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曼麗站在人群中,看著楊嘯的身影,內心很不是滋味,無奈地對身邊的幾個同伴說道:

「我們走。」

「曼麗姐,我們去哪兒?」

「離開這兒,去哪兒都行,總之我不想看到楊嘯這討厭的傢伙。」

「那不抓魚了?」

「魚都抓得差不多了,沒什麼好抓的了,走吧。」

羅曼麗等人離開后,深市的蔡亮也帶著隊友離開了。

「亮哥,怎麼不抓魚了?」

「唉!」

「亮哥,你嘆啥氣啊?」

「原本帝都、魔都和我們深市彼此有不成文的約定,面對港島的人,三家聯合對付港島,這次我們沒有幫助魔都的人,等下見面有些尷尬,還有楊嘯,見面尷尬,還不如去別的地方獵殺怪獸,走吧,反正這兒的沙漠魚也不多了。」

圍觀的人全部散開了,只剩下楊嘯和周劍等人。

蜜愛天才萌妻 楊嘯跳下烈焰馬,周劍等人立即上前擁抱,表示感謝。

楊嘯問道:

「我那鷹呢?」

「在附近吃魚呢,這兩天巨鷹沒有停過,從早上吃到晚上。」

此時人群散去,周羽和習輝等人立即去附近找尋巨鷹,在不遠處找到了正在吃魚的巨鷹,對楊嘯呼喊了兩聲。

剛才人多,遮擋住了視線,現在一眼望去,果然看到一個魚堆旁待著一頭巨鷹,正在拚命撕咬地上的沙漠魚。

烈焰馬看到巨鷹,早就奔跑了過去。

那巨鷹見到了烈焰馬,頓時歡快地嘶鳴起來,然後飛到了楊嘯身邊。

楊嘯輕輕撫摸著巨鷹的羽毛,感覺自己不在的這幾天似乎還養壯了一些,看來周劍對巨鷹的照顧還算上心了。

楊嘯拍拍巨鷹,讓它和烈焰馬自個去玩。

「周劍,多謝你替我照顧巨鷹。」

「楊兄,你這樣說且不是在罵我?再說感謝的話就沒把我當兄弟了。」

周劍原本也是欣賞楊嘯的能力,有意結交朋友。

這一次楊嘯挺身而出救了他一命,他在內心便幫楊嘯當成了真正的兄弟一般。

楊嘯笑了笑,

「周劍,走,去看看你們怎麼抓魚的。」

周劍等人此刻心情格外興奮,當即一起走向地下河。

眾人看到周劍等人過來,趕緊自動讓開了地下河最前面的一段位置,周羽、習輝幾個人跳到水邊,兩個鳥類獸魂的隊友化身巨鳥,盤旋在河水上方。

一條三米長的沙漠魚從地下河中遊了出來,立即就被兩個鳥人射了一箭,然後,其中一個鳥人飛到水面,巨大的利爪直接抓起沙漠魚,飛到岸邊,甩給了站在岸邊的同伴。

岸邊的人一劍刺入沙漠魚的腦袋,沙漠魚掙扎幾下便死了,爆出了十幾個金色的基因球。

「不錯啊!這麼簡單就拿到十幾個基因球,比在外面獵殺別的變異怪獸要容易多了。」

楊嘯笑道。

「楊兄,你不知道我們前天趕過來的時候,整個河流都是沙漠魚,拿著劍,看到魚就刺,然後直接甩到岸上,那才叫一個爽啊。

那個時候,整個河面一百多個鳥人抓魚,場面可壯觀了,不像現在,少了很多人。

據說港島隊三天時間拿到了至少3千個基因球。」

3千個基因球,相當於30萬基因碎片,而且輕輕鬆鬆,沒有什麼大的風險,的確是件很划得來的事情。

「難怪大家都這麼瘋狂跑過來抓魚。」

「不過,現在這魚已經很少了,估計也沒多少可以抓了,正好我明天就要回魔都了,你要是今天不來,我還擔心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你這頭巨鷹呢。」

周劍說道。

兩人閑聊幾句,周劍陪著楊嘯在地下河便隨意散步聊天。

豪門暖妻:總裁的頭號新寵 楊嘯看著河邊到處堆著的都是沙漠魚的屍體,問道:

