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貴婦道,眼睛更是充滿得意。

“做女人,別太囂張!”宋德華此時走了過來,他也想將這個女人捏死,不過始終是人,宋德華還是想給個教訓給對方算了。

藍鵲見宋德華過來,頓時將殺機隱藏下去。雖然他調皮,但是在他的骨子裏,一直以自己的男人爲大的女人。

在他們朝代,女人就該這樣。所以藍鵲頓時站在宋德華後面,只是看着眼前的貴婦。

“哎呀!男的出面了?好,有本事。不知道你對上我的兩個保鏢會怎麼樣?”貴婦威脅道。

“就他們?”宋德華不屑道。

“是哇,就他們,隨便一個都比你強壯的男人!”貴婦看到宋德華的表情後更是鄙視。自以爲很了不起,但身材那麼瘦小,怎麼會是自己兩個大頭保鏢的對手?

只怕一隻手就能將眼前的青年丟出去了吧!貴婦心道,最後開始斜眼打量着宋德華,想看看宋德華到底有什麼本事這樣說話。

宋德華冷哼,直接無視。永遠都有那麼多不知所謂的人以爲自己知道天有多高,但事實上什麼都不是。

藍鵲在宋德華後面就這樣看着,當看到宋德華那囂張的樣子,藍鵲突然有種想笑的感覺,眼前的宋德華太好玩了。生氣起來也是像模像樣。

俞蓉純雙手抱胸,先是看宋德華,再看着那個貴婦。實在話,要不是有宋德華在,不用藍鵲出手,俞蓉純都會把他們狠狠揍一頓,然後丟出去。

“怎麼?是男人就幹呀!”貴婦冷冷道,她看死宋德華都是不敢出手的人。單看身形就知道,自己的保鏢可是花大價錢聘請回來的。

而且還是軍人出身,要是就這樣被一個這樣瘦小的人打倒,那麼貴婦的錢不是打水漂?

兩個保鏢顯然不是第一次聽到貴婦這樣說話,此時貴婦一說話,那兩個保鏢頓時上前,直逼宋德華,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大有宋德華不服氣就打倒宋德華的樣子。

“滾吧!”宋德華也不想玩了,直接手一仰,直接將兩個還在得意的強壯保鏢煽飛出去。

宋德華一煽,只見兩個影子頓時在半空橫飛而過,然後摔在馬路上,接着就從馬路邊上哼哼哈哈的慘叫聲,不知道是折斷手還是折斷腳。反正兩個人就哼哼哈哈。

貴婦張開半大的嘴巴,眼睛如金魚眼睛一般凸出,眼中還帶着血絲,他在詫異,驚訝甚至破天荒的以爲自己看到超人一般。 怎麼可能?!眼前的瘦小青年只是手輕輕一仰就把自己兩個花高價請來的保鏢丟了出去。

這也太恐怖了!這是什麼力量?讓兩個壯的像牛一樣的人直接飛出去,而且只是輕輕的手一仰。

“你還要挑選什麼衣服?我跟你說,我家娘子比我力氣還要大,你要惹她你就惹吧。”

宋德華對着已經癡呆的貴婦輕輕道,說完直接出了店鋪外,如守門將軍一般雙腿八字一開,冷冷看着外面。路人甲乙丙見了居然全部紛紛閃開。

藍鵲看着宋德華漂亮的一手,同時也聽到了宋德華對眼前厭惡的貴婦說的話,頓時輕笑,接着故意走到貴婦面前挑選起衣服。

“哎呀,這件真不錯。”

“哎呀,這件更是好,穿上去身材一定能迷死很多很多男人。”

“不錯不錯,都不錯。怎麼那麼漂亮的衣服就沒人要呢?也不貴嘛……”

