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頭陣也是最危險的,他們要負責引出日不落帝國一方有名的強者,探一探他們的虛實,這可不是什麼輕鬆的活,一不小心小命可就沒了。

等會議結束,蛇君跟白洛湊到了一起,不是白洛故意的,而是蛇君主動湊了上來。

「桀桀桀,早就聽說菲利普斯家族長者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您的實力,怕是比我還要更強一籌。」蛇君對著白洛道,顯然沒在打什麼好主意。

白洛冷笑,比他還更強一籌?拉倒吧,威克斯什麼實力他還不知道?蛇君之所以這樣說,怕是打算讓他當成炮灰,蛇君的小心思,他還能不清楚?

換成威克斯本人,沒準就信了蛇君的鬼話,但白洛可是知道蛇君曾今是半步六階的大高手,這種等級的存在,即便實力下降了下來,也不容小覷。

白洛臉上露出適當的笑容,樂呵呵地道:「蛇君謙虛了,您的名號我也是久仰久仰啊,這次能跟您並肩戰鬥,還望蛇君多多關照。」

「桀桀桀,應該是您多多關照才對。」蛇君陪著臉笑道,兩人都是一肚子壞水,蛇君已經打定了主意,要是遇到危險,首先就把白洛推出去。

而白洛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一樣,樂意跟蛇君交談,畢竟,他也打算通過蛇君的口,套出來更多關於黑暗議會這些人的消息,這些人讓白洛有些不安,他們的出現,意味著黑暗議會也要進場。

黑暗議會可不是這些吸血鬼能夠相比的,裡面可是有著頂級的六階戰鬥力,白洛不確定六階有沒有來,但他最開始察覺到了那幾股半步六階的氣息都沒有出現,恐怕六階的黑暗議會成員即便來了,也會藏在暗中觀察情況吧。 「威克斯大人。」古堡的地牢入口處,守衛對著白洛恭恭敬敬地道。

這些守衛顯然也受到過訓練,一眼就認出了白洛現在所用的這個威克斯的身份,白洛對此也不怎麼在意,他現在想要進去看一下那些所謂的『祭品』。

「大人,你這是打算?」守衛疑惑地看著白洛道。

白洛哼了一聲:「我想進去確認一下那些祭品的狀況,有什麼問題嗎?」

「這……」守衛有些為難。

「大人,這件事我們恐怕沒辦法做主,需要我們族長親自點頭才行。」

這名守衛也是四階圓滿的高手,但在白洛面前,還是老老實實地低下了頭,四階跟五階之間儘管只有一步之差,但實力上卻是天壤之別。

而且在地位上,白洛身為一方大家族的族長,而他只是一名小小的護衛,自然不敢得罪白洛,不過,族長有過吩咐,沒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擅自進來。

白洛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你這是在小看菲利普斯家族的族長嗎?就算你們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在這裡,也攔不下我,更何況是你!」

守衛十分的為難,最後拿出一顆專用的通訊水晶,向族長彙報。

不一會兒,裡面傳出了雷伊諾德家族族長的聲音。

「放他進去。」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這樣說道,這個時候他也不會惹白洛不高興,畢竟被當成馬前卒扔出去送死本來就很危險了,要是這時候再惹他不高興,誰知道他憤怒之下會不會做出來什麼不理智的事情,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考慮片刻,最終還是答應了下來。

白洛一句話不說,哼了一聲,走進了陰暗潮濕的地牢裡面。

這座地牢是專門為祭品準備的,包括將邪神召喚過來的祭品,也就是愛因貝倫家族的倒霉鬼們,還有作為邪神載體的祭品,也是他們培養了許多年才造就出來的那位黑暗之子。

多情總裁 這個稱號聽上去好像有些熟悉,白洛也記不清在哪裡聽到過了。

沿著漆黑的地牢通道向前走,兩邊關押的是愛因貝倫家族成員,這些成員已經被抓過來好幾年了,不過以前並沒有關押在這裡而已,經過幾年的折磨,這些成員大多都瘦骨嶙峋,但奇怪的是,這些成員體內都孕育著強大的生命力。

白洛在威克斯的記憶中找到了答案,這些年裡,那些人恐怕在想著法子提純他們體內的吸血鬼血脈,不然怎麼能最大可能地發揮出祭品的作用?

