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確實不會打籃球!

豎立在體育館一旁的loverl教授,看到張若寒接到籃球后,出於一片善心,不禁站出來,向史密斯說道:“史密斯先生請別鬧了,再鬧就有點過火了!張若寒先生曾經受過傷,不適合進行籃球這種激烈的對抗性運動!”

“受傷?看不出來,我也不過受過傷嗎?這個理由我不接受,今天的事情,想要結束的話,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他親口的說出來他怕了,他們中國人沒有用!”史密斯非常興奮的說道,從來沒想過污辱別的國家的人,是這麼的痛快!

一個字爽!

rl教授見史密斯不肯就此善罷甘休,只能用求肋的目光向皮特看過去,如今這種情況下,也許只有皮特的話,史密斯纔會聽!

皮特看到loverl教授的求助目光後,略微的一頷首,然後提起右腳,向前邁過去,

可史密斯這小子確實太過分了,竟然想去欺負一個不會打球的人,實在是太沒人品,更沒球品!雖然他的技術已經達到了進入nba競技的水準,但是依靠他如此的人品,球品,真的難成什麼大事!

“史~~”!

皮特剛想口開,阻止眼前的一場鬧劇的時候,卻聽到一聲非常堅定而又充滿自信的聲音,響徹在體育館內!

“來就來!我絕對不會怕你這種人!”

張若寒在衆人萬分詫異的目光中,全身散發出一股隨心所欲的灑脫,單手抓着籃球,正視所有人!

此刻的張若寒,雖然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爲什要麼突然的應戰,但也許是因爲強烈的民族自尊心,或者,更大的也許,是因爲自己的雙手在和籃球的表面緊緊相連的一瞬間,而猛然泛起的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吧!

如果大家非要問,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張若寒只能說,那是一種於一剎那間,根本分不清手中抱中的是籃球,還是抱着自己身體一部份的莫名感覺!

彷彿身體中的每根毛細血管,都已經和宛如活物一般的籃球中的每根神經,緊緊相連在一起,

真正的血脈相連!

球就是我,我就是球的即是非常恍惚又是非常真實的心動感覺,衝動感覺!

所以,在此時的張若寒心中,突然爆起一股巨大的信心,開口接受了史密斯的挑釁,因爲一球在手後的張若寒,即使真的忘記了一切,忘切了籃球!但他的身體、他的*,卻是怎麼也無法忘記掉,那個對他來說,已經和呼吸一要重的東西,更是和生命緊緊相連,息息相關的東西!

“張若寒先生,你不能打籃球!我不批准!”lover教授快步走到張若寒的身邊,低聲對張若寒,說道:“張若寒生,別怪我沒有提醒你,你的傷,可是要害陪位受撞擊後引起的腦震盪!這次的腦震盪只是造成了你的選擇性失憶,但是,每多得一次腦震盪,你的大腦就會變得更脆弱一些!下次就有可能發生致命的顱內血腫,或者腦功能喪失,你可就追悔莫及了!”

聽到loverl教授的話後,張若寒只是淡淡一笑,強忍着不去看江娜顫抖、害怕目光的衝動,向loverl教授輕輕的說道:“loverl教授,謝謝你的關你,只是我張若寒的命向來不值錢,如果老天真的要收回去,我沒有任何怨言!但是,今天的此時此刻,我一定要和那個污辱我們國家,污辱我們民族的人,好好的較量一番,即使明知道會在和他的較量中發生意外,我也會毫不猶豫的堅持下去!不爲別的,只爲我是一箇中國人,一個真正能夠爲了中國二字,情願拋頭顱灑熱血的中國人!”

張若寒一臉莊嚴的說完心中最想說的話後,江娜傷心的眼淚已經流了出來,正想開口哀求張若寒,不要去的時候,卻聽到了張若寒滿是柔情的話:“娜,不要阻止我,既然你在我失憶之前,便成爲了我最愛的人,那麼,你應該知道,我決定的事情,是任何人也改變不了的!如果你相信我的話,便鬆開我的手,我答應你,決不會讓自己受到分毫的傷害,因爲,我還沒有很多事情沒和你做完,更有很多的話,沒有向你說!”