……

藍鵲一連說了很多諷刺的話,都在貴婦旁邊說道,樣子看起來很無辜,但實際上宋德華是對着貴婦的耳邊說的,那樣子囂張得意的很。

貴婦現在是滿臉通紅,然後變的霎青。她憤怒,氣氛不已。可是現在她拿藍鵲沒有辦法,所以只能忍着,拼命忍耐着,雙手抓緊化爲拳頭,而身子更是微微顫抖起來。

藍鵲如沒看到一般,繼續說着各種誘惑的話語,而且還是在那個貴婦的身邊說的,每說一句,他就看着貴婦,挑釁的意思非常明顯。

“真的是……”俞蓉純看到這裏忍不住笑了。眼前的藍鵲就像個小孩子一樣,開始在挑逗着貴婦,更是在挑釁,欺負。

一直把貴婦弄的恨也不是,不恨也不是,身子氣急敗壞,可是硬是不敢說一句不好聽的話。

“怎麼樣?合身吧,其實我感覺這衣服更適合你穿,你看着花邊,着款式……”藍鵲依舊在說着,完全沒理會那臉色變了又變的貴婦,而且藍鵲不時的用衣服不小心甩到貴婦的臉上。

“啊!!”貴婦最後終於忍不住了,頓時大怒尖叫,接着大步向外走去,邊走,走到後面更是哭了起來。

藍鵲和俞蓉純頓時愣住了,被那貴婦的舉動嚇了一跳,那麼大了人了,居然和孩子一樣哭了起來,真的是讓他們不知道說什麼好。

最後店鋪變的冷清,而藍鵲也沒了繼續買衣服的興趣,和俞蓉純走了出來,繼續走在街道上。但這一次他卻是沒了興趣再繼續逛衣服,而是有點盲目一般的逛着。

“怎麼了?”宋德華倒是發覺了他們的不同,這兩個小女人也太讓人鬱悶了吧。

“沒呀,把人家弄哭了,沒心情。”藍鵲很直接道。她都是活了數百年的老怪物了,把剛剛的貴婦弄哭倒是讓她感覺有些不舒服起來。

“好吧,我震驚了。”宋德華沒話講。說完就繼續跟在後面做好自己的小根班,手上提着大袋子小袋子。

“好了,心情不爽,我去捉幾隻星獸回來,順便發泄幾分怒氣。”又逛了幾分鐘,藍鵲很不爽道。

宋德華只好點頭,他還巴不得藍鵲乖乖的,他不乖,宋德華害怕。誰讓女人的力量在他之上。但凡力量,就不好控制。

“走了。”藍鵲很直接,說完直接向她感應到星獸力量的地方走去,而俞蓉純也跟了上去。星獸太大,即便獵殺了,一個人也很難帶回。

最後剩下宋德華一個人,手提着購物袋繼續走着。沒辦法,宋德華現在不是主力了,所以宋德華只好做好小跟班的身份。提着袋子向自己住處走去。

一回到住處的時候頓時宋德華就被山裏下那無數圍觀的人吸引住了。

什麼時候山裏還有人來鬧事不成?這是宋德華的第一個想法,因爲眼前的情況就像是有人在鬧事一般,圍觀的羣衆不時在說着,爭議着什麼。

“我想他一定是氣功大師!”

葉少的火爆嬌妻 “媽呀,居然真的有這種人存在,刀槍不入!我一直以爲這些都是江湖騙人伎倆,想不到是真的。”

“就是,就是我也是第一次相信這種事情。剛剛我還用吃奶的力氣打了他一拳。結果你猜怎麼樣?他一點事情都沒有,可憐我的手呀,到現在還疼的!”

……

宋德華走前,聽到了衆人的議論,頓時萬分好奇起來。原來不是打架鬧事,而是有人在這裏買弄自己的能力。

宋德華踮起腳隔着裏三層外三層的觀衆看了過去,只見一個赤裸着上身的青年正扎着馬步,對着四周的衆人吆喝着。

“還有誰?誰能一拳打的讓我身子震一下,哪怕一下,十倍奉還!”那青年不算強壯,一般人的樣子,肌肉也不發達。可是從他吆喝完時衆人臉上露出的表情可以看出,沒有人願意嘗試。因爲他們之前肯定都已經吃過虧了。

打一拳需要給一百,也就是說,只要你覺得力氣夠大,打一拳將他的身體震動,那麼震動一下就可以得到一百的十倍金額的償還,一千元!

