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他收斂所有心緒,轉頭的瞬間,眼中的所有色彩都消失了,變得犀利無比。

「帶麒家眾人!」

他厲喝!

有林家武士押著麒家之人上來,每一個武士旁都有一個赤膊的林家武者,手中鋼刀寒光閃閃,架在麒家眾人頸上。

氣氛肅穆下來,所有林家之人,都向新墓鞠躬!

那是在護衛林家時死去的親人。

林正跨前一步:「諸位已死至親,我等已將麒家滅族,特將仇敵帶來,在你等墓前斬首,以祭忠魂!」

「願,英靈不遠!」

麒家諸人,一臉死沉,有一些在哭泣,有一些在求饒,但是沒用,被禁錮修為,鋼刀都嫁到脖頸上了,完全沒有一絲反抗之力了。

林凡眼中殺機越來越盛,他的右手高高舉起,而那些手持鋼刀的林家武士,全神貫注的看著他的右手!

只要他的右手落下,那麼,他們的鋼刀,就會剁下一顆顆頭顱來!

但就在此時,一聲暴烈的大吼,從遠方傳來,音波太強了,將雲層都衝散,將墓地中的香燭等都給滅熄!

「都給老子住手,誰動,誰死!」

林凡雙目一寒!

終於,來了?

他等好久了!

話音剛住,視線中就出現了一行人影,足有幾十人,氣勢滔天的向他們衝來!

與此同時!

大林郡四海商會中。

「管事,我們真的不去相助林少嗎?」有人詢問。

四海商會的管事在原地不停踱步:「林少這般安排,應該有他的用意,所以,我們還是不去為妙。」

「呵呵……你們不去最好,也省了我的功夫。」

就在四海商會話音剛停的瞬間,這大廳中,突然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

「誰!」

四海商會管事厲喝,第一時間做好拼殺的準備!

這人,好強,竟然在自己無知無覺中進來大廳中,且也不知這人來了多久,若是他不出聲,也許自己都不能發現!

是個大敵!

一道人影,慢慢從大廳中顯化而出,他滿臉笑意,當然眼中帶有俯視與鄙夷,剛一出現,就自顧的坐在了主位上。

「不老林?」

管事雙眸一縮。

這人,自然就是狄極。

狄極沒有回答管事的問題,只是笑了笑:「你四海商會勢力龐大,直到如今也少有人知曉你們根腳,所以,若非必要,我不老林也不想與你們為敵。」

他停了停,隨後聲音強硬起來:「但若是你們不給面子,也別怪我手下不留情!」

他在威脅,氣勢轟然爆發!

「凝元八重!」

管事神情嚴肅下來:「你想怎樣?」

狄極嘿嘿一笑:「我不想怎樣,只是讓你們少管點閑事,一個時辰內,你們都不要外出吧。」

「不好!你們對林家動手了!」

管事臉色一緊,似猛然醒悟。

狄極呵呵一笑:「很聰明。」

管事臉色冷哼,但其實上,他內心在冷哼與嘲弄!

心中對林凡的安排佩服不已!

原來,讓他們回四海商會,只是為了拖住不老林的最強者!

但這老貨,竟然真以為攔住他四海商會,就可以了?

要知道,最危險的,永遠不是他們啊!

看著管事似猶豫不決的表情,狄極冷哼道:「就在現在,你四海商會外面,有我不老林殺手埋伏,還要麒家武士磨刀霍霍,你自己想好!」

「我知道你們幾人都是凝元六重的強者,但是在我手中,你們走不過一招。」

隨後他的神情緩和下來:「沒必要為了他人,葬送了手下兄弟的性命,你覺得呢?」

管事冷哼:「你們圍困我四海商會,此事我會上報,你們不老林,需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他很強硬,其實上是在仔細應對,不想讓自己露出任何破綻,要極力配合林凡演戲。

最後,管事想了想:「讓大家各做各事,不要出去,為了他人葬送手下兄弟的命這個不值當。」

「識時務者為俊傑。」

狄極嘲弄道。

隨後,看向遠方,一個時辰,那個廢物應該能夠絕了林家滿門吧?

這樣,他就等著分利益了。AQ 不等雲拂曉說話,為了撇開自己的嫌疑,她繼續說了一句,「對了,這幾位姐姐是坐在前面的,挨著她們,不知道她們有沒有看到。」

她說罷隨手指了幾名姑娘,那幾名被她所指的姑娘還真的是坐在前面的姑娘。

那幾名被指的姑娘其中一個介面說道:「回皇後娘娘,臣女和她是坐在她們對面的,當時臣女正在看岸邊的垂柳,並沒有看到那邊發生了什麼。」

「回皇後娘娘,臣女也和她一樣,當時臣女正低頭看湖上的一株睡蓮,臣女還記得那是一株淺黃色的睡蓮,比較少見,所以臣女看呆了,等聽到她們落水的聲音才知道她們落水了。」

雲拂曉靜靜地聽著她們解釋,等她們說完,她慢慢地把目光落在另外兩名姑娘身上,聲音依然平靜地問了一句,「你們兩個不會也什麼也沒有看到吧?」

雲拂曉的聲音很平靜也很平淡,根本就沒有提高聲音,也沒有厲聲呵斥,但是就是這平靜地聲音反而令那兩名姑娘心裡升起一股膽怯之意,

這兩名姑娘是緊跟著那兩名商議要撞秦瑜萍落水的姑娘坐著的,跟她們連坐在一起的姑娘她無意中還真的看到那名姑娘在另一名姑娘的手中寫字,但是是什麼字她沒有看到。

但是有了落水事件,她大概也能猜到了。

她向雲拂曉屈了屈膝,行禮后才說道:「稟皇後娘娘,臣女是挨著她們而坐的,臣女在她們落水之前,看到張小姐在凌小姐手上寫了一些字,但是寫什麼臣女沒有看到,接著沒有多久她們就落水了。」