江娜心中一陣巨痛,生知張若寒牌性的她,已經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也沒有用了,只能一邊將淚水向肚子裏咽,一邊鬆開了張若寒的手,輕聲道:“若寒,你去吧!我相信你!我會永遠的支持你!”

“恩!”

張若寒心頭一顫,點了點頭,向史密斯走過去,卻沒有聽到,沒有看到,江娜癡癡的看着自己的背影,光有動作,但沒有任何聲音的一句脣語!

如果你有什麼意思外的話,大不了,我跟着你去,便是了!!!

……

望着站在三分線上的史密斯和張若寒,皮特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曾經去過中國很多次的他,生知中國人是一羣永不放棄,非常執着的人,看來,今天這場鬧劇一定不能妥善解決了!

哎!

這個史密斯也是真的,難道他忘了嗎,籃球可是一種偉大的運動,而不是他用來持強凌弱的工具!!

……

“中國人來啊,讓我看看,看看你會不會投籃,看看你到底有多垃圾吧!” 親愛的,你怎麼不在身邊 史密斯在站三分線上,向張若寒用力的招了招手腕,眼中滿是即將欺負弱者之後,而產生的猙獰!

張若寒沒有搭理,在他眼中像是瘋狂一般的史密斯,只是輕輕的撫mo着籃球的表面一遍又一片,從來沒有覺得什麼東西,能夠像籃球這樣,和自己的手掌和自己的皮膚,有着如此之大的親和力,彷彿天生就是爲自己而專門量身訂做似的!

並且,並且。。。。。。

張若寒嚥了一口口水,向對面的史密斯看去,腦海裏開始不停的響起,一個大聲嚷嚷的聲音!

上吧張若寒,去跟着你的心,跟着你的身體而動,跟着我而動,只要有我在你身邊,你是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真是這樣嗎?那我要上了!

張若寒的心聲,向手中宛如活物一般的籃球尋問道。

得到的是腦海中,如雷鳴般巨響的一聲吶喊

上吧!

上!

張若寒任由自己的身體中那股熱熱、酥酥的莫名感覺,從三萬六千個毛細孔裏向外狂噴而出的瞬間,緊跟着手中的籃球,向史密斯衝了過去,雖然動作不是很快,但卻是真正的心跟球走,身隨球動!

在所有人一點也置信的目光中,張若寒接住剛剛從地面上彈起的籃球,在史密斯的面前撥起身體,處於空中的姿態優美的讓人驚訝的剎那間,躍到了最高點上,向着運處那邊橙色的海洋,揮出了早已成爲本能的右手!

“刷~!”

一道美麗的桔黃色孤線,飛快的穿過呆立於三分線上的史密斯頭頂後,輕輕的落進籃框裏,濺起幾抹潔白的浪花。

。。。。。

怎麼可能!

江娜,史密斯和皮特三人不約而同的叫道。

只是三個人叫得原因,卻是完全的不同!

江娜是驚喜,以爲張若寒恢復了記憶!

史密斯是憤怒,他從張若寒的投籃球動作中,能夠看出,張若寒是一個身經百鍊的投手,可是卻和自己扮豬吃象,裝成一點也不會打球的人!

而皮特卻是巨驚了!

至於皮特爲什麼會巨驚,這要從皮特的身份說起。

皮特的身份是nba中的一名非常有名氣的明星球探,他與那些專門爲某支球隊服務的普通球探們大不相同,他不受顧於任何一支球隊,而直接受顧於nba,專門爲所有球隊尋找和建立潛在球員個人檔案,長年奔走於歐洲、澳大利亞、非洲和亞洲等地,一邊可以公開的用經費爲整個nba的三十隻球隊,輸送海外球員和本士球員,還可以暗地裏把其中某些具有驚人潛力,但沒無人知曉的球員資料,透露給某支出手大方的球隊!

曾經有記者問過皮特,你有沒有漏掉過一個球員,然後,他是後來靠自己的努力打進nba的?

皮特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一個都沒有!

因爲,我是一個伯樂,而真正的天才球員,肯定會在伯樂的手底下脫穎而出。大浪淘沙,留下的總是金子!