這個很簡單,如果對方只是個普通人的話。但是宋德華眼裏,這個人就不普通人。鬼附身!

在宋德華的眼睛裏能看到兩個人。一個沉睡的青年,一個壯士的大漢。現在就是那個壯丁大漢在操縱着青年,事實上,如今的青年就是那個大漢。

“俺來!”沒人能經得起金錢的誘惑,只見又有一個人走了出來,身材均勻,雙臂肌肉身大,而從他衣着打扮看來應該是個民工。

這樣的人有力氣,宋德華能從他雙臂的肌肉看的出來,高隆,結實。一拳頭打在青年身上恐怕有的青年好受了。

“好,放下一百塊。你贏了,你在下面拿走你的錢,順便再多拿十張,你若輸了,那一百就歸我了。”被附身的青年道。

“好咧!不過,兄弟,俺的力氣很大,俺怕你受傷……”民工中年人放下錢站起來的時候,臉上有些難爲情道。

他感覺自己似乎佔了便宜一般,因爲在建築地上他的力氣出了名的大,要是他一拳將這個青年打傷,又拿了對方賣命一般的錢,他心裏感覺有些慚愧。

“大兄弟,你打就是了,你人好,等下你輸了我只收你一半的錢好了了。我以前是民工,懂得民工的苦。”被附身青年道。或者說在宋德華眼裏是那個大漢在說話。

“好!”民工中年人聽到對方這樣說,頓時雙眼有了幾分精神。大步上前,接着沉氣紮起了馬步。

“兄弟,我來了!”民工中年人提醒對方道。

附身青年點頭,嘴角帶笑看着對方。

“嘿!”民工中年人大喝一聲,直接右手出拳,腦袋青筋盡出,手臂的血液將青筋撐的更像是蚯蚓一般。

“砰!”拳頭打在青年胸口上發出厚實的聲音。

“大兄弟,你輸了。”只聽那被附身青年淡淡道,臉上表情沒任何變化,就如他的身子一般,依舊穩而不動。

民工中年人詫異的看着被自己一拳打中的青年,他可是用盡了力氣,他的雙手就是連鋼筋都能拗彎呀!可眼前的青年楞是一點事都沒有。

“大兄弟俺輸了,輸的心服口服!”民工中年人呵呵笑道,然後直接轉身就走,臉上笑的很是開心,彷彿不是輸錢,而是贏錢一般。

“哎,大兄弟,我只收你一半的錢。”青年道,說完蹲下身子拿錢準備追上去。

“不了,俺輸了就輸了。那裏有別人給一百,我只給五十的。今天俺輸的開心,明天到工地後我可以和那些兔崽子們說說今天的事了,俺居然輸了……”

民工中年人說完走出人羣,離開了。

那青年見到這樣,最後只好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繼續吆喝起來。

只是現在沒有幾個人敢上前再試,剛剛的一幕幕大家看在眼裏。那些那麼強壯有力的人都不能讓這個青年震半分身子,更別說他們了。

宋德華一直在看着,他很好奇,爲什麼這個附身的大漢要這樣做?不過宋德華有種感覺,眼前的大漢不像是惡鬼,倒像是在幫這個青年一般。

但從青年臉色看去,發青,黝黑。這樣的人是體質弱,而且多病的人。營養不良,身體消瘦……

要不是有大漢附身,恐怕這個青年連普通人一拳能不能受得了還是個問題。

“我來試試。”宋德華想了想,最後從人羣后面擠上前道。

衆人紛紛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宋德華的身上,同時上下打量起來。

宋德華的外表和打扮很普通,身子也不強壯,屬於大街上隨便捉一把就是一堆的人吧。可是這樣的人卻說要來拳打青年?不用看都是輸錢的了。

被附身青年也是怪異的看着宋德華,不過很快他那詭異的眼神卻是變的冷淡無情起來。畢竟現在很多青年都以爲自己有幾分力氣,想表現表現,所以青年也樂意多賺一百。 “我先放下袋子哈。”宋德華有些半鞠身子道。現在宋德華的樣子就像是一個膽小怕事的人一般,唯唯諾諾。

