,機械人雖然不會用技能,但她會控局!」

「爪子還一抓一個準!這預判,牛逼啊!」

彈幕開始飛起了。

要知道,輔助這個英雄,完全就是為了保護隊友,保護ADC,很難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

說白了,秀不起來,存在感特別低!

這就像。

戰場上的醫療兵,手無縛雞之力,你讓醫療兵去當將軍馳聘沙場殺人,怎麼可能?

所以,很多人都不愛玩輔助。

還有人嘲弄,玩輔助的都是想躺贏。

結果。

喬鈺的機械人,給他們上了一課!

她利用自己最大的優勢。

她的輔助,不會殺人。

但她是殺人的刀,是屠城的刃!

全局在她掌握,輔助的隊友人頭越拿越多,經濟裝備越來越好,優勢雪球越滾越大!

「媽的,機械人又抓老子!」

小琴女暴躁了。

你特么幹嘛總是欺負奶媽!

你跟奶媽有仇!

你特么打奶小能手是吧。

隊友也氣炸了。

瘋狂的開始BB。

「這機械人,抓了人就跑!」

「對!還喜歡耍詐!剛才我看她就剩一滴血,跑上去想殺了她,結果草叢裏全是她隊友!突然衝出來把老子嚇死。」

不僅會陰人。

不僅會演戲。

不僅會以多欺少。

還不要臉!

還欺負人!。 說干就干,秦夜打算等下班就回去找陸公子談談,至於目的,就是為了買甘蔗。

雖然甘蔗的原產地在印度,秦夜也不知道現在這個時候有沒有從那邊傳來,但屈原大大不是說過「胹鱉炮羔,有柘漿些」這句話嘛,柘漿就是甘蔗汁,所以秦夜想着現在應該是有甘蔗的。

不過秦夜腦子中還依稀記得點,明朝的偉大大科學家宋應星在《天工開物》裏面提到過,甘蔗是有兩種的,但都存在於閩、廣兩地,也就是福建和廣東一帶。

而現在的福建和廣東被叫做嶺南呢,也不知道征南軍的戰事結果怎麼樣了,有沒有打下嶺南那一帶,他還等著買甘蔗呢……

只是還有一個小問題,那就是這生長於嶺南一帶的甘蔗分為兩種,其中甘蔗形狀像竹子而又粗大的,叫做果蔗,截斷剝皮后就可以直接生吃,汁液甜蜜可口,只是這種甘蔗不適合用來製糖。

另一種像蘆荻那般細小的甘蔗,叫做糖蔗,雖然也是甘蔗,但生吃這種甘蔗的時候,容易被果肉刺傷嘴唇,所以人們就不敢生吃,不然沒品嘗道味道不說,還吃得滿嘴的血那就是純受罪了。

但秦夜想要買的就是這種甘蔗,因為暴利的白砂糖和紅糖就是這玩意做出來的!

「唉,希望荀掌柜他們在嶺南順利吧,不然這財路可是開不了嘍。」秦夜小小的嘆了口氣說道。

不過很快又是振作起來道:「管他呢,要是荀掌柜那條路子不行,我就找老趙去,不信連他這個皇親國戚連這個忙都幫不到。」

是的,秦夜心裏猜測老趙入贅的對象就是大秦的宗室女子,不然咋能解釋他一直都做着政哥的馬前卒呢?

捻起幾粒果子,秦夜一胡啦的全丟進了嘴中,隨後又是灌了一大口的寡淡糖水,最後身子輕飄飄的往後一趟,順勢就靠在了那張小床上。

嘴裏還不忘說道:「那個誰誰誰,打掃完出去記得關門啊。」

嗯,不要讓人吵了本少爺的摸魚大計,秦夜心說。

啥?上班第一天你就光明正大的摸魚了?

