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讓人震驚的是,林飛竟然公然說看不起鄭家,這消息要是傳了出去,想必定會遭到鄭家的瘋狂報復。

「林飛,你不給我面子就算了,竟然還辱我鄭家,我定會讓你為所說的話付出代價!」鄭雙雙雙冷聲道。! 「是嗎?我倒想看看你能讓我付出什麼代價。」林飛冷笑,隨後一步步走向石有成。

「林飛你……我警告你這可是法制社會,你不要胡來!」

石有成哆嗦著說道,一邊從身上掏出手機,就要撥打報警電話。

誰知道他一看手機,頓時面如死灰。原來這裡地理環境特殊,手機竟沒一格信號。

此刻他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早知如此當初何必為了些雞毛蒜皮的事得罪林飛,現在後悔的腸子都青了。

可惜天下沒有後悔葯可吃,在石有成提議讓林飛下水送死時就應該做好被報復的準備。

隨著林飛一步步接近,石有成差點嚇尿了。他用接近乞求的目光看向同行之人,最後落在一旁一直沒說話的馬老。

「馬老,你救救我啊,我還不想死在這裡……」

這時馬老睜開微闔充滿威嚴的眼睛,緩緩看向林飛。

「伙子,你就算有幾分本領在這麼多人面前也不能由著性子來,剛才的事我們可以當做沒發生,也不再要求你下水,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人留一線。」

一行人中實力最高深莫測的馬老終於出面發話,眾人心中的巨石總算落下。

在他們看來馬老怎麼說也是西南地區有名的修真強者,甚至還有馬天師這個稱號,想來定是名不虛傳。

現在他開口替石有成求情,看來石醫生的這條命是保住了。

不過林飛接下來的話卻又讓他們瞪大了眼珠子,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事。

「老傢伙,你口口聲聲仁義道德,我且問你若是別人讓你去送死,你是否也能做到平心靜氣、不予計較?」

「你們虧欠於我,不僅不道歉還說可以當作沒有發生,張口閉口就斷人生死,拿人命當做兒戲,呵呵這真是我有生以來聽過最可笑的笑話。」

林飛冷笑連連,忽然上前一把抓住正哆嗦的石有成怒道,「今日我便由著性子來,你們能奈我何?」

說著不等眾人有所反應,已經身形一動抓著石有成來到陰龍潭湖邊。

嫁入豪門:我做主 等眾人反應過來,林飛二人距離陰龍潭湖水僅有一步之遙。

「不要!」

石有成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嚎,不過卻絲毫阻止不了林飛的動作。

只見林飛猶如抓雞一樣抓住石有成,隨後一腳狠狠踹在他的屁股上。

接著就在一道猶如殺豬般的尖慘叫下,石有成被林飛一腳踹進了陰龍潭。

眾人目瞪口呆地看著在湖水裡撲騰的石有成,要知道這次石有成可是連潛水服都沒穿,現在直接掉進水溫有零下十幾度的陰龍潭裡,那還不得活活凍死。

他們中有和石有成關係關係不錯的人想要去救,不過懾於林飛剛才的威勢,竟然連步子都挪不開。

「救命啊……救……」

石有成在水中撲騰了一會兒,已經是被冰冷刺骨的湖水給凍得面色發紫,臉頰以及濕漉漉的頭髮很快就裹上一層冰碴。

最後漸漸沉沒下去,徹底消失不見。

其他人見到這一幕,皆是有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就在剛才石有成還在他們身旁談笑風生,可轉眼間已經命喪黃泉,不由心中感嘆生命之脆弱無情。

也有人回想想起剛才對林飛冷言冷語,再看看現在他對付石油城的手段,頓時覺得一陣脊背發寒,彷彿看到了一會兒自己落得和石有成一樣的下場。

這時一旁的馬老終於反應過來,他雙目噴火的看著林飛,沒想到林飛這子竟然趁他不注意,直接把人給一腳踹倒了陰龍潭裡,這是裸的打他的臉啊!

