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分身功法,實在太詭異了,讓人匪夷所思。

包括劍狂在內的眾人不知道的是,凌天藉助手機功能,別說一心五用了,隨時能神識化千,一心千用,控制這些分身,就和多開應用一般容易,分身同時使用法術,只是小場面而已。

還有一個分身呢?

劍狂猛然反應過來,眼前一閃,凌天已欺近身來,距劍狂不到兩丈距離。

「斬!」

劍狂輕喝一聲,光劍划動,以他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完美的金色圓圈,籠罩他身周丈許方圓,猶如金色的泡泡。

這泡泡看似脆弱,實則堅固無比,是以真武法劍驅動的「真武劍域」。

劍域一出,萬法不侵,形成絕對防禦,除非對手擊破他的真武法劍。

然而這又是不可能的事情,真武法劍無物不斬,又怎麼可能被擊破呢。

形成真武劍域的同時,劍狂仗著劍域反向凌天衝去,手中金光閃閃的真武法劍凝成鋒利無比的金線,向凌天斬去。

真是一個十足的蠢貨,如果你藏在六個分身中,我短時間內還真拿你沒有辦法。

你卻暴露真身,自尋死路,往真武法劍上撞。

劍狂冷笑連連,覺得勝之不武,凌天空有一身神奇功力,可惜太蠢。

眼看真武法劍就要將凌天切成兩截時,只見凌天身形一閃,與光劍擦肩而過,雙掌抵到真武劍域上。

他怎麼可能這般快?!

劍狂心頭大驚,他發現一次又一次的低估了對方,先是打破常理的化身功法,又是快如瞬移的速度,此子到底還藏有多少手段?

雖然凌天距離不到一尺,但劍狂並不在意,真武劍域足以擋住一切,就算是靈嬰五重陽神期的修士,也無法輕易破開的。

「再斬!」

劍狂輕喝一聲,將真武法劍催動到極致,光劍驟然加速,猛向凌天斬去。

璀璨的金線如蛇抖動,籠罩住凌天四面八方,讓他避無可避,就算凌天再使用那瞬移般的秘術,也是不可能避開的。

在劍狂看來,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在如此近的距離,凌天是不可能躲開真武法劍的。

然而,凌天根本沒有想過躲。

身為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么辦 只見凌天抵在真武劍域上的兩隻手探出兩截黑幽幽的魔光,有如最鋒利的匕首,輕易的就切開了真武劍域,然後整個人鑽了進去,伸開雙臂,向劍狂抱去。

「他怎麼可能切開我的真武劍域?」

劍狂感覺到不可思議,不過凌天貼身上來,一定有所圖謀。

劍狂畢竟是鬥法老手,直覺到了危險,此時真武法劍鞭長莫及,他手訣一指,一口銹跡斑斑的黑色短劍突兀出現,向凌天腦袋扎去。

這件死靈暗刃是上品靈寶,是他的刺殺利器,近身刺殺,就算是陽神期的靈嬰修士也要死亡。

出乎意料的是,只聽哐當一聲,凌天身前浮現出一個大龜殼,竟將死靈暗刃輕易擋下。

「神獸龍龜的殼?」

劍狂心頭一震,此子身上的好東西真是層出不窮,竟然連神獸的遺骸都有。

劍狂還想使用其他手段,已是來不及了。

「火鳳化身!」

只聽凌天輕喝一聲,他整個人瞬間變成一隻火鳳形狀,優美無雙,無數冰藍色的火焰爆開,如一座小火山噴發,映照出劍狂慘白的臉,真武劍域內頓時成了冰焰海洋。

完蛋了!

這是劍狂臨死前最後的想法。

(本章完)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無數天鳳冰焰澆到劍狂身上,瞬間把他凍成了一個冰晶雕塑。

吼!

幾乎同時,隨著一聲憤怒的嚎叫,劍狂的腦袋嘭得一聲炸開,一個半透明的靈嬰急忙忙逃出。

凌天也沒有料到劍狂如此果決,一般的修士被困在天鳳冰焰中,總是心存僥倖,還想保住肉身,至少要猶豫一陣,才會破冰而出。

劍狂卻知道肉身保不住了,立即破冰而出,無論是眼力還是決心,都是非常之人,不愧是玄劍門的精英。

可惜遇上了我!

凌天雙手湧出一團魔氣,要將劍狂的靈嬰抓住。

對於包括真武法劍在內的玄劍門諸多秘術,凌天也很感興趣,也不急著殺劍狂,先將他腦控,獲得了他記憶中的秘密再說。

團團魔氣籠罩住劍狂的靈嬰,眼看就要將他淹沒,然後靈嬰大損的劍狂就會被凌天乘虛而入,攫取他的記憶。

「爆!」

劍狂情急之下,暴喝一聲,靈嬰猛然膨脹,如氣球鼓起。

凌天只覺一股極強的神識衝擊襲來,如爆炸波,元神都為之一震。

不好!

