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奇原本是想著去把那星宿庵、斷岳山莊、丹霞神教、陀羅軒等幾家勢力給滅了,可轉念又想此事不妥,雖然來圍攻修真院的這些修士盡數死亡,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些勢力定然還有著很多高階修士坐鎮,若是陸奇把他們給逼急了,他們有可能會狗急跳牆,甚至再次來圍攻修真院,到那時陸奇就只能在此坐鎮,設防抵抗這些勢力的圍攻。

而這樣就會把營救司徒芊俞的事給耽擱了,這才是陸奇顧慮的原因,最後陸奇權衡利弊,便只能放棄了此舉,一心一意向著東海飛去,至於剿滅這些勢力之事,只能等到日後有時間在進行。

由於陸奇飛行的速度過快,再加上他還用了火遁之術,那速度簡直是快的離譜,大約過了將近一日的時間,陸奇就看到了一望無際的大海。

此時,陸奇默默地站在海邊,聆聽著海浪擊打海岸的唰唰之聲,還有那海鷗的啼鳴,令他整個人進入了寧靜的狀態,感覺身心在一剎那都接受了洗禮一般,若是在此刻的心境修鍊的話,他敢保證絕對沒有任何心魔,甚至修鍊也會事半功倍。

因為修士在修行之中最怕的就是心思不純,雜念太多,而在這海邊雖然那靈氣沒有學院的醇厚,但是這心境卻是可以讓人放開胸懷,遙望整個大海,這點才是最難得的,若能達到這個心境,便可以迅速提升修為,而且在衝擊避障之時還沒有阻力。

陸奇心道:『想不到在大海之處修鍊還有這般好處,怪不得此地的修士整體實力要比內陸的修為高上一截,估計是心境的影響。』

想到這裡,陸奇差點就在岸邊盤膝打坐了,但因其心繫司徒芊俞的安危,他不敢有著一絲懈怠,隨即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拿出了一隻傳音玉符,這個傳音符也是雙向傳送,而且沒有次數限制,乃是修真院獨門煉製的玉符,當初陸奇離開學院之時,專門從雜貨處購買了幾十個傳音玉符,為的就是方便傳喚之用,在臨走之時,他專門給那端木真尊送出了一個,並且還在上面加了兩人的語音印記,至此以後這個傳音玉符就只能他二人使用。

而他與楊睿聰的傳音玉符卻是多向傳送,只要陸奇把神念注入傳音玉符,內心想著與楊睿聰對話,那麼這個玉符就會單獨指向楊睿聰本人,絕不會出錯,為此陸奇還大為好奇,默默地研究了一番,可他畢竟不精通這種器具,最後也沒研究出所以然。 隨後,陸奇在傳音符上注入了一絲靈力,便開始低語道:「端木真尊,你現在在哪?」

「主上,我正在東海的莎克群島附近,這裡好像有人知道海族的行蹤,您稍等片刻,」傳音符上傳來了端木興騰的聲音。

陸奇道:「好吧,你儘快打聽好之後向我稟報,不可懈怠!」

「遵命,」端木興騰說道。

陸奇把傳音符收進了儲物戒,喃喃道:「端木興騰的辦事效率也太過緩慢了,這都快一日的時間了,如今連海族的行蹤還未打探出來,這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從五行珠裡面傳來了麒麟獸的聲音:「家主,老夫好像對那海族略知一二,看看能否為您解惑。」

陸奇聞言大喜道:「太好了,麟叔快快講來。」

麒麟獸緩緩說道:「在天地分開之後,延伸了數萬年之久,才慢慢形成了大海,而大海之內又生出了億萬生靈,這些生靈統稱為海族,經過無數年的演變,如今的海族共分為水怪族、魚蝦族和鮫人族三支,不知你要問的是哪一個種族?」

聞言,陸奇陷入了迷茫之中,因為司徒芊俞只說是被海族擄走,卻並未提及是哪一個種族,如今聽到麟叔說的這麼複雜,一時間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於是,陸奇沉聲道:「實不相瞞,我的那位好友說是被海族擄走,可您說的海族居然是由三大種族構成,徹底讓我摸不著頭緒了。」

麒麟獸說道:「這個好辦,你去抓一個海族的高層問一下就知道了,若要引出高層,需要殺幾個海族之人才行!」

說完,那麒麟獸的面上仍是一副平靜的神色,似乎這殺人之事極為稀鬆一般,不過想想也是,它可是活了無數個歲月的老怪物,應該殺過不少的生靈,肯定對生死之事看的很是淡泊。

陸奇沉思片刻,點點頭道:「麟叔說得有理,不過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說完,他便控制著身軀向下降落,不多時,他的雙腿便已進入了海水之內,那感覺雖然很涼爽,但卻有種淡淡的腥味。

