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值完晚班,第二天就有一整天二十四小時的假期。

為了值班民警的安全考慮,除了緊急情況全員集合,晚班之後的休息日,基本上不會挪用。

坐在值班室,秦旭先將白額粉紅蛛放出去自由覓食。

然後等待接警平台的消息。

秦旭今天晚上運氣挺不錯的,轄區內沒有大事發生。

十二點四十分時一個四年級的小學生沒有及時回家,家長心急如焚報警尋找。

秦旭幫忙調取了監控,發現這位男孩是因為學習成績的問題,與父母發生爭執,賭氣翻牆跑回自己就讀的幼兒園。

玩了大半夜,實在困得不得了,那名孩子竟然在幼兒園一個班級的地毯上睡著了。

找到孩子的家長,對秦旭千恩萬謝,不停鞠躬。

孩子能有驚無險的找回來,是最大的幸事。

除了這一件事情,秦旭從禁毒支隊回來的第一個值班夜,居然出人意料的順順利利。

真是一個好兆頭。如果昨天值夜班的於世新兩人,看到秦旭一晚上悠哉悠哉的模樣,大概會高估時運不濟!

清晨,等八點完成交接班時,秦旭依然精神不錯。

回到家中,秦旭第一個查看異化白蟻得情況。

「咦? 主播開演唱會了 它們的巢穴,怎麼形狀有點特別?」秦旭看著短短一天時間,在紙箱中,已經有將近十厘米高度的白蟻小巢穴,疑惑地自言自語。

「看這個外形,好像是一種四隻腳的動物。」

秦旭之前給塞在紙箱里,剪碎的舊毛巾,只剩下原本一半大小。

再看看那團白蟻巢的質感,原料應該是來自秦旭的那條陳舊毛巾。

異化白蟻蟻后這隻奇怪的軟體動物,是蟻群繁衍族群的希望。

白蟻蟻后在族群中,享受著超級高規格的待遇。

住最安全的地方,吃最好的食物,委屈了睡,也不能委屈了白蟻蟻后。

所以,當白蟻的巢穴有了一點小小的規模之後,白蟻工蟻們就迫不及待地將異化蟻后抬進剛剛建好的窩裡,不讓它們的蟻后們,暴露在危險的世界里。

秦旭看不到巢穴里,白蟻蟻后的情況如何,但是,觀察了半天,秦旭確認異化工蟻的數量越來越多。

它們的形態與秦旭捕捉回來的普通工蟻,有明顯的區別。

大概是因為剛出生一天的緣故,它們奔跑的速度不快,但它們目標明確,始終在毛巾碎布和蟻穴之間來回。

秦旭伸手戳了戳圓滾滾的蟻穴,發現其質地非常堅硬,並不是毛巾那種柔軟的質地。

就是不知道它們用什麼辦法,對毛巾材料進行了處理,使其變得堅硬如同石頭。

秦旭想了想,從單肩包里掏出了一個礦泉水的罐子,剪成小片,放入紙箱里。

紙箱上的小洞數量越來越多,普通白蟻工蟻對紙箱的興趣更大,不過,它們咬下的紙箱粉末,並沒有被送入蟻穴,而是散落在紙箱各處。

放了礦泉水瓶子,秦旭還覺得不夠,又順手剪了一個普通白色塑料袋放進去。

秦旭又觀察了半天。

他發現,進出蟻穴的白蟻工蟻,自始至終都只有蟻后異化後生產的那些工蟻,而當初從潮海市看守所老倉庫里捕捉的普通螞蟻,一隻也沒有爬進新建成的蟻穴中。

「真是一種奇怪的小生物。」秦旭觀察了半天,覺得十分有趣。

那些行動不快的異化工蟻,已經開始對礦泉水瓶子,還有白色塑料袋的碎片咬了起來。

「這也能吃?」秦旭覺得,這種異化白蟻,將來肯定會很不簡單。

只要稍微對環境保護有所了解的人,都會知道,這個世界的海洋和陸地,都快被恐怖增長的各種垃圾充斥了。

會吃垃圾的白蟻,會不會在將來成為消滅這種難以回收的垃圾的主力軍呢?

當然,有利有弊,秦旭同樣也很擔心,過度繁殖這種白蟻的話,會不會造成其泛濫成災,對人類社會的基礎設施,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呢?