劍狂竟要自爆靈嬰,一旦爆開,凌天元神雖強,也難免受傷,甚至直接變成白痴都有可能。

凌天想也不想,靈力一震,憑本能推開劍狂的靈嬰。

劍狂的靈嬰遠遠彈開,在半空中驟然提速,向安天宇飛去。

中計了!

凌天這才反應過來,手臂一甩,一記魔光斬向劍狂的靈嬰劈去。

一般來說,修士自爆靈嬰是不可逆的,但劍狂不知道用了什麼秘法,生生中止了自爆,凌天因此上當。

安天宇打出一道渾厚靈力,被凌天的魔光斬擊破,但也成功遲滯了魔光斬。

劍狂趁機逃到了安天宇身後,有了安天宇的庇護,凌天要抓他就難了。

「安道友,我這條命全靠你了,血脈移植名額的事,我會發動門內關係為你優先安排,你還有什麼別的吩咐,我一定儘力的。」 種植女仙在古代 劍狂向安天宇傳音道。

安天宇心中冷笑,這劍狂也算是玄劍門的頂階修士,面臨生死時卻如此不堪,你肉身都沒有了,變成廢人,就算回到玄劍門,也失了勢,不可能兌現承諾的。

不過,劍狂畢竟是玄劍門的人,眼下玄劍門一家獨大,安天宇總得顧及一二,表面工夫還是要做的。

凌天也沒空管劍狂,大手一伸,將真武法劍抓在手中。

「你敢?!那是本門至寶,不想死就放下!」

劍狂大聲怒喝,他雖然只剩下靈嬰,神念還在,真武法劍受主人神識激引,在凌天掌中瘋狂掙扎,如泥鰍一般。

不過劍狂的反抗註定是徒勞的,只見凌天雙手湧出團團魔氣,數息之內,便將真武法劍上劍狂的元神印記抹去。

魔氣天然具有侵蝕神魂的特點,要做到這一點也是輕而易舉。

「小子,把肉身還給我,我可以饒你一命,否則你會面臨玄劍門無窮無盡的追殺!」劍狂沖凌天怒吼道,他心中焦急,肉身剛剛被冰凍,如果能解凍,然後靈嬰歸位,還有救回來的希望,否則他就只能再奪舍一具新的肉身了,而奪舍極為危險,稍有不慎就會死亡,就算他成功奪舍,也修為大損,和廢人無異。

「你威脅我?」凌天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劍狂肉身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劍狂。

「不要!我們可以商量,靈石功法靈寶,什麼都可以!」劍狂的靈嬰顫了一下,忙道。

凌天冷笑一聲,手指輕輕一彈,只聽嘩啦聲響,劍狂的肉身頓時破碎,化為無數碎冰,散落在地,再也沒有任何復原的希望了。

凌天擊破劍狂肉身同時,順手把他的儲物袋也收了。

劍狂驚怒之下發出一聲慘叫,靈嬰差點爆開,安天宇忙拿出一截養魂木,讓劍狂的靈嬰暫居其中休息。

凌天細看掌中真武法劍,法劍看上去是由無數半透明的符籙構成的,只是構造給人的錯覺,實則共有十三道大符籙,而這些大符籙內部還有許多小符籙。

因為這些錯落有致,結構精巧的符籙,整個真武法劍,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部精密的機器,充滿藝術的美感。

雖然不明白真武法劍的原理,但是光看這結構,便能感受到這是一門何等玄妙的神通。

凌天也看出了這些符籙正是真武法劍的關鍵之處,只要掌握了符籙的製作方法,就能再創造出一柄同樣的真武法劍來,甚至更為強大。

凌天暗叫可惜,沒能捉住劍狂的靈嬰,如果能攫取劍狂的記憶,就掌握真武法劍的符籙製作方法了。

凌天的目光落在劍狂身上,這傢伙既然還在視線內,就是囊中之物了,跑不了的。

凌天試著催動了一下真武法劍,但法劍沒有任何反應,猶如一件死物,看來缺少了某種關鍵之處。

「小畜生,你就算拿了真武法劍,也無法使用的,只有本門中人才配用此劍!」劍狂恨恨道,凌天已毀了他的肉身,再無轉圜餘地,他再無顧忌,對凌天的稱呼也改為了小畜生。

「哦,你這法劍又不是什麼了不得的寶貝,別人怎麼不配用了?」凌天故意笑道。

「蠢貨,那些符籙的核心,都是本門弟子的劍心,他們臨死之前,自願放開元神,任我祭煉,我才能種上元神印記,除了我之外,其他任何人都無法使用的,你歸還此劍,我可以為你說情,讓本門不追殺你。」劍狂道,他想肉身已毀,自己就算回到玄劍門,也失勢了,騙凌天歸還真武法劍,不論是自己奪舍后使用,還是送給親近同門,都能讓自己未來過得好一點。

為了讓凌天堅信真武法劍無用,劍狂也有意透露出了部分法劍的秘密。

聽了劍狂的話,人群一片嘩然。

據說劍修死之後,能將其元神煉成劍心,融入靈寶中,能大大提高威能。

但這種方法太過邪惡,正道修士是不屑為之的,早早就失傳了,想不到玄劍門有此秘法,還煉製成了真武法劍。

一時之間,眾修士看劍狂的眼光都帶上了幾分厭惡鄙夷之色。

(本章完) ?見眾修士投來的鄙夷之色,劍狂忙解釋道:「這些劍心都是自願的,自願的哈。」不過卻沒有什麼效果。

劍心?

