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裏,她忽然不笑了,將飲料罐輕輕放在桌子上:“尤其是你,當你的力量釋放的時候,你整個人都換了一個人似的,十分恐怖,說實話,龍雲,我不知道你身上的力量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不過我知道肯定不是哈布斯家族遺傳的天賦力量,我在哈布斯家族住過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別忘了我是尼伯龍根家族的人,我對冥界的力量十分熟悉。”

她的目光裏似乎有一把尖銳的刀劍:“我能感受到,你身上有……不,應該說至少有一部分力量是源自於冥界的,類似死神海拉擁有的幽冥之力。”

錘子大魔王 龍雲小指頭輕輕一抖,內心狂真不已,他真的沒料到,也確實小看了格格,這丫頭其實比任何一個人都更接近於瞭解自己的身份,畢竟她是尼伯龍根皇族的後裔,沒人比他對冰雪之國和冥界的死人之國更加了解。

也難怪她有一段時間和自己針鋒相對,口口聲聲要自己“小心點”,看來是在自己身上嗅出了點什麼。

“我真的也弄不明白我身上的力量爲什麼會這麼強大,它們到底從何而來,我也想找到它的根源,而且有一點我要告訴你,我對你們沒有敵意,至少對天幕公司和長老會是這樣。”龍雲說:“你們也許有你們的使命和宿命,我卻不承認這些,什麼長老會什麼光復會對我來說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朋友,活着的,還有死去的。我加入天幕的動機很簡單,爲老魚和死去的幽靈小組兄弟們報仇,等報完仇那天,如果你覺得對我還是看不順眼,我立馬走人,好了吧?”

格格沒有說話,而是盯着龍雲看,看了一陣,忽然重新躺回自己的椅子裏,端着飲料一口一口地慢慢喝,彷彿剛纔什麼都沒生過。

“我沒有要趕你走的意思,你自己如果要走,不要將鍋甩給我。”

龍雲喝光啤酒,將空罐子扔進垃圾桶。

“法拉第那裏有什麼進展?”

“啊!說起這事我差點忘了。”格格從椅子裏站了起來,“走吧,我們去關押房裏看看那位會僞裝的先生,他剛纔口口聲聲說要見你,見不到你什麼都不會說。” 此時,法拉第在地下室的一間空房子裏對着一盤牛扒大快朵頤,旁邊放着一瓶法國勃艮第紅酒。

他知道自己現在很值錢,只要不死,對於這些天幕公司行動部的人來說,都是最重要的“貨物”,除了放了他之外,都會盡量滿足他的一切要求。

嚴格來說,這個房間最初建造的時候是用來儲存紅酒的,現在多了一個用途——臨時監禁室。

門被推開的時候,這傢伙看到陰着臉進來的龍雲,頓時嚇了一跳,整個人從椅子裏彈了起來,面前的那盤牛扒裏的刀叉都哐當掉在地上。

“你不是要見我嗎?”龍雲面無表情地看着慌慌張張的法拉第道:“看到我怎麼害怕成這樣?”

法拉第一愣,心裏暗道,對啊,我怕他幹什麼?難道還怕他殺死我不成?要殺我,這些王八蛋早就下手了,活着的自己要比死了的自己有價值多了。

“沒有,我只是最近有些精神緊張,一下子沒有適應過來。”他一邊爲自己找了個藉口,一邊撿起刀叉,又回到了桌邊坐下,變得比剛纔鎮定許多,開始旁若無人地吃東西。

龍雲將門關上,走到法拉第對面坐下,拿出一根香菸點了,噴了口煙霧,看着法拉第。

“聽說你要見了我才肯說?你想說什麼?”

“定金!”法拉第的嘴巴里塞滿了牛肉,有些含糊不清道:“就像做生意一樣,你既然在芭提雅警局救了我,就等於給了我定金,那麼我也爲了表示一點誠意,給你看看一些貨,起碼讓你知道我手裏的東西是不是值得你們花人力物力來購買。”

“看不出來,你這個前黑石計劃的聯絡人,竟然也是個出色的商人。”龍雲說。

聽到龍雲提及“黑石計劃”,法拉第吃東西的度明顯慢了下來,好一陣後,他忽然放下刀叉,用餐巾摸了一下嘴角的醬汁,“好吧,你可以提問,我知道你對這個計劃有所懷疑,我可以很誠懇地告訴你,你的懷疑對象是對的,不過你們不知道怎麼下手。”

“你怎麼知道我們沒法下手?”龍雲抽着煙,笑道:“天幕公司和長老會的實力你不是不知道,還有他們查不清楚的東西嗎?”