「混賬!」

馬老怒喝一聲,接著身體散發出淡淡的紅光,像是要對林飛施展什麼法術。

看著他這副模樣,林飛怎會不知這個老傢伙要幹什麼,剛準備也要出手時,鄭雙雙的聲音也忽然響起。

不良僞妻 「馬老不要衝動,石醫生的仇日後再報也不遲,眼下馬上就要對付這陰龍譚中的妖怪,不能把功力浪費在自相殘殺的事情上。」

另林飛沒想到的是,自己間接殺了她爺爺的主治醫生,鄭雙雙竟然還能如此冷靜。

聽了鄭雙雙的話馬老按耐住自己怒氣,沖林飛冷冷道,「子你該慶幸鄭姐攔住了我,要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林飛也是冷笑,「呵呵老傢伙你該也慶幸沒和我發生爭鬥,要不然今天你就會落得和姓石的一個下場。我可憐你修行不易不與你計較,但若主動招惹我,定讓你身死道消。」

聽林飛的話,馬老又氣了個半死,他縱橫西南地區幾十年,還沒遇到過像林飛這般對他如此無禮的後生輩。

一旁知道馬老來歷的人,也皆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林飛。心道這子難道真的不怕死嗎?

馬老在華夏西南地區那可是牛逼轟轟的存在,可眼前這個叫林飛的年輕人張口閉口老傢伙,還說要讓馬老身死道消,眼前的這一切怎麼看都有些天方夜譚。

他們也有些納悶,往日里極具威嚴的馬老,今天在林飛面前怎麼老是吃鱉?

若說是馬老寬宏大量,那他們就是打死也不敢相信。據說十年前有一位後生輩,只因為頂撞了他兩句,他就出手讓那人全身經脈寸斷,一輩子只能躺在床上吃喝。

由此可見馬老絕對是一個心狠手辣的角色,可今天在林飛面前表現出的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難不成是馬老改變了策略,想要事後收拾林飛?嗯,一定是這樣。

在其他人暗自猜測時,一旁的馬老也是心中苦澀。

他其實也置林飛於死地,甚至暗中對其施展了無數次修真者的氣場,可不知為何對面那個年輕人像是個沒事兒人一樣。

他總不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去出手對付一個後生輩,那樣也太失顏面了。

還好剛才鄭雙雙及時出言阻止了,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下。

不過饒是如此,他也沒打算就這樣放過林飛。心道一定要在事後給這子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他暗自猜測現在林飛肯定慶幸自己沒有出手,保住了他那條狗命。! 一旁的林飛的確在埋怨,他心中怪鄭雙雙喊得太早,沒能讓他出手教訓一下這個囂張跋扈的老傢伙。

馬老若是知道林飛此刻的心情,恐怕要吐血而亡。

不過經過剛才的衝突后,眾人之間形成一種十分微妙的氛圍,誰也不願去主動提及被林飛扔下陰龍潭的石有成,畢竟那貨實在是作死,誰讓他想先害林飛?

「鄭姐,你接下來有何打算?」馬老看向鄭雙雙。

鄭雙雙皺著好看的眉毛,盯著陰龍潭久久不語。她心中也十分為難,剛才的事大家都看在眼裡,若是沒有十足的把握就貿然下去和送死無異。

可若是因為怕死不下去尋神草,那自己爺爺活下來唯一的希望也就破滅了。

最後她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咬嘴唇道,「各位,我爺爺需要神草救命,今天我鄭雙雙在此立誓,誰要是能尋到神草救了我爺爺,我就嫁給他,並讓他繼承我們鄭家一半財產!」

眾人聞言震驚的程度不亞於剛才親眼見到林飛把石有成扔到陰龍潭,甚至這個消息更具衝擊力。

畢竟鄭雙雙所說條件實在太過誘人,鄭家姐何許人?不光貌若天仙,所說的話更可謂一言九鼎。

而鄭家可是華夏西南地區首屈一指的頂級豪門,用富可敵國來形容都不為過。

現如今竟然有人能有機會讓鄭家姐委身相嫁,並且繼承鄭家一半家業,而這一切只需要找到一株神草!

