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號實驗體此時完全無視這種攻擊,就像個沒事人一樣站在少尉的正前方,用一種不動作爲徹底的蔑視,彷彿一個神在看着愚蠢的人類徒勞進行着最後的掙扎。

當第三個彈夾打光,倆人已經不到一米多的距離上,冒着輕煙的槍口幾乎貼在了999號胸膛的皮膚上,他終於出手了。

少尉的彈夾剛剛觸碰到彈夾口,他聽見了被更換掉的那個舊彈夾落地的聲音。

郝冬冬今天好好做人了嗎 當朗朗——

凱夫拉防彈衣發出嘶的輕微響聲,隨後有什麼東西在胸膛前爆裂,少尉頓時渾身無力,劇烈的疼痛襲來,他低下頭,發現剛纔的聲音是因爲放置在凱夫拉防彈背心裏的高強度插板發出的。

999號的那根嫩稚的手指輕易地刺穿了防彈衣,已經整個沒入了心臟部位。

“呃——”

他掙扎着,用盡氣力將彈夾狠狠砸入機匣口,然後拉了下槍栓。

血沫開始出現在他的嘴角,他有些想吐,又很疼,一張嘴出來的是一些亂七八糟的**和血,混雜在一起慢慢淌出自己的嘴角。

已經沒有任何活命的機會了,少尉絕望地扣動了扳機。

噠噠噠——

那支m16a1頂在999號的胸膛猛然開火,子彈不斷將槍口撞得到處亂蹦,不到五秒鐘後,30發彈藥全數傾斜出去。

999號依舊沒有任何損傷,金色的瞳孔在眼睛裏射出光芒,落在少尉身上,那種眼光裏,既有皇者的威嚴,也有孩童的純真。

“呵呵……”少尉苦笑了一下,他感覺生命正在慢慢從自己的身體裏褪去,如同一副放置在室外暴曬的字畫,慢慢褪去本有的顏色。

他望了一眼999號身後的門,忽然詭異地笑了笑,最後腦袋一歪,沒氣了。

咣——

幾乎就在同時,實驗室鏈接外面本已損壞的兩道門忽然降下厚厚的金屬隔板,重重的隔板顯然分量不輕,落在地上發出巨響。

龍雲擡頭環視一週,皺了皺眉說:“這裏被封閉起來了。”

“你覺得人類的科技能檔住十歲時候的你?”海拉臉上掛着那種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笑容,用一種近似於恭維的口吻道:“不要小看自己的能力了,你一個怪物,一個前無古人的怪物,作爲一個新一代的毀滅者,你應該感到高興纔對。”

“高興個屁!難道像蘇爾特爾一樣將自己燒成烤豬也值得高興?”龍雲喪氣地搖搖頭,“說實在,我倒是願意做個普通人,如果不是這個該死的身份,恐怕現在我都在非洲幹了幾票大的,然後和老魚他們退休,北極熊和國王、詩人、準星他們都不用死。”

“都說了,這是命,由不得你,就算是兀兒德或者詩寇蒂都無法左右着一切,命運,這是比宇宙混沌更加高層次的東西,即使你是神,又或者是毀滅者,也要默認接受。”

實驗室的天花板上開始滲出黃綠色的煙霧,不到幾秒的時間,整個實驗室已經看不清人影了。

“毒氣?”龍雲雖然不在同一個維度上,不過已經能夠猜到這是什麼東西,少尉死之前曾經像控制室要求過封閉這一個區域,然後稱這裏已經被“污染”,既然污染,就會被清理,清理最好的辦法就是用無孔不入的毒氣殺死一切。

999號實驗體找了一套新的白大褂換上,他站在毒氣中央,金色的瞳孔環視着周圍的一切,毒氣進入了他的呼吸系統,但是強大的神級基因很快將這些毒素完全分解,他沒有感到絲毫的不適應。

這是世界上最強大的神經毒氣,只要一支試管的容量,在密閉的空間裏就能殺死成千上萬的人,是美軍國防部最機密的化學武器試劑,封存在軍方的高度機密實驗室裏從未露面。

但是,人類的科技雖然發展了數千年,在神的面前仍舊不在一個層面之上,這些毒氣完全沒有作用。

999號實驗體微微蹲下身子,然後猛然朝上一躥!