“嘿嘿。”法拉第說:“你是中國人對吧?不,我這麼說不準確,應該說,你血統裏有中國人類的血統,並且你在中國長大,這樣描述可能更準確一些。”

“沒錯,你讀心讀出來的?”龍雲不由得有些佩服,法拉第這傢伙做聯絡官絕對是一流人員,讀心術最適合用來談判。

“中國有句老話,一山還有一山高。”法拉第一臉得意說:“也許在普通的人面前,長老會這種神祕的組織是神一樣的存在,天幕公司更是深不可測,不過對於我來說,未必。至少光復會就不怕你們。”

“你的意思是,黑勇士部隊不但和黑石計劃有關,和光復會也有關?”龍雲乾脆直接了當,在法拉第面前實在沒有什麼祕密可言。

腹黑老公別太作 “可以說有關,也可以說是無關。”法拉第道:“這麼說,黑勇士部隊所屬的組織,不屬於光復會,但是和光復會之間有一定的聯繫。”

聯繫?龍雲心裏暗暗吃驚,如果是這樣,等同於長老會無形中多了一個強勁的對手。

“這麼說吧。”法拉第端起紅酒喝了一口道:“你一定很奇怪,那些黑勇士部隊士兵爲什麼每個人的天賦都很複雜,有些會掌握着亞特蘭蒂斯人的符文咒語,有些甚至能夠兩家之長都兼顧了。”

“沒錯,我的確有這個疑問,不過我想和黑石計劃或者亞特蘭蒂斯的神之光計劃有關。”龍雲想起自己在幻境看到的過去,黑石計劃和神之光計劃都是同一類型的改造計劃,說到底就是殊途同歸,大家都在摸索着怎麼能夠創造出更強大的戰士。

“黑石計劃關閉之後,也許你們也知道了這個線索,其實沃克本人並沒有死心,一來是因爲他自己的兒子,二來他不願意自己那麼多年的心血付諸東流。在關閉之後,他其實非常氣憤,據我所知,他找過很多次長老會的高層,要求重啓項目,不過都被那些老傢伙們以項目危險性太大,容易暴露長老會的存在而拒絕。”

“這一點我知道了,所以他找了光復會做交易,想得到神之光的資料進行一個整合,找出治療自己兒子的方案。”龍雲說:“可惜他沒成功,自己落入了人家的圈套,被炸死了。”

法拉第的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忽然靠在椅子裏說:“這件事遠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沃克並非你想象的那麼簡單。他的確是和光復會做了交易,不過在這之前,他跟另外一個組織做了一個交易。”

“什麼組織?”龍雲問了之後,忽然覺得這句話問得有些多餘,如果法拉第說出來,他就沒底牌了,看來他沒得到他要的條件之前,恐怕是不會說的。

不過事情很快讓他有些瞠目結舌,法拉第說了,居然真的說了。

“你一定以爲我不會告訴你那個組織是什麼,對吧?”

“對,那是你的籌碼,算是你最後的底牌。”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你錯了,我可以告訴你。”法拉第俯過身子,半個上半身壓在了桌子邊緣:“那個組織叫做‘創世紀’。”

“創世紀?”龍雲奇道。

“這是一個古老而且神祕的組織,當然,說到歷史,也許沒有長老會和光復會那麼悠久,不過在人類的歷史上,存在已久。”法拉第說:“你以爲只有莫利亞人和亞特蘭蒂斯人在末日之戰後組織了神祕的祕黨社團?人類爲什麼不會?人類同樣會在末日之戰中吸取到教訓,而且會警惕着重新淪回到諸神的時代。而‘創世紀’社團,則是在這種背景下誕生的。”

