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姜辰他們也是在天下大陸人族裡面第一個拿到結婚證的人,後面這些青年男女結婚都要在天都城婚介所來辦領結婚證,以前是夫妻的,沒有辦的也要來補,因為戰爭剛結束死了太多男丁女性太多,天下大陸的婚姻法規定的是,男性可以娶兩名老婆,畢竟姜辰都娶了兩位公主,必須一碗水端平才能服眾。

不過後面隨著男性逐漸的恢復,姜辰也會改變這個東西,還是遵循一夫一妻制,在天下大陸創建婚姻法的時候,姜辰也創建了天下大陸的婦女保護法。

因為當女性數量超過男性好幾倍的時候,男性往往就不會珍惜女性,反而虐待和家暴女性,在以前天都城沒有這些法則的時候可能這些事情經常發生,後面頒布了婦女保護法和兒童保護法讓天都城各方面更加的完善。

「其實你真的可以不用回去了,你看現在的天都城,已經在你的指揮和建設中,成為了應該和你們那裡差不多的現代化城市了,如果你們那裡的人,能夠隨時來我們這裡,就好像別的大陸能夠隨時到這裡就好了,這樣你也不用那麼想家了。」 幾天後,顧忘辦公室里。

「周陽,你腦袋裡天天到底在想些什麼?」山貓大聲喊道,情緒極其不穩。

「我就是想試試嘛,誰知道虧了。」周陽低下了頭,輕聲回答。

「拜託,你以後做事情可不可以正常一點!」

山貓是真的生氣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像周陽這種凡事都有規劃的人,竟然也會去炒股!

「你們在這裡吼什麼?」顧忘一邊走進辦公室一邊問道。

「大哥,我……你自己說!」說著,山貓便直接坐在了旁邊的沙發上,表情很是氣憤。

能把山貓氣成這樣,估計周陽應該整出了不小的動靜。顧忘撇了一眼旁邊的周陽,等待著她的答案。

「我就是不小心,虧了點錢。」周陽低聲說道。

「不小心?虧了點錢?周陽,你好好說!」山貓激動的站了起來,大聲說道。

泣顏 「那個,是虧了一大筆錢。」周陽看著面前的顧忘,再次說道,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

「你做什麼了?」顧忘趕忙問道。

「炒股。」周陽回答。

一下子,顧忘蒙圈了。

前段時間,這個周陽說自己把所有的錢都用在了投資上,敢情她把錢全用來炒股了?她究竟是吃錯藥了還是腦袋被門給擠壞了?炒股這種不靠譜的事情,沒有人帶,她根本就摸不清套路,又怎麼會盈利!

「投了多少?」顧忘繼續問道。

「五十萬。」山貓回答。

「這五十萬是她的全部家當。」山貓繼續補充著。

是的,之前周陽將所有的資金都投在了連鎖書店上,好不容易這些書店才剛剛步入正軌,自己賺了點小錢,她就拿去炒股了,而且還虧了。

讓山貓更加生氣的是她竟然瞞著所有人,自己偷偷去炒股!

「你為什麼不找人幫你?」顧忘走向周陽,認真的問道。

「找一個有經驗的炒股專家幫你一把,豈不是更好?」他繼續說道。

「我這不是怕你們不讓我炒股嘛。」周陽低聲回答。

真是好笑。顧忘轉過身子,不再看她。

這年頭,做什麼的都有,自然炒股對大家來說也並不陌生。

「以後不準再這麼做!」 總裁溺愛:無巧不成歡 顧忘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周陽,大聲說道。