「這些沙漠魚的屍體沒有人要?」

「呵呵,哪能吃的完啊?再說,大家就忙著殺魚搶基因球,哪裡還顧得上這些魚?就便宜了你的巨鷹,在這裡吃了兩天,撐得都走不動了。」

楊嘯內心一動,說道:

「這樣,你去陪著周羽他們抓魚,我去附近走著走著,順便去看下烈焰馬和巨鷹,等會我們一起回基因商店。」

周劍一愣,隨即點點頭,說道:

「好!」

周劍不是蠢人,自然知道楊嘯有自己的事情,也不說穿。

緋聞總裁,老婆復婚吧 楊嘯內心有些小激動。

他隨便找了一條被冰凍的沙漠魚,抽出劍砍開,割下一塊魚肉放到嘴中。

魚肉沒有一點腥味,入口有彈性,有一股淡淡的清甜味道。

這沙漠魚長期生活在沙漠地下河流,沒有受到污染,所以肉質鮮美,至於末世后如何變異的,楊嘯倒是無法追究。

楊嘯嚼了幾塊魚肉吞下,一絲電流在體內產生。

作為強化基因階段的沙漠魚,能夠提供的能量還是不錯的,整個沙漠河流周圍大約有上千條沙漠魚的屍體。

「我這還是要發財了啊!」

楊嘯內心激動起來,儘力讓自己外表平靜下來。

那個小黑瓶雖然帶在身上,可是也不能讓大家看到他使用小黑瓶裝魚吧?

楊嘯向稍微遠一點的地方走去,那裡有一堆沙漠魚的屍體,估計是大家覺得堆太近了礙事,特意將部分沙漠魚的屍體甩到了比較遠的地方。

汗血烈焰馬已經在對一條沙漠魚噴火了,熊熊火焰烤得沙漠魚發出了一陣滋滋的響聲,空氣中有一個淡淡的烤魚肉的香味。

「這吃貨!」

楊嘯罵道。

楊嘯掃了一眼,附近沒有人注意他,於是他站到烈焰馬身後,用手摸了一下空間戒指,運轉神識。

三米長的沙漠魚便化著一道流光進入了他的空間戒指,楊嘯直接將那條沙漠魚放入了黑色小瓶。 就這樣,片刻之間,楊嘯就放了三十條魚進入了空間戒指中的黑色小瓶內。

「這麼多魚,一定要全部給裝了,哈哈,發老財了。」

楊嘯內心狂喜,片刻之後,又裝了三十條沙漠魚進入空間戒指。

然後,他有點犯難了。

如果現在將所有的沙漠魚都給裝入了黑色小瓶,這太誇張了,一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

裝三十條魚沒有人懷疑他,很多人都知道楊嘯有個空間戒指,可是當著大家的面將一千多條沙漠魚裝入空間戒指,一定會引起大家的懷疑。

一旦被基因商店的老闆知道了,他們用腳趾頭都能夠想出來,一定是他從墜落的飛船上拿到了那個黑色小瓶子。

目前只有這個黑色小瓶才有無限的煉化能力,多少變異怪獸的屍體都能夠裝下,而且化成的乳白色液體,無論多少也能裝下。

這是一個比空間戒指更加神秘十倍、百倍的東西。

空間農女之十二生肖來種田 楊嘯不敢再裝了,他在盤旋著想個什麼辦法將所有的沙漠魚屍體給弄走。

其實也沒有別的辦法,要麼是晚上,等大家都走了之後,他留下來一個人繼續裝沙漠魚屍體,只不過,要面對恐怖的沙魁。

楊嘯目前還不具備打敗沙魁的能力。

或者一清早,大家都還沒出發的時候,他就提前來到這裡,只是這樣一來,他不能保證自己一定是第一個來到地下河附近的人,一定有很多人惦記著地下河的沙漠魚,會在天亮之後的第一時間趕過來。

