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肯定有,但只要是愛喝酒的,也都會喜歡這些精緻好看的杯子。

不同的杯子配不同的酒,樣樣數數的都齊全。

這也就不需要楚昭陽做參謀了,商場里明碼標價,顧念很快就選中了一套。

選禮物的大事兒辦妥,顧念總算是放了一半的心。

***

隨著時間飄然而過,距離周末越來越近,顧念也越來越緊張。

周三,快要下班的時候,顧念接到了穆琪珊的電話。

從崔欣眉找來B市,被穆琪珊帶走,已經有些不短的日子了。

期間,穆琪珊一直都沒有再露過面。

倒是當初崔欣眉在她們家大鬧離開後過了幾天,給穆藍淑去過電話。

炫耀她現在住的高級公寓,說是大房子,裝修豪華,小區環境好,特別高檔。

反正每一句話,都是在炫耀,穆藍淑現在住的破房子,跟她們那兒是沒得比的。

穆藍淑不生氣也不羨慕,對崔欣眉的話,左耳進右耳出,也不阻止崔欣眉說。

攔著她,反倒讓崔欣眉覺得那是在嫉妒她。

崔欣眉說的時候,穆藍淑便不走心的應上那麼一句兩句。

崔欣眉還說穆琪珊有出息,這才來了B市沒多久,就這麼有本事,給她住上了大房子。

以後,前途光明著呢。

穆藍淑心說穆琪珊學歷不高,也沒什麼一技之長,過人之處。

B市這兒人才濟濟,海歸博士都一抓一大把的,各行各業的專業人才,即使有些學歷同樣不高,但就是精專一行。

可穆琪珊哪點兒都挨不上,誰知道是在外面做了什麼?

但,穆藍淑也沒說出來。

不然,崔欣眉又當她是嫉妒,看不得她們家好。

所以,穆藍淑也就聽著,應付過去了。

至於穆琪珊,就好像沒有了姑姑和表姐一樣,面不露,電話也不打。

如果不是崔欣眉的電話,穆藍淑和顧念都不知道穆琪珊在外面住的很不錯。

兩人也不知道穆琪珊在外頭忙什麼,也都沒打聽。

現在突然接到穆琪珊的電話,顧念很吃驚。

想到崔欣眉來鬧得那天,穆琪珊就好像突然懂事了一般,說話客客氣氣的,還會跟她們道歉,把崔欣眉給拉走。

不管穆琪珊到底在外面做什麼,只要她講道理,顧念也不會不搭理她。 魏陽陵喘息著,有些艱難的對著在場諸人說道:

「這一次我纏綿病榻,就連太醫都說我恐怕熬不過去。」

「是皇姐得知了我的病情之後,特地請了雲卿過府替我診治,又接連替我施針換藥之後,我這幾日才好了一些,否則還不知道要病成什麼樣子。」

「皇姐待我一直不薄,而且又讓雲卿救了我性命,讓我如今得以好了許多,她又怎麼會讓人來害我?」

「此事真的是劉大人你們誤會了。」

魏陽陵說完之後,他旁邊坐著輪椅,神色看上去有些陰鷙的九皇子魏陽植也是冷聲說道:

「我的命是雲卿替我撿回來的。」

「那一日我落馬之後,便被亂馬傷了肺腑,要不是皇姐知道我性命堪憂,請了雲卿過來,我怕是早就沒命了。」

說話間魏陽植冷眼看著劉彥幾人,面帶嘲諷說道:

「你們這些人在朝堂多年,心思叵測,各個自私自利為著不過是自己的利益罷了。」

「二哥他們自己做錯了事情,心生野心謀害父皇,就算是皇姐當真處置了他們,那也是他們罪有應得。」

「你們知道皇姐處置二哥他們,又接連在朝中改制,便覺得被她碰了你們的利益,讓你們再不如以前那般顯赫,所以才忍不住一個個的跳出來想要害她罷了,又何必打著我和七哥的主意。」