因此,很多nba的董事會成員們,總是笑稱,皮特的眼光簡直比老鷹的還厲害,要想從他的手中,露掉一個有潛力的球員,根本是不可能的!

誰料,在今天,在今天的這裏,皮特卻從張若接球的一瞬間,所流露出的自然慌張感,而誤以爲張若寒是一個從來沒有接觸過籃球的人!

然後,張若寒卻在皮特的面前,投出了一個絕對不比nba中很多有名投手,遜色幾分的三分球,怎能叫皮特不巨驚!

讓他引以爲傲的眼光,竟然看走眼了,張若寒竟然也是一個沉睡着!



難到自己真的已經老了,真的不中用了嗎?

剛剛滿四十七歲的皮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除此之外,他再也找不出今天會看走眼的原因!

…….

“若寒,你怎麼又會打籃球了,難道你已經恢復了記憶了嗎!”江娜面帶驚喜的向正在愣愣看着自己雙手的張若寒,尋問道。

“沒有!”

張若寒從看到籃球隨着自己的揮腕,而落進籃框中的巨大快感裏,回過神後,向江娜用力的搖了搖頭

他只是完全的跟着籃球去做,跟着身體去做,根本沒想到竟然真的能夠將籃球,投進籃框裏!

聽到張若寒的話後,江娜立馬糊塗了,非常不解的向站在身旁的loverl教授問道,“教授,他這是怎麼了,明明已經不知道籃球是什麼了!怎麼還可以打籃球,把球投進去?”

“這個!”

loverl教授扶了扶臉上的金絲眼鏡,略想片刻後,搖頭道:“我也不知道!選擇性失憶,是種已有的病例,患者通常在知道自己失憶之後,會變得非常不冷靜,想要拼命的找回丟失的記憶,但是,張若寒先生卻是一個例外,他從來沒有起過想要尋找記憶的念頭,更沒有任何的煩躁舉動,這已經夠讓我不解的,因此,今天發生的事情,我真的沒有辦法解釋!”

聽完loverl的話後,江娜不再說話了,張若寒爲什麼沒有尋找記性這點,江娜倒是知道,因爲張若寒從小就非常堅強,但在堅強的同時,也養成了張若寒對自己的某些東西看得非常輕,更是一向認爲,想不通的事情就沒有必要去想,所以,張若寒從來沒有起過要尋找記憶的念頭!

但是,處於失憶中的張若寒怎麼又會打球了,江娜可就真的開不明白了!

……

失憶!!!

因爲距離太近,而無意間聽到江娜和loverl對話的皮特,在心中緩緩的念出兩個字後,向身高大概一米八的張若寒望過去,

失去了某些記憶,忘記了籃球是什麼的人,仍然會打籃球的原因,皮特也許可以分析出,

那是因爲這個球員已經經由*,把打籃球當成了呼吸一樣的本能,心隨球走,所以在自己都莫名奇妙的情況下,依然可以接着續寫出,籃球中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動人篇章!

就像是一個植物人,仍然會懂得呼吸,一個先天性腦功能不健全的人,依然會在餓了的時候要飯吃,渴了的時候要水喝那樣!

當然,這僅僅限於一種分析,是從一個球員經過幾萬次,幾十萬次的不斷練習籃球后,所產生的本能,所產生的習慣中得出的一種分析!

究竟事實到底是不是這樣的,皮特就不清楚了,並竟他不是當事人,不明白此時的張若寒,到底是處於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之下!

只能讓皮特不斷的猜測,難不成眼前這個中國人,不但是一個沉睡者,還是一個~~~~

可是,應該不可能啊!

皮特用力的搖了搖頭,決定暫時不去想那個讓自己非常興奮的答案,準備仔細的觀察一番兩個目前的沉睡者之間的較量!

然後,再做判斷!

“小子,你真有種!竟然敢在我史密斯的面前裝成不會打球隊的人!我一定不會饒了你!”史密斯從三分線內大步邁出,擋在抱着籃球,站於三分線外的張若寒面前,雙腳腳後跟沒懸空而置,左右雙臂一前一後的順擺在身體兩側,準備對張若寒施以緊逼防守,要把張若寒的每一球都完全的斷下來,然後接連狂灌三球,方解心頭之恨!

