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川,河流,建築物,天空,眼前所見的的一切都在無情的燃燒!人們口中發出絕望的哀號,四下奔走躲避!在此刻,人類和所有的動物,沒有任何的區別,都只能在這漫天的火雨中苦苦掙扎求存!活著,似乎都變成了一種奢望!

「該死!上帝啊你都做了什麼。」瑞雯口中喃喃自語,滿臉驚魂未定。

就在火雨落下的瞬間,企業號外殼生起了一團明黃色的能量護罩如蛋殼般將龐大的艦身嚴密的包裹。讓飛船上的眾人險險逃過一劫!

「大姐頭,我們現在怎麼辦?」隱龍小隊的休息艙中,杜雲鵬和蕭何對望一眼,神色焦急地開口向謝芸菲問道。

「外面情況危險,而且主線任務已經完成,大家如果要選擇回歸,我無話可說,絕不阻攔!」謝芸菲臉上依舊保持著往日的鎮定,鳳目流轉,一一從四名隊員身上掃過。

四人知道她肯定還有后話,都識趣地閉口默然不語。

「距離任務結束還有整整十天,有哪一次任務,空間給我們留下過如此長的休息時間?空間不會安排必死的任務,相信眼前的這一切會很快過去。沙巴努爾死後,我問過薇娜,所有人都沒有得到空間獎勵的提示,難道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謝芸菲見眾人臉色漸漸平復,語速轉緩,沉聲說道。

「大姐頭,你的意思是,這次任務是罕見的雙主線任務?還有一條隱藏的主線?」吳浩輕吁了一口氣撓了撓後腦勺,弱弱地問了一句。

「這次表現的還算聰明。」謝芸菲微微一笑向他投過去讚賞的一瞥。

「秦飛大叔和夏若冰那死女人神秘失蹤,趙大明又行蹤詭異。隱藏主線說不定就是由周啟觸發的。如果這時候選擇回歸,安全是安全,可是誰能保證在任務最後積分不被拉開?而且我敢肯定,如果就此回歸,我們一定會錯過某個難得的機會!甚至失去最終的獎勵!」

「什麼機會啊?我看啊,這十有八九是姐夫觸發了隱藏任務,要不然怎麼出事兒的都是他那一隊的人。」吳浩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一巴掌拍在腿上,大聲說道。

「既然這樣,大姐頭,我們都聽你的!我可不想後悔錯過什麼!」杜雲鵬臉色一緩,他最擔心的就是謝芸菲僅僅只是為了周啟而決定留下,現在聽她這麼一說,心中大定。大姐頭永遠是大姐頭,總會為弟兄們考慮。

謝芸菲聽到吳浩口中叫出姐夫兩字,俏臉一紅。臉上少有地現出一絲小兒女的羞澀表情。手腕支住香腮,一顆心思瞬間又飛到周啟身上。不知這傢伙現在怎麼樣了?

地表深處,哪怕隔著厚厚一層泥石,周啟依然能夠感受到自地面傳來的灼熱。雖然沒有親眼看見,可是透過與魔姬落璃和侏儒科學家馬匹奧茲的聯繫,他已然第一時間知道了外面到底是發生了怎樣的巨變!

不知是不是運氣開始轉好,在地下穿行良久,他幸運地找到了一條地下河與地層間的空隙。

周啟縮身坐在河道中央的一塊岩石上。就著浮游生物發出的微弱磷光,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事情的發展雖然處處透著詭異,可總體還沒有超出他的預料太多。

不過,他心中越來越覺得,自己可能忽略掉了什麼重要的東西。或者說是走入了某種誤區!而恰恰就是這忽略掉的一點,讓一切變得更加撲朔迷離。

而答案究竟會在哪裡? 「第二位天使吹號,就有彷佛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變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隻也壞了三分之一。」

當火雨剛剛停止對人世間進行肆掠和破壞的時候。一道猩紅的能量光柱從遙遠的虛空中落下,投射到了布朗克斯公園那慘絕人寰的屍山之上!

此時距離第一道神罰降下,已經整整過去了24小時。

而就在這時,從懸浮在半空的黑影口中第二次吟誦出了第七印預言!

「咔咔…..」

當古老滄桑的語言回蕩於天際。地面搖曳的火光中,一聲聲令人頭皮發麻的骨骼碎裂聲,由遠及近,從屍骨堆成的山丘腳下響起!