得了劍狂提示,凌天用神識深入查探,果然發現十三枚大符籙,每一枚都隱隱有一絲元神殘餘,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劍心了吧。

與傳統的元神殘餘相比,劍心少了幾分自主意識,更像是被設置了固定程序的器物。

凌天心中一喜,只要有一絲元神,就能在手機上顯示,對於他來說就不是問題。

凌天立刻調出手機界面,屏幕上果然出現了十三個劍心的圖標。

凌天神識一化十三,立刻腦控了十三枚劍心,然後將神識融入其中。

以凌天神識之強大,很快就將這十三枚劍心祭煉成功。

接著凌天隨手一揮,真武法劍中的無數符籙光芒大放,化為一道璀璨的金線,在地上劃出一道數丈深的裂口。

這……這怎麼可能?

人群目瞪口呆,不是說真武法劍只有劍狂一個人能使用嗎?凌天這麼快就掌控了真武法劍,這也太扯了吧。

「悟性太強了!這麼短時間就掌握了真武法劍的奧秘。」摘星子感嘆,其他三子也是一陣感慨。

劍狂更是靈嬰猛顫,差點原地爆炸。

沒有人比劍狂更了解真武法劍了,這些劍心都是劍修在臨死前主動放開元神,劍狂才能勉強祭煉成功,如果沒有劍心主人自願,即使以劍狂神識之強,也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且,這些劍心都是極為精細之物,經不起第二次祭煉,如果有外人再祭煉的話,劍心就會損壞。

也就是說,這十三枚劍心就如脆弱的瓷器,根本經不起粗暴如公牛的外來元神祭煉的。

但凌天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方法,竟然輕而易舉的控制了劍心,從而控制了整個真武法劍,簡直不可思議。

接來下,更讓人不可置信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凌天催動真武法劍,隨手一劃,以他為中心,形成了一個丈許方圓的金色光圈,猶如泡泡一般。

真武劍域,算是真武法劍的附帶技能。

見凌天連真武劍域都使出來了,說明他已百分百掌握了真武法劍,劍狂的心理終於被擊潰,發出絕望的咆哮聲。

對於真武劍域,凌天倒沒有多大重視,認為不如真武法劍本體。

先前劍狂施展出真武劍域,凌天雙手彈出魔光斬,便切開劍域,鑽入其中。

雖然魔技對於以靈力驅動的法術有一定的剋制作用,但這真武劍域的防禦力還是薄弱了一些,遠遠比不上龍龜殼的。

「不過是一個泡泡圈,你至於這麼誇張嗎?」凌天笑道,心中也有些奇怪劍狂的反應。

「你懂個屁,什麼泡泡圈,這是真武劍域,萬法不侵的。」劍狂沒好氣道。

「萬法不侵?那是怎麼被我破開的?」凌天不屑笑道。

「哼,那是我火候未到,如果我能發揮出真武劍域十分之一的威力,早將你擊殺當場。」劍狂恨恨道。

凌天心中好奇,難道這真武劍域還有什麼特殊之處,看來非得抓住劍狂,腦控抽魂不可了。

「安天宇是吧,你是一定要庇護劍狂了?」凌天淡淡的目光投向安天宇。

凌天連敗數名靈嬰修士,挾大勝之威,目光睥睨,竟讓安天宇心跳微微加速。

「凌道友,到此為止吧。」安天宇平靜道。

如果真動起手來,安天宇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到了安天宇這個級別,已是山南頂階的修士,不到萬不得已,沒有必要以身犯險。

安天宇不禁有些後悔,如果一開始就和褚在清劍狂等人合力對付凌天,早就拿下這小子了。

「到此為止?」凌天道,「也行啊,你把劍狂交出來,我放你走。」

「放屁,安道友豈是出賣朋友的人!」劍狂大聲喝斥,同時緊張的看向安天宇,他還真怕安天宇把他賣了。

畢竟凌天表現出了驚人的實力,而他和安天宇的交情還遠遠不到賣命的地步。

安天宇臉色陰沉,凌天出言不遜,如果自己交出劍狂,不擺明了怕這小子么?而且劍狂是玄劍門的人,自己將他出賣給敵人,在七宗即將合併的大背景下,會大大傷害合歡宗與玄劍門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