「我知道了。」周陽愧疚的回答。

可是旁邊的山貓,卻還處於一種氣不打一處來的狀態。

「你就別生氣了,放心吧,我會把錢賺回來的。」周陽走過去,一邊搖著山貓的胳膊一邊撒嬌說道。

「我不是因為你虧錢而生氣,我是擔心你!」山貓大聲解釋著。

周陽自然知道山貓的心思,也便收起了自己的鋒芒,沒有和這個自己心愛的人鬥嘴。

終於,兩個人在沙發上磨嘰了一會兒,一起離開辦公室。

不一會,趙以諾來了。

「他們倆怎麼了?」她指著外邊的山貓和周陽向辦公桌前的顧忘問道。

「沒事。」顧忘頭也沒抬,直接回答。

「喏,這是給你做的餛飩,你昨天晚上不是說想吃餛飩了么?」趙以諾一邊將飯盒放在他面前一邊說道。

顧忘立即停下了手裡的工作,抬起頭看著面前的趙以諾,眼睛里滿滿的感動。

啞醫 「我先走了,影樓那邊還有事。」說著,她便直接離開了。

看著離去的背影,顧忘只覺得心滿意足。

影樓里,大家看起來有些懶散,這讓趙以諾有些擔心。

「他們這是怎麼了?」她問道旁邊的助理。

「沒有客戶,大家都很煩躁。最近影樓事件確實消停了,但是我們卻沒有生意可做。」助理聳了聳肩,無奈的回答。

「之前不是還好好的么?怎麼突然之間就沒有生意可做了?」趙以諾著急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助理回答。

這麼棘手的狀況,讓趙以諾有些摸不著頭腦。

難道又有人在背後搗亂?是李玲?趙以諾直接拿起包包走了出去。

只要那些人一天不出來澄清事實,影樓的信譽就會一直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趙總,你去哪裡?」助理趕忙跟了上去問道。

「去找他們!」

所謂的他們,當然是指李玲那幾個造謠生事的朋友。

「趙總,你冷靜一下,你不能一個人去。」助理立馬拉住她的胳膊說道。

趙以諾看著面前的人,猶豫了一下。

「叮叮叮……」

是顧忘!

「你別衝動,我已經找人在盯著他們了。」他緩緩說道。

頓時,趙以諾愣了。

他這個電話,來的也太及時了吧!

「好。」她轉過身子,走進辦公室。

「助理,怎麼辦啊?我們總不能天天不幹活吧?」

「就是啊,我還等著發工資回老家看看我奶奶呢!」

「沒有客戶,我們怎麼生存啊!」

辦公室外的幾個員工,小心翼翼的低聲抱怨著。很明顯,他們已經有了些許不耐煩的情緒。

「大家再等一等,這件事情,趙總一定會想盡辦法來解決的!大家都再忍耐一下!」助理回答。

一副副失落又無精打採的面孔,讓助理看著有些心疼。

辦公室里的趙以諾,看著辦公室外邊的狀況,心裡也是焦急的很。可是現在,她只能等!

「大哥,這是錄音,還有視頻,不過,視頻里有一個女人,始終沒有露出臉。」山貓低聲說道。

顧忘接過東西后,仔細研究了一番后,臉色有些陰沉。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會是誰,敢對趙以諾下此毒手!

「這些人現在在哪裡?」顧忘指著電腦屏幕上的幾個人問道。

「家裡。」山貓回答。

「明天,把他們帶到酒店,就說我請他們吃飯。」說著,顧忘又開始忙碌起來。

「是。」

山貓直接走了出去。

可是視頻里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顧忘微微皺起了眉頭,心有不甘。

第二天,果然,那幾個人早早的便出現在了酒店裡。他們一聽說是顧氏總裁邀請他們吃飯,一個個的興奮的不得了,立即換了身衣服便來到了這裡。

「我來晚了。」顧忘一邊進來一邊說道。

「不晚不晚,顧總是大忙人,我們等您是應該的。」一個中年男人立馬站起來說道。 住在現代化高大數百米的皇宮內,夜歌公主站在頂樓看著下面燈火闌珊的天都城感慨道!其實現在的天都皇宮說是皇宮其實也不然,幾乎變成了天都政福辦公大樓了。

最上面幾層是姜辰他們住的以外,下面全是什麼稅務句啊勞務句啊等等各種各樣的部門,當然這只是前期,先住在這裡,後面隨著天都城往外越來越擴大,肯定也會像現代的大都市一樣,開闊一環二環三環之類的。

「回去肯定是要回去的,畢竟我帶著現代人來的時候,我就答應了到時候肯定會送他們回去的」

姜辰眼神很是堅定的回答道!