沉重的腳步聲帶給人無盡的壓迫感!猩紅的天光將一道巨大的陰影投射到遍地的屍骨上!從陰影所佔據的面積來看,這!絕不會是人類應該具有的體格!

踐踏著血肉和骨屑,腳步聲在黑影下方停了下來。

「按照契約,他們是屬於你的。」

如果周啟在場,絕對會大吃一驚。只憑藉這短短的一句話他就可以立刻認出,說話的正是曾經和他簽訂過契約的上位深淵惡魔——尼科爾斯!

尼科爾斯深深吸了一口灼熱並充滿血腥味的空氣。臉上露出了一絲迷醉的神色。它伸出巨大的手爪,從寬闊的肩背上抓下五個昏迷不醒的人類,彷彿擺放藝術品一般,小心翼翼地將他們一一放在腳下。

「這是你所需要的人選!記住那承諾,沒有誰可以同惡魔立下契約之後反悔!」

說完這番隱含威脅的話語,尼科爾斯仰起頭顱,眯著淡金色的豎瞳,貪婪地看了一眼懸浮在頭頂不遠處的石板。緊接著用後背上兩隻巨大的肉翼將自己山嶽般的身軀一裹。化作了一團濃重的黑煙轉眼消失不見。

就在它剛消失不久,神秘的石板上光輝閃耀,從中射出一道橙色的光芒落在了並排躺在地上的五個人其中一人的頭頂!

橙色的光芒在他身上縈繞成了一道光繭,將他徐徐帶離地面后,送到了第二個字元上空。與火雨落下前的情形一致,就在血柱從字元狀的深坑中噴起的瞬間,可怕的災難再度發生了!

掩藏在地表下方6000多公里的地心深處,彷彿受到了某種神秘力量的侵襲!地球上,無數長期沉寂於海底的火山,幾乎在同一時刻被喚醒!短短數秒鐘后,便開始了前所未有的猛烈噴發!

火山活動的區域內,海面沸騰如滾!

因海水巨大的溫差而形成無數的暗流,讓海洋表面出現一個個直徑寬達數百海里的漩渦。洶湧急轉的水流圍繞著中心處深不見底的漏斗,彷彿一頭頭隱藏於深海的巨獸張開了巨口,開始無情地吞沒周圍的一切!

此刻!大海完全摒棄了她溫柔的一面。呼嘯的海潮捲起上百米高的巨浪,無可阻擋地撲向海岸沿線和周圍的島嶼。在洶湧的海浪過後,留下的只是數量稀疏的殘骸和屍體!所有的一切都在摧毀殆盡之後,被海浪無情地吞沒!

第二罰,焚海之罰!降臨!

整個世界,再度陷入風雨飄搖!

這接連不斷頻發而來的災難,在極短的時間內便奪走了大量人口的生命。然而令倖存下來的人們絕對不敢想象的是,這一切只不過剛剛開啟了序幕!

如果人們知道接下來將面臨什麼樣的痛苦,或許一半的倖存者會選擇用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至少這樣可以免去更多的煎熬!

「呸!」周啟張口吐出口中的沙土。渾身灰頭土臉的樣子。若不是見機的快緊急使用了一張遁地符,他險些就被這場突如其來的地震給活埋了。

回到地表后,當睜眼望向周圍的瞬間!周啟整個人陷入了獃滯。這還是那個熟悉的世界嗎?

四處都是建築物倒塌后尚在燃燒的殘骸,偶爾可見人類焦脆的屍體!而更遠的地方則是一片汪洋。大片的海水湧入了陸地,水面上蒙蒙的水蒸氣,在天光的映照下,如同漫天飄散的血霧!

儘管已經對災難造成的後果有所估計,可是他卻萬沒想到實際會是如此的凄慘!這要是發生在現實世界……。他急忙收住放飛的思緒,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踏著余火尚未熄滅的地面,周啟的心情變得和腳步一樣沉重。

「必須找到他!阻止他!不管他是什麼!」

心中的念頭就如野火落入了枯草,一旦點燃便瘋狂的滋長!長久和夏若冰失去聯繫,在他心中早已醞釀著爆發的火種。而眼前滿目的焦土,最終成為了點燃火種的導火線!