秦旭看著不斷進出巢穴的白蟻工蟻,非常認真的考慮這個問題。 秦旭回到潮海市,返回工作崗位,從表面上看來,他的工作狀態回到普通狀態。

但是,在無人知道的暗處,秦旭的修鍊強度,逐日在增加。

修真世界存在的基礎,是充沛的,取之不竭的靈氣。

而在靈氣稀少的地球,就算使用了老秦師父想出的五花八門修鍊法,秦旭的修鍊,也比修真世界中任何一個底層修鍊者,都要艱難。

老秦師父所提出的仿仙獸門的簡陋版建築群,對目前秦旭來說,還是非常遙遠的目標。

眼下,不斷在激勵秦旭見縫插針的努力的動力,是他想儘快完成控獸心則,培育出一批能給基層民警提供有效幫助的輔助異獸。

自己查閱資料,再討教老秦師父之後,秦旭已經列出了心獸和明獸的候選名單,只等待囤積足夠的靈氣,開始試驗。

不過,這邊還沒有動靜,倒是異化白蟻成長的速度,有點超乎秦旭的預料。

在異化白蟻之前,秦旭飼養的所有異獸,除了能力的異化,在數量上並沒有太大的變化,秦旭可以從容將其養在身邊。

但是,它們並不像異化白蟻蟻后那樣,擁有強悍的生育能力,天生為生育繁衍而存在。

秦旭是上網查過資料以後,才知道,原來處於繁殖穩定期的白蟻蟻后,幾秒鐘就能產下一枚蟻卵,每日的產量可達三萬個蟻卵,完全就是一台產卵機器。

秦旭身邊的白額粉紅豬,每個卵包產三四百隻小蜘蛛,與白蟻蟻后相比,實在是弱爆了。

沒幾天,那幾十隻普通的白蟻工蟻,已經被異化工蟻給淹沒了。

秦旭也不知道它們跑到哪裡去了。

反正每次看到,在紙箱里爬來爬去,全是白蟻蟻后異化之後出生的工蟻。

秦旭多次觀察發現,這些異化工蟻就算數量翻了好幾十倍,但是它們的活動範圍,從來不會離開紙箱。

每天,它們的工作,就是將秦旭投入到紙箱里的各種各樣的材料啃咬,分解,搬運回窩巢里。

有些材質,會被它們分解出一部分的食物。

而無法被它們消化和吸收的部分,似乎經由它們的加工,形成特殊的建築材料。

隨著秦旭將一堆塑料袋,廢紙,廢棄衣物,甚至破玻璃,破碗都放進紙箱中,白蟻巢穴也越來越大。從只有秦旭拳頭大,很快就比秦旭的腦袋還要大。

意外的變化,發生在白蟻巢穴持續建造兩周之後。

沒有晚班的秦旭,跑到森林公園囤積靈氣,渾身沾著露氣,回家更換衣物的秦旭,正琢磨計算著還需要多久,才能囤積滿第一次試驗控獸心則的靈氣。

他沒想到,推開門一看,他卧室的桌面上,蹲著一隻灰貓。

「我去!」秦旭看到這隻毛髮純淨髮亮,眼眸靈動的銀灰色貓咪,扭過頭來,用灰色琉璃般的漂亮眼珠盯著自己,再看看原本位置上,飼養異化白蟻的紙箱消失無蹤,頓時氣急,認為這隻不知道從哪兒跑出來的灰貓,將他的異化白蟻窩給幹掉了。

辛辛苦苦養了這麼久的異獸,被吃掉了,秦旭能不著急嗎?

「砰」地一聲關上門,秦旭氣勢洶洶朝著那隻皮毛豐潤,姿態優雅的銀灰色走去,準備給它來一個教訓。

步步逼近,秦旭發現這隻銀灰色圓臉貓咪,不僅不逃跑,依然蹲在原來的位置上,微微擺動著腦袋,無聲無息看著他,好像沒有絲毫貓科動物的警惕心。

說實話,它的樣子非常可愛。

豎起的三角形耳朵,圓溜溜的無辜眼睛,蓬鬆而濃密的銀灰色貓毛,不斷搖頭晃腦的模樣,都讓人不忍心對它下手。

復仇總裁,女人誘你下地獄 就連秦旭這種對寵物了解不深的人,也能猜到,這樣一隻漂亮的貓咪,市場售價絕對不低。

反正比秦旭當初在寵物商店裡看到那些價格上萬的純種寵物貓,更加漂亮。

「這不對!」秦旭皺著眉頭,停住腳步,目光在房間中掃了一圈。

窗戶緊閉,在他回來之前,門也沒開,這隻貓到底是怎麼進入他的卧室?

卧室的另一個角落,絨毛越髮長的小粉們紅,擠在一起,而這隻貓咪似乎直接無視了它們的存在,只蹲坐在桌子上,搖擺腦袋賣萌。

即便白蟻巢穴被這隻貓咪幹掉了,那總會有一些痕迹吧?

被啃得坑坑窪窪的紙箱呢?

昨晚離開之前,灰撲圓滾,有他腦袋大的白蟻蟻巢呢?

秦旭可知道,那玩意非常堅硬。

他有一把匕首,能一下戳穿椰子殼,但在白蟻巢穴上砸了幾十下,也只留下一點淺淺的痕迹。

難道是被這隻貓咪當球踢了?

