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時間?你察覺到了什麼?】聽到凌辰的話狸貓的神情立刻嚴肅了起來,能讓凌辰說出不到時間這種話的,只能是他察覺到了什麼。

“老爺。”克里斯拿着毛毯走了出來。

凌辰伸開手,讓克里斯給他蓋在膝上,‘很多事情哦~比你想象的還要多。’半遮半閉的眼中掠過凌厲的光芒,那種神色與這個世上所有人熟悉的中二凌辰都不同。

狸貓在看到凌辰眼中掠過的凌厲光芒後,脊背上升起一種顫慄感,它身上的貓都快要抖開了,凌厲的、嚴謹的,這纔像是那個它認識的凌辰,看似嬉鬧的面具下隱藏着掌握一切的心機,一切都在計劃中。

在這個世界待久了,看多了凌辰和宇智波佐助打鬧和他衝宇智波鼬撒嬌的表情,差點忘記了冷漠的彷彿一切都不放在眼中的黑白雙生花纔是凌辰本來的模樣。

收起凌厲的目光,在睜開眼,凌辰臉上依舊掛着慵懶的神色,似乎那個凌厲的眼神只是錯覺而已。

“日子真悠閒啊——”凌辰發出感嘆。

“老爺,您需要來些娛樂活動嗎?”克里斯表示作爲一個盡忠盡職的管家,應當想主人之所想,爲主人分憂解難。

“啊,啊——”凌辰摸了摸劉海,眼睛一亮,“克里斯醬~你就來曲脫脫舞提神吧。”

脫脫舞?

凌辰暗示性的目光瞅着他的衣服,傻瓜也明白他說的脫脫舞是什麼了。

克里斯皺了皺眉,一副憂傷的表情,“老爺,我都活了不知道多少歲了,早就沒有看頭了,不如老爺您自己來~”

這個時候想起你年齡很大了,欺負我不知道你們死神的年齡都是百年計算的嗎?凌辰衝他翻了個白眼,這個問題就略過不提了。

上午的時間就在凌辰悠閒的時光中過去了,在別人拼死拼活的訓練時,他在吃點心,在別人千辛萬苦的爲任務奔波時,他曬着太陽睡着了……

凌辰享受的生活,讓人很想將他拎起來揍一頓有木有,不過,想揍他?麻煩先過弟控宇智波鼬和宇智波佐助那兩關。

然後在來打倒他的小弟漩渦鳴人,最後的最後突破他的死神執事克里斯蒂安.安德魯。

最後的最後的最最後,在滅了系統,就可以揍凌辰一頓了。

如果成功了,要小心凌辰的召喚飼主的功能,飼主大人云雀恭彌十分護短,看到他的小寵物被揍了,絕對會二話不說將揍的人也揍的。對了,差點忘記了,還有凌辰撿回家的雲白會笑顏如花的等着你……

在同時也要小心死神執事克里斯蒂安.安德魯的復仇,人家是死神,你不管是生前還是死後最後祈禱不要犯到他手裏,雖然看不出來他有多厲害,但如果你知道他的真是身份就不會覺得他很好欺負了。

至於克里斯的真實身份是什麼?那個啊,先保密吧,等到凌辰開啓新副本了,我們就能知道了,不急不急。

至於夫人,幸村精市,他嘛,現在不知道被系統扔到那個空間了,我們先不說他了,免得凌辰突然變的……像網王同人卷的性格了。

如此的如此算來,爲了心中一點不爽皺凌辰一頓還是很不合算的,面臨的風險和揍過以後面對的風險太高,不合算啊。

所以我們還是繼續看他安逸下去吧,好期待有天勇士救世主會出現,推倒凌辰大魔王。

不過,這個世界的主角是漩渦鳴人吧,讓他推倒他老大,他會做?

算了,算了,你還是別做夢了,等到能強過凌辰,秒殺克里斯之後再說吧。

凌辰不用悠閒很久了,他很快結束了他夢寐以求的自在生活。他等待的學習忍術的機會很快就來了,觸發的源頭還是在宇智波鼬身上。

宇智波鼬練出的新招式,鳥身之術(烏鴉□□)。

鳥身之術也稱爲烏鴉□□,是一種把自己的查克拉投影到數十隻鳥的身上,並化作□□的忍術。因爲以鳥作爲媒介而使出的分|身術,所以比影□□之術消耗的查克拉量要少。

這是宇智波鼬的新招式,宇智波鼬並不是一個喜歡顯擺的人,在他練習這個一個的時候,被凌辰和宇智波佐助看到了。

也許是宇智波鼬故意的,他練出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將烏鴉排到兩個弟弟身邊去,宇智波佐助不用說,他是一老實認真的孩子,凌辰也不用說他是一中二的黑白雙生花。

