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點。”泰勇不耐煩的說。

張小凡進入大棚,說道:“秦小雨,你看這裏植物哪些好?”

秦小雨飄了出來,大眼睛撲閃撲閃,隨即,小手一揮,一股黑霧瀰漫在大棚深處,很快,上百株藥材被齊根拔出,被秦小雨捲入到古鏡中。

“我去啦。”秦小雨直接消失在眼前。

張小凡嘖嘖嘴,暗道奇怪,“算了,回去再說。”

張小凡出來,和泰勇回到工廠,泰勇和李雲峯把事情說了一下之後,高一六班的學生很是興奮。

“太好了,我們能夠勝利完成這次任務了。”

“嗯,不過我們怎麼出去,玩意一出去,他們殺我們怎麼辦?”

李雲峯笑着說:“這簡單,待會讓他們戰前面空地,我們全班再出去,到時候諒他們再大膽,也絕不會動手吧。”

“不錯,要是那時候動手,就真的兩敗俱傷了。”

與此同時,張小凡這邊也在商量着。

“要不趁他們出來的時候,我們一網打盡?”王虎惡狠狠的說。

“算了,他們手中有槍,在不佔絕對優勢的情況下貿然動手,不明智。”張小凡拒絕了王虎的提議。

周然從工廠出來了,把李雲峯的計劃說了一下之後,張小凡帶着同班來到空地,而李雲峯和他的同學們也直接出來,雙方人馬遠遠對視了一眼,緊接着,泰勇帶着同學們直接朝屍體菜園子跑去。

“進去吧,我倒要看看,這個工廠裏面有什麼祕密?”張小凡深吸一口氣,和同學們進入裏面。 進入工廠,由於這裏被泰勇他們收拾的很乾淨,所以裏面並沒有什麼噁心的地方,而且喪屍也被清除的一乾二淨。

張小凡拉來王虎說道:“帶路吧,去那個研究室。”

之前張小凡領泰勇去屍體菜園子的時候,王虎也被派進來檢查了一些那個實驗室,所以王虎是這裏唯一知道路線的人。

王虎點點頭,徑直向前走去,隨後來到一個樓梯口,他走了上去,張小凡一路走來,特意觀察了一番,這裏的東西還真是一些科研設施,他並不能看得懂具體是什麼東西,反正很高大上。

來到樓頂處,在一個拐彎角,王虎終於指了指邊上的一間房說:“你們看。”

張小凡看了過去,房門上寫着病毒實驗室。

“進去過麼?”張小凡問。

“嗯,不過裏面都是一排排的試劑,看不懂。”

“都進去看看吧。”

張小凡無奈搖頭,進入之後,衆人險些嘔吐起來。

進來的時候,只以爲這間房間不大,不過走進來才發現,這裏竟然還挺大,除了試劑之外,就是一排排用鉤子吊着的死屍,這些死屍形態各異,不過不用看,就知道這些屍體都是被拿來做實驗用的。

“有日誌,我們可以看一下。”蘇倩倩看到邊上科研桌上的本子,欣喜的說。

隨後她翻看了一下,點頭說:“這裏確實是研究生化病毒的地方,我們找對了,負責人是這個人。”

說完,遞來文件,文件上有一張黑白圖片,看到這個人之後,張小凡眉頭一挑,居然是那個醫生!

“這個人就是這裏的負責人,那麼不錯了,怪不得那個人那麼怪。”張小凡喃喃着,開始看日誌。

日誌的內容從他們開始進行一個生化試驗開始,這個人似乎是被派到這裏來的,具體哪裏來並沒有說,一過來,他們給了村民一筆錢,然後對外宣稱,他們是建造製藥廠。

隨後,他們邀請村民進去工作,而只要是進去工作的村民,則無一例外的,都被抓來做實驗。

他們試驗的內容也很簡單,那就是一種藥物,一種能夠讓人突破自己,挖掘潛力的藥物,最終,實驗過程中出現意外,喪屍病毒爆發,整個村莊變成了真正的寂靜村。

而最後,日誌從這裏戛然而止。

“看來,那個醫生最後一刻的時候逃離了這裏,前往了那處住地!”張小凡深吸一口氣,目光掃向衆多的試劑。

試劑種類雖多,但是這裏都明確標註了很多病毒位置,很快,張小凡便找到了病毒源標誌的地方。

“看來就是這了。”張小凡將病毒源試劑拿在手中,鬆了一口氣。

蘇倩倩蹙眉說:“有個地方很奇怪?”

