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上寫著。

花囹羅,如果你再不出現,五天之後,寧王將要在空境殺死青羽鸞翎。

這不是青羽鸞翎寫的,是誰在用她的信竹給她寫信?

花離荒真要殺了青羽鸞翎?

「嗚,主人你臉色怎麼這樣?信上寫了什麼?」

小丑蛋拿信一看,也嚇了一跳,「天啊,大魔頭要殺了青羽大人?!主人,怎麼辦?」

花囹羅心砰砰直跳,有些靜不下來。

會不會是故意給她寫信讓她自投羅網?本來這信就是故意的啊。

但周曉安絕對不會主動讓別人拿她的信竹給她寫這樣的信,所以說,周曉安現在的處境是身不由己。

但這不是花離荒的筆跡,也不是赤蓮或妙音他們的……

花囹羅寫了一封信回去:你是誰?

信竹沒有迴音,那個人一直沒回答。

「丑蛋,我們走!」

「主人,會不會上當啊?」

「上當也得走啊!」

花囹羅出門就碰上的風華,正好:「風華,我得走了。」

風華愣住了,之前還信誓旦旦說要等的人,怎麼忽然就改變了主意。

花囹羅也解釋不了那麼多,就說:「見到九千流,幫我說一聲對不住了。」不能再等他回來了。

「囹羅姑娘,難道你已經不相信殿下了么?」

花囹羅腳步一頓,說道:「不,我一直相信他。」

「雖然我沒有阻攔你的理由,但是若是你踏出這扇門,可能就要……」

「我知道,寅虎在外邊。」

風華愣了許久,嘆了口氣:「珍重。」

「嗯。」花囹羅想了想,又說道,「替我跟芳雪他們道別,這些日子給他們添麻煩了。」

說罷,花囹羅頭也不回,走到紅顏坊門口,望著緊閉的大門。

……歡迎回來,花囹羅。

……我跟你,離開紛擾的所有,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不是宮裡,不是紅顏坊,而是你喜歡的任何一個地方。

所有的話,還暖暖響在耳邊,如今分離又在眼前。

想回頭再看看紅顏坊,可怕看到落花飛雪,驚擾了記憶里的燈火輝煌。

花囹羅雙手握著門把,深呼吸拉開大門。外邊的寒風吹進來,冬天其實早就來臨,只是因為他的守護,她察覺不到寒冷罷了。

……我得去一個地方,很快就回來。

……多快?我數到九十九,你能回來了嗎?

……不知道。

……那我數九百九十九,能回來了嗎?

……我……

……如果還是不能,我就不讓你去。

……好,你數到九百九十九,我就回來了。

……去吧,我給你等門。

只是此次一別,不知又要讓他數多少次九百九十九啊。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又名:神級龍衛) 九千流,珍重,再見了。

花囹羅走出去。 才走出門口,立即有一道黑影閃出,花囹羅抬頭一看,正是寅虎。

寅虎還未開口說話,花囹羅立即上前對他說:「寅虎,麻煩立刻帶我去找花離鏡!」

他倒是愣了一下,因為身處異國,出任務多少受到了限制。更因為九千流在紅顏坊設立的結界,讓他實在難攻克。

守候多日,沒想到通緝犯見到他第一句就是讓他帶他去找寧王,這倒是省事了不少。

直接將人帶走。

寅虎跟赤蓮一樣,渾身都透露著一種堅韌果敢的氣息,但這傢伙顯得更加威猛一些,至少從體型上看,真的猶如一隻猛虎。

虎背熊腰,一身肌肉。背後背一把寬大的大劍閻羅斬,霸氣十足。

「寅虎,是不是直接去空境?」

從開始就覺得花囹羅對他說話不客氣,現在她居然說到了空境二字,這讓寅虎格外意外。

不朽女 「你怎麼知道空境?」這個消息,他也是剛聽說不久,她居然就知道了。

看來確實有這個地方存在。

花囹羅不答只問:「花離荒是不是也正在那兒?」

寅虎凝眉看了她須臾,說道:「我帶你回錦城。」

「不是去空境?」

「那不是你去的地方。」

「青羽鸞翎是不是也在那兒?」

她居然還說到了青羽鸞翎,證明她對寧王的行蹤非常了解。

寧王只說必須要活著緝拿,別的也沒交代,但她到底是什麼來頭?寅虎不動聲色,只道:

「你無需知道。」

他這麼說的話,估計青羽鸞翎確實是在空境。

「你若不帶我去空境,我死也不會跟你去見花離荒。」花囹羅說得格外堅決。

寅虎看她須臾,對身後的人馬說:「前往空境。」

反正寧王的意思也是,抓到她的時候,立刻帶到他面前。

寧王如今正好也前往空境,赤蓮跟妙音又分派別處沒有跟隨寧王,寅虎決定帶她前往,正好護主。

空境是西岐境內新發現的奇景幻境,位於蒼川省境內的仆勾山山脈之內,別名死亡湖泊。

死亡湖泊成形並沒有多久,開始它只是像泉水一樣從地底冒出,唯一不同的是,它冒出的是白色的水。

有些樵夫路過見到覺得奇怪,就曾用巨石將泉眼堵住,之後發現泉眼又轉移到別處冒出來。

因為泉眼處在深山之中,很少有人經過,也無人注意,隨後匯聚成一片白色的湖泊。

仆勾山原本綠林覆蓋,聚集著飛禽走獸,但白水湖出現之後,周圍的樹與鳥獸全都滅絕了。

後來才發現,那湖吸收靈氣,不管是飛禽走獸還是花草樹木,更或者靈力再高的人落入其中,就像深陷沼澤之中,連人帶靈力都被吞噬。

幾年之後,仆勾山已經生靈滅絕,人跡罕至,被人稱之為死亡湖泊空境。

花囹羅跟寅虎來到空境內,花離荒已經在湖邊,看著白水湖。

整個湖泊在斷崖之下匯聚,形成了一片汪洋,冒著白氣,跟白煙一樣飄渺,卻散發這濃郁的血腥之氣。

河中浸泡著樹木早已經死亡,光禿禿的樹榦長年浸泡也被染成了白色,矗立在湖中,像被裹了霜雪。

「那,那是……」花囹羅倒抽一口氣,心臟都快炸開了。

青羽鸞翎此刻正被吊著雙手,掛在湖水中央的其中一棵樹上,半身浸泡在水裡,渾身灰白,頭低垂著,分不清是昏迷還是死亡。

看來信竹上寫的是真的啊,花離荒真的對青羽鸞翎動手了嗎?

是她害了周曉安啊!

「安……安子!」花囹羅撕裂大喊著衝過去。

花離荒回頭看向花囹羅,眉頭擰起,寅虎怎麼會帶她來這個地方?

寅虎趕緊拉住花囹羅,花離荒擺擺手,人都帶過來了,她也已經看到青羽鸞翎的處境,攔著也沒用。

可花離荒沒想到的是,花囹羅向他跑過來的同時,手裡已經拔出了輓歌劍,而且第一劍就是致命的散魂。

花離荒目光一凜,迅速抽出斷魂阻擋。

現在花囹羅的力量,可不是單純的三腳貓功夫,吃到她那一劍,多少都得蹭掉一層皮。

「王八蛋!我殺了你!」

看到安子那樣,花囹羅已經什麼都不能想,再次盲目的殺過去,看到周曉安那樣,她已經完全瘋了。

寅虎已經上前大劍揮出,幾招打掉了她手裡的輓歌,將對他而言就像小孩子反剪在身前,腿踢她膝蓋後方,花囹羅撲騰跪在地上。

對於被他抓回來,生氣道見面就想殺他?

要殺他用這麼盲目的手法,能殺么?

花離荒背著手,居高臨下看著她。

花囹羅抬起頭,滿眼通紅,裡邊全是仇恨:「花離荒,你要抓我要殺我我無話可說,但為什麼要殺安子!」

他殺安子?她認為青羽鸞翎之所以在空境之內,是他要殺她?花離荒蹙眉,不語。

「你這個殺人犯!就為了抓我你殺安子你不得好死!」花囹羅喊著眼淚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滑落,卻嘶聲朝著他怒吼,「王八蛋!你把安子還給我!」

她努力著想從寅虎的鉗制下掙脫,可是掙不脫啊。

寅虎看著寧王隱忍著怒火,但卻沒有對花囹羅動手,於是想要跟花囹羅解釋:「青羽隨官並不是……」

「寅虎,閉嘴。」花離荒走到花囹羅面前,捏起她的下巴,看她充滿恨意的眼睛,冷聲道,「本王要真殺了青羽鸞翎,你能如何?」

「我殺了你我殺了你!」

全身動不了,她抬頭就想咬他,但下巴被他緊緊捏著也咬不著。

花離荒看這淚水濕透的小臉,冷哼:「殺本王,再練練吧。」

是,她是殺不了他,此刻她是如此的恨。

曾想起花離荒的好,她能如數家珍一般道出。

但想到花離荒的壞,她也能一一道來,他向來都很決絕,就連殺自己的哥哥花瀾玥,也沒有眨一下眼睛。

何況青羽鸞翎呢?

花離荒表情冷酷:「與其殺本王,倒不如好生求本王,看本王會不會心軟。」

「你根本就沒有心,何來的心軟?」

花離荒捏著她下巴的手忽然一緊,花囹羅痛得擰起眉頭,看到他眼裡閃過一絲冰冷的寒光,腮幫子緊了緊,用力放開她的下巴。

他站了起來,目光藐視著她,嘴角彎起冰冷的笑意。

「但如何是好呢?現在除了你懇求本王這無心之人之外,青羽鸞翎無其他活路。」

「你這個魔鬼……」

「魔鬼豈能與本王相提並論?」

「你……」

「你求或是不求?」花離荒看著她,冰冷的眼眸沒有一絲動容,「不求是么……」

「我求你!」花囹羅渾身發抖,終於絕望,「我求求你放了安子,我求你……」

「如何求?用什麼求?」

「用我的命換安子的命。」

「本王要你的命有何用?」

「……」花囹羅此刻真的恨不得撲過去一口咬斷他的脖子,「那我要怎麼做,你到底要我怎麼做?」

是啊,他到底想讓她做什麼呢?

要她的命,不過輕輕一捏就要了。

要她求他,她也求了。

可是,他卻更憤怒,更不滿足。

他到底想要什麼?

看著她許久,他想要把她狠狠揉碎在胸膛內,是,他想要那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