他抿了口紅酒,繼續道:“嚴格來說,我也是個人類,不過我的血統經過了改造,嚴格意義上講,不能算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創世紀’是一個祕黨,創建者是誰已經無從考究,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它的勢力其實十分有限,因爲它奉行的社團教義沒有人認同,大家都覺得這不過是一幫瘋子組成的小團體。有人認爲最初組建的時候它的名字並不叫‘創世紀’,這個名字源於文藝復興時期,而之所以改成這個名字,是因爲當時的一個該祕黨的成員,名字叫做米開朗基羅。”

“你說的是那個文藝復興的三傑之一,米開朗基羅?”龍雲驚道。

“沒錯,就是他。”法拉第說道:“在文藝復興時期,這個祕黨的勢力得到了飛躍一般的擴大,很多當時的藝術家、科學家甚至神學家都加入了他們,因爲這些人都對莫里亞和消失的亞特蘭蒂斯有着深刻的研究,他們知道這些不是傳說,是真實存在的,而‘創世紀’這個祕黨社團所追求的和擁有的資料正好印證了他們的想法,所以紛紛加入。” “這個社團的教義是什麼?”龍雲問。

“造神。”法拉第擡起頭,目光在昏暗的地下室燈光中熠熠生輝:“就這兩個字。”

“造神?”龍雲眉頭輕輕皺了起來。

“沒錯。”法拉第道:“創世紀祕黨的成員認爲既然諸神時代已經湮滅,但是爲了防止諸神迴歸,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自己變成神。”

“自己變成神?”龍雲的眼睛圓了。

“對,米開朗基羅曾經創作過一副十分有名的作品,是西斯廷大教堂頂上的壁畫,也就是那副著名的《創世紀》,也就是從那時候起,這個祕黨從此以‘創世紀’的名稱出現。”法拉第說。

對於這幅著名的穹頂壁畫,龍雲是有印象的。

幽靈小組以前每次任務結束之後都會去歐洲度假,龍雲曾經跟隨老魚去過梵蒂岡,而西斯廷大教堂就位於梵蒂岡的博古館內,那裏是天主教教皇的公用禮拜堂和教皇選舉的會場。

西斯廷最出名的莫過於教堂中的各種壁畫和雕塑,其中《創世紀》天頂畫是其中最出名的佼佼者,中部由九個敘事情節組成,以聖經《創世記》爲主線,分別爲“分開光暗”、“劃分水陸”、“創造日月”、“創造亞當”、“創造夏娃”、“逐出伊甸”、“挪亞祭獻”、“洪水汜濫”和“挪亞醉酒”。

壁畫繪製的壁柱和飾帶把每幅圖畫分隔開來,藉助立面牆體弧線延伸爲假想的建築結構,並在壁柱和飾帶分隔的預留空間繪上了基督家人、十二位先知以及二十個**人物和另外四幅聖經故事的畫面。米開朗基羅以自身處境與周邊環境的和解最終讓西斯庭天頂和創世記言歸一體。

“而整個創世紀天頂壁畫中,《創造亞當》是整個天頂畫中最動人心絃的一幕,那裏面隱藏着米開朗基羅對於創世紀教義的理解,後人將它稱作‘米開朗基羅密碼’。”法拉第說道:“這幅壁畫一直都被世人賦予了各種猜測,沒人知道它真正的祕密,甚至有醫生將它當做了朝前的人腦解剖圖,真是笑死人了。”

龍雲心中暗暗震驚,又是疑惑,法拉第透露的信息比自己想想中要多得多。

“你就不怕我拿着這些資料交給天幕公司,追查它們的下落?”

法拉第哈哈大笑:“龍雲,你太高看你們天幕公司了。要知道,創世紀這個社團已經存在這個世界上已經很多年了,你們長老會知道它的存在嗎?如果不是它主動找到光復會合作,就連光復會都不會知道有這麼一個祕密組織的存在。”

“你們這些古老的種族,總是以爲可以凌駕於人類之上,可是你們真的沒想過,人類是真的那麼傻?能夠容忍你們騎在他們的頭上?”法拉第輕蔑地看着龍雲:“你以爲他們就坐以待斃,等着你們恢復往日的榮光,繼續將他們當做奴隸一樣使喚?”

