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他一副認真的樣子,似乎就只是因為媽媽讓他教自己而已,臉上看不出有其他表情。

話里話外也是說的一些和自己毫無干係,她心裡原本喜悅的心情,漸漸變得消失沒有了。

「哎」

「我二哥可真是蠢,這麼好的媳婦兒可要好好抓住啊,是不是呀敏慧姐。」

一聲促狹的笑聲在正準備回房間的郭敏慧耳邊響起,把她嚇了一跳,一看原來是之前已經回房的林小嬌。

她此時正穿著一身可愛的粉紅色睡衣,披著順滑的長發,一雙可愛的大眼睛貓兒一樣,眨巴眨巴盯著自己。

嘴角臉上,眼裡面全是滿滿的笑意,想起她剛剛說的話,郭敏慧臉又一次成功的紅了。

但她故意裝出一副兇巴巴的樣子跟林小嬌撲過去:「你可不要亂說話啊,誰是你哥媳婦呀,看我不撕了你這張嘴。」

林小嬌才不怕她呢,嬉皮笑臉的繼續逗她:「好啊,你來撕呀,未來二嫂,不過你先先追上我再說」話說完,她轉身就跑。

等郭敏慧反應過來,追上去的時候就看見那鬼丫頭正躲在大哥懷裡,她臉上還帶著挑釁的笑,沖著自己擠眉弄眼。

看見她,郭劍鋒也沒有放開懷裡的人,只是問她有事嗎。

郭敏慧一臉好笑又無奈的看著他懷裡面的人,這丫頭還真是狡猾,有大哥保護她,自己還能拿她怎麼樣啊。

「哥,我剛才就是跟嬌嬌打鬧了一下,你們休息吧,晚安」臨走還衝著林小嬌瞪了一下,換來那丫頭更加肆無忌憚的偷笑。

可是她哥卻只是一臉寵溺的看著那丫頭,兩人甚至沒有等自己回屋,她就聽見身後的關門聲和那丫頭的一聲驚呼聲。

但是很快那聲音就聽不見了,偶爾聽到像是被人捂住嘴巴發出的,聲音很小,聽不真切。

忽然她想到了那次跟曉菊看到嬌嬌親她哥的場面,郭敏慧趕緊進屋把門關上,面紅耳赤的捂著臉。

暗罵,這兩個沒羞沒臊的人,真是討厭,也不顧及她這個妹妹。 屋子裡,林小嬌正被某人以極其蠻橫又霸道的姿態壓在牆上面輕薄,她不時的發出抗議的唔唔聲,可是都被面前這人給完全忽略。

鬥不過,她也只好沉溺其中隨著他的動作整個人都軟成了一灘水,她的臣服引來男人的輕笑聲。

她不甘的睜開眼睛瞪了罪魁禍首一眼,可是只換來他更加倍的「懲罰」。

郭劍鋒看著在懷中變得無比乖巧可人的小丫頭,憐惜的在她鼻尖輕吻,親愛的,夜還長著呢,我們有的是時間。

遂將她一把抱起往房間走去……[此處省略三千五百字]

此時客廳里的林建忠正被一群人瞧的渾身不自在,大家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盯著他,包括自己的爹媽。

他欲哭無淚,自己好像沒有做錯什麼也沒有說錯什麼吧,自從去部隊待的這一年,他原先愛動不動就衝動的性格已經好多了。

說話直來直去不會拐彎抹角,經常懟得讓人下不來台的毛病也好多了,他自認為今天晚上自己好像並沒有做錯什麼事情了,但是大家都看得他渾身毛毛的。

田玉芬現在就想把自己兒子的腦子給撬開,看一看到底是有什麼構造不同,連長輩們這麼用心的安排,他都看不出來。

這腦子不會是木魚疙瘩做的吧,真是氣死他娘了。

「哎!」深深嘆一口氣,田玉芬說:「你們回去睡吧,別忘了明天早點過來。」

一聽他媽發了話,林建忠趕緊腳底抹油就溜了出去,林建國和林建華兩人也跟著走了。

路上,三人一路走就聽見有人不停地唉聲嘆氣。

「三兒啊,你說爸媽還有蘭姨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怎麼今晚上大家都那麼看著我,看的我渾身覺得不自在,你這麼聰明你來分析分析。」

「難道是剛才她們對我說的教法招式不滿意?不滿意的話,他們直說呀,我又不會不高興,自家人,這有什麼啊。」

終於,在回招待所的路上,林建忠實在是忍不住了就開口問起家裡面最機靈的弟弟,這小子什麼都懂,看著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啥事兒都明白。