麒麟獸試探性的問道:「家主該不會是就這麼下海吧?」

陸奇無奈的說道:「不然怎麼辦呢,難道要我召喚聖火把這些海水給烘乾嗎?」

說到這裡,陸奇又覺的不妥,便搖搖頭道:「估計召喚聖火也無濟於事,首先是我的聖火併沒有焚燒海水的能力,其次是這海水太過龐大,以我那有限的聖火根本不夠用。」

麒麟獸嘿嘿笑道:「家主既然擁有五行珠,為何不催動水術下海呢,若你催動水術的話,在這大海里可是來去自如啊。」

陸奇聞言,撇撇嘴道:「我不是不想用水術,而是我還未到修行的門檻。」

聞得此言,麒麟獸的面上儘是疑惑,說道:「這個老夫還不知,請家主詳細道來。」

陸奇道:「是因為我的火術還未到達圓滿之境,所以那水術就無法學習。」

麒麟獸道:「到底是誰說的學習水術必須要火術圓滿才行?」

陸奇指了指腦袋,說道:「我師父五行老人。」

「哈哈哈,」麒麟獸哈哈大笑:「他這是老糊塗了吧,你擁有五行珠,想學什麼術法還不是隨心所欲。」

陸奇若有所思道:「可我在土術尚未圓滿以前,似乎並不能學習別的術法。」

麒麟獸道:「五行大法的確是先學土術,這個他沒有騙你,但是等土術圓滿之後,便可以學習任意術法了,再說你沒有嘗試過,怎麼會知道呢?」

聞言,陸奇面上一喜,道:「讓我試試吸收一些水元素看是否可行。」

說完,陸奇便把雙腳給抽了出來,旋即在那海面上盤膝打坐,讓自己進入了空冥之狀,開始感受周圍的水元素。

麒麟獸望著這一切,輕嘆一聲:「家主在這東海之上竟敢如此大膽的修鍊,就不怕惡人偷襲嗎?」

說完,他抬手弄出了一道光暈,把陸奇給罩在了裡面。

此時的陸奇正在體會周圍的水元素,對麒麟獸所做的一切並未在意,只見那周圍的水元素頗為濃郁,幾乎到處都是,這也跟大海之內有關。

下一刻,陸奇催動五行珠,發射了一道黃色光芒,直接向那藍色的星星罩去,由於土克水的緣故,那顆水元素幾乎沒有任何抵抗,就飛進了陸奇的體內,被其向那腎臟處引導,不多時,陸奇的腎臟處便積累了一顆水元素,由於體積太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有了第一顆水元素之後,陸奇便再次發射黃色光芒,向那水元素射去,只聽嗖嗖嗖的一陣響聲,周圍的水元素盡皆被他吸收了進去,他整個人沉浸在舒爽當中不能自拔……

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周圍的水元素也越來越少,陸奇整整在海面上吸收了一夜的時間,等到天快亮時,他體內的水元素終於增加到了2500顆。

只聽轟隆一聲輕響!

陸奇的腦海便有一道信息灌入,水術第一重,水行決。

術法內容:通過操控周身的水域,來增加自身的移動速度,隨著水元素數量的積累,移動速度也會隨之上升。

隨後,陸奇從修鍊中醒轉,開始控制著身體緩緩下潛,最後他整個人完全的潛入了大海之中,連頭部也浸入到了裡面,突然,一股鹹鹹的味道湧入他的喉嚨,他頓覺酸澀無比,而且那海水還向著他的鼻孔鑽去,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開始感到窒息……

雖然修士已經辟穀,並且能吸納天地靈氣來補充能量,但是這呼吸還是必須要有的,只是修士比凡人的呼吸要悠長一些,所以在短時間內不需要呼吸還能堅持,若是時間久了,修士也會窒息而亡,除非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那樣就不需要呼吸了,這些都是后話。

忽然,海水中有著一絲氣體湧入了陸奇的體內,隨著第一口的吸入,第二口第三口氣體也全都進入,陸奇頓覺神清氣爽,甚至比在陸地上呼吸還要順暢,這一刻他貪婪的體會著海水中的氣體,那感覺當真是舒服無比。

陸奇身在水中,望著前方心道:『莫非這就是水術的能力吧,要不是我習得水術的話,估計剛一入海就會窒息而死了,多虧有這水術的幫忙才讓我在水裡面生存。』

從五行珠之內發出了麒麟獸的聲音:「當然了,這水術最基本的能力就是讓你能夠像魚兒一樣在水中呼吸,若是尋常的修士,恐怕無法在這水中待上一刻鐘的時間。」

此時,陸奇心情一片大好,嘆道:「嗯,不錯不錯,今日多虧了麟叔的幫忙啊。」

麒麟獸說道:「家主不必客氣,能夠幫你是我的份內之事。」

陸奇點點頭,便不再這個問題上過多謙讓,因為他剛學習了水術,正在慢慢的體會當中。

爾後,陸奇直接催動了水術第一重:水行決!