“從你的話中,至少我知道你所說都創世紀社團是人類的組織,那麼我們可以在人類政府中查,他們就算再隱祕,無非就是在各大強國的政府機構中隱匿,你覺得我們查不出?”龍雲說。

“可以嗎?”法拉第繼續笑道:“你以爲哈維是第一個去查這件事的人?”

他站了起來,走到酒架子旁,從上面挑了一瓶紅酒,回到桌旁。

“讓我來告訴你,這個社團的勢力有多麼的大。”法拉第一邊用開瓶器開着橡木塞,一邊道:“遠的我就不說了,說說這幾十年來的事情吧。甘乃迪總統查過,不過他被人爆頭了,所有人都以爲他是因爲在越南撤軍的問題上得罪了某些CIA的高層所以纔會被殺,不過他們根本不知道,這是因爲他太好奇,去查了創世紀社團的底細,才導致被滅口。”

“還有一個人也查過,1973年被尼克松總統認命的威廉-科爾比,CIA局長。很多人都以爲他是因爲‘水門’事件下臺的,不過有多少人知道內情?”

“1975年的時候,新上任的福特總統做了一個決定,撤換美國政府內的一系列高官,全部是情報部門和軍方祕密系統裏的頭頭,這件事後來被稱作是‘萬聖節大屠殺’,威廉-科爾比就是一個犧牲品。他就是因爲對‘創世紀’這個組織知道得太多,在被撤之後一直心存不忿,嚷嚷着要報復白宮裏的某些人。”

“結果呢?”龍雲問。

“1996年初,他突然向國會幾名議員寫信透露了一些情報,提及一個神祕的組織已經滲透到了各國政府的關鍵部門裏,並且控制着全世界權力最大的數個軍事強國,結果1996年4月29日,科爾比在外出劃獨木舟時突然失蹤,幾天後,他的屍體在其住所附近的一塊沼澤中浮了上來。警方最後斷定他是意外溺水身亡,但這一結論卻難以令人信服。”

“你的意思是,他招惹了創世紀的人,才被謀殺?”

“那不叫謀殺,那叫清除。”法拉第開啓了橡木塞,將紅酒倒進杯子裏,晃了晃,聞了聞,皺皺眉道:“氧化的時間沒到,好酒也會浪費。”

“你說的情報是否真的可靠?”龍雲道:“對於你這種變形者來說,僞裝和撒謊都是你的專長對吧?”

“是嗎?”法拉第笑道:“科爾比不是第一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還有他之後的中情局長凱西,也是莫名其妙死在了醫院裏,噢,反正對外都不會這麼說的啦,新聞裏聽到的永遠是正常的死亡,對不對?”

龍雲心裏逐漸有些相信了法拉第的話,這傢伙看起來不像在胡扯。

“所以你才這麼害怕?我只是很奇怪,聽起來,你對他們瞭解很深,而且你貌似也是他們中的一員,怎麼忽然會被追殺?”

法拉第愣了一下,本來笑嘻嘻的表情瞬間就冷凍下去。

“沒錯啊,我就是知道得太多了。”

他晃着酒杯,讓裏頭葡萄酒充分接觸氧氣。

“沃克和光復會在交易時候出事,這件事嘛,你在現場對不對?”

“沒錯,我在,親眼看到沃克被炸死。”龍雲不動聲色道。

“這件事沒你看起來那麼簡單。”法拉第說:“我當初是擔任過沃克的聯絡官的,負責一切的情報傳遞,實際上黑石計劃被擱置之後,反倒是引起了創世紀社團的注意,他們派人和沃克接洽,說服了這個因爲兒子實驗失敗而懊惱不已的父親,沃克其實一直留有黑石計劃的所有研究資料副本,創世紀社團給了他想要的一切條件,讓他重啓黑石計劃,不過,那個計劃已經改名了,叫做‘創世紀’。”

“聽起來,是個造神的計劃?” “沒錯,在你們看來,也許人類這麼多年一直是在長老會和光復會這些古老的祕黨社團的幫助下奪取政權和權力,不過你們忘了一點,他們自己也有自己的想法。”

