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一招,徹底地擊碎了他的驕傲。

只是他還沒能回復過來時,眼前的這個英俊的黑袍少年已經緩緩從後背卸落一塊用破舊麻布包裹的長槍,一桿漆黑無比,沒有絲毫特色的長槍落在了凌青城的眼中。

「這是…?」

逐漸回過神來的凌青城心中一顫,凝目望去,這根平平無奇的長槍竟然給他難以言喻的巨大恐懼感,一種強烈的危機瞬間籠罩了他的心頭。

纖長強有力的手指接觸到這桿漆黑的長槍時,這漆黑的長槍竟然閃爍出一絲暗紅的光芒,鋒利的長槍似乎閃現了瞬間光芒。

凌青城目光一凝,強烈的危機依舊在他心頭無法抹去,逐漸恢復狀態的他心中一橫!絕對不能坐以待斃!只要撐過這一招,洛天就輸了!只要一招!只要撐過這一招!撐下去!

「撐住!」

凌青城朝天怒吼一聲!全身的氣勢更是節節往上攀升,只是僅僅片刻時間,凌青城的氣勢又重回頂峰之上。強悍的氣勢將衣袍再次吹得凌亂無比,而凌青城的身上再次閃爍出微微的淡綠色光芒。

蒼浮生點點頭,目光也是閃過些許的讚歎之色,輕笑道:

「不錯,能夠如此快將狀態調整回來。青城此子也絕不簡單。」


「真是天佑我蒼家,天佑我蒼府。」

蒼浮生臉色喜悅之色更是愈發濃郁,單單是凌青城這份心態,便值得他點頭讚揚了。

只是,只有這樣,似乎真的很難抵擋住洛天的強悍一槍。

凌青城長嘯一聲,虛空之上的白袍早已寸寸炸裂,強有力的手掌猛然拍往天空!

轟!

天空瞬間轟鳴一聲!一道青色的光柱更是從天際之上直射而來!凌青城此刻手掌往下一翻!一掌拍落在虛空之中!

剎那間!狂風猛然席捲了整個空間,虛空猛然晃動起來,一道潔白的光柱更是從演武場下方直衝而上,與天際射落的青色光柱交織相融在一起。

只見這相融的兩道巨大的光柱在虛空緩緩延伸開來,瞬間便將凌青城包圍在了裡面。

感受到這熟悉的靈力波動,凌青城的心也是微微地放鬆了些許,只是眼眸依舊死死地盯著前方那持槍傲立的少年,瞳孔的深處竟然湧現出一絲恐懼之色。這個少年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恐怖了,猶如手持鐮刀的死神收割者,鐮刀一劃,他就要墜落無盡深淵之中。

洛天此刻任由凌青城布下了他生平最強的靈力保護罩,右手緊緊地握住弒皇,安靜地等待著。他要用他手中的這桿槍,將凌青城的最強保護罩擊破,徹底擊敗凌青城。

「看來可以了…」,洛天望著前方,喃喃幾聲。

片刻之後,洛天輕輕在虛空後撤幾步。在他後退之時,凌青城瞳孔一縮,似乎下一秒這籠罩心間的危機便會瞬間變成一柄鋒利的匕首,刺破他的心間。

只見後撤幾步的洛天右手一旋,右臂的青筋猛然暴起!腳尖重重一踏!

「破!」

洛天爆喝一聲,長槍瞬間離手,朝著前方呼嘯而去!

漆黑的長槍在虛空瞬間湧現出暗紅的光芒,一股席捲天地讓所有人都為之膽顫的灼熱氣息瞬間爆發在天地之中,只見這虛空中的那桿長槍猶如被觸及逆鱗的蛟龍那般呼嘯一聲,槍尖湧現出一絲絲赤紅的槍芒,朝著凌青城爆射而去!

「撐的住!撐得住!」

凌青城臉色蒼白地緊咬牙關,只是這爆射而來的長槍的威勢似乎太過強悍,這無比厚重的光柱竟然瞬間被洞穿!

「撐住!」

「撐…不!」

「不啊啊!」

凌青城仰天長嘯,這無比堅固的雙靈保護罩竟然層層碎裂,只是一瞬間!長槍便攪爛了所有的靈力保護罩,直直射向了凌青城!