周啟的腳步突然一頓,一偏頭,目光落在了正北方的天際。那道貫通天地的猩紅色光柱落在他眼裡是那樣的醒目和刺眼!原來自己距離追尋的答案是如此的近。

……億萬的靈魂在痛苦的哀號!而剩下的則充滿了彷徨絕望和無助!一次次心靈上的觸碰,讓他覺自己如同孤身在漆黑的沼澤中艱難跋涉。除了強迫自己去聆聽那一聲聲源自靈魂深處的哀號和控訴之外,他什麼也做不了。

「查爾斯?你還好吧?我已經和當局取得了聯繫,51區同意對企業號開放。」

腦海中的沉思被耳畔的聲音打斷,查爾斯博士疲倦地用手指捏了捏酸脹的眉心。帶著一臉的沉痛抬起了頭。目光落在了站在他輪椅前,臉上淚跡未乾的瑞雯身上。

「謝謝你所做的一切,瑞雯。有大概的傷亡數據嗎?」他艱難地想擠出一絲笑容,可無論怎麼嘗試,結果只是讓他的面容變得更加僵硬。

「目前沒有準確數字,不過……」瑞雯神色痛苦的停頓了片刻,「初步估計,死難者超過了8億。」

「8億!」

查爾斯博士的臉色同他抓住輪椅的手背一樣,霎時變得無比蒼白。在這瞬間,他感覺自己長期以來堅持的信仰和理想幾乎就要被這串觸目驚心的數字所吞沒!

「這麼多人就這樣消失了,然而我們似乎什麼也做不了……。」良久他方才如同嘆息般,一臉自責和沮喪地說道

「振作些博士,您忘了,我們還有企業號。而就在我們身邊還有一群人始終未曾放棄過。」瑞雯的聲音帶著哽咽,可話語中卻充滿了堅定和不容懷疑。

「或許吧,他們和我們一樣,需要的同樣是一個奇迹的發生。」

瑞雯俯下身,輕輕摟住查爾斯博士。和這位親密戰友做了一個擁抱。沒有再說什麼,轉身向著控制艙走去。以查爾斯的智慧,相信他很快就可以從低迷中走出來。

真的會有奇迹嗎?她不知道。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她的心目中,奇迹,更像是自欺欺人。

她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堅持並活下去。不管是身為普通人亦或是能力卓絕的變種人,一旦失去了堅持下去的勇氣,即使將來會有奇迹發生,或許也無法等到奇迹來臨的那一刻!

周啟的腳下迅捷如風。全速奔跑下,他整個人幾乎化作了一道肉眼難見的影子穿梭於無盡的廢墟中。出於謹慎考慮,他不但沒有使用天使長之翼進行飛行,甚至連靈魂戰馬也沒有召喚。

此刻,他就像一個復仇者,一名獵人。焦急而又耐心地尋找著獵物。

猩紅色的光柱所在的位置近在眼前,片刻之後,他已經抵達了外圍。隨著距離目標越來越近,周啟漸漸放緩了腳步,抬手為自己貼上了隱匿符,進入了潛行狀態。

距離光柱還有一段距離,濃重的血腥味混合著屍體燒焦后的糊臭,熏人慾嘔。惡臭彷彿一柄柄尖刀,不斷順著鼻孔鑽入,刮擦著他的嗅覺神經。對此周啟如同渾然未覺,依舊保持這身體的協調,幽靈般向前行進。

「馬匹奧茲,根據我的位置,確認地理坐標。」即將靠近核心地域,周啟默默地用意識傳遞出一條指令。

「該死!我那無良的主人終於想起您的僕人來了!真叫人傷心,這麼長時……」透過心靈上的連接,周啟腦海中響起了一連串瘋狂的侏儒科學家如怨婦般的抱怨聲。

「少他媽廢話!照我說的做!」

「哦,見鬼!好的,好的,如您所願!」

「主人,根據那台可愛的小寶貝兒顯示,您現在的位置是布朗克斯公園以西3英里。」

「布朗克斯公園?」周啟心念一轉,這個位置距離自己離開企業號的距離並不算太遠。以飛船的速度,全速飛行的話,只需幾分鐘就可以抵達。

「企業號怎麼樣?」

「哇哦,情況還不錯。除了左側推進器局部受損15%,右舷下方5米兩處合金散熱片脫落,沒什麼大毛病。還有……。」

「聽著,馬匹奧茲。立刻將坐標位置導向企業號電腦。轉告博士和瑞雯,先不要有所舉動,一切等我的消息!」周啟滿頭黑線地打斷了他的絮絮叨叨。真是見鬼,這話癆當初生下來的時候是不是把人給扔了,留下的是個胎盤!