嘭——

金屬製作的天花板隔層瞬間被穿出一個大洞,他人影消失在洞裏。

控制室中,一名軍官滿頭大汗盯着屏幕,在電子屏幕上,一塊不屬於封閉區域的房間忽然變紅,警報聲響起。

“怎麼回事?”

“sir!好像b1實驗室上方的a1實驗室被穿透了,有東西進去了。”一名士官眼睛瞪得老大,絲毫沒敢離開屏幕,不過手卻在發抖。

“封閉那裏!快!別讓他出來!”軍官幾乎跳着腳嚷道:“將上面幾層區域全部封閉,增加毒氣的濃度,還有將集中麻醉劑一起釋放在空氣裏,毒不死那個怪物也要麻倒它!”

士官手腳麻利地在鍵盤上敲出一連串的命令,一個個屏幕上對應的房間方框變成鎖死狀態,然後出現骷髏標記,代表那裏已經開始灌注毒氣。

“怎麼樣?”軍官緊張地盯着屏幕,詢問士官:“困住它沒有!?”

“好像困住了,沒動靜了……”士官脫下自己的迷彩小帽,擦了擦汗,“監控系統沒有顯示有新的漏洞。”

“感謝上帝!”軍官覺得自己兩腿發軟,像兩根煮熟的麪條,差點沒一屁股坐到遞上去,“總算搞定了,馬上聯繫夏威夷和關島的基地,發出救援代碼,請求增援,代碼緊急度一級。”

“是,長官。”士官稍稍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拿起旁邊的話筒,在小鍵盤上按下一串號碼。

忽然,整個電子屏幕大片區域變紅,監控系統如同失控了一樣,嘟嘟的警報聲爆響。

“又怎麼了?!”已經坐在椅子裏的軍官彈了起來,神經質一樣問道:“又出什麼事了!?”

士官握着電話聽筒,人已經傻掉了,眼前的屏幕一片混亂,紅的綠的,各種警示標誌全部繽紛呈現,大雜燴一樣,從沒見過這種情況。

“它已經在移動了……速度很快……”

“到了什麼位置?封閉它,困死它!”

“來不及了……”

“爲什麼來不及!沒有什麼來不及!我命令你,馬上按我說的做!士兵!”軍官差點要從腰裏把槍出來頂住自己的下屬了。

“困不住了……”士官咕嘟地吞了口唾沫,驚恐的環視着室內,“因爲它已經到了我們這裏……” 地面碎裂的聲音響起,軍官瞬間石化,他在士官的眼中看到了令人生畏的倒影,控制室的地面已經被穿出一個大洞,電路遭到了嚴重破壞,整個控制檯上的監控設備全部像節日的彩燈一樣明明滅滅,最後一片漆黑。

地面的洞口中,黃綠色的霧氣源源不斷地涌出,下面實驗室裏紅色的警報燈光照射上來,999號實驗體站在紅色的光柱中,面容模糊不清,十分詭異。

一股鐵鏽一樣的味道鑽入鼻孔。軍官看到士官首先倒地,捂着喉嚨,白沫從他的嘴角溢出,如同一隻被打了毒針的動物在地上不斷抽出。

整個控制室裏有七名士兵,現在已經完全聽不見他們的聲音,死一樣的寂靜籠罩着這個房間。

軍官感覺胸口劇痛,身體已經完全失去控制,腦袋裏似乎被人扔進了一顆手榴彈,將腦髓炸得稀里嘩啦,疼的瞬間要喪失所有理智。

他拼命控制着自己的身體,艱難地轉過身,不過很快就跪倒在地,用手死死扯住控制檯的邊緣纔不至於撲到。

電話的話筒中斷斷續續傳來關島空軍基地的聲音。

“……這裏是關島空軍基地……我們是收到你們的求救信號……請覈實……”