忽見周圍的海水像似聽話一般,開始拖著他的身體前行,那速度雖然沒有飛行快捷,但卻比水中的魚類要迅速的多。

此時,陸奇遙望前方,觀察著海水裡面的景色,只見那綠油油的海草長得遍地都是,在那海草中間有著許多小魚小蝦在四處遊盪,它們看到陸奇之時,卻是小心翼翼的躲了過去,似乎是極為懼怕一般,可能因為陸奇的體型較大,才會讓這些魚蝦以為見到了怪物。

忽然,那水草中傳來一陣嘩嘩的水聲,繼而從裡面躍出一隻八爪章魚,只見那章魚全身暗紅色,觸角上面有著很多斑點,像似星星一般眨著眼睛。

隨後,那章魚伸出兩隻觸角向著陸奇抓來,雖然在水中有著阻力,可那章魚的觸角竟然絲毫不慢,甚至和陸地的箭矢飛行的速度一般快捷。

陸奇不敢大意,旋即伸出中指一點:

空間刺!

只見陸奇的前方現出一根空間刺,向著那觸角迎了上去,可能是在水中的緣故吧,那空間刺的移動速度十分緩慢,甚至在飛行的途中還吞併了一大片的海水!

而那章魚似乎有所警覺,旋即一個閃身躲過了空間刺,繼而伸開觸角從側方向著陸奇撲面而來。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陸奇便不再去理會那空間刺,而是張開天目,用眉心釋放出了一記上品靈技:

極光幻波風!

此技一經施展,便有著一股巨大的狂風向那八爪章魚席捲而去,那章魚到底是靈智未開,在面對這狂風之時,竟然選擇不閃不避,並且還讓整個身軀鑽進了狂風之內。

癡情總裁獨寵保鏢妻 只聽嘩啦啦的一陣聲響,那狂風之中的風刃直接把章魚給攪的稀巴爛,繼而那海水也被染成了墨色,隨著海水的沖刷之後,便能隱約看到很多殘肢斷臂,而這些殘肢全是八爪章魚的。

瞬息之間,八爪章魚就被肢解,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徹底死亡!

陸奇望見此景,暗自心道:「看來在這海水裡面激斗的話,一些尋常的靈技還是挺有效果的。」

想到這裡,他便又把那些靈技、法器、道器等等都歸納了起來,準備再遇到海族之時設法使用。 通過整理之後,陸奇目前能夠使用的靈技大概有上品靈技『青光霸拳』、極品靈技『青元神爪』、極品靈技『血炎豹爪決』這三個,其餘的都是中品以及下品靈技,陸奇也懶得使用,至於那本天級功法『狂沙青鸞霸錄』,陸奇現在根本沒時間去沙漠,所以也無法學習,這就叫做空有厲害的本事卻無法使用。

至於法器,陸奇拿出了極品法器『冥羅鬼手環』、極品法器『傲鳳坤凌帶』和下品道器『幽冥魔剎釘』三樣,雖然陸奇也擊殺了一批出竅期的修士,並且獲得了他們的儲物戒,但是他畢竟在這海里,不方便查閱儲物戒,所以就暫時不去想那些了。

這一刻,陸奇在海水裡自由自在的遨遊,一邊欣賞著海底的美景,一邊尋找著一些海內生靈,途中他也擊殺了一些魚蝦和海蛇之類的,只因這些生靈的修為太低,基本上都在淬體期或是靈動期左右,所以陸奇也沒有留下它們的性命,而是將其逐一擊殺。

隨著時間的推移,陸奇整整在海洋里遊行了半日的時間,他雖然擊殺了不少的海族生靈,但卻沒有忘記吸收那磅礴的水元素,由於這海水裡面的水元素太過濃郁,讓他的水元素數值直接飆升到了四千顆左右,若是在等上一段時間的話,他的水術便可以升至第二重,由此可見,這水術每一重的提升也需要2500顆水元素,跟火術的升級是一樣的。

忽然,陸奇周圍的海水迅速沸騰起來,且巨浪一個接著一個,把陸奇的身軀給吹得左右搖擺,於是陸奇趕緊把神念探測出去,發現自己的正後方有一隻大魚。

陸奇定睛一看,原來是一頭鯊魚,雖然他並未見過鯊魚,但是他曾聽父親講過海洋的巨大生靈,而這鯊魚便是其中之一。

只見那鯊魚長五丈左右,牙齒咬的咯崩響,飛速的向著陸奇襲來,連帶著周圍的水花向著兩側橫移,在快要接近陸奇之時,那鯊魚直接張開了血盆大口,想要把陸奇給吞噬!