「哎,」

看著一臉懵懂的林建忠,另外兩人一臉無奈又挫敗的深深嘆了一口氣,他們此時也跟自己媽一樣,真想把他的腦袋給撬開,看看到底裡面裝的是豆渣還是什麼。

今晚蘭姨都說的這麼明顯了,可是這個人都還是這幅傻樣,他們只能說,還真是傻人有傻福,瞎貓碰上死耗子。

不,不是瞎貓碰上死耗子,是林建忠這隻瞎貓碰上了郭敏慧那個端莊聰慧的女孩子。

林建華現在真想為郭敏慧哀嘆一聲,像這種不懂感情,不知情趣的木頭啊,以後可有得她受的了。

到底要不要點撥一下這根「木頭」呢,他持保留意見,他覺得吧,感情這種事情得讓當事人自己去發現,這樣以後才會記憶深刻。

不過照林建忠的這種情況,為了郭敏慧不等那麼久,他還是打算稍微點撥一下好了。

等他們三人回到招待所以後,大家躺在床上,林建華這才認真嚴肅的看著林建忠問:「二哥,你告訴我,看見敏慧的時候你什麼感覺?有沒有心跳的特別快啊?」

「啊?你這麼問是,是什麼意思?」林建忠原本躺著雙手枕在腦下閉眼休息,被這話嚇得立馬坐了起來,控制不住的大聲起來。

一見他這麼大反應,林建華心裡便有數了,看來在自己二哥心裡也不是沒有郭敏慧嘛,

只不過他這人因為平時的專註點根本不在男女感情上,所以就沒意識到到自己對郭敏慧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不忙,他還得再試探一下,讓林建忠把嘴閉上他又繼續問:「二哥,聽見甄家那個龜孫欺負敏慧的事情時,你…有沒有…特別…特別的生氣,就是想要殺了那龜孫的心情。」

「啪」

房間里一陣清脆的聲音,林建華看著握在二哥手裡的鋼筆被他給一下子折成了兩截,看得他和林建國不由面面相覷暗暗咋舌。

冷血總裁的棄婦 林建忠一臉憤怒的樣子簡直就活脫脫是一個妒夫呀,看那一臉人家搶了他東西的樣子。

嘖嘖嘖…

原來這人不是木頭哪,還是個醋罈子呢。

林建華想光這樣還不行,還得再添把柴,得讓二哥明天看見郭敏慧就能夠聯想到男女之情,不然的話他們這啞謎不知道要打多久。

後來林建忠就在自己弟弟三寸不爛之舌的編造下,懷揣著一顆像小兔子一樣,撲通撲通跳躍的小心臟,遲遲不能成眠。

早上林建忠頂著一雙熊貓眼,在林建國和林建華的似笑非笑的注視下,僵直著背,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出門。

可是當他剛剛出門,就聽見屋裡傳來他們那兩人的爆笑聲,尤其是林建華,那笑聲都快要把房頂都給掀掉了。

他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緊了緊拳頭,大步朝外走了出去。

他剛走進郭家小院兒的時候,就發現院子里有一個窈窕的背影,正在站在院中伸懶腰。

只見她秀髮長及背心處,窈窕玲瓏的身段,一雙細長的手臂高舉向上用力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

「啊…哈」

「啊…」

伴著一個大大的哈欠,郭敏慧慢慢轉身向後,可是她突然看見站在門口的林建忠正滿臉帶笑的看著自己。

她立刻嚇得大叫一聲,然後覺得很丟臉的低下頭,雙手糾結在一起,臉上立刻爆紅,像個熟透的番茄一樣。

她這付樣子既可愛又漂亮,林建忠從來沒有見她這樣過,他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快要跳出胸腔一般,就像脫軌的火車一般。

他眉頭緊皺的,用手捂住胸口,在上邊用力的錘了兩下,這心咋跳這麼快?

不會是得病了吧?

看他自虐,郭敏慧趕緊跑上前去,心疼的把他的手給拉下來,阻止他再繼續「自殘」。

嘴裡面也關心地問他:「怎麼樣?疼不疼啊? 極品寵妃太妖豔 為什麼那麼用力地錘他胸口,你是這裡不舒服嗎?要不要去看一下醫生?」

郭敏慧此時一顆心全在林建忠身上,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兒,她一隻手一直緊緊抓著林建忠的右手。