所以這些愛因貝倫家族的吸血鬼們看上去十分的凄慘,但血脈純度在慘無人道的實驗中都上升了不少,生命力比同階的吸血鬼要更加的強大。

白洛心中瞭然,繼續朝著通道前進,走到通道盡頭,是一位被看押起來的吸血鬼,樣貌是一名身體消瘦的中年人,兩眼凹陷,臉頰也陷了進去,但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不是那些凄慘的愛因貝倫家族的吸血鬼能夠相比的。

白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就是愛因貝倫家族的族長了,白洛在愛因貝倫家族的城堡裡面看到過他的畫像,儘管他現在被折磨的跟畫像有些偏差,可依稀能夠辨認出他原本的面孔。

白洛走到他地牢邊上的時候,他一雙眼睛陡然睜開。

「該死的威克斯,你來這裡幹什麼?!」愛因貝倫家族的族長猛的張開眼睛,眼睛格外的明亮,哪怕是受到了無數痛苦的摧殘,也依舊沒有打倒這個男人。

白洛知道自己扮演的這個威克斯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這個地牢裡面他感覺不出什麼異樣來,但防備絕對沒有他想象的那麼簡單,祭品在邪神獻祭之中是重中之重,要說沒有派人看著,白洛自己都不信,沒準現在就有六階強者在暗中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所以白洛半點兒都不敢大意。

「哈哈,克倫蘇,我來這裡當然是為了嘲笑你。」白洛哈哈大笑道。

克倫蘇就是伊莉雅和伊芙父親的名字,白洛最開始叫的時候差點兒叫成特侖蘇,汗,大概是牛奶喝多了吧。

克倫蘇眼中浮現出一抹惱怒,吼道:「該死,遲早要殺了你個混蛋!!」

克倫蘇憤怒地看著白洛,白洛倒是無所謂,還能叫這麼大聲,不是說明很有精神嘛,那他就放心了,白洛很是無良地想到。

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暗中,一雙詭異的眼睛收回了視線。

「只是過來嘲諷他的嗎……」暗中的人這樣喃喃道。

白洛要是看到了這一幕,肯定會為自己的深明大義感動到,要是他毫不在意地露出破綻,現在八成已經被哪位大佬直接抓起來了。

也就憑著他現在的這個身份威克斯跟愛因貝倫家族之間的恩怨,才不那麼惹人注意,別人只會以為他過來想要嘲諷克倫蘇一番罷了,但還是換成其他人,警惕程度絕對會直線上升。

白洛沒有再看克倫蘇一眼,又嘲諷了一句,然後看向跟克倫蘇距離不遠的另外一個房間裡面。

在那個房間里,同樣是一個被綁在十字架上難以動彈的身影,白洛離的近了一些,瞳孔一縮,竟然是他!

難怪那個黑暗之子的稱號聽上去那麼熟悉,搞了半天原來是喬治,上一次分別之後,白洛跟喬治已經將近半年沒見了,還以為他回到北愛爾蘭雪狼人一族裡面了呢,結果竟然出現在了這裡。

白洛皺了皺眉,想到了在宴會上出現的那名五階的狼人,難道狼人一族的王也加入了黑暗議會?

對於狼人一族,白洛也不是十分的清楚,黑暗議會又神神秘秘的,外人很難打聽到裡面的消息,說不定北愛爾蘭雪狼人一族已經加入了黑暗議會也說不定。

白洛站在喬治的門牢外面,出於謹慎,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喬治有所感應,睜開眼,眼中儘是疲憊,甚至又有種絕望和失望。

為何會絕望跟失望?白洛註定得不到答案了,但他知道,喬治這一次回老家的路肯定不是很順利。

喬治抬頭看了白洛一眼,是名他不認識的吸血鬼,正在打量著他,眼神中帶著幾分古怪,像是許久未見的老朋友一般。

該死,他怎麼會生出這樣的想法,誰會跟這幫該死的吸血鬼做朋友!