秦旭心情不太好地在房間里找了一圈,始終沒有發現白蟻巢穴的丁點痕迹。

就好像,餵養了這麼長時間的異化白蟻們,憑空消失了一般,連一點巢穴的殘渣都沒看到。

這種情況,秦旭只能呼喚老秦師父。

老秦師父上次直入白蟻核心,指揮大力黑螞蟻將白蟻蟻后弄回來之後,神魂之力消耗,修養了好幾天才出來蹲肩膀。

秦旭扭過頭喊他的時候,就看到娃娃臉的老秦師父,面容露出迷之微笑,用和藹的表情,注視著桌面上的貓咪。

「老秦師父,異化白蟻的巢穴找不到了。異化蟻后和白蟻,不知道是不是被這隻貓吃掉了。」秦旭心中覺得這件事情疑點重重,詢問說道。

修仙傳 「吃掉?」老秦師父從秦旭的肩膀上飛出來,飄落在銀灰色貓咪的腦袋上,小手輕輕在貓咪的耳朵上掠過,「不不不,不是吃掉,它除了體型太大一點之外,沒有毛病。」

銀灰色貓咪彷彿一無所覺,晃著腦袋,一如既往地賣萌。

「什麼?」秦旭微微皺起眉頭,走近這隻貓,仔仔細細從頭看到腳,「它怎麼了?」

從秦旭的經驗判斷,這是一隻被照料得很好的寵物貓,沒有錯。

秦旭為了確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象,還伸手摸了摸銀灰色貓咪的絨毛。

鬆軟,絨毛內還微微溫熱,手感不錯。

老秦師父的小布鞋踩著貓咪的背後,指著秦旭房間一個塑料袋說道:「你把那個袋子拿過來。」 秦旭最近的房間里,有不少原本被視作垃圾的東西。

正是留意起了垃圾,秦旭才覺得,現代人生活中,產生的垃圾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叫一份外賣,從打包袋子,連著飯盒,塑料勺子,以及一次性的木質筷子,還有贈送的牙籤和紙巾,訂單列印紙。

結束一頓未必美味的飯菜,就要往垃圾桶里塞入這麼多的垃圾。

買一個快遞,快遞紙箱,緩衝的塑料泡沫,透明膠帶,也在它們完成使命的時候,最終送入垃圾箱。

三個月換一次的牙刷,兩個月用一罐,沐浴露,洗髮水,護膚霜,洗面奶的空瓶子。

穿破的舊拖鞋,有一個破洞就扔掉的舊衣服,淘汰的舊傢具,無法修理的舊家電,哪個人的生活中,沒有一氣呵成將這些扔進垃圾堆里?

很少人會對這些垃圾產生焦慮。

因為他們只要將垃圾放入每天清理的公用垃圾桶中,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它們就不會成為自己生活的困擾。

至於被垃圾車運走以後,它們何去何從?

沒有親自體會,會關心這種事情的人,只有極少部分。

大部分人頂多只能在看到某些調查報道之後,有過短短瞬間的擔憂,但轉眼以後,該扔的東西照樣扔,該用的東西繼續用,依然源源不斷地成為垃圾生產者。

秦旭這段時間,提供給異化白蟻的食物和建築蟻巢的材料,完完全全都來自家裡和單位產生的垃圾。

現在的秦旭,就連買個肉包子,裝包子的塑料袋都會揉起來帶回家,剪碎讓異化白蟻們,將其啃光光。

更別提秦家每天產生的廚餘垃圾,無論是蘿蔔皮水果皮,還是魚骨頭肉骨頭螃蟹殼,都是異化白蟻的食譜清單上。

普通的白蟻,食譜範圍並沒有這麼廣,而異化白蟻蟻后產下的白蟻們,幾乎對任何材料來者不拒。

就算是金屬,塑料,也一視同仁。

秦旭在聽到老秦師父說,將塑料袋拿過來的時候,心裡的疑惑更重了。

他按照老秦師父所說,拿了一個雲片糕的袋子。

世紀第一寵:厲少愛妻入骨 這還是他爺爺奶奶買的小零嘴,吃完之後,就被秦旭順手拿過來了。

這種食品包裝塑料袋,是日常生活中最經常接觸的塑料垃圾。

各種各樣的食物和商品,被這些塑料袋包裝之後,乾淨整齊地擺放在貨架上,而顧客買回去,拆開之後,基本上沒有再次利用的價值,直接塞進垃圾桶里。

秦旭將塑料袋拿過來。

銀灰色貓咪,除了搖擺腦袋,幾乎沒有別的動作,直到秦旭拿著塑料袋,距離它嘴邊不足二十厘米的時候。

它停下搖擺腦袋,晶瑩的灰色眼珠子盯著秦旭。

「把塑料袋遞到它的嘴邊。」老秦師父說了一句秦旭聽起來異想天開的主意。

「貓也吃塑料袋?」秦旭難以置信地問道。

白蟻吃塑料袋木材紙板,秦旭還能接受,但是一隻姿態優雅的貓咪,吃這些東西,看起來就太古怪了。

除非……

秦旭突然想起老秦師父培育異化白蟻的目的,腦子裡冒出一個想法。

「貓是不吃去塑料袋,可是它吃。」老秦師父飄到秦旭的手邊,將秦旭拿著塑料袋的手,往貓咪嘴邊推了推,

這隻貓咪終於多了一個新動作。

它張開嘴巴,咬住塑料袋的一角,嚼了幾下,塑料袋的一個小尖角,就被它咬掉了,只留下一個不大缺口。

「它不是貓?不是真的貓?」秦旭這句話說出來,想起就在剛才,摸它貓毛的時候,手指尖感覺到了溫熱感,自己都覺得不太相信自己說出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