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帝眉毛狠狠一跳,眾臣也跟着一驚。

這個節骨眼喊停,莫不是又有什麼重磅炸彈要丟出來?

武昌帝眉毛擰緊:「楚王又有何事?」

太尉這事氣得他氣血攻心,千萬不要又鬧出什麼妖蛾子來。

楚王負手而立,神情冷峻,目光冷冷的看向二皇子。

「三位大臣被人暗殺一案,本王已經查清,本來昨天打算押解兇手入宮受審,沒想到半路遭劫,如今時限已到,這件案子也該有個結了。」

二皇子頭皮發麻,冷汗淋璃,楚王這是打算將他和太尉一網打盡?!

武昌帝蹙著眉,今天受的打擊實在太多了,頭腦發懵,至於還沒回過神來。

瑞陽出事、朝臣聯名狀告太尉、貪臟枉法……

如今楚王的眼神死盯着晉王,這件官員謀殺案還跟自己的兒子有關……

他已經承受不了更多的打擊了!

秦慕言廢話不多說,直接讓人把犯人押上來。

一個女子被押解上堂,身上沒什麼傷,只是這臉……

怎麼纏滿了紗布,好像木乃伊一樣。

武昌帝盯着青鸞:「這女人的臉怎麼了?」

兩名侍衛押住青鸞,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頭,一伸手,就拽開她臉上的紗布。

眾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

女子的臉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咬傷,佈滿了深深淺淺的坑,斑斑駁駁,份外噁心。

「沒什麼,兇手不肯招供,本王就用了些手段。」

他語氣清淡,偏又帶着股邪肆,份外張狂。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臉色微白,從心底湧上一股恐懼。

都說楚王心狠手辣,現在看來,何止心狠手辣,根本就是個魔鬼。

他讓人呈上一張口供,以及證物。

「嫌疑人青鸞,是群芳閣的花魁,擅於驅駛毒蟲,對於連續殺害三名官員之事,供認不諱。」

「而整件事的幕後真兇,此刻就在堂上!」

他冷冷的看向二皇子。

百官們「嗡」的一聲議論開來。

武昌帝臉瞳孔一縮,一種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再看自家兒子,慌亂的表情根本掩飾不住。

如果不是當着文武百官的面,說不定早就撥腿逃跑了。

秦禹熙在看見青鸞之前尚能自持,看到她噁心的臉之後,徹底慌張了起來。

曾然她臉花了,可他依然第一眼就認了出來。

他的皇叔,果然好手段,竟然真的抓到了青鸞,還逼問出了口供。

他害怕的顫抖著,他沒辦法承受父皇的怒火,也沒辦法面對他失望的模樣。

他是要做太子的,絕對不能折在這裏……

武昌帝將一切盡收眼中,死死的盯着自己兒子,沉聲問道:「是誰?」

青鸞被迫抑起頭。

秦慕言冷冷的看她一眼:「青鸞姑娘,請指認兇手。」

青鸞目光緩緩移到二皇子身上,猶豫了幾秒,輕聲開口:「幕後真兇,是……」

秦禹熙一顆心蹦到了嗓子眼——完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該不會是被嚇傻了吧?」

龍門大尊者看著白青松,他已經被白青鬆氣笑了,明明自己的實力低,竟然還敢出此狂言。

見狀,白青松不由得心中一緊,冷聲說道:「既然如此,就休要怪我們不客氣了!」

隨後長生境九重的靈力也緩緩的從白青松身上升騰。

同樣身為長生境九重的吳海成也不甘示弱,一股磅礴的靈力從體內迸發出來。

「哼!不自量力!老三老四,交給你們了!」

「放心吧大哥!」

說著龍門大尊者身後的三尊者和四尊者走了出來,長生境九重的力量爆發開來,與白青松和吳海成二人對峙起來。

只見三尊者手持一柄巨斧,四尊者一雙巨錘在手,滿臉輕蔑地看著眼前的白青松和吳海成二人。

見狀,白青松和吳海成也紛紛取出了自己的武器。

此時在龍城的所有勢力都在關注著這一戰。

除了一些大勢力知道這是大悲山的人,一些小勢力還真信了之前這些人所言,都以為被天機閣閣主坑了。

「砰!」

伴隨著一聲巨響,剎那間,四人便兩兩戰在了一起。

眨眼間便交戰了數百個回合,靈氣升騰,變化萬千!