港片武俠大世界 最關鍵的是,神草並不是天上的星星月亮等虛無縹緲的東西,相反它無比真實,就在他們腳下的陰龍潭裡!

只要尋到神草,就能迎娶白富美,繼承鄭家一半財產,從此人生都不用再努力,真正實現絲逆襲。

甚至已經有人幻想著自己下去找到神草,將其交給鄭雙雙,鄭家姐未報恩情予以香吻的感人畫面。

當下這群男性荷爾蒙炸裂的大漢皆是紅著眼睛看向鄭雙雙,說道,「姐不用擔心,不就是區區陰龍潭嘛,我等願替姐上刀山下油鍋,只願幫姐救回爺爺!」

鄭雙雙聞言鄭重點頭,看向眾人。

「各位,只要你們能尋到神草。剛才我所說之事絕對做到。」

其他人聞言更是像吃了定心丸爭先恐後地要去換上潛水衣。

「姐,你所說的條件是否太過豐厚了?」這時馬老的聲音響起。

鄭雙雙嘆息一聲,絕美的臉上湧現一絲無奈,「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畢竟我爺爺命懸一線,我只希望能讓爺爺多留在世間一段時間,為此別說讓我以身相許,就是要了我的命我也願意。」

馬老點頭,讚許道,「姐能有這份孝心,老爺子知道了一定會很感動。」

他略微沉吟,接著道,「這樣吧,我不放心把他們就這麼下去,若是一去不復返就不妙了,這趟就由我帶領他們一起去。」

鄭雙雙聞言美眸中波光流轉,「馬老若是願意下去那最好,這樣也能多些尋到神草的把握。」

「但願如此吧。」馬老淡淡。

一旁的林飛見剛才還畏首畏尾的眾人,只因為鄭雙雙一句話就像是被洗腦一樣義無反顧地衝下明知危險重重的陰龍潭,不由感嘆美人的號召力果然不同凡響。

現在他總算明白了,為什麼古代那麼多帝王沉迷美色丟掉江山,英雄難過美人關等諸如此類的話。

林飛饒有興趣地看著眾人換好潛水服,甚至連馬老這個老頭子都換了一套潛水服后,便一起打算下水。

他一數,留在岸上的人算上他以外竟然只有五六人,這其中還有四個中年男士已經成家,估計是覺得自己沒機會了才放棄下水。

就這樣,一群人在激動中身上拴著繩子不管不顧地像下餃子一樣潛入水中。

「姐,等老夫的好消息,不稍片刻就會把神草給帶出來。」馬老在下去之前笑呵呵地說著,似乎已經胸有成竹。

「老東西,等會兒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林飛在一旁冷笑。

最後一行十五六人皆是潛入水中,消失不見。

「林飛你怎麼不下去?難道你看不上我,或者看不上我鄭家的一半財產?」鄭雙雙發現林飛還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皺眉問道。

林飛聳了聳肩,有些無語道,「我的鄭大姐,你未免自我感覺太過良好。你雖然長得漂亮,但我也不一定非要娶你,你認為我林飛會為那些身外之物送死嗎?」

鄭雙雙撇了撇嘴,不再說什麼,轉頭時刻關注那些拴在下潛之人身上的繩子是否有異動。

其他人眼睛也是緊緊盯著陰龍潭水面,同時也觀察著繩子有沒有什麼變化,不過這次即便過去了十幾分鐘繩子也沒有什麼變化。

眾人鬆了口氣,看來這次是有驚無險了,說不定神草很快就被帶上來。

想到這裡他們不免有些後悔,自己若是跟著下去了,說不定神草就是他們尋得。

眾人又等了十幾分鐘,可那些繩子卻連一點動靜都沒有,看了看手錶距離馬老等人夏天已經過去了近半個時辰,可在水下竟然連一點反應都沒有。

眾人心中升起一些不妙的預感,難道包括馬老在內的所有下潛之人都遇難了?