陸奇不敢大意,旋即用眉心釋放出了一記青光霸拳,迎上了巨大的鯊魚!

只見那青光霸拳泛著耀眼的光芒,被周圍的靈氣注入之後,變成了長寬皆有三丈左右的巨大拳頭,但這拳頭雖大,在鯊魚的面前還是略小了一些。

只聽嘭的一聲悶響!

坐擁君心 不啊,可能是學渣 青光霸拳狠狠地打在了鯊魚的頭部,繼而那鯊魚的頭部被打了個稀巴爛,連帶著牙齒及血肉四處橫飛,不消片刻,這頭巨大的鯊魚徹底死亡。

隨後,那鯊魚的身子緩緩地浮在了海面上,引得周圍的一些食肉生靈全都去哄搶這具鯊魚的屍體。

陸奇望著這一幕,暗自搖搖頭,繼續運轉水術,向著東海的深處游去……

隨著陸奇進入的越來越深入,這海族生靈的修為也變得越來越高,陸奇為了加快速度,便也沒有理會那些生靈。

此時,陸奇剛剛游到了一簇巨大的螺旋藻之上,他遙望那那藻類,發現它通體呈蔥綠色,隨著海水的起伏在那來回晃動,就在這時,那螺旋藻忽然伸長了數丈之遠,牢牢地把陸奇給套在了裡面。

陸奇做夢也想不到這株植物也能攻擊,但他面對此景,從容的運轉火術:抗拒火環!

忽見一圈火焰從陸奇的周身湧現出來,可奇怪的一幕出現了,這火焰剛一顯現,竟被海水給漸漸淹沒,雖然把周圍的海水給蒸發了一部分,但隨著海水的數目增多,那聖火終是在緩緩消失,陸奇見狀大急,便把那些殘餘的火焰給收了起來,同時暗暗心道:『看來這聖火雖然厲害,但在這無邊無際的海洋之中仍是不夠看啊。』

繼而,那螺旋藻開始越收越緊,把陸奇勒得差點喘不過氣來,要不是他有著真神骨骸護體,估計連軀體都被勒碎了。

於是陸奇趕緊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拿出了極品法器『冥羅鬼手環』,那手環被注入靈力之後,變得巨大無比,泛著閃閃金光,狠狠地向那螺旋藻擊去!

只聽咚的一聲脆響!

那螺旋藻被手環給撞得四分五裂,陸奇並未停手,再次控制著手環撞向了螺旋藻的本體,不消片刻,一株巨大的螺旋藻徹底破碎,那綠色的海藻四散的到處都是。

陸奇望著這一幕,嘿嘿笑道:「這件道器不錯,可攻可守,看來我就把它隨身攜帶了。」

說完,那冥羅鬼手環縮小了數倍有餘,緩緩地套在了陸奇的手腕之上,不大不小剛剛好。

就在這時,那海水出現一陣劇烈的晃動,連帶著那水草等物都被弄得此起彼伏,而且周圍的魚蝦也紛紛避讓,似乎是極為恐懼一般,陸奇用水術感知了一番,便知那前方有一個龐然大物逼近,於是他不敢大意,旋即在那冥羅鬼手環上注入了一絲靈力,不消片刻,這件手環變大了數倍有餘,把他整個人給套在了裡面。

只見陸奇的周圍散發著金光,把整個海底世界給照得頗為亮堂,而那龐然大物也越來越近,陸奇抬眼望去,發現那是一隻巨大的海龜,體長約三丈左右,整個龜殼呈青色,海龜的頭部卻已修成了人形,頂上沒毛,有眼有鼻,就是嘴巴略寬,看起來頗有幾分人樣,由此可見這個海龜至少在出竅期以上,這是陸奇進入大海之後,遇到的最高修為的海族生靈。