「額,主人,還有一個消息要告訴您,企業號正要飛往51區。」

「51區?」周啟微一沉吟,在叮囑了馬匹奧茲一番之後,果斷切斷了聯繫。

踏著焦枯的草皮和滿地碳化后殘缺不全的屍骨碎片。周啟摒住了呼吸,小心地控制著自己腳下的落點。他心中有種強烈的預感,尋覓良久的夏若冰3人,應該就在那光柱籠罩的核心處。

在沒有找到他們之前,他絕不允許自己出現任何的紕漏。至於是誰綁走了他們,來此之前他心中已經有了確切的答案!

近了!更近了!

當周啟的視線透過了身前繚繞於四周的煙霧!數十米高的屍山!滿地的屍骸!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副煉獄般的場景!這一幕將他心中的擔憂幾乎放大了百倍!

他抬頭遙望了一眼懸浮於山頂的那團黑影,良久,又順著山頂將視線轉向了被衝天而起的血柱托在半空的兩道身影。

飢荒!果然是她!謝芸菲說的沒錯,沙巴努爾被人給耍了。飢荒就是幕後黑手派來潛伏在他身邊的暗子!而這一潛伏,就是近乎萬年的時間!如果不是所謀非大,絕不至於花費如此的代價。

然而當看到另外一人的時候,周啟冰冷的目光中卻多出了一絲意外。

「怎麼會是他?」 莫語?怎麼會是他?

周啟心中念頭千轉!高懸在半空血色光柱中之人,正是曾經在謝芸菲的隱龍小隊里待過,一直對自己懷有殺意的莫語!

殺死沙巴努爾之後,他曾聽謝芸菲簡單說起過關於莫語同何野秀夫勾結,企圖出賣隱龍小隊的事情。

在事情敗露之後,這傢伙便失去了蹤影。包括謝芸菲在內的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趁亂選擇了強行回歸。卻沒想到他不知如何落入了幕後黑手的掌控中,並且成為了眼前儀式的媒介!

用無數屍骸堆積成祭壇!將曾經的天啟四騎士飢荒和一名強大的契約者作為媒介!聯繫沙巴努爾成功開啟六印的事件,周啟幾乎不用去想就能斷定。

這正進行中的儀式便是為了開啟第七封印!

與此同時,在看到莫語的瞬間,一些之前他無法做出解釋的疑團豁然開朗。當所有的線索被完整地串起來之後,距離真相或許只有一步之遙!

短暫的震驚過後,周啟將目光再度投向祭壇頂端猩紅色的光柱。存在於心中的預感愈發強烈。那光柱落下的地方一定隱藏著自己迫切追尋的答案。

「唔,你比我想象中要來的早!」正當他思考該如何採取行動時!耳旁突然傳來了熟悉的聲調。

不知什麼時候,原來他早已經被人給盯上了!

周啟渾身一僵,艱難地平復住內心中的驚濤駭浪。臉上勉強保持著鎮定,在原地呆立片刻之後,他方才緩緩轉過身。

「尼科爾斯閣下,沒想到這麼快我們又見面了。」仰頭看著惡魔尼科爾斯高壯如山的身影。周啟說話的語氣沒有絲毫的驚慌和意外,宛若同老朋友打招呼一般雲淡風輕。

「哦?看來你對此並沒有感到意外,或者說你已經知道了什麼?」尼科爾斯的身形比起先前縮小了不少,可依舊遠遠超過了普通人的身高。對於周啟表現出的反應,它淡金色的豎瞳中先是閃過一抹詫異。緊接著露出了幾分饒有興趣的神色。

「我的同伴們在哪兒?我想他們應該都落在了你的手裡,惡魔先生。」周啟一臉篤定,口氣依舊淡然。可話語卻是單刀直入,隱含鋒芒。

「你更應該擔心自己的處境,凡人!」尼科爾斯眼中凶光一閃,話語中透出濃濃的威脅。「而你如何膽敢肯定,你的夥伴落在了我的手裡。」

「這其實並不難解釋,惡魔先生!」

「你潛伏在趙大明體內的意識想必已經讓你知道了不少關於我們的秘密對吧。」周啟話鋒突然一轉。

「當你從他口中得知我們這群外來人的體質遠遠超過常人,甚至超過了這世上絕大多數的變種人。你知道,機會來了!或許只有這樣的身體強度才能堅持到整個儀式結束。」

「如果沒看到他,或許我還無法完全肯定這一點。」說到這裡,周啟偏頭望向了祭壇頂端。伸手指了指被能量包裹住的莫語。

「一共九個人!這樣一來正好滿足《啟示錄》中開啟第七印所需要的數量。根據我對同伴們的了解,憑藉他們的能力,想要讓他們在短時間內消失,甚至來不及傳遞出消息。即使是已經死去的沙巴努爾也很難辦到。」

