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巴掌,狠狠的打在那個頭目的臉上,吃疼讓他猛然睜開眼睛。

不過,這疼痛僅僅只是開始而已,雖然沒有找到貓貓,但是有和她同行的朋友,現在這件事情可以板上釘釘了。。 一個嘴巴,將這小子徹底打醒了。

嘴角帶着鮮血的他,此時才反應過來,這那裏是來談事的,簡直就是來殺人的。

“你是誰!”

雲天的拳頭,可是他無法抵擋的,現在被雲天一腳踩住胸口的他,掙扎着喊道。

“昨晚你的地方就是我燒的,你說我是誰!”

雲天冰冷的看着腳下的傢伙,他應該就是大白鯊口中的灰熊了。

作爲這羣人的首領人物,據說還是墨西哥一個大毒梟的兒子。

和他父親一樣狡猾的他,可是有着一個邪惡的家族。

但今天落到他的手上,只能說算他倒黴。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嘛,敢得罪我,你會死得很慘很慘,我會殺光你的全家!”

灰熊果然是從小就被毒梟的家庭培養,這種時候嘴巴還那麼硬。

“你不會有這個機會了,告訴我,那個中國女孩哪裏去了,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一點!”

雲天腳下用力,頓時他的胸口猶如巨石壓頂一般。

“她早就被我弄完殺了,哈哈哈,你一輩子也見不到她了!”

灰熊口吐鮮血,卻依舊瘋狂,哈哈大笑的他,完全不在乎生死。

wWW•тt kān•¢O

“看起來不給你點厲害,你是不會說實話了!”

雲天一腳踢在他的勃頸上,這傢伙頓時眼前一黑的昏死過去。

拖着他的腳,雲天邁步就走,同時一伸手,從桌子上抓起一把衝鋒槍。

來到門口,推來房門,此時院子裏的三個傢伙,根本就不知道樓上的情況。

剛剛擡頭,子彈已經劈頭蓋臉的射了過來。

頓時變成三具屍體的他們,都沒有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拖着昏迷的灰熊,雲天走下了樓,在進來的時候他就發現,這一樓是一個修車的倉庫。

把灰熊拖入倉庫之中後,用鐵鏈將他捆綁了起來。

綜藝大導演 來到一旁的水池,將洗車用的水槍抓在了手中。

折磨人這種事情,雲天可是比任何人都精通。

就憑一股狠勁,想要抵擋雲天的懲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噗!”

高壓水槍噴出的水流,直接打在灰熊的臉上。

一陣嗆水的灰熊,立刻掙扎着想要躲避。

但是身上的鐵鏈,死死的鎖住了他的行動,水流噴濺在臉上的窒息感,讓他痛不欲生。

噴射了大概一分鐘左右,雲天這才停了下來。

走到那奄奄一息的灰熊身邊,雲天一腳踩在了他的肚子上。

巨大的壓力,頓時讓他喝進去的水被擠壓了出來,那種從鼻子嘴巴噴出水來的感覺,無比的難受。

“說不說!”

雲天冰冷的看着地上的灰熊,這種水刑算得上是一種很痛苦的折磨方式了。

但對於這種身上揹負着不知道多少無辜生命的人來說,一切都是便宜他了,誰讓他只能死一次呢。

“她死了!死啦!哈哈哈哈!”

果然是變態級的傢伙,而且長期服食毒品之後,他的大腦可是千瘡百孔。

對於痛覺一點都不敏感的他,還能撐得住,不過雲天卻一臉冷笑,這水刑可以使無限時的折磨。

抓過一條洗車的大毛巾,雲天直接蓋在了他的臉上。

雙眼不能視物下,那高壓水槍又一次噴濺在他的身上。

不斷猛烈的咳嗽,卻無法阻止高壓水槍噴射出來的水柱,哀嚎了幾聲的灰熊,又一次昏死了過去。

“啊!”