不知道是不是宇智波鼬剛煉成技能還不太熟練,還是他有意放水就被凌辰和宇智波佐助發現了。

宇智波佐助還好,宇智波鼬高大的形象一直在他心裏,他從不去懷疑。

凌辰就星星眼了,他在看到宇智波鼬的烏鴉後就對忍術感興趣了,心想他要讓宇智波鼬教他這個招式,然後他就知道他的會是什麼了。

結果好像不用測試了,因爲沒有等到他向宇智波鼬開口,他已經從凌辰變成雲辰了。

一隻黃?色的,頭頂有一朵呆毛的,會唱歌的,有個飼主叫雲雀恭彌的小鳥。

“我不要啊——”讓我變成人吧,如果知道觸發是會變成寵物,他纔不要去觸發呢?反正有克里斯保護他,就算不學習忍術也沒有關係的吧。

……

大哥,救命。

……

“老爺,這樣子很可愛。”死神執事笑眯眯的評價,那充滿着溫和老好人的身影在凌辰眼中卻是十分的恐怖。

“你喜歡換成你來。”凌辰惱怒的瞪他。

克里斯像是沒有聽到一樣自言自語:“嗯,佐助少爺快回家了,鼬少爺也正在趕回來,老爺……你確定要變成寵物蹲在我肩上嗎?”

你以爲那是能控制的嗎?

混蛋啊!

“給我變回來……”

變回來。

……

來個小劇場治癒一下。

作者發了說說:繼續頹廢!

凌辰[回覆]:黑暗降臨。

作者[回覆]凌辰:持續黑暗!

凌辰[回覆]作者:弟控鼬哥兄弟佐助黑暗已經將我籠罩了,鼬哥,佐助救我——by凌辰。

佐助[回覆]凌辰:有你們在的日子都是黑暗弟控鼬哥。 藍天啊~白雲啊~大地啊~一切都是那麼美妙。

“親愛的~你慢慢飛~”

呼哧,呼哧。一隻黃色的頭頂帶着一束呆毛的不知名種類的小鳥,唱着歌在天空飛舞着,與之相伴的是身旁一隻黑色的烏鴉。

“喂,我說……往下面看啊——不要以爲你變成了鳥就可以無視下面的人類了。”

黃色的鳥低頭往下望去,只見一隻,錯了,是一個黑色頭髮的少年氣呼呼的瞪着他們兩個。

“喲~愚蠢的人類佐助~”黃色的小鳥撲扇着翅膀。

能說出這種話的不做第二人選,就他的樣子已經深深出名了他——宇智波凌辰,也只有他了。至於他身旁的黑色烏鴉,除了宇智波鼬還能是誰?

“別以爲你能變成鳥,就囂張了。”宇智波佐助伸手將某隻囂張的在他面前亂飛的鳥,抓下來,“我是愚蠢的人類,你是什麼?”

焚天路 “本大人是世界主角。”凌辰被他篡在手心,絲毫不覺得害怕,又大哥在呢,佐助要是敢扯他翅膀,就讓大哥掀飛他。原來他也知道他囂張了啊。

宇智波佐助一手分開他的翅膀,戳了戳露出來的小肚子,“天空的風景好嗎?”

“很好~”凌辰躺在他手上裝死。

宇智波鼬想了想收起翅膀,落在宇智波佐助肩上。佐助是感覺失落了?從小他們都在一起,這次他和凌辰都變成了鳥,可以在天空飛,而他卻沒有,只能在地上看着,不能和他們一起,鬧彆扭了?

“鼬少爺,佐助少爺,老爺,午餐時間到了。”克里斯神出鬼沒的出現在三人面前。

“克里斯?!”就算你是死神,也不要總是突然出現突然消失啊,對人類來說感覺不到氣息存在的死神突然出現,真是個鍛鍊心臟的好辦法。前提是,那個人沒有被他嚇死……

“真是抱歉,下次我會注意的。”克里斯推了推眼鏡揚起笑容。

如果你的笑容有誠意一點,我們說不定會相信你的,克里斯你這個大魔王,認識的越久越不隱藏腹黑屬性了,所以說有恃無恐了嗎?

【凌辰,發現新世界!!!】

狸貓突然響起的吼聲讓凌辰下了一跳,也不在佐助手上裝死了,一個激靈飛了起來。

【抱歉,抱歉,我太激動了。】狸貓看到凌辰被嚇到,連忙道歉,它是太激動了。

“怎麼了?”佐助伸出手。

“沒事。”凌辰撲扇着翅膀飛到佐助手上。

【這個新世界絕對安全無害,去吧,去吧,多好的機會放過我會心疼死的。】狸貓絮絮叨叨的唸叨着。

‘我突然走了,大哥和佐助怎麼辦?’聽着狸貓激動的聲音凌辰也是明白,一定是有一個極好的機會擺在眼前,可若是因此捨棄了大哥和佐助他也是不願意的。

【你可以帶他們一起去。】狸貓大方的揮揮手,表示可以一起打包帶走,【任務完成了,在帶他們一起回來就當是度假好了。那個世界比這個世界安全的多。】

‘你能量充足?’別在弄個讓他從高空墜落的情況,嗯,凌辰疑惑的歪歪頭,他什麼時候從高空墜落了。

【yes!絕對充足。】狸貓握爪。

那麼……“大哥,佐助,我們去異世界旅遊吧。”凌辰從佐助手上飛起來,飛到他前面大聲宣佈。

“異世界?旅遊?”