周啟突然話音一頓,霍然轉過頭,雙眼死死盯著尼科爾斯。

「沙巴努爾根據《啟示錄》的預言讓審判日進入倒計時,而你卻在這時突然現身於東柏林的古堡中!這一切如果說只是巧合,恐怕連你自己都不會相信。只有作為深淵上位惡魔的你,才有這個實力讓我的同伴們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擒。」

「而這一切就發生在我同瘟疫戰鬥的時候!嗯,讓我想想,控制趙大明做內應,由飢荒發動突襲,再加上四騎士之首的戰爭進行壓制。而你,只需要用一個空間封鎖的小把戲就可以輕鬆地抓住他們。不知道我答對了沒有,尊敬的尼科爾斯閣下!」

周啟的聲音驟然轉冷,話語中已經難以掩蓋他心中的殺意!

「精彩!非常精彩!恭喜你猜對了大部分的事情真相,凡人。這讓我感到了意外和小小的驚喜!」

尼科爾斯輕輕拍了拍它那巨大的手爪,滿臉的驚嘆。猙獰恐怖的外表,配上人性化的表情和動作,突顯怪異的同時,又令人感到陣陣的頭皮發麻。

「然而,知道了真相又能怎樣?你能為此做些什麼?殺了我嗎?不,不,你手中的武器對我而言與一根牙籤沒有任何分別。唔,我可沒忘記,你我之間還有一個契約沒有完結。」

「另外,我還需要糾正你一點,凡人。儀式需要的人數是十個。沒能給我帶回石板,按照約定,你將永久成為我的僕人。嗯,或許用你來補上這個缺口會是個不錯的主意!」

尼科爾斯嘴裡發出嘿嘿的笑聲,聽起來感覺像是個剛騙人當掉褲子的奸商,而不是一頭上位惡魔。

周啟聞言面色陡然一變!鎮邪劍護持在身前,看樣子竟然要不惜承擔毀約的嚴重後果,放手一搏。

「哈哈……這自宇宙誕生之初就傳承下來的古老契約,怎是你一個小小的凡人能夠違逆的!」尼科爾斯放聲大笑,淡金色的豎瞳里滿是嘲弄的神色。

「哼!契約從你丟失石板的那一刻就已經生效,作為你的主人,你永遠無法傷害到我!」

周啟的臉色愈發難看,突然一咬牙,彷彿已經下定了某種決心!手中長劍光芒一閃!一貫冷靜的他,在此刻卻突然失去了常態!

「狗日的,我和你拼了!」

吼聲方落!只見周啟雙腳猛然一蹬地面,高高躍至半空!雙臂一抬,鎮邪劍帶起一道猛惡的風壓,已然一劍斬下!

尼科爾斯嘴角帶著笑意,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樣子。同樣的情形,在他漫長的生命中已經見證過無數次。契約的力量是如何的恐怖,在這個世界,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他決定一會兒親手給這個腦子還算靈光的新僕人一個印象深刻的禮物,以此來彰顯自己慷慨!

而與此同時,位於美國內華達州南部林肯郡的51區,迎來了企業號飛船以及搭載其上的一群客人。

關於51區的傳聞由來已久,因為它的神秘,這裡被一度傳為是美國用來秘密進行新的空軍飛行器的開發和測試的地方,而這個地方也因為許多人相信它與眾多的不明飛行物陰謀論有關而聞名。

作為美國本土唯一被允許使用致命武器的地方,只有擁有極高安全級別、且受到軍方最高層或情報機構高層邀請的人才有可能進入。

當企業號飛船龐大的艦身沿著被偽裝成水壩的大門緩緩飛進這傳說中的神秘區域時,包括謝芸菲在內,所有的契約者都生起了好奇心,紛紛擠在了舷窗附近,想要目睹這在現實中聞名遐邇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