想到這裡,岸上之人皆是覺得有些膽寒,這十幾人下水之前,皆是穿上了最為先進的水下作戰服,可若即便如此還全部遇難的話,那水下的東西該有多麼恐怖。

「姐,馬老他們該不會出事了吧?」有人擔心地問道。

鄭雙雙也是眉頭緊皺,精緻的臉上儘是凝重之色。

她搖頭說道,「應該不會,馬老是得道高人,不會這麼輕易遇險。說不定是因為他們下潛的太深,回來有些難度,所以耽擱了時間。」

聽她這麼說,餘下之人才略為安心。

再看一旁的林飛,不知什麼時候這傢伙從馬老等人歇息的帳篷里找到了一張椅子搬到空地上,此刻正雲淡風輕的翹著二郎腿觀察形勢。

其他人見到這一幕,皆是氣得差點吐血。! 「瑪德,這傢伙也太可惡了。我們在這裡擔心受怕,他倒好躺在那悠哉悠哉!」一人咬牙切齒道。

「就是,今天老子就是和他拼個與魚死破也要讓這子吃點苦頭。」另一人附和。

……

「我勸你們還是安分些,要不然一會兒和石有成一樣被丟下去就不好了。」

就在岸上幾人越說越氣,甚至打算一起抱團偷襲林飛時,他們耳邊忽然響起這道冷漠地不含一絲感情的警告聲。

幾人頓時立在原地,只覺得身上被一道冰冷地目光打量,這種感覺就像是被一條毒蛇盯住,讓人汗毛倒豎。

他們眼角餘光瞥向林飛,卻發現原來的地方哪裡還有人影?

就在疑惑之際,扭頭一看發現林飛不知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了身後,似笑非笑地打量著他們。

「你……你是人是鬼?!」

幾人皆是被嚇得一陣趔趄,哆嗦著問道。

畢竟剛才林飛一腳把石有成踹進陰龍潭的畫面還歷歷在目,誰知道這傢伙要是心情不好會不會再一腳把他們中的一人踹下去?

「我是人是鬼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心裡有沒有鬼。要是你們心中有鬼,那看誰都是鬼。」林飛淡淡說著,隨後無視懵逼的眾人,來到陰龍潭附近注視著水面的情況。

見林飛似乎沒有打算追究剛才的事,眾人皆是覺得如釋重負。

不知為何,在面對林飛時,他們總有面對一頭史前凶獸的感覺,似乎只要惹怒了對方自己就要命喪此地。

林飛看著陰龍潭,神識已經滲透到了水下十幾米的地方。不過由於此地環境特殊,饒是以他的實力也僅僅只能看到這麼深了。

此刻在他的感知中,陰龍潭內一片死寂。 我家王妃會治病 延伸到水下的繩索也是一動不動,若是不知實情者可能還會以為繩索那段根本沒栓東西。

就在這時,岸上的一根繩索突然急劇晃動,眾人一驚剛想去拉繩索,沒想到水下突然物質冒出一顆濕漉漉的頭顱。

仔細一看,不正是剛才潛入水中的馬老嗎?

只見這老頭此刻一臉狼狽、臉色蒼白,一上來就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

眾人來不及多想為何他沒戴氧氣面罩,就聽馬老張大嘴巴呼喊,「救……救我!」

其他人聞言不敢耽誤,急忙上前去拉繩索,最後把馬老扯回岸上。

等眾人見到馬老全身的模樣時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只見馬老下半身竟然齊根截斷,鮮血流淌不止,一到岸上就染紅了地面。

難怪馬老剛才神情如此痛苦,原來是受了這樣的重傷。

鄭雙雙見到馬老這副模樣,臉上也是浮現焦急神色。雖然她現在最擔心的是有沒有尋到神草,如今馬老這副模樣,她也不好直接開口詢問。

「馬老……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你怎麼傷成這樣子了?」鄭雙雙問道。

馬老不愧是修道中人,即便是受了這種程度的傷,仍然沒昏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