「可是乾坤袋已經壞了啊!你怎麼帶他們回去,而且來的好多人都不願意回去了,尤其那些國外大兵們,他們在這裡都已經娶了我們天下大陸的女孩兒都結婚生子了,就好像他們說的,在那邊壓力太大了,要賺錢買房子買車子什麼的,而在這邊他們都算是開國元勛什麼都不需要,而且這裡的景色是如此的優美他們完全愛上了這裡。」

「還有一些老教授老夫妻們,他們有的子女常年在國外,還有的已經是孤寡老人了,但是在這裡空氣是無比的好,環境也是如此的優美,他們吃著這裡純綠色無污染的瓜果蔬菜,感覺會長壽很多一樣他們都不願意回去了,而且我們天下大陸的人族本來就是長壽種族,基本上大部分人都會活到150歲,如果沒有戰亂的話。」

夜歌公主趕忙對姜辰訴說道!

「我知道你是想留我在這裡,但是還是有人願意回去的啊!畢竟他們在現代世界還有家人懂不懂?無論外面的世界在過美好,始終沒有家的味道,就好像以前如果把你送在諸神之都去,哪裡可能比天都城好吧!但是你在哪裡也始終不快樂,不過對了!聽你說著乾坤袋的事情,我還在想怎麼將這些人送回去呢!不行我得先做個統計,然後在問問無憂國那邊長老們的情況。」

說著姜辰立馬便聯繫無憂國那邊的國王長老。

姜辰把現代科技帶領到了這個世界,幸福方便了無數的種族人民,要是換做以前還得快馬加鞭的跑過去報信呢!而現在一通手機視頻便彈了過去。

手機每天都在量產,基本上各個部落的種族將領和商人以及一些平民都已經擁有了,可能要不了多久這個東西就會全面普及。

「喂!姜英雄多日不見近來可好啊!」

無憂國王對姜辰無比尊敬的打著招呼道!

「很好啊!這不有個事情想詢問你一下嗎?就是我想問一下你的長老們,能不能以大範圍的讓我們回到我們的世界去。」

「什麼?你要走啊!這可不行啊!天下大陸不能沒有你啊!感覺沒了你我們這些部落種族都沒有安全感似的」

聽說姜辰要走無憂國王都極力阻攔道!

而姜辰也耐心的解釋表明著他的態度,也說了自己答應了對他們的承諾,必須得把他們送回去,畢竟戰爭結束每個人都得回到自己的故鄉,就好像三眼獅王回到了落日草原,你回到了無憂國,矮人族也回到了浮雲之巔,那麼現代人也應該回到現代的世界。

「這個啊!這個我得問問我下面的那些長老,看看他們有沒有什麼辦法,現在我還暫時不能回答你。」

「好的!好的!你先去詢問,因為我們這裡回去可能差不多有快接近千人的隊伍,畢竟現在你也知道了沒有了乾坤袋,回去可能沒有以前那麼方便了。」

「這個!我知道我肯定會不顧一切的給你們想辦法,畢竟姜國王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然後兩個人簡單的寒暄了兩句便掛斷了視頻,看著姜辰去意已決夜歌公主也不在說什麼,反正姜辰在哪兒,他就在哪兒。

「夜歌你立馬通知人,昭告一下現代人,我讓他們來開個會議,因為答應了一年的時間已經快到了,遊俠是必須得遵守承諾的」

「是!」

很快夜歌公主便去辦了。

傍晚天都廣場上,知道現代人都要回去了,無數的天都城老百姓都趕來了,他們是真的捨不得,因為這些現代人,都是他們的恩人救世主啊!教他們怎麼使用現代化的東西,傳遞給他們技術,給他們修房屋,搭建橋樑,和醫術啥的。

看著下面站著的人口比來之前居然多了一半,而且很多國外大兵都是娶的兩個老婆,而且個個都是如花似玉的,就好像他們口中所說的,在現代世界裡面西方的女孩兒還是狂野了一些他們更喜歡溫柔賢惠的類型,而且這裡娶媳婦兒也不要彩禮也不花錢什麼的,畢竟很多女孩兒家裡的人幾乎都在戰爭之中死去了,留下一個孤苦伶仃的人,肯定要找一個人依靠啊,而現代人是他們最喜歡和優先選擇的目標。

因為他們能夠了解很多曾經了解不到的知識以外,還能最先嘗試體驗現代化的東西,關鍵現代人都很有錢,很有地位,能嫁給一個現代人,在天下大陸相當於也嫁入了豪門了。

「喲!個個都是娶的兩個老婆啊!還有這幾個孩子都有了,全是混血兒啊!李教授你也找了一個年輕的夫人啊」

姜辰看見土木系的李教授笑著開著玩笑道!