不過,昏迷並不會成爲他的救命良藥,伴隨着那修車的扳手砸斷了他的小腿,灰熊又一次從疼痛中驚醒。

因爲喊叫聲咳出來的水花,還不等完全吐出,水槍又一次打在了他的臉上。

嘴巴鼻子裏不斷的被灌進水,就連喊叫也做不到,痛苦和疼痛不斷折磨之下,灰熊又一次在劇痛中驚醒。

“別急,腿斷了還有胳膊,胳膊斷了還有手指腳趾,最後是鼻子、耳朵還有眼睛,我警告過你不要綁架我的人,可是你卻偏偏不聽!”

雲天拉開擋在他臉上的毛巾,一臉冷笑的看着灰熊。

從他的語氣中,雲天可以斷定,他就是最後拿起貓貓手機的那個傢伙。

當初,他可是警告過他,千萬不要打貓貓的主意,那麼現在,就是報應來的時候了。

“她被我賣給了奧爾頓,我求求你,殺了我!殺了我!”

疼痛和痛苦的水刑折磨着灰熊,他原本是打定主意死活不說出貓貓的下落。

因爲他知道,一旦說出,自己必死無疑,可是現在,他一心求死,這種折磨實在是太痛苦了。

從這傢伙的口中,雲天才知道,奧爾頓酒店竟然還有一個拍賣會。

在這種拍賣會上,雲集着各種身份的傢伙,不外乎有錢人和有權人。

貓貓因爲姿色美麗,尤其是難得一見的東方美人,所以被他以五萬美金的高價賣了出去。

人是今天凌晨送走的,剩下的他也不知道了,現在他只求一死。

再三確認,灰熊果然沒有說謊,不過這確認的過程中,他的手腳都被打斷,手指也全部被砸碎。

痛苦不堪的灰熊,現在真是悔青了腸子,若是知道後果,別說五萬美金,就是五億他也不敢綁架貓貓。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給你一個痛快!”

來遲一步,雲天必須要儘快趕往另一個城市,這叫做奧爾頓酒店的地方,距離這裏也不近。

隨着雲天話音落下,他手中鋒利的匕首直接刺向了灰熊的咽喉。

不過,並沒有割斷他的氣管,僅僅只是在他的脖子上,割開了一個小口。

“你幹什麼!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幹什麼!”

灰熊的臉早就扭曲變形了,脖子上鮮血涌出,他都已經感覺不到疼痛。

因爲四肢被打斷的疼痛足以讓這點傷口沒有感覺。

“接受地獄怨靈的懲罰吧!”

雲天冷笑着向外走去,而臨出門前,他按動了牆壁上的按鈕。

被鎖鏈牢牢捆住的灰熊,立刻被吊了起來,頭朝下的他,想要掙扎卻根本無法動彈。

“看着自己的血一點點的流光,你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可以享受,享受死亡帶給你的痛苦吧!”

雲天關上了鐵門,根本不再去理會裏面大喊大叫的灰熊。

這種死法,將會讓他經受半個多小時的痛苦折磨,不管是身體上,還有靈魂上的。

邁步再一次回到二樓,將一個個少女從那屋子裏拉了出來。

放在大門口的她們,依舊昏迷不醒,不過此時的雲天卻已經回到了車上。

“給醫院打個電話,這些女孩需要醫生!”

再一次靠在副駕駛上,雲天筋疲力竭的說道。

不管怎麼說,他也有傷在身,而且接下來還要去往另外一個城市。

看着疲憊的雲天,百靈鳳可是非常心疼,撥通了醫院電話後,兩個人就坐在車裏。

直到確認,這些女孩被救護車接走,百靈鳳這才踩下油門,車子向着城市外駛去。

沒想到事情竟然一波三折,靠在副駕駛的雲天,在閉上了眼睛。

但好在,一切都做的非常不錯,最起碼知道貓貓並沒有被他們欺負,這也算是非常大的收穫。

那種拍賣會,一般都會在夜晚舉行,那麼也就是說,他們一定要趕在今晚之前將貓貓救出來。

這種邪惡的拍賣,真是讓人無法想象,百靈鳳也是第一次聽說,竟然還有這樣的地方。

車子駛入高速,不過很快,百靈鳳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摁下接聽按鈕,電話裏傳來的話語,讓她一愣,答應一聲之後,這才掛斷了電話。

“怎麼了?”