「你所言句句屬實?」雲拂曉雙手環在身前,右手手指在左手臂上點了點。

「回皇後娘娘,臣女所言句句屬實,絕無半點虛假。」那名姑娘很堅定的回答。

「嗯。」雲拂曉點了點頭,「那你呢?」

「回皇後娘娘,臣女看到張小姐不知道怎麼腳一歪就摔向秦小姐,就把秦小姐撞下水,秦小姐情急之下就拉住了張小姐,但是凌小姐就拉著張小姐,也就被拉了下去。」另外一名姑娘正好跟著站起來想出去,所以把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凌小姐拉著張小姐?是看到她要摔下去才拉?還是一直拉著?」雲拂曉心裡靈光一閃,抓住重點問道。

「回娘娘,好像是一直拉著。不過臣女不是記得很清楚了,請娘娘原諒。」她露出愧疚的神情看著雲拂曉。

「好了,本宮明白,你先退下。你們呢?可有人看到什麼嗎?」雲拂曉揮手讓那幾名姑娘退下去,轉頭問剩下的其他人。

不過她們也紛紛表示站在後面,沒有來得及看清楚,就看到她們幾個一起落水了。

雲拂曉詢問一番之後,大概也能拼出事件的大概,於是就讓人帶大家回去歇息,她則帶著人去了讓秦瑜萍三人休息的地方。

等雲拂曉來到秦瑜萍三人歇息的地方時,她們三人的母親也被人請了過來,正著急的各自守著自己的孩子,等到通報皇後娘娘來了就迎了出來。

「請皇後娘娘為臣婦的閨女做主啊,好端端的怎麼就被扯下水了呢?」張夫人砰地一聲跪在雲拂曉的面前。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076章)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車子撞到樹上后,北楓被甩到了一邊的樹叢中,身上被颳了許多道划痕,但所幸沒有傷筋動骨。

他趴在地上等了好一會兒,確定身邊沒有敵人之後,才迅速爬起來上了最近的一顆大樹。在林子里,樹梢上是最適合隱匿的位置,而且視野會更好,能夠觀察到周圍的具體情況。

剛上樹,北楓就看到了正拿著召喚出來的盾牌和大鎚死命往前沖的江南斑,他的身邊緊跟著一群黑影,那群黑影一直和江南斑保持著一個很近的距離,卻沒有急於動手,而是一直在逼迫江南斑前進的方向。

這是在刻意引導他前往某個地方,很可能是敵方的包圍圈。

見江南斑的情況不妙后,北楓立刻往那邊趕,並在途中恰好遇到了被追擊的夏末,替她解了圍。

追殺他們的這群人實力層次不齊的厲害,像是剛才追擊夏末的那幾個人甚至完全就不會魔法,連身手都遠不如一般士兵,就是普通的小混混那種水準。

如果不是夏末擔心自己使用魔法會引來其他人注意的話,她自己就能解決掉那些人。

難以想象為什麼這種水準的人會和能使用遠距離攻擊魔法的人一起行動。

但現在並不是適合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江南斑的處境還很危險。

在確保了夏末的安全之後,北楓繼續往江南斑那邊趕,途中他又發現了兩個襲擊者。

他們清一色的穿著緊身的衣服,手持勁弩,匍匐在樹叢裡頭等待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獵物,看來這次襲擊真的是蓄謀已久的。

他們在等待獵物,可殊不知此時自己已經成為了北楓的獵物了。

【藤蔓】魔法發動,兩道藤蔓迅速纏住那兩個人持弩的雙手,在對方忙著脫身的時候,北楓已經跳上前,提著【月】就是一個上劈,將那兩人的手一齊切了下來。

因為之前江南斑和他說不能隨便殺人,所以北楓並沒有下殺手,只是確保了他們不會再有戰鬥力而已,並那兩人的慘叫聲響起之前,再次潛伏進黑暗當中。

環境是站在北楓這一邊的,他們以為自己躲得很好,但其實早就暴露在北楓的視線之下了。

這是【夜鷹之眼】魔法的效果,能夠讓使用者在夜晚也能清楚的看清周圍的情況,尤其在看活物時效果格外顯著。

這個魔法可不是北楓在學校里學到的,而是早些時候於森林裡莫莫老師教他的。

另一邊,王秦和徐努的情況也很危急。

他們摔下車后並沒有選擇遠離車輛,而是待在了最顯眼的位置。

一來是為了給北楓他們拖延時間,二來是因為開車的小馬傷勢危機,而且被困在了車上,他們不可能棄他而去。

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圍著他們的那群人並沒有急於進攻,只是一直在外圍阻撓他們離開。

「王哥,他們這是沖著孩子們來的,是要拖住我們防止我們去救人。」

「老子知道。」

王秦抹了把從頭上留到臉頰的血,繼續道:「你留下來照看小馬,我突圍去救人。」

「好。」徐努點頭,往後退了幾步,他知道王秦要開大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