法拉第攤攤手:“他們也不想永遠被人左右。黑石計劃的實施引起了‘創世紀’的注意,在中止幾乎之後,他們決定接手,不過是按照他們自己的意願再次啓動。”

“他們的意願?”龍雲笑笑道:“你不如直接說,是想將人類變成神。”

“有錯嗎?萬物都是進化而來,人類也會進化。”法拉第道,“而且事實證明了,他們的方向沒有錯誤,而且比長老會的黑石計劃更有成效。”

“如果我沒猜錯,他們不光是採用了黑石計劃的研究成果,我估計‘神之光’這個計劃也被納入他們的範疇。”龍雲說道。

“沒錯,你很聰明,不愧是毀滅者。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毀滅者,亞特蘭蒂斯傳說中王座上的神。”法拉第道:“這也就是爲什麼我要和你做交易的原因,因爲只有你才真正有實力能做到我提出的條件。”

“我有一點不明白,你將情報都說得那麼清楚了,你就不怕自己失去利用價值?”龍雲說:“至少我現在知道,黑勇士這支部隊是隸屬‘創世紀’組織旗下的,而且這個組織是屬於人類的祕密社團,要查恐怕不難。”龍雲說。

“安啦!”法拉第又笑了:“你當我真的是白癡?如果你能那麼容易查到,我會這麼放心告訴你這些情報?我之前已經說過了,但凡去查這件事的人,只要剛剛接觸到一點點皮毛,就會死得很莫名其妙。”

“別忘了,我們不是cIa又或者m6的人,我們比他們更加有實力。”龍雲說:“至少在追殺方面,我一直就被追殺,也沒見有人能殺掉我。”

“沒錯,你的確不容易殺,長老會的精英都不容易幹掉。問題是你們需要查出這個組織必須經過人類的情報渠道,而你們自己手裏根本一無所知,你們找誰幫你查?”法拉第奸詐地笑着說:“哈維?你恐怕也知道,哈維已經掛掉了對吧?就連死因都是含糊不清,你們從何下手?哈維爵士算是英國情報界的元老級人馬,可是在‘創世紀’的眼中,他只不過是一隻螞蟻那樣微不足道,隨時能夠伸腳踩死的那種。”

龍雲一愣,法拉第說的話沒漏洞,似乎事情真的就是如此,長老會以前從沒想過人類中也有會類似於自己這樣的祕密組織,而且還躲在陰影中展到如此壯大,如果說現在再開始着手進行調查,恐怕還真的不知道怎麼下手。

“你應該知道,我們有最強大的人工只能aI,也許我們可以通過她對全世界的所有情報諮詢進行監視,篩選出我們需要的資料。”龍雲試探法拉第道。

“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你們現在的處境,不知道你們面對的是什麼人,不知道你們自己內部存在多少的問題。”法拉第忽然從椅子裏站了起來,情緒變得有些激動,整個人都俯到桌面上,腦袋湊到了龍雲的面前。

龍雲甚至可以聞到這傢伙口中呼出的淡淡紅酒的氣味。

“‘創世紀’的強大根本出你的想象!即便你們的特洛伊智能系統,也恐怕無濟於事,他們從來都遵守最古老的聯繫法則,不會傻到使用現代化的電子通訊手段,就像我和沃克聯繫那樣,如果不是一些意想不到的意外,相信你們根本連我都找不到,我是一個變形者,而‘創世紀’裏頭有多少變形者你知道嗎?他們是人類,融入到人羣中就像一顆水滴匯入大海,你們根本找不到。”

“聽你的口氣,似乎十分着急,難道害怕他們追殺你?”龍雲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對了,按道理你是一條很忠心的狗,怎麼?你這條狗現在沒價值了?他們打算烹製走狗了?”