喬治臉色剛要兇惡起來,但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眼神又重新黯淡了下去,罷了罷了,想看就看吧,反正看兩眼又不會少一塊兒肉。

喬治無奈地嘆息一聲,白洛倒是更加好奇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喬治身上的力量波動還在四階圓滿,提升速度已經不算慢了,但誰讓他遇上的是白洛這樣的掛逼。

白洛沒有一絲優越感,他看著喬治一言不發,喬治也是天生神靈之一,竟然被用來當做祭品,那麼,這些人要召喚過來的那隻邪神究竟有多強?

白洛心裡沒有底,心事重重地離開了關押兩人的牢房,來了一趟這裡,白洛心情反而變得更加的沉重,不過也不是沒有收穫,最起碼伊莉雅和伊芙她們的父親還活著,當然,至於能不能救出來,白洛也只能儘力了。

來之前他還以為只是這幫吸血鬼在搞事情,那樣他倒不是沒有機會,現在他才知道自己大錯特錯了,這幫吸血鬼比他想的要深得多,竟然連黑暗議會都能拉過來,還有那幾道讓白洛都感到心驚肉跳的氣息,顯然不是他能夠對付的,現在動手,只會把自己也搭進去。

還是要等待了,白洛微微一嘆,沿著吸血鬼們搭建的領地開始巡視起來,一旁的吸血鬼們見到白洛之後只能老老實實地鞠躬,一句話都不敢問。

白洛看著遠處一座散發著潔白色光芒的城市,那裡就是他們這一次的目標——永不墜落聖城,簡稱聖城,傳說中這是一座從未淪落過的城市,如今,這個傳說或許要被打破了。

整個聖城現如今都被包圍了起來,數萬名吸血鬼跟數萬名的其它種類的黑暗生物沆瀣一氣,準備干一票大的,加上黑暗議會的幫助,將近八九萬的黑暗生物大軍將整個聖城圍的嚴嚴實實,連一隻蒼蠅都沒辦法飛出去。

當然,這些都還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那些高手,那些連聖城的教皇都感到一陣棘手的高手,其餘的黑暗生物來的再多也是炮灰,唯有最強者,才是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關鍵力量。

遠處的傳送陣還在不斷地傳送黑暗生物過來,為這個陣營提供著源源不斷地新鮮血液,戰爭的時間已經定了下來,明天一早,當所有黑暗生物和高手都齊聚之後,就是他們開始攻城的最佳時刻。

白洛呼出空氣,空氣中瀰漫的都是緊張的氣息,黑暗生物們呲著牙,迫不及待地想要衝進聖城裡面殺個痛快,另一邊的聖城牆頭上佔滿了戒備的士兵,即使黑暗生物們還沒有動手的跡象,這些士兵們也一個個都十分謹慎,不敢有半點兒的大意。

第一狂妃:廢柴三小姐 明天,就是決定戰爭走向的第一戰了。 戰爭,開始了。

數之不盡的黑暗大軍湧入到了聖城前方,組成七八萬的數量的黑暗大潮,近乎將整個聖城都淹沒掉。

忽的,聖城上白光大盛,一名名穿著潔白色騎士戰甲的氣勢涌了出來,這些騎士們統一跨著高大的鐵甲戰馬,手中握著銀白色的騎士長槍,帶著鋼鐵製成的面具。

騎士們組成了一道鋼鐵洪流,擋在了聖城最前面,這些騎士的數量只有三萬名,在吸血鬼們快速的動作下,日不落帝國根本來不及徵兆更多的軍隊,不然整個日不落的軍隊隨便調動一些,也能湊夠十萬名的騎士軍團。