「皇姐從來沒有對我們下過手,反倒是二哥他們,才是害我的兇手!」

魏陽植說話間眼底滿是陰霾之色。

他早就已經調查清楚,那一日拿著他心愛的女子的消息誘他出京,后又將他引到密林對他下手的人,就是二皇子的人,甚至就連他那匹馬上都是被二皇子府的人動了手腳。

他府中馬廄的人被人買通,就連他在城外別莊里的下人也早已經被人收買。

那一日要不是他命大,他根本就不可能在那群野馬的蹄下活下來。

狼性總裁:嬌妻難承歡 魏陽植剛開始查到這些的事情,還曾經想過這件事情會不會是魏寰故意讓人做了之後,嫁禍給二皇子他們的,可是後來當他知道魏寰對二皇子他們的手段,甚至於其間的狠辣之後,他就明白,這事情不是魏寰做的。

魏寰的為人他很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對他動手,多的是名正言順的機會,而且得知他當時傷了肺腑幾乎沒命的事情,她根本就不會請姜雲卿來救他,而是直接任由他死在馬蹄之下,一了百了。

而且魏寰從來都沒有隱瞞過他們,她對二皇子幾人動手的事情。

她很清楚的說過,只要他不做什麼讓她容不下的事情,她不會動他們。

魏陽植知道,魏寰不屑騙他,也沒必要騙他,而他的命,也確確實實是姜雲卿救回來的。

魏陽植的話讓得在場所有人都是紛紛色變,特別是他說他是被二皇子所害的事情,更是讓所有人驚愕。

不是南陽公主在馬上做了手腳了,怎麼變成了二皇子?

有人失聲道:「九皇子可曾查清楚,當真是二皇子?」 顧念想想,或許之前穆琪珊鬧得那麼凶,只是一時間接受不了言律的欺騙?

不管怎麼說,顧念還是接了電話。

「姐。」穆琪珊在電話裡頭叫道攖。

九日焚天 態度不錯,顧念有點兒拿不准她的意思,便問:「有事?償」

穆琪珊在那頭好似有些遲疑,說:「上次,也沒能好好的跟你道歉。姐,我想找個時間,約你跟姑姑出來吃個飯,好好跟你們道個歉。」

顧念愣住。

過了這麼久,穆琪珊怎麼突然響起這個了?

「姐,之前……之前實在因為我氣壞了。我以為言律是喜歡我的,誰知道被他欺騙了感情。 總裁大人,請放手 我當時真的是氣瘋了才會說那種話,才會那麼對不起你跟姑姑。」穆琪珊悔恨的說道。

「我以為言律對我是真心的,我那麼喜歡他,甚至覺得為他付出多少都可以。而且,他那麼優秀,我感覺就像是做夢一般,那麼好的男人喜歡我。讓我覺得,自己就像是灰姑娘,然後,變成了公主。」

顧念多少有點兒理解了穆琪珊的心情。

如果換成是她,那麼喜歡楚昭陽,卻被楚昭陽欺騙,背叛,只會更痛苦。

就是因為全心全意去愛了,才會這麼痛苦。

她或許不會像穆琪珊那麼激烈的去罵人,摔東西。

畢竟,每個人發泄痛苦的方式都不一樣。

雖然不知道穆琪珊對言律的愛到底有幾分,那些痛苦,又有幾分是來自於不甘。

但穆琪珊這麼說,顧念也氣不起來了。

「姐,你那麼愛楚昭陽,肯定能理解我的,對不對?愛的越深,被傷的越深。我當時痛苦的,已經失去理智了。」

從電話里,顧念好像聽到了穆琪珊的哽咽聲。

顧念嘆了口氣,過了這麼久,她確實也不氣穆琪珊了。

不是聖母,以德報怨。

而是事情過去了,她心裡壓根兒沒把穆琪珊當回事,又怎麼會拿她的事情氣著自己?

在顧念看來,穆琪珊就是個並不親近的親戚而已。

如今她又誠懇的道歉了,又有什麼好說的?