「我那是找的夫人啊!我是請的傭人你也知道我年歲大了,什麼事情都需要有人照顧。」

「行了!李教授你就別給我裝了,人家都說了,說你李教授在現代世界老伴死得早,在哪個世界如果找個年輕的夫人會受到左右鄰舍的指指點點和背後人的壞話,而在這個天下大陸就不一樣了,這裡的人把我們當神一樣供奉著,而且年輕女孩兒都搶著想嫁給你呢!」

一旁的另外一個老頭立馬揭短道!弄得李教授很是不好意思。

「額!這個行了!總之大家在這裡過得開心,幸福就是最好的,人這輩子追求的東西不就是這兩樣嗎?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今天將大家召集在這裡呢,也是想告訴大家,拖了大家的福,把戰爭給結束 「明人不說暗話,我來找你們是為了趙以諾。」顧忘直接說道,抿了一口茶。

一下子,面前的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很是驚慌的模樣。

「顧忘和趙以諾是什麼關係?」

「我不知道啊。」

幾個人小聲嘀咕著。

他們都是一些剛來到這個城市沒多久的人,對於本市的狀況並不是很了解,自然也不知道趙以諾和顧忘之間的複雜關係。他們只是聽說顧忘以前結過婚,後來離婚了,但卻不知道趙以諾就是顧忘的前妻,更不知道趙以諾還會和顧忘復婚。

「顧總,你不是說要和我們談生意么?」一個中年婦女低聲問道,眼睛里有一絲尷尬。

「我要你們澄清影樓事件的真相。」顧忘繼續說道。

幾個人都低下了頭,表情有些不悅。

他們不想得罪面前的這個顧氏總裁,可也不想得罪李玲。

「顧總,我想你可能找錯人了,我們和趙以諾並沒有什麼特殊的關係,之前的影樓事件,我們也是依據事實說話。」一個年輕男人突然說道。

嗯,確實是事實,不過都是他們自己捏造出來的事實!顧忘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幾個人,面色有些陰冷。

「你們現在只有兩個選擇,一,澄清事實,以後安安穩穩的待在這個城市。二,滾出這個城市,順便帶著自己殘廢的身體。」顧忘淡淡的說道。

瞬間,面前的幾個人愣了。

敢情這是一場鴻門宴!

「顧總,我們是來和你談生意的,不是和你聊天嘮嗑的,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情需要處理,先走一步。」說著,中年婦女就要離開包廂。

剛打開門,突然,幾個身強體壯的保鏢直接攔在了門口,中年婦女被嚇了一跳,立馬後退了幾步。顧忘依舊淡定的喝著茶,裝作一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模樣。

「顧總,您這是在做什麼啊,有什麼話,咱們好好說。」一個年輕姑娘趕忙說道,表情很是慌張。

「話,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你們自己掂量著辦。」說著,顧忘就要起身,離去。

「等一下!」 愛你不知歸去 中年婦女突然大聲喊道。

「只要澄清事實,你就會放過我們?」她問道。

她心裡非常清楚,面前的這個顧忘,是萬萬不能得罪的,至於李玲,以後再說。

「沒錯,我要的只是一個事實,或許,以後你們要是有什麼困難,也可以來找我。」顧忘聲音低沉的說道。

「不需要,只要你不來找我們,就已經是最大的萬幸!」中年婦女立即說道。

還真是一個精明的女人!顧忘看著面前的中年婦女,眼睛里竟然流露出一絲欣賞的目光。

這幾個人湊在一起商量了一番,終於,有了結果。

「我們可以發視頻澄清。」中年婦女繼續說道。

很好,這才是最好的結果。顧忘微微笑了一下,對著他們點了點頭。

終於,這場鴻門宴結束,顧忘在聽到中年婦女的承諾之後,便直接離開了包廂。

「媽,你到底在做什麼啊?我們怎麼向李小姐解釋啊?」年輕姑娘推了推中年婦女的胳膊,問道。

「沒事,保命要緊。」婦女回答。

此時的趙以諾,正坐在辦公桌前,拚命的思考著應該怎麼解決眼前的狀況,臉色看起來很是蒼白。

「趙總,您還是回家休息休息吧。」助理一邊走過來一邊說道。

「不用,我趴在桌子上眯一會兒就行。」趙以諾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