這三萬名騎士雖然數量不多,但都是一等一的強勢,日不落帝國培養騎士的第一要義就是忠誠勇敢,可以說,這裡的每一位騎士都悍不畏死,比這些黑暗生物組成的雜牌部隊強多了。

聖城牆頭上此時佔滿了人,一名身穿青色戰甲的騎士走到了城牆最前方,在他身邊,白洛還看到了幾名熟悉的身影。

「萌寶?他們怎麼會在這裡?」白洛驚訝,不過也可以理解,召喚陣出現了一定的波動,但憑著萌寶的運氣,帶著另外兩個人傳送到日不落帝國那裡也不是沒有可能。

龍國跟日不落之間關係不算差,萌寶現在應該跟他們一起暫時加入了日不落帝國的軍隊之中,畢竟要是聖城破了,他們也沒地方呆了。

那名穿著青色戰甲的騎士就這麼站在牆頭上,沒有下場,但僅僅這樣,就已經帶給了這三萬名騎士強烈的信心。

白洛腦海中浮現出這名騎士的信息——暴風騎士!

早些年白洛就聽說過暴風騎士的戰績,當初日不落帝國動蕩不安,外面有小國趁機作亂,暴風騎士一人一槍,掀起龍捲,圍困十七個小國,讓對方最後不戰而退。

妥妥的六階強者,數年前就能做到這一步,現在要還不是六階,就沒有天理了。

白洛沒有在暴風騎士身上感受到一絲力量波動,但他往那裡一站,就如一根定海神針一樣,穩定了日不落帝國所有戰士的心。

黑暗生物這邊感受到的可不是安心,黑暗生物的感知往往要比人類更加敏銳,在他們的感知當中,這個暴風騎士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反應堆一樣,時時刻刻散發著超級危險的氣息,會死的吧,只要靠近他,哪怕他不動手,他們也一定會死的吧。

黑暗生物這一邊不少高層都是臉色一變,沒想到暴風騎士也在這裡,要是他出手,他們這些哪怕一塊兒上,也未必是他一個人的對手。

站在最高層的幾個人臉色卻沒有絲毫變化,如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文斯莫克家族的族長、弗朗西斯家族的族長,這些族長們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水,顯然也都感受到了暴風騎士帶給他們的巨大壓力,但他們卻沒有太過擔憂,就連過來打醬油的白洛也是。

別以為就聖城那邊有高手,他們這邊難道就缺少高手了嗎?

『騰』的一聲,在黑暗生物的大後方出現了一個鋼鐵鑄就的王座,一個全身剩下只剩下骷髏的身影出現在了王座上。

骷髏身上披著破舊的黑袍,手中那隻一把寒氣四溢的長劍,長劍插在王座前的虛空中,沒有劍鞘,就放在這名巫妖的手邊。

穿著破舊黑袍的巫妖緩緩地抬起眼睛,一雙只剩下兩朵靈魂之火的眼睛映入所有人眼中,黑暗生物們一下沸騰了起來。

「那是……巫妖王?!」

暴風騎士眉頭一皺,這位巫妖王可不是籍籍無名之輩,當初巫妖王為了成為六階強者,血洗了數個小國收集怨氣,引得不少人出手擒拿,遺憾的是,這些人非但沒有拿下他,反倒為他增添了不殺人頭,變成了他晉陞六階的資糧。

等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巫妖王已經成了氣候,加入了黑暗議會,成為了黑暗議會的副議會長,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裡碰到他,不,或者說這應該是必然才對。

巫妖王的出現讓黑暗生物這一方士氣大振,不就是六階強者嘛,你們有,我們這裡也一點兒都不虛,巫妖王的出現一下子扭轉了劣勢。

黑暗生物們開始狂歡起來,張開嘴巴大聲咆哮,吸血鬼在黑暗生物中一向處在智商鄙夷鏈的最頂端,一向都在俯視其餘的黑暗生物,但這一次,吸血鬼們在巫妖王的影響下理智漸漸失去,變成了不畏生死的勇敢戰士,俗稱炮灰。