“賓果!狸貓開始傳送吧。”凌辰說。

【叮咚!能量啓動中——開始傳送。】

凌辰伸上突然冒起白光,想也沒想宇智波佐助伸手抓住凌辰,宇智波鼬也抓緊了宇智波佐助的衣服,不會真的去異世界吧。

一陣光芒閃過,一個人兩隻鳥都不見了身影,只有克里斯一個人站在風中。

“老爺,您忘記我了……”克里斯推了推眼鏡,嘴角翹起,異世界嗎?跟着老爺,身邊看來是不愁樂趣了。

【安全傳送中——目的地鎖定。3、2、1——到達!】

亮光讓照的眼睛看不清周圍的事物,只是根據感覺拼命抓着手裏的東西不願意放手,身體像是在半空中,腳下空空蕩蕩的感覺什麼也沒有,真是一種神奇的體驗。

待到白光散去,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片藍色。

“是海洋,我們現在剛離開地球。”凌辰興奮的在佐助手上跳來跳去。

宇智波佐助第一件事就是低頭看他腳下是什麼?

看清腳下的風景,他經不住倒吸一口氣,他腳下像是被什麼東西託着,他卻看不到,只能看到周圍飄浮着的各色星球。

“原來,這裏是宇宙啊!”淡定的凌辰。

凌辰你知不知道,在別人看着周圍從未沒有見過的景色,併爲此感覺自己渺小的時候,你冷不丁的將答案說出來很欠揍的。

眼前的藍色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到天明可以看到他們所生活的那顆星球的全部面貌。

呼!

一顆隕石與他們擦肩而過,若不是有系統保護,遇到這個隕石別說看了,近距離觀察都會被帶走的吧。

【我夠義氣吧,特意選擇了外界傳送,讓他們可以看看不同的景色哦~】狸貓洋洋得意的告訴凌辰。

‘乖~’凌辰順毛。

時間看起來過的很慢,其實在還沒有看清多少的時候就已經走了很遠了。

【到達目標星球!傳送3、2、1——】

狸貓話音一落一人兩隻鳥消失在了浩蕩無邊無際的宇宙中……

開始了他們旅行的第一站。

微風拂過,帶着絲絲涼意,清晨的陽光,依舊那麼美好。

……

等……等等……涼意?涼意。

宇智波佐助猛地睜開眼,窗戶開着,難怪他感覺有風。

思緒一秒鐘回籠,宇智波佐助掀開被子從牀上走了下來,不對啊,他和大哥不是被凌辰帶着去異世界旅遊了嗎?現在是到異世界了?大哥和凌辰呢?

扣扣。

盯着那扇被敲響的門,宇智波佐助猶豫了一秒,他是該開門呢還是應該先躲起來看看來人是誰呢?

“佐助,該起來了。”沒有等宇智波佐助反映過來,門就被推開了,一個穿着金色頭髮頭上戴着紅色的……那是什麼?像是兔子耳朵?約莫13歲的很可愛的女生走了進來。

“你怎麼能進我房間。” 月明天下 宇智波佐助冷着臉,在可愛也掩飾不了她是女生的事實啊,女生怎麼能進男生的房間。

“有問題嗎?”可愛的女生歪了下頭,她頭上的兩個紅色的耳朵也隨之擺動,“都是女生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都是女生?宇智波佐助僵硬的低下頭,往他身上瞅去!

誰告訴他,他的胸前怎麼多了肉了……

宇智波鼬看着時間差不多了就直接飛到門口,就看到宇智波佐助一副被雷劈中的表情,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不會被打擊傻了吧。

“草莓,賴智找你。”宇智波鼬看了眼宇智波佐助對可愛女生說。

“好的,佐助我先出去了,你要快點。”說完她走了出去,真是一個單純的女生。

“放心,你還會恢復的。”宇智波鼬安慰他。

“大哥……”宇智波佐助的魂魄飄飄悠悠的飛回體內,“告訴我凌辰在哪裏,我去滅了他。”怎麼又輪到他了,大哥的女裝也不錯啊,當然當着宇智波鼬的面兒,這句話宇智波佐助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說出口的。

“我愚蠢的弟——妹妹。”宇智波鼬扇了他一翅膀,“你現在的名字叫星宮佐助,剛纔出現的女孩是星宮佐助的姐姐星宮草莓。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星宮佐助還有一個弟弟叫星宮賴智。媽媽星宮林檎(qin)。爸爸星宮太一他沒在家不用在意。”

宇智波佐助神情嚴肅的將宇智波鼬說的話記在心裏,“凌辰呢?”他忍不住問。

“凌辰在外面。現在我和他是你的寵物。”宇智波鼬想了想幹脆蹦到宇智波佐助的肩上,“出去吧,有事我會提醒你。”他說。

宇智波佐助吸了口氣,走了出去。

紅色的頭髮,手上拿着一個飯勺,看到宇智波佐助笑眯眯的開口:“佐助,快吃飯,你不是說要和你姐姐去星光學院報名參加考試嗎?”

“哦。”宇智波佐助默不作聲的記下他不熟悉的名詞,洗漱完畢在餐桌前做了下來。

“草莓,我還要。”

“不行,凌辰。你已經吃了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