法拉第重重坐回自己的椅子裏,嘆了口氣。

“沃克的事情之後,我是作爲一個可放棄的資產……”法拉第捏着自己的眉心,有些煩躁道:“‘創世紀’做事一向小心謹慎,沃克已經引起你們的注意了,那麼作爲聯絡員的我,在他消失之後也必須跟着消失,什麼東西可以最讓人安心地消失?那就是死亡……”

龍雲注意到法拉第這次說法的方式已經和剛纔不一樣,剛纔說話的時候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而這一次,他似乎有些閃爍,目光轉向別處,似乎不願意和龍雲的眼睛接觸。

“你似乎有些東西在隱瞞着,別當我傻子,我受過審訊訓練的。”龍雲說。

法拉第一愣,旋即大呼道:“好吧好吧!看來我是要再拿出點誠意來。”

“沒錯,我的確不光是因爲沃克的事情而被作爲需要清除的資產才遭到追殺。”他說:“起初組織上不打算將我殺死,不過後來高層的人看到我的檔案之後,現我居然是個讀心者,這個該死的天賦就讓我招來了殺身之禍……”

龍雲眉頭一皺,接着馬上明白過來。

“我明白了,你是知道的太多,作爲一個讀心者,只要接觸過的人,都能讀出對方心裏的祕密,你作爲讀心者,恐怕沃克知道的你也知道,還有你接觸過的所有‘創世紀’成員的祕密你都知道,就像一個行走的情報蒐集機,你藏了太多祕密。”

“沒錯,我這麼說,你是不是會覺得我更有價值了?”法拉第戲謔地笑着,“我是知道得太多了,如果不是這個讀心的天賦,也許我會被安排更換身份,去從事另外一份工作,可惜……他們打算讓我永遠沉默下去。”

“那麼,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滿足你提出的條件,你可以將你知道的情報全部交給我們?”

“沒錯!”法拉第堅定地點點頭:“我知道‘創世紀’一切的絕密資料,包括他們的人員名單、祕密據點分部、掩飾分身等等,我將這些東西都放在了一個u盤裏,保存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如果你能滿足我的條件,我可以將它交給你。”

龍雲摸着下巴,沒有馬上答應,心中在評估法拉第這番話的真實性。

獨家摯愛:二嫁傲嬌總裁 “你想想,你們是無法通過常規手段去查出這個祕密組織的結構和人員的,而我提供的東西,會讓你們在一天之內對這個組織全部瞭解透徹!”

法拉第說:“只要滿足我一個條件!”

“好,成交,條件你說說看。”龍雲用手指輕輕敲了敲桌面,算是答應下來。 走出地下室,在客廳裏遇到格格。

“怎樣?”格格問:“那個變態有什麼交待的沒有?”

龍雲坐進沙裏,點點頭道:“有,而且很有價值,一直給我們添亂的那些黑勇士部隊的情況基本弄清了。隸屬一個人類的組織,叫做‘創世紀’的,看起來他們的野心很大。”

“既然知道了,我們可以將法拉第押回天幕公司,交給博士那邊去處理,我想他一定有辦法對付。” 愛上我,你無路可退 格格說。

龍雲搖搖頭:“不行,這個組織相當祕密,按照法拉第的說法,就算是各國最強大的情報機構我無法觸及他們的真實面目,一旦有泄露的危險,他們會選擇殺人滅口。”

“那怎麼辦?”

“法拉第說他手裏有一份資料,儲存在一個u盤裏,不過不在他的手上,裏面的資料足矣將整個‘創世紀’組織的據點、人員和身份掩飾等等全部曝光。”龍雲說:“我想拿到這份資料,至少能夠讓我們採取行動的時候能夠事半功倍。”

“u盤在誰的手裏?”格格問。

“這個……”龍雲吧嗒了兩下嘴,似笑非笑道:“在他的‘女朋友’手裏。”

“女朋友?”格格顯然十分意外,“他不是個gay嗎?還有女朋友?”

“我說的是……”龍雲強忍住笑:“我說的是那種‘女朋友’。”

格格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好一陣忽然臉一紅,呸了一口道:“噁心!”