張若寒沒有搭理史密斯,他已經完全的沉浸在籃球帶給自己的巨大快感中,漸漸的把身邊的一切,後身的一切,完全的忘了,腦海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要把籃球,不停的送到籃框之中,送到史密斯知道錯了,知道他大錯特錯了爲止!

心隨球動的張若寒突然雙手持球,將籃球在自己身前,緩緩的劃出一個半圓,置於右腹前方後,猛然用右腳前向史密斯的正前方踩去,順式拍出籃球,右手持球,直直的衝向了史密斯的正面!

找死!

史密斯怒喝一聲,依靠對自已速度的信心,身子向後一揚之後,猛然向前衝去,左手對準張若寒運於右手中的籃球,飛快的捅過去!卻被左腳用力持住地面的張若寒,一個原地的帶球轉身,和斯密斯擦肩而過後,向空無一人防守的籃下,衝了過去!

張若寒要把球給投進去!

但是,就在張若寒的右腳剛剛踩到禁區線上的剎那間,因爲剛剛的一時輕率,而讓自己蒙羞的史密斯,已經完全爆發起,自身讓人心驚的速度,幾步便超過了張若寒,猛然一轉身後擋在了張若寒的面前,滿臉不屑的望着張若寒,

對付張若寒這種沒有速度的球員,就算被他過了,又能怎樣!還不是被自己給防下來了!

垃圾的人種,就是跑不快!

史密斯心下漫罵一句後,緊緊的盯着張若寒的每個動作,準備認真的尋找可以斷球的機會,再也不想出現剛剛那種輕率之下的失誤!

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寒用右手將籃球向身後拉去,判斷出這是背後運球的史密斯,本能的隨着多年來養成的良好防守習慣,向着若寒想要換手接球后突破的方向移動了重心!正準備尋機斷球的剎那間,卻心神欲裂的看到臉上揚起一抹歡笑的張若寒,用左手的手肘擊打了一下籃球,使得籃球猛然彈回右手後,順式從史密斯剛剛讓開的地方,飛快的躍起,輕飄飄的迎着氣流向上上升的時候,隨手抖出籃球,

Www¤t tkan¤C O

“刷!”一聲輕響!

剛剛剎住中心的史密斯差點氣得當場吐血,張若寒剛剛用的到底是什麼?非常像是nba中的明星球員,賈森威廉姆斯的絕招肘擊傳球,可是,又好象比賈森威廉姆斯的那招更實用點,必竟張若寒只用一個人,便完成了假動作後輕取一分的系列動作!

“再來!”

史密斯非常有失風度的狠狠的跺了一腳籃架後,氣沖沖的轉身像三分線上起去,眼中隱有紅光閃爍!

今天要是不把張若寒這個無名小輩給廢,他也沒必要去參加幾個月後的nba選秀了,他可是要在萬衆矚目下,帶領隊友們問鼎nba總冠軍戒指的速度形天才球員啊!幾乎不比答案艾弗森差到哪去,要是連續被張若寒進了三球以上,還不如回家對着牆壁,一頭撞死算了!

。。。。。。

“中國小子,你tmd給我聽好了!別以爲會玩兩下籃球,就有多麼了不起,要是老子選進攻的話,不靠別的,光靠速度,就可以把你玩死了! 封神來了 你tmd的有本事就用速度把我過了,去爆扣一個!怎麼樣,做不到吧,因爲你們中國人的身體素質,實是太差了,就是那個天生跑不快的種!”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像是瘋狗一樣的史密斯,挺着發紅的雙眼,不知羞恥的站在那裏,向張若寒發起了刺耳的咆哮,仍然抓着讓在場的一些美國人不住汗顏的死理,奢望能夠打擊到張若寒!