此時,天色漸晚,在地下河流裡面抓魚的人開始陸續離開了。

所有人都要趕在沙魁出現之前回到基因商店據點。

楊嘯發覺,這中間至少有一個小時的空檔期,因為一般人都是提前一個小時趕到基因商店據點。

楊嘯現在有烈焰馬,這一個小時如果充分利用的話,裝下幾百條魚問題不大。

「楊兄,我們要走了,天快黑了。」

周劍在遠處對楊嘯招手呼喊道。

楊嘯點點頭,周劍明天一早就要離開沙漠回去魔都,也好,明天晚上再來這裡收集沙漠魚,這樣才不會引起周劍的懷疑。

楊嘯雖然也把周劍當著朋友,可是,這個黑色小瓶的秘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楊嘯騎上烈焰馬,招呼巨鷹起飛,和周劍等人一起向十公里之外的基因商店走去。

周羽、習輝等人每人抗了一條沙漠魚在肩膀上。

楊嘯笑道:

「抗這麼多魚,今晚可以飽餐一頓了。」

習輝笑道:

「楊兄弟,明天我們就要走了,今晚我們好好慶祝一下。」

楊嘯點點頭。

十公里的路,大家步行連帶急走,奔跑,差不多花了一個小時。

楊嘯特意多留了個心眼,他們是最後一批離開地下河的人,到達基因商店的時候,距離沙魁出現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也就是說,楊嘯有一個半小時的準備明天收集沙漠魚的事情,他有烈焰馬,十公里距離十多分鐘時間就可搞定。

基因商店周圍人滿為患,非常熱鬧。

大家都開始進入了橘色光芒內,每個小組的人圍坐在一起,吃著魚肉,聊著天。

有些人去基因商店將基因圓球直接兌換成為基因藥水,有些人則直接兌換成晶幣。

周劍等人找了個地方坐下,放下肩膀上的魚,開始拿著劍割魚肉吃了。

相比生吃其它變異動物的肉,生吃魚肉沒有那麼血腥,就像吃壽司一樣,加上這魚肉很鮮美,就連那四個不能利用變異動物的肉來提升基因進化的人,也吃得津津有味。

周劍、周羽和習輝等人就不用說了,狼吞虎咽。

楊嘯的巨鷹估計是吃撐了,趴在附近睡覺了,烈焰馬也躺在巨鷹旁邊,相互依偎著,這個場景在末世的沙漠裡面真是難得。

一般的變異怪獸很難如此和諧相處。

習輝從背包中拿出了一瓶酒,興奮地說道:

「兄弟們,我這兒有酒呢。」

周劍一驚,說道:

「卧槽,你小子什麼時候藏的?」

習輝神秘一笑,說道:

「這是日本清酒,我當初從一個7/11便利店拿了一箱藏了起來,喝得差不多了,這是剩下的最後一瓶,我沒捨得喝,剛好來沙漠歷練,我就順便帶了過來,來,楊兄,你喝第一口,我們敬你!」

習輝說著,將清酒遞給楊嘯。

這個時候能夠有日本清酒配魚生,絕對是絕配。

楊嘯也不客氣,擰開酒瓶,喝了一口,一股略帶刺激的清爽感衝擊著味蕾。

楊嘯將酒遞給習輝,習輝遞給周劍,

「老大,你先喝。」

周劍喝了一口,然後每人輪流喝酒。

雖然每人只能喝三四口,但是,有酒助興就是不一樣,大家的話也多了,天南海北的聊了起來,對於楊嘯,周劍等人今天是發自內心的感激,如果沒有楊嘯,現在也許他們都在哭泣呢。

「楊兄,我們明天清早就走了,今晚就算是告別,希望我們能夠早日重逢。」

「一定有機會的,這末世也不會永遠這樣下去,我們人類終究能夠找到辦法,繼續生存下去的。」

「是的,只要我們不放棄,人類便不會從地球上滅絕。」

「對了,你在上海的那個兄弟,宮宇,我這次回到上海立即去找他,放心,有我周劍在,我就一定保他平安。」

「那就先謝謝你了!」

第二天一早,周劍等人早早起來,和楊嘯打了個招呼,擁抱著告別。

周劍等人走後,楊嘯騎著烈焰馬,帶著巨鷹,一陣風似地奔向附近的地下河。

楊嘯趕到的時候,居然是第一個人,此時地下河中,有好幾十頭沙漠魚在水中嬉戲。

楊嘯對巨鷹打了個手勢:

「兄弟,別只想著吃那些死魚,總要干點活吧?我射箭,你抓魚。」

楊嘯說著,拿出金雕弓,對著水中射去。

楊嘯現在的箭法射水中三米長的巨魚,簡直一射一個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