看着百靈鳳雙眉緊鎖的模樣,眯了一會的雲天開口問道。

“現在這國家的情報局正在追蹤我們,據說就連憲兵干預隊都出動了!”

百靈鳳眯着眼睛,無奈的說道,真沒想到這些傢伙竟然派出了特種兵對他們進行圍捕。

可以說,現在兩人已經成爲了整個國家的公敵,四面八方都有正在抓捕他們的人。

“憲兵干預隊?好啊,聽說他們不是自稱十強特種兵嘛,我還真想見識一下他們的厲害!”

雲天一臉冷笑,這十強特種兵可是西方國家自我吹噓的資本。

要知道,中國一向低調,而且近些年來一直都沒有對外戰爭,所以這些傢伙纔會有顯擺的機會。

若是這次讓他遇到這所謂的憲兵干預隊,他一定好好的和他們玩玩,看看他們是否有這麼強。

“好了,我已經安排好了撤退的方法,現在找到貓貓要緊,不過高速公路恐怕走不了了!”

一打方向盤,百靈鳳駕駛着車子,駛入了鄉村公路。

現在各大要道都有士兵把手,很明顯這些傢伙就是被那個國會議員指使的。

百靈鳳真的有些後悔,早知道他這樣,當初就不應該找他幫忙就好了。

不過好在,那邪惡的拍賣會是在晚上舉行,他們還有時間。

雲天靠在副駕駛的座位上,看着那倒退的風景,連續作戰之下,他確實已經很疲倦了。

尤其是傷口因爲劇烈運動而開裂,但是他依舊一聲不吭。

就算是拼了命,他也要救下貓貓,因爲她可是自己的紅粉知己。

車子一路向北,伴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們終於來到了隔壁的城市,看着那大樓大廈,雲天已經準備好大幹一番了。 豪華的酒店,此時人來人往。

臨近首都,所以這裏的生意很繁華。

出出進進的大都會裏,人頭攢動,卻不知道,這看起來豪華的酒店,卻隱藏着罪惡洪流。

睡了一覺,雲天的精神好了很多,而百靈鳳昨天在他去抓大白鯊的時候,也睡了一會。

不過一路急着趕來,兩個人還都沒有吃早餐。

於是將車停在停車場後,兩個人邁步走進了這酒店之中。

大堂裏有咖啡廳,兩個人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

現在還沒有摸清楚整個大樓的情況,所以他們一邊吃東西,一邊觀察着。

整個酒店包含很多,一到七樓是賭場,賭場之上纔是酒店的客房。

百靈鳳此時也已經得到了一些消息來源,不愧是國際名媛,能力之強真是讓人驚訝。

看着手機裏這棟大樓的平面圖,雲天吞下了一個漢堡。

“現在就等這個奧爾頓的老闆出現,一切就可以解決了!”

整棟大樓很大,要想找到那些被當作拍賣品出售的女孩囚禁在那裏,一時半會也找不到。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去找組織者,也就是這棟大樓的擁有着奧爾頓。

靠在椅子上,雲天眯着眼睛,如此無良的奸商,絕對不能讓他那麼簡單的贖罪。

但這種身價數十億的老闆,上午恐怕不會起牀。

果不其然,就在中午人來人往的時候,幾輛豪車停在了大門口處。

緊跟着,在一羣黑衣保鏢的簇擁下,一個肥頭大耳的傢伙走了下來。

“這麼多保鏢!”

看着走進大堂的奧爾頓,雲天不由的皺了皺眉頭。

這傢伙帶着的保鏢,足有二十多個,而且每一個懷裏都有槍。

這是不是太誇張了,竟然會有這麼多的人保護,這讓準備抓獲他的雲天,有些棘手。

如果一路殺進去,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