又道:“你真的相信這傢伙說的?我看這人一點都不老實,很滑頭。龍雲,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這次來泰國是抓捕法拉第,既然已經到手,剩下的事情可以直接交由天幕公司或者長老會去處理,這個龐大的機構中有很多行動組,也有很多精英,不止我們。”

龍雲沉吟了一下道:“法拉第說他的‘女朋友’目前就在泰國,這次來芭提雅,其實他是打算去找他的,不過‘創世紀’的人恐怕已經捷足先登,這傢伙現自己朋友所在的地方周圍遍佈了黑勇士部隊的特種兵,所以沒敢造次,這次他提出的條件是,讓我們救出他的‘女朋友’,然後安排他們倆遠走高飛,u盤就歸我們所有。”

“看不出來啊。”格格一臉厭惡,像吞了一頭綠蒼蠅一樣噁心道:“他對那位‘女朋友’倒是挺情深意重的。”

“也許是真愛也說不定,哈哈哈哈!”龍雲忍不住笑了起來。

給自己倒了杯水,喝光後,龍雲說:“我去一下通訊室,和博士聯繫一下,將情況告訴他。”

說罷,龍雲轉身上了二樓,找ann給自己建立保密通訊通道,和芬奇聯絡去了。

足足二十分鐘後,龍雲從房間裏出來,剛出來,就看到芬里爾吹着口哨,坐在二樓樓梯的欄杆旁,嘴裏啃着一隻肥妹的雞腿,一副優哉遊哉的模樣。

“怎麼?有行動?”這個沒有一點宗主模樣的宗主之王問道:“看你的樣子,很憔悴啊!男人要正常作息,不然很容易心臟病猝死的。”

“滾!少在我面前找碴,有得吃你就吃,這裏是芭提雅,想玩自己出去玩,沒人攔着你。”龍雲知道這傢伙純粹就是無聊在搗亂,別人都以爲他沒什麼自保能力,而且精神狀況有些問題,只有龍雲知道,如果整棟房受到襲擊,最後一個死的恐怕除了自己就是這個神經病宗主。

“曖曖噯,客氣一點好不好。”芬里爾低頭看看樓下,又左右看看,確定周圍沒人之後低聲道:“我這是在關心你,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這個世界上,沒誰比我對你更忠心。”

其實龍雲倒真的不反感芬里爾,至少他沒撒謊,這傢伙確實沒有害自己的心思。

突然想起了海拉,於是問道:“有件事,我最近覺得挺奇怪的。”

“想問我要答案?”芬里爾撕下一大塊滑嫩的雞腿肉,嚼得滿嘴流油,“說罷,我對你可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你最忠實可靠的朋友就是我了。”

“最近好像沒見過你妹妹了。”龍雲忽然覺得自己問這件事實在有些奇怪,以前海拉在的時候,經常有事沒事出來騷擾自己,好像已經成了一種習慣,最近那個丫頭一樣的老古董忽然沒再出現,讓他感覺十分不適應。

這事,說起來真邪門,自己以前一直想讓海拉滾蛋,擺脫這個死神的糾纏,可是現在竟然會掛念起她來。

“怎麼?你掛念我妹妹了?”芬里爾放下手裏的雞腿,似笑非笑問道。

龍雲被他說中了心思,有些沒好氣道:“我只是覺得奇怪,而且她和你一樣,對我還算不錯,我這人懂感恩,對我好的人我會當做朋友。”

“安心啦!”芬里爾又開始大啃雞腿,“我那個妹妹比我還人來瘋,你也知道,你幻境中的那個封印已經不在了,她已經是自由身,也許她離開自己的死亡之國太久了,回去逛逛而已。”

“唔……”龍雲想想也是,畢竟海拉好歹是冥界的女王,堂堂的一個半神,現在已經沒什麼束縛着她,離開也不怎麼奇怪。

“接下來,我們要出任務,這次行動,你跟着我去嗎?”

“不不不!”

芬里爾的態度讓龍雲大感意外,他本以爲一向如牛皮糖一樣黏人而且唯恐天下不亂的芬里爾會死活要跟着自己出任務,沒想到竟然一口拒絕了。

芬里爾看都不看一眼龍雲,說:“我還是留在這別墅裏等你們好了,你都說了,這裏要啥有啥,我悶了可以自己去芭提雅玩,我已經沉睡那麼多年了,人類的世界變得這麼好玩,我也想借這個機會到處看看去,弄不好我還會去找個小妞給我馬殺雞一下,你們這次的事情跟我沒關係,我沒興趣去管那些人類祕密組織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是關於人類祕密組織的?”龍雲有些吃驚地問道:“你偷聽我和法拉第的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