白洛跟蛇君最先被推了出來,兩人當然萬般不願意,但誰讓他們被選中了呢,白洛跟蛇君只好先上前探一探虛實。

蛇君一出來,就引起了城牆上王靜跟陳熊兩人的注意,陳熊臉色一黑,萬萬沒有想到蛇君竟然出現在這裡,在國外遇到老鄉本來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但這位老鄉是蛇君,他就高興不起來了。

王雄上前一步,黑著臉道:「蛇君這個叛徒交給我吧。」

暴風騎士點了點頭,回道:「可以。」

王雄一躍而下,從城牆上一下落在了地面上,力道控制的不錯,沒有在地面上留下太過明顯的痕迹。

三萬鋼鐵騎士的隊伍緩緩裂開,陳熊跟另外一名五階的光明騎士緩緩走了出來,那名五階的光明騎士身穿銀白色戰甲,鋼鐵面具蓋在臉上,看不清他的表情,渾身散發的氣勢不可小覷,白洛暗暗留心起來,此人怕是不怎麼好對付。

騎在戰馬之上的光明騎士散發著強大的騎士,一時間將陳熊的存在都遮掩住了,但這裡恐怕只有白洛一個人知道,陳熊在五階裡面也不是弱者。

他們二人上前,白洛跟蛇君二人也來到了最前面,跟他們對視著。

「衝鋒!!!」

那名騎士下令,三萬名戰甲騎士一同舉起了手長的長槍,跟隨那名騎士一同衝鋒,隱隱的,一層白光出現在這些騎士們身上,將他們連接成一起,整整的三萬人,衝鋒的時候卻沒有半點兒的紊亂,化為一個整體,如同一支鋒利的箭支,插入黑暗生物的心臟中。

將近八萬名黑暗生物組成的黑暗大潮也不是吃素的,拚命反擊這些騎士,在巫妖王的影響之下,這些黑暗生物變得悍不畏死,即便是死,也要在這些騎士身上咬下一塊兒肉來。

蛇君跟白洛兩人臉色都不是很好看,這樣的情況下,讓他們直面鋒芒,不是明擺著想要讓他們死嘛,但在巫妖王空洞的眼神下,他們感覺到要是再不上去戰鬥,下一秒八成就變成一具屍體了。

「威克斯閣……」蛇君剛要開口,就聽到白洛傳來了聲音。

「蛇君,這個騎士就交給你了,我去拿下那個五階的大塊兒頭。」白洛急促地道,不等蛇君回復,就直接闖入了騎士陣營裡面,跟五階的蟲王陳熊戰鬥了起來。

蛇君目瞪口呆,心裡又一萬句媽賣批不知道當講不當講,這廝還要不要點兒逼臉,不是說吸血鬼都是極為好面子的嗎?他還打算吹噓威克斯一番,然後讓他上起蹚雷,正面對抗這名騎士,誰知道白洛竟然還沒等他說話,直接就將一口大鍋甩了過來。

猝不及防,實在是猝不及防,蛇君現在心情幾乎無法言表,要是有機會,他一定要好好報答報答白洛!

蛇君最後頂著強大的壓力上前,跟那名一看就很不好惹的騎士戰在了一起,其實蛇君一點兒都不弱,只不過不想惹那麼多麻煩而已,畢竟在這裡表現的越是搶眼,死的也會越快。

黑暗生物這裡,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冷哼一聲:「哼,竟然能做出這樣的事情,真是丟我們血族的顏面。」

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跟菲利普斯家族的族長關係可不太好,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抨擊白洛的機會。

