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轟轟。」

霎時間,有悶響聲傳來,只見那內堂牆壁前,一座空著的弓台之上,忽然爆發出陣陣靈光,其上更是有暴空身聲,時而傳來。

這股動靜,頓時引起冷家劫境強者的注意。

「嘶!弓台有動靜,難道是落雲弓,出現在了靈城之內?」內堂之中,只見一位身長袍,一頭長發盤起,面相威嚴的中年男子,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冷家內堂,幾乎是在同時,幾位家族劫境強者,紛紛出現在了弓台前。

「呼……」

目光所致,凌厲的呼嘯聲,此時越發的強烈。

四周冷家眾人,臉上均是露出激動之色,落雲弓丟失數年,如今失而復得,無疑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立刻,封閉靈城!」

「冷家劫境強者盡出,全力搜尋我族至寶。」前方內堂之中,只見那位長袍中年男子,此刻大喝一聲,周身氣勢隨之一凝。

冷家四周族人聞言,頓時目光一震。

「謹遵家主法令。」內堂中的劫境強者,均是周身靈力凝聚,劫境之力衝天而起,抬手抱拳之下,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嚴肅了幾分。

落雲弓的重要,對於冷家強者而言不言而喻。

而就在此時,府邸之外,忽悠真正悶響傳來,一股恐怖的威壓之力,隨之橫掃襲卷。

府邸內堂內,冷家家族等人,還沒來得及走出,前方便是有家族後輩沖入堂內,臉上露出驚恐之色,向著眾人彎身一拜。

「怎麼回事?」冷家家主目光一震,開口低喝道。

前方族人聞言,頓時身形一顫。

「回,回稟家主,有一位淡袍青年,闖入我冷家府邸,護府大陣無法阻擋,鎮守的族人,沒有一人能與之抗衡!」

「他……他已經殺過來了。」

前方這位後輩族人,顯然是被嚇得不輕,此刻聲音略顯微顫。

秦吏 「只要有人?」冷家家主面色一怔,臉上露出驚嘆之色。

守護府門的族人,基本都是族內精英,更是有劫境長事鎮守,其戰力不凡,在加上護府大陣,一般的武修想要闖入,可謂是難入登天。

此時不等前方族人回話,堂內的一位長須老者,此時緩步走出,抬頭向著前方望去。

「確實只有一人,實力至少九重劫境,若是老夫沒有猜錯,落雲弓應該就是在此人手中。」那長須老者摸了摸嘴角,低聲開口道。

堂內眾人聞言,皆是心中一驚。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伴隨著一聲悶響,前方內堂的大門,被一位族人震飛的身軀撞碎,同時一股恐怖的靈壓之力,掃向了內堂。

「冷家家主何在?」

前方不遠處,一道略顯冰冷的聲音傳來。

話音未落,在眾人的震驚的目光之下,只見一位身穿淡袍,神情冷峻的青年,已然從門外走進,目光橫掃而來,帶著凌厲之芒。

堂內眾人,均是神情一凝,空氣中稍有安靜。

下一刻,只見方才那位中年男子,在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之移身上前一步。

「在下冷雨,冷家現任家主。」

「閣下這般闖入了冷家府邸,可是在欺我冷家無人?」冷雨低聲開口,周身氣勢凝聚之下,竟是達到了九重劫境。

內堂內,場面頓時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那前方青年,顯然正是葉飛無疑,他在離開宋城之後,便是被直接傳送至了靈城外百里,進入這座古城,只在一念之間。