軍官竭力張開喉管,儘量讓多一點點的氧氣流入肺部,便於讓自己聚集起最後的氣力去拿起那個黑色話筒。

因爲劇烈的神經毒氣已經令中樞神經徹底麻痹,肺部喪失了吸氧能力,喉嚨的肌肉失控,身體已經徹底淪爲癱瘓的機器。

不過一切是那麼的徒勞,他努力了兩秒鐘後選擇了放棄,他甚至感覺死神已經飛到了頭頂,自己籠罩在死亡的陰影之中。

999號實驗體對這個垂死的軍官沒有任何興趣,目光落在角落的幾件迷彩服上,他緩步走過去,挑選了其中一件,將它批在身上,然後走出房間。

控制室外是一個巨大的貨艙,所有的貨物從碼頭運回來後送到這裏,然後在巨大的升降電梯幫助下運入海底的建築中,分配到每一層裏去。

現在貨艙裏已經空無一人,因爲警報已經響起,這裏的人按照應急的規程已經撤離。

999號走在空曠的貨艙內,受損的電路令這裏燈光十分不穩定,若明若暗。

龍雲看着十歲的自己,心中感慨萬分。故事已經接近尾聲,在自己的記憶生涯中,諜島是開始,也是終結。唯一的答案就藏在今晚,也許是十幾分鍾後,也許是幾個小時候,自己記憶中被佈下的那個神祕的封印到底出自何人之手,很快就會有明瞭的答案。

貨艙的鋁合金大門被打開的同時,外面的空地上白光照耀,無數的探照燈光柱將這裏映得如同白晝,天空中,一架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盤旋在空中,飛行員頭盔上的數據鏡上不斷跳出度數。

“鎖定目標!可以開火!”

液晶控制板上,瞄準圈鎖定了999號實驗體,已經又紅色轉爲綠色,這是導彈的鎖定信號,阿帕奇配備了專門研製的毫米鏈炮,四個短翼承力點掛載地獄火空對地導彈。

在防護方面,這架世界上最先進的武裝直升機同樣有着傲人的數據——機體前段以塑鋼強化的多樑式不鏽鋼結構製造,後段則使用塑鋼蒙皮的蜂巢結構,機體能承受12.7彈藥以及少量23彈藥的攻擊,主旋翼杆亦能承受12.7穿甲彈以及少量23高爆彈的直接命中,而發動機的減速齒輪箱在遭到擊穿、潤滑油完全流失的情況下,繼續運作30分鐘,讓飛行員有時間駕機脫離戰場或迫降。

“全部單位聽我的命令,自由開火! 焦土黎明 直至將實驗體消滅!”

指揮官的聲音從無線電頻道里傳來,略帶着一絲驚慌。

幾乎在命令下達的同時,貨艙周圍的建築物上和島上所有的崗樓火力點裏吐出火舌,槍聲頓時鋪天蓋地響徹天際。

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的短翼下噴出兩道火舌,兩枚“地獄火”空對地導彈拖着漂亮的火尾脫離機身,箭一樣朝空地上的999號撲去。

剛纔通過無線電,所有駐守在這裏的海軍陸戰隊隊員都很清楚,現在控制室裏的同僚已經全部陣亡,包括海下實驗室中的工作人員恐怕也是凶多吉少,這個恐怖的怪物已經突破了多層防禦還有毒氣和麻醉劑等等攔截,衝到了地面之上。

面對這樣的對手,所有官兵心中都涌起了無限的恐懼,他們彷彿置身在好萊塢大片中的場景,無敵的外星人入侵地球,除了用手中的武器拼死一戰,別無退路。

火力齊射,最燦爛的煙花!

999號身上爆開巨大的火團,很快湮沒了他瘦小的身軀,所有開槍射擊的官兵,包括阿帕奇上的駕駛員,在一瞬間都在腦海中劃過一絲奇異的感覺,對付這麼一個小孩子,需要動用這麼多武器嗎?

這種火力別說是一輛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就算是一艘最先進的美軍阿利伯克級驅逐艦都難以承受這樣高飽和度的攻擊。

在號武裝運輸船上,雷克斯少校端着望遠鏡,面無表情地看着這一切。他的梭魚號被臨時徵用,作爲後備火力,船上除了聯排機槍之外,更重要的是在船頭甲板位置有一臺45艦炮,這種最新改進型號的艦炮威力驚人,能夠發射多種彈藥,擊穿普通驅逐艦的裝甲沒有任何問題。

“上帝……”看到整個貨艙前面化作火海,剛走出貨艙大門外的小男孩籠罩在巨大的火力網中,這位黑人少校忍不住在胸前划起了十字架。

對於他來說,用那麼多先進武器轟擊一個小孩子,這事說出去既荒謬又殘忍。

“停止射擊,檢查彈藥!”