當她發現自己問了好幾遍時,可這人都沒有反應,她這才抬頭看見林建忠獃獃的低頭看著她,

哦,是看著兩人交握在一起的手。 兩人低頭一同看向交握在一起的手,一雙是被太陽吻過的健康麥色,手掌不是特別粗狂的那種,但骨節分明。

他上面搭著的是如羊脂膏子一般的纖纖玉手,此時兩雙不同膚色的手合在一起,看起來很融洽。

反應過來他在看什麼后,郭敏慧後知後覺的「呀」一聲,然後把手放開,可是下一瞬間卻被那隻麥色肌膚的主人給一把抓住了。

林建忠根本來不及思考自己為什麼這麼做,他就是那麼自然的就抓住了那隻想要逃跑的玉手。

這手好小好軟,又白又嫩跟自己略粗糙的手完全不一樣,這不是他第一次跟女生握手,可是感覺卻是天差地別。

他覺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噴薄而出,可是仔細去尋覓它又消失無蹤,就像是知道哪裡痒痒自己卻撓不到的感覺。

無意識的捏捏手心裡的小手,他太喜歡這種像棉花一樣的感覺了,軟綿綿的握著真舒服。

「咳…咳咳」

咳什麼咳呀,林建忠不高興的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突然發現他爸林大國正一臉尷尬的看著他。

林建忠終於反應過來,一下便把被自己緊抓的手給鬆開,看著眼前的人臉上紅滿布的樣子,兩人頓時都一副手腳不知往哪放的樣子,同樣的面紅耳赤。

「那個,那個對不起啊」他憋了老半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他覺得剛才自己好像太冒昧了,突然就蹦出了這句話。

郭敏慧滿臉通紅的說:「啊,沒事」兩人站在院中,不知道該幹嘛,覺得十分尷尬。

田玉芬走過來把林大國一把抓走,臨走時還讓林建忠好好教郭敏慧防身術,那話裡面滿是笑意。

現在院子里又只剩下兩個人在原地站著,林建忠深呼吸幾次然後慢慢的穩定心神,讓自己逐漸平靜下來。

「來吧,我先教你兩招簡單的,如果有人從正面向你攻擊,你就……」

在努力使自己平復下來以後,林建忠嚴整面容之後,開始真正教習了,看著他面上好像什麼事都沒有。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眼睛根本就不能跟人家對視,他語速非常快的把話說完然後看了一眼面前的人,發現她正一臉呆的看著自己。

他心想是不是自己說的太複雜了,她沒聽懂,該怎麼向她解釋呢?他不由的皺著眉頭,他準備想該怎麼向她解釋自己剛才講的這些。

可是他皺著眉頭的樣子看起來比較嚴肅,落在郭敏慧的眼裡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心裏面想是不是因為自己太蠢了,所以他覺得不高興,不耐煩。

該怎麼辦呢?怎麼能夠扭轉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呢?

兩個純情的少男少女就站在那裡,互相揣摩著對方的心思,但是誰也沒有說出來。

這一幕。,看的屋子裡門背後的四個人一陣長吁短嘆,四個人都握著手,那緊張的樣子的比院子里的兩人還更加起勁。

田玉芬推了林大國一把,「我說你兒子怎麼那麼木呢,剛才他在當著我們面抓著敏慧的手不放了,現在怎麼又這幅表情,他怎麼還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怎麼這麼傻。」

「你也不能怪我呀,兒子這樣也是你生的。」林大國諾諾的小聲嘀咕

「你說什麼?兒子是我生的,難道不是你的啊?」田玉芬聽見他的嘀嘀咕咕,一陣氣上心來,直接就給林大國懟了過去。

「誒,兄弟跟女人是爭論不出來什麼的,認了吧」

郭德民善解人意的安慰林大國,「咱們倆還是去泡茶吧,就讓她們倆在這裡看吧,人家年輕人的事,倆個媽的非要往上湊熱鬧。」

「要我說啊直接把他們倆湊一起就完了,直接跟他們講訂婚,結婚,然後一下子就了事了,哪裡像你們這麼麻煩,弄得嘰嘰歪歪的。」

咦!

其他三人突然轉頭,全都看著他,讓他感覺自己好像要快被他們給卸成八塊似的,他小心翼翼的問。:

「我說錯了?」

其他三人異口同聲:「沒有,你這個辦法很好,就這麼辦。」

然後三個人就把郭德民一起拉到沙發上坐下,然後四個人就開始嘀嘀咕咕商量起來,要怎麼把林建忠和郭敏慧的事情給定下來。

要在讓他們這麼磨嘰下去,可能都等他們都回去了,說不定兩個人還這樣處著呢。

當下樓的林小嬌看到的就是四個長輩聚在一起,神神秘秘的頭碰頭的在那裡商量的有來有去。

仔細聽了一下,原來是二哥和敏慧這倆人的事情,林小嬌會心一下,看來自己還得再出馬才行。

早飯吃完后,跟爸媽打了招呼,林小嬌就跟郭敏慧單獨出去逛街了。

本來郭劍鋒是要陪她們一起出去的,可是臨時萬軍找他有事商量,所以兩人就自己出門了。

兩個人嘻嘻哈哈的出了家門,在經過一棟稍顯華麗的房子時,林小嬌忽然感覺有人在看她們。

她將頭看向那個棟房子的二樓。,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好像二樓窗戶那裡有人,發現她在看,那白色的窗帘一下子就被拉了過去,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林小嬌,心裏面覺得有些怪怪的,但是沒想那麼多。