弗朗西斯家族的族長不太贊同,語氣有些不悅地道:「那你覺得他該怎麼做?難道要強行跟那名騎士戰成一團?然後等他死了,雷伊諾德家族就好繼承他們的遺產了?」

弗朗西斯家族的族長似笑非笑,他豈能不知道這個老狐狸打的什麼主意,他這是想要白洛直接死在那裡,弗朗西斯家族的族長跟文斯莫克家族的族長雖然也希望讓白洛出手,但並不打算讓白洛死在裡面,這樣才是最符合他們利益的,要是白洛死了,菲利普斯家族非得被雷伊諾德家族連皮帶骨頭一口吞下去不可。

白洛跟蟲王之間的戰鬥開始了,白洛被蟲王牢牢壓制住,白洛能夠使用的血族能力有限,光靠著這些血族的手段,怕是很難戰勝蟲王,要是被蟲王逼急了,還有暴露出來的可能。

不過,白洛憑藉著強大的身體素質,還是能跟蟲王打的有聲有色,雖然還是在下風,處於被壓制的那一個,但也沒有太慘。

但另一邊,蛇君就比較慘了,蛇君的實力原本跟那名騎士半斤八兩,但這名騎士跟三萬名騎士的氣息連接在一起,一舉一動都能帶動這三萬名騎士的力量,不是蛇君的力量能夠相比的。 「情況不太妙。」黑暗生物陣營這邊,高層們都注意到了情況對他們不是很友好。

「哼,未必,依我看,那個蛇君根本就沒有真正動手。」雷伊諾德家族的族長不屑地哼道,這種高高在上的態度惹得很多人的不滿,但他本人卻一點兒都不在乎。

場上,蛇君被處處壓制,這名騎士能夠借用三萬名騎士軍團的詭異力量實在太強了,根本讓人防不勝防,蛇君在單挑中一直處於弱勢地位,畢竟他是一個人挑戰人家一名五階,外加三萬名騎士。

蛇君心中惱怒,最後打出了真火,本來還打算藏拙,但現在看,實在是不允許啊。

「無盡蛇域——給我開!!!」

蛇君陰冷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聲音落下之時,一片黑色的蛇海在他背後迅速成型,黑色蛇海飄在天空上,像是一朵烏漆墨黑的雲朵一樣,但眼睛好一點兒的,都能看出來那裡面翻滾的東西跟雲彩沒有半點兒關係,而是一條條漆黑如墨的毒蛇。

正在跟王雄戰鬥的白洛目光一凝,終於出現了,當初將整片天狗山脈都逼上絕路的無盡蛇海,這片蛇海也是蛇君的領域力量。

白洛對面的蟲王向著白洛示意,早在剛才,白洛已經用特殊的聯絡方式跟陳雄攤牌,兩人的戰鬥波動有些小家子氣,絕大多數目光都被蛇君跟那名騎士吸引走了,他們兩人一時間倒是沒人關注了。

白洛臉色不變,心中在思索著什麼時候動手,顯然,現在直接反叛絕不是最好的時候,越往後期,反叛的時候作用才越大,只是,好想現在就幹掉蛇君這個傢伙啊!

在蛇君對面,那名戰甲騎士手上動作沒有半點兒停頓,即便蛇君召喚出了無盡蛇海,他的動作也沒有因此影響到半分。

蛇君臉上一陣青一陣紅,這是在瞧不起他?他連看家本領都使出來了,對面沒有一點兒表示,是不是也太瞧不起他了?

蛇君臉色一冷,揮了揮手,無盡蛇海當即落下,像是一點點落下的黑色雨滴,落在黑暗生物跟騎士們交手的戰場之中。

蛇海的作用當即就發揮了出來,趁著這些騎士跟黑暗生物糾纏的時候,這些毒蛇在一旁虎視眈眈地盯著,一有機會,就衝上去咬上一口,屬於黑暗生物們的劣勢,就這樣被迅速扳了回來。

那名騎士終於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將手上的長槍舉起,一股無情的力量散發開來。

「審判領域——開!!!」

隱約間,眾人好像看到了一名高高在上的神明端坐在九天之上,俯視著人間的芸芸眾生。

那名騎士伸手一指,指著蛇君道:「你——有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