指揮官的聲音再次從無線電頻道中傳來,所有的武器在瞬間悄然停止,除了爆炸場中熊熊的烈火,還有被衝擊波震塌的貨艙一角發出嘎嘣嘎嘣的金屬倒塌聲,整個島上變得平靜異常。

海拉和龍雲站在貨艙頂上,冷眼旁觀這一切。

熊熊的火光中,有個瘦弱的人影若隱若現。

海拉嘴角微微掀起,露出弔詭的笑:“他們完了。” AH-64阿帕奇武直上,駕駛員查看了地上的巨大火團,似乎沒發現有生命活動的跡象。

他忽然感覺自己有些滑稽可笑。是啊,在這種攻擊烈度之下,還有什麼能夠活命的?作爲一名美軍海軍的優秀飛行員,他覺得自己有失風度,居然被一個小孩子一樣的實驗體嚇得有些驚慌過度了。

就算是在科幻電影中,這樣的攻擊對付一艘小型的外星人飛船都足夠了,何況是對付一個毫無裝甲防禦的小孩子。

他將掃描程序切換了一下,由於火團中央溫度太高,熱源掃描無法顯示有效圖像。

估計是真的死了。

“目標已經……”

他打算向指揮部彙報,那個可憐的實驗體已經連渣子都找不到了,人體在這種高溫下絕對會汽化。他駕駛着直升機開始俯衝下去,繞着火團上空盤旋了一週。

“迴避!迴避!距離過近!距離……”副駕駛忽然大叫起來。

根本沒有迴避的時間,火光中射出了火紅的影子,正面撞擊在阿帕奇的機腹下。可以抵抗12.7毫米穿甲彈射擊的駕駛艙底部裝甲在瞬間裂開一個大洞,整個直升機成了無頭的蒼蠅,在空中亂飛亂轉,完全失去了控制。

濃煙從發動機和螺旋槳的底部冒出,接着噴出了一串火苗。

駕駛員死死拉住直升機的操縱桿,竭力穩住機身,現在想逃離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好的結局是飛機機身能夠保持平衡,即便墜毀也能夠保持水平角度,最大程度提高自己和同僚的生還率。

儀表盤上的電子儀器和液晶顯示屏上的各種數據已經全部亂套,機艙內嘟嘟的警報聲不絕於耳。

“我們要墜毀了!它還沒死……”

話未說完,阿帕奇武直就像一頭受了重創的大鳥,一頭栽在堅硬的水泥地面上。

在爆炸之前,那個火紅的影子從駕駛室的玻璃前躥起,落在不遠處的空地上,駕駛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物理攻擊!對方飛行器竟然用身體完成了一次對阿帕奇的純物理攻擊,直接洞穿了底部裝甲,摧毀了整臺武直。

咣——

武直撞擊地面引起大火,在瞬間發生了劇烈的爆炸,短翼懸掛點下的各種高爆武器全部被引爆,倆名駕駛員根本沒有任何痛苦,在瞬間就被撕成齏粉。

“全力開火!調動‘火神’防禦系統,還有梭魚號,請馬上朝這個怪物開炮,不要吝嗇你們的彈藥!這不是人!這是魔鬼!”指揮官已經徹底失去了冷靜和理智,完全不用任何軍事指揮上的屬於,簡直就像一個氣急敗壞的武裝分子,完全失去了分寸。

矗立在諜島四角上的四個“火神”密集陣系統立即被啓動,早已瞄準這裏的槍口開始高速旋轉,長長的火舌在夜空裏如同火箭發射的尾焰一樣噴出。

這種美軍科技含量最高的近防系統一般都被安裝在“宙斯盾”艦艇上,被當做最後一道攔截敵軍來襲飛機和導彈的屏障,每一個“火神”機槍由6管20毫米M61A1加特林槍炮組成,發射脫殼穿甲彈(APDS),射速高達在3000-4500發!