「吃飯就不必了。」顧念說道,「我跟我媽也早把這事兒放下了,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你自己在外面,一切自己有分寸就好。」

至於其他的,就算了吧。

雖已經不生氣,但也不會再怎麼來往。

與她跟崔欣眉,還是保持距離。

理解她因被背叛而痛苦是一回事,但穆琪珊跟崔欣眉的性子,是改不了的。

顧念很清楚,所以,並不想與她們聯繫的有多麼密切。

顧念說的不冷不熱,意思很明白。

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她不放在心上,但以後也不必走的近。

往後穆琪珊在外頭有什麼,也都是她自己的事情。

好也罷,壞也罷。

穆琪珊不知是出於什麼心情,頓了頓,說:「我知道,你不用擔心我的。」

「……」顧念挑了挑眉,她真沒擔心。

「其實……還有一件事。」穆琪珊又說。

顧念沉了沉心思,問:「什麼事?」

「是最近有個人一直在糾纏我,但我已經明確表達了,我不喜歡他,讓他別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穆琪珊失落地說,「確實,我還放不下言律。雖然明知道我們已經不可能了,但我就是一時半會兒的,走不出來。」

顧念沉默,還沒弄明白,穆琪珊跟她說這個做什麼。

兩人的關係還沒親密到能夠無話不談,什麼都彼此分享。

「沒想到,那人竟然跟蹤我。」穆琪珊說道,聲音顫了顫,像是后怕不已,「我下班晚,大晚上的,他跟了我一路,嚇壞我了。」

顧念皺皺眉,也只好說:「那就報警。」

「我報警了。」穆琪珊立馬說,「警察也找他談過話。可他除了跟蹤我,也沒幹什麼,跟警察說是喜歡我。這種事情,警察又能說什麼呢?最終還是只能教育他一通就放他走了。完了他繼續跟蹤我,一點兒用都沒有。」

顧念也不知道能說什麼,只能靜靜地聽著。

「姐,我今晚約了他出來,再跟他好好地說一次,你能不能跟我一起?你是警察,我想,他總會顧忌一些的。」穆琪珊巴巴地說,「我實在是想不到還能找誰了,不然也不會麻煩你。在這兒我還沒有什麼要好的朋友,叫我媽.的話,我怕她直接拍桌子罵,鬧得也怪不好看的。」

穆琪珊越說越小聲,到最後像是特別抱歉,聲音幾乎聽不見了。

「我怕他不聽,還繼續糾纏我。」穆琪珊小聲說道。

顧念嘆了口氣,說:「好吧。」

重生之超神保安 「真的嗎?」穆琪珊聽起來很驚喜,「那下班后,就在SeeU咖啡館,可以嗎?我訂了包間,萬一吵起來,在外面不好看。」

「好。」顧念點頭,沒多說什麼。

掛了電話,她嘆了口氣。

總覺得,穆琪珊的聲音好似不太對勁,跟以前不太一樣,有股熟悉在,但一時又說不出來,熟悉在哪裡。

不過,手機會讓聲音聽起來不是那麼真實,再加上穆琪珊說話的時候小心翼翼的。

有時候,又帶著顫,帶著哽咽,所以到底哪兒不對,顧念也說不出來。

搖搖頭,顧念又給楚昭陽去了電話。

「誰能給我解釋一下,怎麼回事?」楚昭陽此時正在開會,且在生氣。

售後服務部的經理站著,低著頭,一滴汗落在了桌面上。

「說話!」楚昭陽寒聲道。

「我一定回去處理。」經理趕緊說。

楚昭陽眯眼:「怎麼處理?」

經理正要說話,楚昭陽又說:「公關部的。」

被點名的公關部經理立馬站了起來:「總裁。」

這時候,褲袋裡,手機無聲的震動了起來。

以往,都是直接設置靜音,誰的電話也不接。

但自從跟顧念在一起,怕她有事找不到他,開會時,便把手機改成震動。

楚昭陽拿出看,是顧念的電話,原本冰寒沉怒的表情瞬間斂起。

沉著的臉上,露出了點點柔光。

「暫停一下。」楚昭陽起身說道,不自覺地,連聲音都比剛才柔和了一些。

而後,拿著手機出去了。

而在場的各部門經理,都紛紛鬆了一口氣。

售後部的經理直接癱倒在椅子上了。

旁邊銷售部經理拍拍他的肩膀:「你運氣好,未來總裁夫人來電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