看她發獃,郭敏慧告訴她這房子就是那個甄家的。

「哦,原來是他們家呀,」

林小嬌又看了一下那邊的房子,心裡暗嘆果然地位不同,身份不同住的地方也不一樣啊。

在這大院裡面,這棟房子看起來要比別的房子漂亮多了,就你那大門的漆也好像是新刷的,不像別的地方那麼陳舊。

對於剛才被人窺探的事情,她沒有告訴郭敏慧,怕她膽小多心,然後兩人又接著互相打鬧著就出了大院。

但是因為剛才的事情,林小嬌心裏面還是覺得有一點點的不太舒服,所以就走了下神,就引來了旁邊郭敏慧的取笑。

「哎呀,嬌嬌,你用得著這樣嘛? 你好往事先生 你跟我哥不就是剛分開,就這麼想他呀,要不然乾脆我們就不不出去了吧,你去陪著他得了怎麼樣」

「好呀,你取笑我,看我不收拾你。」林小嬌就她這麼一說,心情立馬就放開了,笑著撲向郭敏慧準備撓她痒痒。

一直到郭敏慧大叫著饒命,林小嬌這才笑著放過了她,兩人才慢慢準備走去公交站台。 等他們到了公交站台以後,發現有很多人都在那裡排隊等車,看見這些遵守秩序人,

林小嬌心裡不由的暗嘆,現在的人還真是質樸啊,哪像後來呀。

過著幾十年以後,坐公交車都是你推我嚷的,哪裡有像現在這文明的樣子。

站台旁邊也沒有人站在那裡監管,也沒有交通員,可是人們卻那麼有秩序,每個人來了,就排在最後一個人的後面。

沒有一個人出現插隊或者是不耐煩的表情,這時候的民風可真是淳樸。

郭敏慧也和林小嬌也去了站台,兩人就排在最後面的那個人身後。

大概過了幾分鐘來了一趟公交車,但是這邊的人根本上不完車就已經擠滿了,所以林小嬌她們也只有等下一輛。

這時候城裡面的人出門的話幾乎都是,要麼自行車,要麼就是公交車。

但現在不像二十世紀,公交車還比較少,一般都是十幾二十分鐘才一趟,但都是定點定時,幾乎都很準確的。

在林小嬌她們們等車的過程中,她們的身後也開始慢慢的排起了長隊。

兩人因為一直在低聲講話,沒注意身後有人一直在看著她們倆。

「是哪倆人嗎?」

「就是她們倆,你辦事我放心,就交給你了。」

「好的,你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這講話的兩人,一個是瘦高個子的男人,還有一個男人頭上帶著帽子,臉也被圍巾遮住了,

可是再怎麼遮也遮不住他臉上偶爾出現的傷,這人林小嬌她們都認識的,是甄世傑。

昨天晚上回去以後,甄世傑被他爹又狠狠地批了一頓,氣得他一夜睡不著。

想起自己被兩個女人這樣子整了,被自己親爹當眾這樣子打,現在他都已經是在部隊的軍官了,可還被自己親爹當著那麼多人打。

這讓他面子什麼都沒有了,臉上也疼痛難忍紅腫的厲害。

後來,在床上翻來覆去,思來想去他決定,此仇不報非君子,這兩女的他一定要給她們一顏色看看。

雖然他爸說了,讓他現在先不要輕舉妄動,可是他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怎麼?難道郭劍鋒的老婆,他就不能動了,他就不信就他區區一個營級幹部還能不把他爹放眼裡,難不成為了一個女人還要跟他反目?。

不得不說很多渣渣都是這樣子,被自己給作死的,甄世傑現在就是走上了這條路,只不過他現在還洋洋得意。

他看著瘦高個子的男人帶著幾個人,站在林小嬌她們身後,就想,著看你倆臭娘們兒以後嘴還會不會那麼臭。

他原本想著等過段時間自己臉上的傷好了以後再找機會收拾郭劍鋒的,

早上起來以後,他的臉腫得厲害,又不敢出門,只能待在家裡。

正當他覺得無聊的時候,心裏面正窩火,就看見林小嬌和郭敏慧兩人一臉高興的,嘻嘻哈哈地從他窗前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