“小夥子,你還是別浪費一百元了,你不行。”

“就是呀,我都在這裏看了半天了,有不下十個人像你這樣的,以爲自己了不起,結果還不是乖乖交錢走人。”

“剛剛那民工那麼強壯都打不動,你就更不行了……”

人羣裏有幾個人好心提醒宋德華,就從宋德華的身體,還有那唯唯諾諾的樣子就可以看出來,宋德華只有送錢的份。

“謝謝大家提醒,但是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呀……”宋德華一臉委屈道,那樣子別說多難爲了。

衆人聽了頓時哈哈笑了起來,那是,男人確實不能說自己不行。

月楓 被附身青年也笑了笑,今天一天,也就見到眼前的青年比較逗人。讓四周氣氛頓時好了不少。

“大哥,等下我輸了,錢是你的。但是我贏了,我也不要錢,我只想問你一件事,但你必須要回答我。”宋德華將一百元現金放在地上道。

青年一楞,不明白宋德華是什麼意思。

“其實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弄明白一個問題而已。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宋德華一語雙關,眼睛泛出精光在眼前的青年身上掃了一下。

青年頓時呆滯幾分,因爲他居然感覺到害怕。不,是附體在青年身上的大漢感覺到了害怕,他也不知道爲什麼,但一對上這個剛剛搞笑青年的眼睛,他就有種畏懼感。

“你……”青年想問宋德華點什麼,可是話到嘴邊,頓時語塞,因爲宋德華眼前的宋德華手指豎起,放在嘴上,那意思就是讓青年不要問。

“我只是個普通人,只是感覺你不怎麼普通,所以只好用這個方式請你了。”宋德華很直接道,真人面前不說二話,宋德華就是這樣意思。

附身青年似乎懂了什麼一般,深吸一口氣,再看着宋德華,眼神變的凝重和認真道“來吧!”

說完,身子馬步一紮,身子再下沉幾分,等待着宋德華的攻擊。

“哈哈!那我來了!”宋德華道,向前走一步,將原來最能發揮出自己力量的距離縮短。

誰都知道,距離一定的位置,出拳的力量才大,距離短了,反而會約束人的力量。

外面圍觀的人都不明白宋德華這是什麼意思,距離遠點的地方都不一定能將對方打倒呀,何況只是這樣?連一臂的距離都沒有,這樣怎麼出拳?出拳也沒有多少力氣了吧?

被附身的青年也是不明所以,看着宋德華道“兄弟,這樣你會輸。”

宋德華微笑道“站好了。”

被附身青年一聽,抿嘴站好,眼看着宋德華出拳頭。

衆人也都是無奈搖頭,看着宋德華出拳。那看起來軟而無力的拳頭,只見宋德華直接出拳,速度沒有,氣勢沒有。說是出拳不如說和普通人一樣的直接打在青年身上。

“哇!”

“不是吧!”

“靠!”

……

原本對宋德華出拳很失望的衆人頓時發出驚歎聲,眼前的情況讓他們感覺到不可思議。

因爲那個被幾十個人,各種強壯程度不同的人,全部人都比宋德華強壯的人打過的青年都沒動過一下的青年,如今居然後退三步。

不單動了,而且還後退三步!!可是剛剛那青年出拳的距離是那麼的近,根本就使不出力氣,但是卻讓紋絲不動的青年後退三步!

被附身青年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在他看來,眼前的青年根本就沒用力氣,只是拳頭輕輕的碰在他身上一般。

但是他卻是身子後退,止不住的連退三步。

“不好意思,等你結束生意的時候你得回到我的問題了。”宋德華返身,重新將自己手上大袋小袋拿回手上,一副家庭婦男的模樣,一點氣勢也沒有,也不像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現在宋德華給人更多的感覺卻是運氣好而已。也許是那個紋絲不動的青年累了,或者是大意了,居然就這樣被打的後退三步。

“我來!”

“我來試試!”

“媽的,怎麼可能!我是一百斤的大米都能一隻手舉起,怎麼可能回輸?我再來一次!”