「是又如何?」葉飛目光沉靜,抬頭掃向前方眾人。

對於這中部冷家,他向來不太感冒。

神域三大世家,除了宋家之外,其他的兩家與他都有著不少的過節。

「大膽!」

「你可知,這裡是什麼地方,豈容你一個山野之輩在此這般放肆。」不等冷雨開口,一旁的劫境族人,已然是忍不住了。

話音落下,隨之法器祭出,霎時間五位五重劫境左右的強者,隨之向著葉飛直接衝來。

一時間,整個內堂之中,狂暴的靈力隨之橫掃四周。

前方門前,葉飛身形未動分毫,他只是緩緩抬手,掌中有印訣凝聚,隨意地向著前方一指點去。

「封。」

冷家眾人耳邊,傳來一道平靜的聲音。

四周空氣,頓時隨之一凝,目光所致可見前方,那還未臨近的五位劫境強者,身形均是被定在了原地,這股束縛之力,那是硬實力的決定鎮壓。

見此情景,冷家家主頓時目光一凝。

「哼,九重劫境,的確很強,但你別忘了,這裡是神域三大世家之一的冷家。」冷雨聲音低沉,周身靈力衝天而起。

下一刻,只見此人抬手之下,一把泛著金光的凌厲斷劍,落入此人掌中。

劍刃寬厚,其上有古紋刻畫,隱約有低鳴聲傳出,可見此劍已然達到了仙寶的層次。

「小輩,你可以瞑目了。」冷雨此刻,眼中殺意已決,身形隨之帶出殘影。

無論眼前之人擅闖冷家,還是冷家至寶落雲弓,可能在此人手中,眼前之人今天都難逃一死。

霎時間,短刃臨近,直指葉飛而來。

「你,不是葉某的對手。」葉飛目光沉靜,直言開口道。

他如今的境界,儘管停留在九重劫境,但本身的戰力,卻是已然達到仙境巔峰,就算還是一般的古境強者,他都有一戰之力。

神域仙境,除了仙宮之外,再無任何力量,能夠阻擋葉飛的腳步。

「砰,轟隆。」

「咔……」

冷雨臨近,斷劍落下之時,身形便是被瞬間震飛,他體內一陣氣血翻滾,險些一口鮮血噴出,在穩住身形之後,下意識地望向手中的斷劍,可見其上已然出現了裂痕。

而前方葉飛,僅僅只是隨意的揮出一拳之力。

「硬抗仙寶!」

「你到底是何人……」

內堂後方,冷雨此刻臉上滿是震撼之色,他能夠感覺到,若非是前方之人,並沒有殺他之心,方才那一擊之下,他就算不死,多半也會身受重傷。

「源界,葉飛,冷家可還記得葉某。」葉飛淡笑一聲,此時並沒有隱藏身份,而是直言開口道。

此言一出,前方冷家眾人,均是目光一怔。

在反應過來之後,那些劫境族人,此時眼中露出忌憚之色,身形下意識向後退了兩步,葉飛這個名字,這些冷家高層劫境強者,自然是十分的熟悉。

而封妖之地的事情,早已在三大世家之中傳開。

「你就是葉飛!」

「封妖之地后,我冷家再沒招惹過你,你如今硬闖府邸,當真以為我冷家怕你不成?」前方冷雨在知曉前方之人身份后,隨之忍不住冷聲低喝道。

神域三大世家,整體實力不凡,但最讓人忌憚的,無疑是在他們的背後,有著仙宮那樣的龐然大物。

如若不然,當初宋城門前,以那北冥的性子,不可能僅斬殺一人便轉身離去。

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

「葉某來此,並沒有惡意,只是為了還弓而來。」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說完之後,他掌中靈光一閃,一把暗紅色的長弓落入掌中。

此弓一現,前方弓台隨之再度一顫。

「嗡嗡……」

其上,有嗡鳴聲傳來,可見前方之人手中的長弓,正是冷家的至寶無疑。

但此刻內堂之中,冷家之人卻是無人敢輕易上前,能夠踏入劫境的,自然不是愚笨之輩,前方之人看似坦蕩,但此事顯然沒有那麼容易。

「你想要什麼?」冷雨稍有沉吟,抬頭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問道。

葉飛聞言,微微一下,和聰明人談話,確實要輕鬆許多。

「你冷家的保命秘術,葉某很有興趣。」葉飛目光沉靜,隨之直言開口道。

他如今的戰力,這落雲弓已然無用,仙人冢即將開口,若是沒有保命的手段,在那個有遠古仙界,不朽界主踏入之地,他想要尋得仙根,無疑是極為困難。

此言一處,前方冷家眾人,此時均是明白過來。

「此事,本家主還需與老祖商議一番,你留下落雲弓,在靈城內等待便可。」冷雨稍有沉吟,隨之抬頭望向前之人,緩緩開口說道。

這保命秘術,其價值不亞於落雲弓,而且想要領悟此術,必須進入冷家祖地,此事事關重大。

「沒空。」

「葉某不是在與你商量。」葉飛目光一凝,臉上泛起了寒芒,他體內的氣息爆發,一股難掩的威壓之力,已然籠罩了前方眾人。

靈城內,他已然出手,身上血脈的波動,定是引起北冥的察覺,儘管一時間對方無法確定他的位置,但這無疑只是時間問題。

呆在靈城內,對於葉飛而言,幾乎與等死無異。

「葉飛,你莫要欺人太甚,我冷家老祖,仙境頂峰修為,想要殺你易如反掌。」前方冷雨低喝一聲,眼中滿是憤怒之色。

他堂堂冷家家主,方才所言已經在給眼前之人台階下了,誰知這小輩,竟然如此不識抬舉。

此言一出,內堂那得的氣氛,頓時再度降到了冰點。

前方冷家劫境強者,紛紛目光凝聚,體內的靈力襲卷,已然籠罩了前方之人。

葉飛聞言,嘴角劃過一絲淡笑。

「葉某明白了。」

「既如此……冷家老祖,還不給葉某滾出來!」內堂前方,葉飛話鋒陡轉,他周身氣勢一凝,一股極為純粹的戰意,此刻已然衝天而起。

堂內冷家眾人,此刻聞言均是目光一怔,隨之很快反應過來,霎時間眾人的面色鐵青,眼中憤怒已然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狂暴的靈力,隨之襲卷整個內堂,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小兒,放肆!你既找死,今日便留下吧。」冷雨目光一震,周身殺意凝聚,九重劫境之力,此刻沒有半分保留。