那海龜離陸奇約五丈的距離才停了下來,口吐人言道:「閣下身為一個人類,為何無故闖入大海之內,而且還屠戮我海族生靈,真是膽大包天!」

陸奇回道:「龜兄,我本無意冒犯,實則是為了引出你們海族的高層而已。」

海龜問道:「你究竟是意欲何為?」

陸奇道:「你們海族把我的好友給抓走了,至今還下落不明,我來此就是為了救她出來的。」

海龜道:「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我們海族共分為三支,誰知道是哪一支抓走你的朋友了?」

海龜原本是想要找陸奇興師問罪,但是當它查看陸奇的修為之後,便忍住了出手的衝動,只因人類詭計多端且手段高明,在沒有充足的把握之前,它還不敢輕舉妄動。

陸奇正色道:「所以我才用這種辦法引你們海族的高層出來呀,不知你在族內擔任什麼職務?」

海龜平靜的道:「說來慚愧,我只是普普通通一個巡視而已,平時連高層的面都很少見到。」

陸奇不耐煩的說道:「那你現在就帶我去見你們的高層吧,我一刻都等不及了!」

「呵呵,」海龜冷笑一聲:「我們高層豈是你說見就見的?而且你還沒徵得我的同意呢!」

陸奇冷冷喝道:「那我就打的你同意為止!」

說完,陸奇輕觸儲物戒,從裡面拿出了那件極品法器傲鳳坤凌帶,直接拋出去攻向了海龜!

只見那粉色的絲帶在空中變得巨大無比,轉瞬便到了海龜的面前!

那海龜卻是不慌不忙,旋即運用了出竅期的基礎法門:

空間盾!

它的身前立馬出現了一圈混沌漩渦,由於吸力過大,引得周圍的海水全都向那漩渦裡面灌入。

陸奇嘴角一抹竊笑,沒有理會那傲鳳坤凌帶,而是把指縫裡夾得那枚道器幽冥魔剎釘給祭了出去!

隨後,一枚黝黑的釘子便出現在海龜的頭部,狠狠地向著其後腦刺了進去,由於這海龜正在竭力的操控著空間盾阻擋那粉色絲帶,根本無暇顧忌這枚神出鬼沒的釘子,所以就被這枚釘子直插後腦!

只聽噗的一聲!

那海龜痛的一陣抽搐,繼而它那高昂的頭顱便緩緩地垂了下去,隨著它意識的模糊,其身前的空間盾也徹底消失,那傲鳳坤凌帶便趁機纏繞住了其身軀,越勒越緊!

陸奇趕緊控制著那枚釘子從海龜的頭部抽了出來,被其收進了儲物戒,因為這枚釘子有破人神魂之奇效,若是再遲一步的話,將會徹底摧毀這個海龜的元神,讓其成為一個行屍走肉,這是陸奇不願看到的,因為他還想讓此龜為他帶路呢。

隨著釘子被抽回之後,那海龜的意識漸漸地恢復了些許,只聽它低語道:「狡詐的人類,要殺就殺,老龜我還不怕死!」

陸奇嘿嘿笑道:「我要殺你何須等到現在,之所以留你的性命,乃是讓你替我引薦你們海族的高層而已。」

聞言,那海龜搖搖頭道:「我只是一個跑腿的巡視而已,如何能夠為你引薦高層?」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你就去死吧,」陸奇說完,便抬手一揮,那傲鳳坤凌帶越收越緊,由於力道過大,從海龜身上傳來了咯咯蹦蹦的脆響!

海龜見狀大吃一驚,問道:「我這龜殼的硬度早已超過了道器的範疇,你這枚絲帶不過是極品法器,如何能夠做到這些?」

陸奇神秘的一笑,說道:「想知道嗎?那你就答應我的要求,我立馬告訴你。」

聞得此言,海龜沉思片刻,說道:「好吧,但是我答應你的要求之後,你可否放了我?」

它能夠修至出竅期也不容易,如今遇到了性命之危,任誰也不願就此死去。 陸奇點點頭,道:「你只要答應我的要求,我不但把你放了,而且還送你一件禮物。」

說完,陸奇拿出了一枚大還丹,說道:「這是一枚大還丹,雖然不能讓你提升一階,但卻能幫你提升一些修為。」

那海龜望著大還丹,眼中並未有任何喜色,而是搖搖頭道:「你們人類還真是摳門,這枚大還丹別說在我們東海了,即便是在內陸之地,也是垃圾丹藥,如今你居然在我面前拿出這個,你覺得我會看得上嗎?」

此話一出,把陸奇說的臉色微紅,讓他不禁想到:『對呀,這個海龜可是出竅期的修為,在內陸幾乎是呼風喚雨的存在,它怎會瞧得上這種普普通通的大還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