由於極高的射速,火神機槍射出的子彈在空中練成一條火線,在空中俯瞰下去是如此的壯觀,四條火線的終點都在999號身上。

無數的火星從999號實驗體身上爆出,他身上偷來的白大褂早已經化作灰塵,赤身**的皮膚上呈現出砂金色,似乎有一點點的細屑金箔隱藏在皮膚下若隱若現。

密集陣造成的強大沖擊力令999號就如同驚濤駭浪中的一葉小舟,在面對如此瘋狂子彈潮水中被撞得起起落落。

不過,負責下令射擊的指揮官此時卻滿頭大汗,按照理論,被火神機槍掃中的人體會瞬間被撕裂,但是現在999號雖然跌跌撞撞,卻能看出還是一個完整的身體。

這怎麼可能!

就算是鐵打的身軀,此時也被溶化成鋼水了!火神機槍帶來的不光是強大的穿透力,更加是高溫度的灼燒,接連不斷射擊在身上的彈頭會帶來上千度的高溫,可以將裝甲都燒穿!

天空中忽然傳來戰鬥機掠過的轟鳴聲,指揮官的頻道里傳來令他驚喜的幾乎要暈過去的聲音。

“我們是關島第12飛行大隊第3飛行中隊,X聽見了嗎?我看到你們那裏像****一樣糟糕,需要幫忙嗎?”

X是諜島的代號,看來關島收到求援信號之後,派了空軍過來。

“我是X的現任指揮官,這裏情況很糟糕,出了事故,很多人死了,我們的尼爾森連長也失蹤了,目標在貨艙旁的空地上,我們馬上進行激光標記,你們立即用導彈轟掉它!要一次齊射,將你的炸藥和導彈都用上!千萬別留手!太可怕了!那是魔鬼!”

這是一架偵察性質的飛機,關島方面在情況未明的狀態下,派出了這架F/.A-18超級大黃蜂,畢竟關島裏這裏最近,如果發現諜島真的出了麻煩,駐防在關島的美國空軍飛行聯隊會馬上派出大羣戰鬥機前來支援。

“基地控制室,我是螢火蟲。”超級大黃蜂戰鬥機上的飛行員在空中瞥了一眼海中央的團團大火,倒吸一口冷氣道:“情況很糟糕,X基地的狀況很不好,多人失蹤,通訊被摧毀,他們要求我對激光標誌的目標進行飽和攻擊,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收到,螢火蟲,你可以按照X基地指揮官的命令執行,他們有一級權限。”

“OK!”

超級大黃蜂壓低機頭,在空中完成了一次大角度轉彎機動,從東南方向朝地面開始俯衝。

地面的目標被附近的陸戰隊用激光指示器標記出來,這種標記只有美軍同僚能夠通過觀察器材看到。

此時的飛行眼鏡和飛機面板上,一個紅色的亮點出現在瞄準圈旁。

“螢火蟲,看到標記沒有!?”

“看到了!”

“馬上開火!不要猶豫!那個不是人類!”

“明白!”飛行員其實一點都不明白,不過還是打開了所有武器的保險,他的心頭充滿了疑惑,對付什麼東西,要自己這家超級大黃蜂攻擊戰鬥機一次性飽和攻擊?

不過他還是在鎖定之後毫不猶豫將所有的武器一次性全部發射出去。

機腹下落下了四枚幼畜空地導彈,接着,又落下兩枚“白眼星”制導炸彈。扔完了這些,飛行員想了想,又按下一個按鈕,最後一枚壓艙底的GBU-10型激光制導炸彈落出機艙,朝地面墜去。

“X,我的全部彈藥已經打光了,現在我必須回航,很快有人回來增援你們,放心。祝各位好運!” 精準的導彈和炸彈接連落在999號身旁,精確到一米範圍之內產生高壓瞬爆,巨大的火球騰空而起,999號瘦小的身軀被炸得直飛出去,狠狠撞穿了倉庫的金屬鋁板,摔進裏面不見蹤影。

隱藏在周圍掩體後面的海軍陸戰隊士兵感覺大地都在搖晃,房子上的玻璃窗全部在頃刻間被衝擊波震得粉碎,屋頂嗤嗤朝下落着灰石。

這些士兵也算是藝高人膽大,而且對自己軍隊的裝備十分有信心,如果超級大黃蜂投下的炸彈和導彈稍微發生一點點偏差,那麼周圍所有的士兵都將成爲陪葬的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