……

四周的觀衆看到這裏,頓時紛紛磨拳擦掌躍躍欲試。還有剛剛試過的人不服氣了,想再來一次。

因爲他們不相信像宋德華這樣的人都能將青年打退,而他們比宋德華要強壯那麼多都不行。

宋德華聳肩,最後看着已經排起來的常常隊伍,一個兩個都爭着將錢放下,生怕等下沒機會一樣。

在他們看來,現在是大好機會,可以狠狠賺一筆。眼前那一直紋絲不動的青年一定是累了!

而且衆人開始爲宋德華不值,因爲剛剛的話他們都聽到了,如果紋絲不動青年輸的話,宋德華只需要問一句話而已。好端端一千塊都不要,卻只需要問一句話。

有人還把宋德華當傻子了,因爲也就只有這種人將錢丟在一邊,現在誰不爲錢?人爲財死,鳥爲食亡。

被附身青年沒想到自己被打輸還會有這樣的效果,居然那麼多人找到他,排起來的隊伍起碼有三四十個,而且紛紛都爭着將錢放在了他面前地上小盆子裏。

被附身青年看了眼宋德華,感激的看着。最後就紮好馬步等着一個又一個青年紛紛出拳。

一個,兩個,三個……

三十六個人,全部人都輪了一遍,可是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能將這個剛剛被震退三步的紋絲不動青年再震退半步。

衆人失望,紛紛敗下陣,低頭喪氣離開。

漸漸的,沒人再願意上前去嘗試拿十倍的賭注了。只見衆人紛紛散去,而原本熱鬧的人羣頓時只剩下宋德華和那個青年。

“謝謝你。”被附身的青年蹲下身子收拾錢,邊數,邊對着宋德華道謝。

“你不怕我對你不利?”宋德華突然笑了,剛剛的談話,宋德華相信眼前那附身青年的大漢應該已經知道了自己知道他附身的事。

“有什麼怕的,這個青年家窮,人挺好,我就是幫他多賺點錢,讓他可以養家養好身體……”青年彷彿自言自語一般。

似乎是今天的收入超過了他的預想,此時青年笑的很是燦爛。

宋德華看在眼裏則是那個大漢在笑,笑的憨厚。

“我叫宋德華。”宋德華證實了眼前的鬼魅確實是好鬼,鬼也有好壞之分,如今的宋德華不再貿然出手,除非證明對方在害人,那樣宋德華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那我該告訴我叫什麼名字呢?”青年把錢用袋子裝好,放在袋子裏面,接着手拿破舊的盆子問道。

“你的名字吧,青年的話,你不能附身太久……”鬼魅附身會傷害人的健康,即便鬼魅不是想害這個人,但時間久了,也一樣會讓這個人的身體越來越差,甚至到最後死亡。

“我知道……你叫我水牛就行了。”青年開始向外面走去,在這條路直上,有個偏僻的小鎮。

宋德華知道眼前的水牛是要把青年肉身帶回家中,然後才脫身。總不能就這樣將青年的身體丟在半路的。

“水牛,這就是你附身的原因?”宋德華問道。鬼魅附身,終究不算什麼好事,甚至宋德華有種意識,凡是附身在人身的鬼魅都是惡鬼。不過宋德華知道,眼前的水牛是好鬼。

“恩。我醒來的時候第一個看到人就是這個青年,他很孝順,也老實。可是窮,讓他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的工作,把身體熬壞了,但依舊沒錢……”

“他有一個老母親,重病。有個妻子,和他一樣爲了錢而把身體熬壞……。現在老母親正在醫院治病,妻子在家裏熬着病,因爲青年實在沒錢了,家裏還有兩個孩子,還小,需要營養,所以一切的重擔都在青年身上。”

水牛繼續說着,宋德華跟在後面,漸漸接近鎮子。

“這個傢伙曾經想過死,但他放心不下還活着老母親和妻子,孩子。所以最後他開始賣血換錢,然後更是一個人打幾分工……我跟着他快一個月了,每天看着他勤勤懇懇,但是……”水牛說到這裏卻是閉上了嘴巴。

“但是什麼?”宋德華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