而此時,隨著葉飛這一聲低喝,冷家府邸內,隨之一道恐怖的靈壓之力,從後山的祖地的方向衝天而去。

內堂之中,面對眼前的眾人,葉飛沒有半點興趣,他向前移出一步,身形已然消失無蹤。

「小輩,哪裡逃。」

「冷家劫境以上族人,隨本家主誅殺此子。」家主冷雨低喝一聲,身形同時閃動,追蹤著葉飛的氣息,此刻閃身而去。

一時間,冷家府邸內,數十道劫境之力,幾乎還是在同一時間衝天而起。

府邸半空,葉飛並未刻意隱匿氣息,他的速度極快,幾乎是瞬間,便是臨近了冷家的後山祖地前,前方的防禦屏障,告知著此地的不同。

葉飛身形頓住,抬頭望向前方,他的眼中有藍芒微閃。

「不出來么,葉某便先破了此陣。」葉飛目光一凝,掌中靈力凝聚,一股凌厲之勢凝聚與掌心。

而就在此時,前方陣內,陡然升起一道金色流光。

「住手!」

「老夫冷家老祖冷封元,你是何人,敢獨闖我冷家府邸?」前方半空之中,金色的光芒凝聚,化作一位身穿金袍,身形偏矮的短須老者。

前方半空,葉飛看到此人,嘴角隨之泛起淡笑。

「源界,葉飛,來此歸還你冷家落雲弓。」葉飛臉上的神情不變,此刻同樣沒有隱瞞,抬頭望向前之人。

冷封元聞言,隨即微微點頭。

「即是還弓,交給家主便可。」冷封元抬頭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隨之緩緩開口道。

他能夠感應到,眼前這青年,看似九重劫境的修為,實際上戰力極為恐怖。

在這靈城之內,有冷家氣運加身,還能讓冷封元感受到死亡威脅的人,那絕對是不容小視的。

「相傳,冷家的保命秘術極為玄妙,葉飛想要見識一番。」葉飛微微一笑,望向前方之人,隨之緩緩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前方冷封元,面色不禁微變。

「你憑什麼?」冷封元周身氣勢一凝,抬頭望著前方之人時,他體內的力量開始攀升,靈城之內千年氣運之力,隨之出現翻滾。

神域三大世家,鎮守老祖憑藉仙境巔峰之力,有戰古境之威,可謂絕非虛言。

前方半空,葉飛聞言,臉上的神情不變,只見他周身氣勢收斂,隨之移步向前踏出,頓時腳下空間一陣扭曲,下一刻其身形消失無蹤。

再一次出現,便是站在了冷封元右側不遠處。

「這……」

「不,不是挪移之術。」

「縮地成寸?」

冷封元頓時愣在了原地,他的目光一直盯著前方葉飛消失之處,整個人彷彿呆住了一般,眼中有靈光不斷閃動,彷彿有所明悟。

過去半刻,此人才逐漸回過神來。

「引動天地之力,確實是古籍中記載的縮地成寸之術,在下目光短淺,方才不識前輩親臨,還請前輩恕罪。」冷封元周身氣勢收斂,隨之轉身抬手,竟是向著一旁的葉飛抬手一拜。

葉飛見此情景,面色也是不禁一怔。

他本以為,這位冷家老祖,多半也是心高氣傲之輩,這一戰在所難免,而此時眼前之人的舉動,著實有些超出了他的意料。

而那冷封元這一拜,正好被前方冷家趕來的族人看到,一時間空氣變得十分安靜。

「老祖他,這是?」冷家劫境強者人群之中,一位長袍男子,此時聲音略顯僵硬。

再其一旁,冷家家主冷雨,此時也是愣在了原地,臉上的表情顯得變化不定。

「連老祖都要禮拜此人!」

「這……」

冷家眾人疑惑之時,此時前方半空之中,那冷封元臉上的表情,那是極為堅定,他身為仙境巔峰的強者,對於縮地成寸之術,可謂是早有研究。

領悟了這等神通之人,不朽界主之下,幾乎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哪怕本身實力,不敵古境強者,一般的古境想要束縛一位懂得縮地成寸的武修,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前輩,冷家小輩與你的過節,老朽在此向您致歉,三魂續命秘術,就隱藏在冷家祖地之內,前輩隨時可以前去。」

冷封元顯得極為禮貌,此時抬手開口道。

說罷,只見他掌中掐訣,抬手一揮之下,前方的祖地封陣,隨之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多謝,冷道友畢竟是前輩,無需如此多禮。」葉飛此時抬手回禮,低聲開口道。

一位武修,實力的提升,以前的一些所謂過節,都會隨之散去,哪怕葉飛當初,真的將那冷乾風斬殺,冷家也不可能為了一個小輩,去得罪一位仙境強者。

「葉道友請。」

冷封元同時抬手開口。

說罷,二人不顧後方冷家眾人,此刻一臉錯愕的表情,隨之一同踏入了祖地之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