隨後四人隔空相望,都有些氣喘了。

「龍戰九天!」

龍門尊者二人幾乎同時怒喝一聲。

伴隨著陣陣低沉的龍吟,數道龍影如同流星般轟響白青松二人。

「是龍門四尊者!沒想到是他們,他們可是北域成名已久的老人了。」

看著二人施展出的戰技,立馬有人認了出來。

白青松二人見眼前來勢兇猛的攻擊,立馬背靠背護住了雙方的身後,運轉靈力形成了一個渾厚的防護罩。

隨著流星般的龍影不斷的轟擊這防護罩,頓時引起了陣陣轟鳴聲傳出。

「哼!看你們能撐到什麼時候!」

龍門三尊者見狀冷哼一聲,再次加大了攻擊力度。

防護罩中的白青松二人也感到越發的吃力起來,額頭上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破!」

伴隨著最後一道龍影的落下,白青松二人周身的護罩終於支撐不住了,瞬間支離破碎化為泡影。

雙方在次對峙起來。

白青松實在沒想到,面前的二人如此棘手,這樣下去,怕是擋不了多久。

正當白青松還在考慮如何應對之時,龍門二尊者突然出手,一掌將吳海成擊飛出去。

「吳宗主!」

白青松見狀便要上前阻止,可龍門三尊者和四尊者突然擋在了他的面前。

「想去哪啊?你的對手可是我們!」

說著二人便聯手攻向了白青松。

在二人猛烈地攻擊之下,白青松也漸漸落入了下風。

「哼,我今日便先除了你這叛徒!」

龍門二尊者冷哼一聲,便向著被他打成重傷的吳海成而來。

同樣半聖境的靈力,瞬間讓吳海成感到絕望!

「唉,天機閣還不出手嗎?再不出手這倆手下可就要慘嘍!」

在遠處觀望的瑤池聖主雲嵐,一臉玩味兒地說道。

都到了這種地步了,雲嵐越來越好奇了,天機閣為何不出手,難道天機閣真的只是可空架子?

就在龍門二尊者的攻擊即將來到吳海成的眼前時,一道渾厚的聲音突然響起:「什麼人?敢在龍城鬧事!」

隨著話音落下,一道掌印直接將龍門二尊者震退出去,隨後又是一道掌印襲來,將圍攻白青松的三尊者和四尊者直接打成了重傷!

「老三,老四!」

龍門大尊者見狀連忙喊道。

只見一個和尚突然出現在了雙方的中間,來人正是消失許久的慧能大師。

慧能大師剛剛進城便發覺到有些異樣,恰巧看到城樓上的龍飛二人,簡單了解了一下情況,隨即將白靈兒交給龍飛照顧,便匆匆趕了過來。

「哦,原來是慧能大師,不知道慧能大師何故要對我們兄弟出手?」龍門大尊者看清眼前的人開口說道。

「龍門四尊者,百花門,傀儡們……」

慧能大師掃視了一眼,隨即說道:「你們來龍城做什麼?竟然還敢在此地形行兇,真當沒人敢管了嗎?!」

「慧能大師,此言差矣,我們來此不過是為了討個公道。」

百花門門主拱了拱手說道:「還請慧能大師不要多管閑事。」

「哦,那我到想問問,你們要討個什麼公道?」

慧能大師笑了笑看著百花門門主。

百花門等人便再次開口把之前說過的話說了一遍。

慧能大師聽后嗤之以鼻,隨即面帶不屑地看著龍門大尊者說道:「諸位還是少在這裡危言聳聽,現在速速退去,否則休怪老衲不客氣!」

隨著慧能大師的話音落下,一股半聖境六重的威壓瞬間籠罩了龍門大尊者一行人。

「看來慧能大師非要淌這趟渾水不可了!」

龍門大尊者眉頭緊皺,看著面前蠻橫無比的慧能大師,心中一陣不爽。

慧能大師冷笑一聲:「天機閣主有恩於我,今日天機閣有難,恰好老衲遇到了,定然是要管上一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