那不摸魚還能做啥子,難不成去看人打掃啊?所有的東西都還沒做出來呢,想要幹活也沒東西讓他干啊。

還不如自己好好的補個覺呢。

大早上的被那妮子叫醒,還真是有點困了,秦夜揉了揉眼睛,伸手抄起鋪蓋往身上一蓋,一下子就進入了夢鄉。

~~~~

嬴淼今天從朝會上下來的時候,又是怒氣相向的不得了;至於原因,無外就是自己上升的提議又被陛下給拒絕了。

這可是一月以來的第二次了!

頭次,剛好是宗正府下缺了一個丞事的空值,也正好渭陽君便是掌管着宗正府,於是嬴淼就盯着上了這個位置。

只是身為宗正本職,自己的叔父卻是不能為自己說話,所以為此嬴淼還不惜去結識了趙高那廝一番!

花費了數百鎰的金子,才讓那趙高點頭答應。

可結果呢?他苦苦等了三天,都是了無音訊,直到第四天的時候,那趙高才慢悠悠的跑來跟他說自己已經跟陛下說過了,只是陛下說還需朝堂再議。

再議!再議!

嬴淼用屁股想都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不就是覺得自己不夠格當那個宗正丞事嗎?!

行,既然你認為我的品能力不夠當宗正丞事一職,那我謀其它的總行了吧?

於是過了段時間,嬴淼又是再度的看到了一個機會。

李斯剛被嬴政任命為廷尉,他便是開始了清洗班底之措舉。因為上任廷尉屁股挪的匆忙,所以一些老班底也就沒有來得及帶走。

李斯不願成為別人的傀儡,所以受命為廷尉的第一件事就是革除了好大一群人。

其中第一副手的廷尉丞也是被李斯給革職了,這樣一來,一個不下於宗正丞的官位又是空缺了出來。

嬴淼便是在第一時間又是找到了趙高,雖然上次失敗了,但嬴淼還是認為,只有這個天子的近衛才有着這般進言的能力。

是以又是上百鎰的金子如水般潑了出去,但結果依舊還是鎩羽而歸。

但這次陛下給他的理由並不是能力不夠,而是品格不行!

這句判詞,讓得嬴淼是更加的憤怒了,要不是趙高說完后還未離去,他可能當場就會將屋子砸個稀巴爛。

但這還不是最壞的結果,因為最壞的結果是趙高臨走之前還警告了他一番。

說以後不可以再找他了,因為陛下已經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受了嬴淼的賄賂,才會幾次開口幫其謀官職。

這下倒好了,不僅官職沒有謀到,連說話口子都被縫上了。

這番結果讓嬴淼恨不得當場質問嬴政,說你到底是不是我嬴姓子弟,為何出自同一宗,卻對自己的同族兄弟這般的打壓?

本來嬴淼今天想着當朝質問,只是因為想起渭陽君交代的一些事,他還是就此忍讓了下來。

畢竟雖然現在沒有個大官做,但好歹自己還有個右庶長的爵職,可一旦他惹怒了嬴政,那說不定自己最後的這一層遮羞布都是會被摘了去。

回到家中后,嬴淼雖是怒氣大減,但跪坐在書房案幾后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將其上的一干竹簡筆墨全都掃了下去。

伺候的婢女也是如此的被嚇的個半死,連忙的跪在地上磕頭饒命。

「行了行了,不關你們事,先下去吧。」

雖然嬴淼脾氣很不好,但他還算是個有理的主人,知道自己生氣不怪這些人的事,是那陛下故意打壓他們這些宗室子弟罷了。

「哼,不用我們這些宗室,我以後大秦的所有官職都被外人佔了,你嬴政那什麼來鞏固自己的聖嚴!」嬴淼沉聲怒道。

而就在嬴淼繼續生氣的時候,門外的侍衛來敲門稟告了:「稟主人,渭陽君來了。」

哦?他怎麼來了?

聽到自己的叔父來了后,嬴淼臉上的怒氣很快的就收了起來,露出平靜的聲音道:「快快請進來!」

說完,嬴淼隨意的整理了一下被他掃落在地的竹簡雜物,只是還未盡數歸納好,書房的門已經被一雙大手推開了。

「嬴淼,怎麼這麼大了還管不住自己的性子?」

贏傒推開門后,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很不成器的說道。

「唉,叔父你也知道,我就是這個性子。」嬴淼嘆了口氣,放下手中抱着的竹簡回道:「實在是陛下一番兩次駁回我的請求,咽不下這口氣,我這才……」

「陛下也是有着自己思量。」贏傒走進書房,也是同嬴淼坐在了一起。

「叔父,你是不知,我這此謀職可又是失敗了。」嬴淼放下手中的竹簡道:「你說陛下還當不當自己是贏姓宗族之人?怎麼感覺就像是個外人一樣……」

「嬴淼!」

突然,贏傒猛的伸出手指對着嬴淼重喝道:「小子慎言!」

聞言,嬴淼不屑撇開了頭,嘴巴咧了咧,欲言又止了會,但最終還是無奈道:「叔父,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幫那人說話。我宗室本就孱弱,自從嫪毐一禍后,更是少了十之七八,雖說這些年也恢復了些許生氣,但我嬴姓宗室本不該如此低三下四啊!」

說到後面,嬴淼語氣更是似於諷刺道:「若是陛下不願封賞給自己親信之人,可羋姓的、蒙家的他們哪個不是被任命了實權要職?就連蒙恬那廝都是得了個內史的職位,那可是掌管着整座咸陽啊!」

「就連你這個駟車庶長,只是僅僅給你封了個什麼鳥太傅,還有我大哥嬴傑,竟讓他去管什麼修水利!那是宗室該乾的活嗎?!還有那頻陽君家……」

「夠了!」

只是嬴淼下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贏傒出聲打斷了。羅玲夕把陳磊送到了雲海別墅。

「看不出來嘛,你居然住在雲海別墅,怎麼第一次我送你回家,你讓我去城中村?」

陳磊捂著臉上的巴掌印,「低調,低調。」

「進去坐坐?」陳磊打開別墅大門。

……

《姐姐讓我別努力了》20章頭腦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半小時后,用餐完畢。

而,就在這時。

秦蒼穹的手機,叮的一聲,一條短訊跳了出來。

【爹爹,我餓了,你什麼時候回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