嘶…

場下的眾人狠狠地吸了一口冷氣,隨即喉頭重重地吞咽一聲,神色驚恐地望著虛空之中,身子也是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虛空之中,那根湧現出暗紅光芒的漆黑靜靜地停佇在了凌青城的咽喉之處,沒有再存進一分。

凌青城瞳孔睜大地望著前方,無比頹敗地苦澀道:

「我輸了…」

「你贏了,洛天。」

「承認了。」,洛天點點頭。

「洛天隊長好樣的!」

「洛天真的是太恐怖了!」

「洛天!新人之王!」

場下的氣氛瞬間火爆了起來,每個人都不約而同地為洛天歡呼著。經過洛天這次強悍出手之後,再也沒有人敢質疑洛天的實力,便連莫海也是自發地點頭承認,不得不承認,洛天比他也要更加出色,這種銳氣,這種王者氣息是他不能擁有的。蒼浮生也是微微點點頭,嘴角露出一絲淡笑,這個結果,顯然在他預料之中。

蒼府如今,沒有人能夠擋得住洛天全力出手。洛天,已經逐漸成長到他們這一層次了。

嘀嗒…嘀嗒…

氣氛似乎變得凝固起來,一位俊逸出塵的白衣虛空閃爍而來,微微踩踏在了虛空之中,眼眸冷淡地望著下方的虛影,冷笑道:

「恭喜你了,洛天。」

「天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挑戰洛天?!」


「他們都跟洛天過不去嗎?而且這還是個超級猛人!」

隨著一聲細微的議論聲,凝固的氣氛只是瞬間便立即被打破,場下的子弟又是自發地討論而來,驚呼聲混亂地回蕩在這片天地之中,每個人對這忽然出現的英俊白衣有著莫名的敬畏之色,似乎這是個凶名赫赫的強人。

洛天眼眉微皺,抬頭望著這高高站立的英俊白衣,目光微微眯起。

「抱歉,我很討厭別人站在高處和我說話。」

「所以,給我下來吧。」

洛天淡淡說了一句,五指虛空一抓,天際之下瞬間炸落無數閃電!

耀眼的雷光更是在虛空之中轟鳴閃爍,一道接一道狠狠劈向了這英俊的白衣身影。

「哼!」

這英俊非凡的白衣冷哼一聲,身軀依舊不躲不閃,抬手一拳轟向了這漫天炸來的雷光!

轟!

強悍的攻勢更是炸得虛空晃動不堪,陳暮瞳孔一縮!一道漆黑的雷電如今更是從上方炸裂而來!陳暮再次冷哼一聲,抬手一掌向上而去,只是這道漆黑的雷電威力無比強悍,只是瞬間時間,便炸裂他的掌風,朝著他洶湧而來!

陳暮身形一動,腳尖一踏!輕盈的身影眨眼間便避過了這道雷電,穩穩地落在了洛天的身前。

陳暮冷冷一笑,戲謔道:

「這雷電之力,也不過如此而已。」

洛天聽罷,神色沒有一絲意外之色,鋒利的目光冷冷地盯著陳暮,冷笑道:

「所以,你如今還是要站在我面前和我對話。而不是以你這天院隊長那高高在上的姿態。」

「懂了嗎?天院隊長。」



熱火朝天的火熱氣氛瞬間又是被凝固定格在了這一瞬間,場下的眾人神色獃滯地望著這針鋒相對的兩人,只是洛天的話語更為衝擊震撼地敲打在了每個人的心間,每個人都爭氣地閉緊了嘴巴,臉上的冷汗也是簇簇落下。這個新人隊長真的是膽大包天,竟然敢公然挑釁這蒼府年輕第二人,陳暮,天院隊長。

而如今的陳暮只是臉色陰沉無比地冷冷望著洛天,那眼眸暴露出的猙獰殺機早已緊緊地鎖定了洛天。原來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打算出手,只是想讓自己讓個位置下來和他面對面對話。只是自己自作聰明,被眼前這個黑袍少年擺了一道。只是陳暮不愧是天院隊長,只是片刻,臉色變恢復了平靜。心態恢復平靜的陳暮冷笑一聲,淡淡道:

「新人隊長,幾次勝利看來已經讓你的頭腦似乎變得不那麼清醒了。」

「我這個天院的隊長似乎也有義務,也是應該**我們學院的新生了,好好地教育你如何尊敬師兄。」

「你說對吧?新任隊長,洛天。」

針鋒相對的語言就好似虛空中那碰撞的火花那般燦爛兇猛,一黑一白,兩個英俊無比的強人都似乎不怎麼看對方瞬間,便連語氣也要勝過對方一籌。

只是洛天嘴角突然掀起一個玩味的笑容,嘴角淡淡吐出幾個字。

只是,當他說完這幾個字。、


全場寂靜無聲,而蒼浮生眼中也是露出一縷精芒,而蒼無道踉蹌幾步,神色不再平靜。

「陳暮,只要我願意。」

「我一槍就可以殺了你,知道嗎?」 「你在說什麼?」,陳暮眼眸徹底冰冷了下來,空間的溫度瞬間下沉了幾分,刺骨的冷意慢慢滲透進了每個人的身體中,這種深入骨髓的冷意讓眾人噤若寒蟬,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蒼浮生饒有興趣地望著洛天,臉色還糅雜著些許驚訝之色。難道洛天成功融合了三種屬性的靈力?這個洛天還真是每次都會出乎我的意料,看來陳暮這次真的要受次打擊了,要成長的不是洛天,而是你啊,陳暮。蒼浮生搖了搖頭,微微笑道。

「聽不懂人話?」

「要我再重複次嗎?」

冰冷無情的話語猶如利箭班穿刺在沉寂的空中,洛天目光鋒利地望著眼前這個英俊的白衣男子,滿臉都是厭惡之情。不知為何,陳暮給他一種很虛偽做作的感情。他是向來討厭和這種假惺惺,又自以為是的人交流,連說多一句話也是覺得無比費力。記得上次與王霸交手之後,就是這個傢伙突然出現,以一種無容置疑的口吻讓他放人。只是那時他又避而不戰,說要等到名額選拔之後再與自己一戰。只是如今這個傢伙可以和自己交手了,依舊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即便洛天無論如何飛速提升實力,他都以為自己能夠穩穩地壓制洛天一頭。這樣自以為是的人,真的很討厭,洛天尤其厭惡就是這種自以為是的人。


如今在洛天眼中,陳暮早已不是他的對手。無論他是在別人心中如何凶名赫赫,只要洛天願意,他可以一槍直接結果了這個討厭的傢伙。

「看來你真的很狂妄。」

「以為自己突破到王境四重就被快速的修鍊速度蒙蔽了雙眼了。」

「枉費府主還如此看好你,真替府主感到失望。」。

陳暮冷笑一聲,眼眸冰冷地冷笑望著前方這個帥氣的黑袍少年。只是下一秒,他那冰冷的笑容瞬間凝固在半空之中,瞳孔驟然一縮!

遠處有槍而來,一桿長槍瞬間破空而來。

剎那間,長槍瞬間襲至身前,將他垂落在肩膀的長發割裂些許。

一滴冷汗緩緩從陳暮額頭中滴落而來,眼眸驚懼地望著脖頸旁那根漆黑無奇的長槍,似乎只要他再有異動,這根平凡不起眼的長槍必然瞬間擺尾,刺破他的咽喉。

「怎麼…怎麼可能?!」

陳暮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那翻滾洶湧的內心中終於開始恐慌起來,只是臉色依舊死死不相信,這根長槍竟然能夠瞬間射落自己的身前,挑落自己的長發。陳暮的臉色猛然間變得蒼白起來,嘴唇哆哆嗦嗦地想要說一句話,只是什麼都說不出來。

同樣,像陳暮那般無法言語的震撼感敲擊在場下的眾人的心上,沒有人願意相信,曾經是蒼府年輕第二人的天院隊長敗得如此之快,連反應都沒能做出就已經敗了,這樣的黑袍少年放眼整個蒼府,還有誰能夠與之抗衡?!即便是年輕第一人,蒼無道大師兄也無法如此乾脆利落地擊敗陳暮。除了導師,除了府主,蒼府之內已無人再是洛天的對手。

「這是假的…」

「這是假的吧?!」

陳暮終於艱難地開口,眼中的目光不再擁有神采,這英俊出塵的氣質也瞬間消散些許。不要說他,便連台上的導師也不能接受這個震撼的事實,莫海眼眸瞪得大大的,這樣吃驚的表情從未能在他臉上看到。只是下一秒,他的臉上儘是欣慰之色。蒼浮生也是朗聲笑道,顯然對洛天的實力無比滿意。

「你可以再試試,這是不是假的。」

洛天冷笑一聲,右手一抬。

轟!

槍尾瞬間擺動,長槍瞬間落回洛天手中。緊握弒皇的洛天臉色無情地望著陳暮,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