卻不知張若寒是那種!

ps:有票的請砸來,謝謝。。。

鬱郁林中樹2005。10。20。

小鬱2005。8。6

點擊察看圖片鏈接: 嗯,李雙希覺得面前的狀況,她已經搞不清楚了。現在是徹底搞不清楚了。

「暮暮應該是沒有來陪過太后的。」李雙希還是想裝一裝,看能不能矇混過關,「不過,暮暮就算來過,應該也不記得了。」

畢竟她那幾年稱病是真的。整個洛安城都知道秦家的大小姐秦暮暮體弱多病。

「很聰明,這個說法的確是有道理的。」

很聰明?有道理?

李雙希都覺得很瞎的說法,太后居然覺得有道理?到底哪裡有道理了?

「你大概想問,這個說法哪裡有道理?」

「是啊,奴婢實在愚鈍。」

如此愚鈍的李雙希都覺得太后這樣有些奇怪。當然,李雙希是真的覺得自己很愚鈍。

現在的李雙希已經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

「你知道哀家什麼時候回宮的嗎?」

太后回宮的時間是在三日之前,那時候李雙希正在宮外採買,所以沒有第一時間回到宮裡。也就沒有見到太后。

今天也是李雙希第一次見到太后。

「奴婢在宮中的老嬤嬤打聽過,太后喜歡遊山玩水。 戀戰新夢 所以您常年都不在宮中。這次回來也是三天前了。」

太後身體不好,卻喜歡流連在宮外。這李雙希不懂,但現在她希望太后快點再離宮去。

因為太后真的好像知道她不是秦暮暮。這時候減少接觸,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

「你還真的挺清楚」太后拿出一把小刀把玩,「莫非你真的覺得我年紀老邁,不能動你分毫?」

太后突然把刀架到了李雙希的脖子上。那冰涼的觸感讓李雙希心裡一驚。

「太后,您……」

就算她是假的秦暮暮,也不用這樣吧。而且她眼前的這個,真的是那個年紀老邁的太后嗎?一位老人家就算再怎麼貪玩好樂,也不應該這樣吧?她像一位殺手多過像一位太后啊……

「覺得很奇怪嗎?」

「這是相當的奇怪。」李雙希向後退了退,「在宮裡,如果太后想處理我,也不用親自動手吧。」

說好的,只是到這裡喝喝酒,吃吃菜的呢?她差點以為,今天在這裡可以再吃一隻烤雞。雖然要被一直問長問短,但是也不至於到被人用刀頂著脖子這種事吧。 日日念朝朝 而且面前這個人可是太后啊。一位老人家,一位如此尊貴的老人家,在這威嚴的宮中,持刀對著一個至少名義上還是丞相女兒的宮女。也有點太奇怪了?

「哀家自然是不會如此的。」

李雙希感到脖子上的那陣冰涼離去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還好,如果見血了,她可能真的會暈倒的……而且李雙希注意到,剛剛太後用刀的時候說的是「我」,但當她把刀收起來的時候,她又換回了「哀家」這個稱呼。

「太后,奴婢並不明白,您想奴婢說些什麼。」李雙希見太后收了刀,立馬迎上去,將太后扶到了榻上,「但是太后說什麼,奴婢就願意聽什麼。」

有時候,李雙希也是如此奇怪。不過,她到底在宮裡呆了這麼久。雖然時間不長,但也算是見了不少人,經歷不少事。

雖然那些事情,李雙希覺得,她都可以歸結為:遇見某個人——知道他們的身份——懷疑她的身份——罰她。這種完全相似的過程。李雙希都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這樣。

要麼是她倒霉到一定境界,要麼是上天耍她。不過要是每次都一樣,她還怕些什麼呢?最後,她都可以脫難。有時候她還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東西。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這不,她就陞官了啊。

這官職雖然升的蹊蹺,但也算得上是李雙希的一點安慰了。

「起先看你像個木頭。」太后也有類似的感覺,這丫頭前前後後的變化還真是大,「後來呢發現你還算得上會說話的。」

「奴婢在宮裡的經歷,讓奴婢變成了這樣吧。」

太后看到李雙希有點落寞,她好像失了精神一般,嘴角雖然有一點揚起,但呈現出來的卻是一番苦笑。她真的很難過,很難過。不僅是心裡的難過,還有這日子也確實難過。

「看起來,的確頗有一番故事啊。」

「太後用刀都指著奴婢了,這就是一個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