“怎麼了?”張小凡問。

“你們看,這病毒源試劑這個位置空着兩格,也就是說,這裏原本擺放兩個了,那另一個去哪裏了?”

蘇倩倩狐疑的問道。

這句話一下子提醒了張小凡,王虎狐疑說:“難道被高一六班的人拿了?”

“應該不會,他們對這些不感興趣,沒見這裏連腳印都沒麼?”張小凡說。

“我們上來的時候,他們確實沒人來這裏,都說這裏噁心之類。”石燕這時候說。

由於她和許笑一開始背叛了高一六班,逃過來了,所以現在的她們不敢再回去,畢竟當時泰勇還拿槍朝她們射擊來着,這讓她們到現在還心有餘悸,所以決定留在高一六班。

聽了石燕的話,林柔說道:“那就是被那個醫生拿了,管那麼多幹嘛,我們只要完成任務走就好了。”

衆人均都是點點頭,張小凡拿着試劑,說道:“下去吧。”

慶榮華 走出門口的時候,張小凡掃了一眼前面,皺眉說:“慕容風去哪裏了?”

“誰知道,他向來獨來獨往,不喜歡跟着。”王虎沒好氣迴應。

“是啊,話說,這一次好幾次我們在行動,他突然不見了,真是奇怪。”胡小天搖頭嘆氣。

“那傢伙自命清高的很,別去管了。”蔣介偉說。

到了樓下,發現慕容風坐在椅子上看書,也不知道他書哪裏拿出來的,讓張小凡很奇怪。

匯合之後,衆人發現,原本沒有信號的手機,刷的一下來信息了。

叮!

包蕾:任務完成,準備傳送!

衆人只覺得眼前一亮,便再次回到了原本的教室。

一回到教室,衆人面面相覷,隨即,不少女生“嗚嗚”直接哭了,哭着說同桌死了,連屍體都沒有回來。

男生們此時也頗爲傷感,這一次去了四十多人,回來不到三十個,同學們傷亡太多了。

“我們的武器呢?”這時候,王虎震驚的摸了摸身上,發現加特林不見了。

“我的ak也不見了。”

“我的刀呢?”

“看來都留在那裏呢。”張花撇嘴說。

“看來鬼不想我們帶着刀槍招搖過市。”

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說着,好幾個身上帶傷的說去治療一下了,一些身上有槍傷的,則是趕緊進入冥界淘寶購買療傷藥品。

一個剛剛出去的學生突然衝了回來,震驚失色說道:“高一六班……高一六班的人也回來了。”

張小凡騰地站了起來,說道:“算下時間,確實差不多回來了。”

“要不殺過去?”王虎說道。

張小凡眉頭一閃,說道:“一不做二不休,既然我們已經和他們有仇了,就要來一個斬草除根!”

“支持小凡哥。”

“不錯,殺死高一六班!”

“要不這樣,男的殺,女的麼……哈哈……”

瞬間,石燕許臉都白了,畢竟她倆就是高一六班那裏過來的。

好在,邊上一個女生說她們兩人被包蕾拉進羣了,也就是說,她倆現在屬於高二四班,兩人才放心下來。

“看來,通過吸收學生,能夠讓人加入我們這個羣裏,也就成爲我們高二四班的人。”張小凡點點頭說,這個時候,他心裏涌起一個古怪的想法。

突然,手機聲音響起,一個陌生號碼居然添加自己。

張小凡看了一下,瞳孔一縮,居然是火葬場那個老頭,厲青山。

“他怎麼會有我的微信?”張小凡好奇之下,添加了他。

厲青山:小凡,我知道幕後的鬼是誰了!你們這個紅包羣我有辦法解決。 厲青山:小凡,我知道幕後的鬼是誰了!你們這個紅包羣我有辦法解決。

看到這裏,張小凡手一哆嗦,差點掉在地上。

厲青山,居然說有辦法解決這個紅包羣,興奮之下,他連忙迴應:怎麼弄?你又是怎麼加我的?

厲青山:昨天我過來找你們了,從你們班主任口中得知,你們離開了,當時你們教室裏死氣很重,我就知道,你們的離開不是那麼簡單,而你們的班主任也很奇怪,不像是普通人,後來晚上的時候我調查發現,幕後的鬼,就是李婷。

張小凡:是她?

厲青山:不錯,李婷有那個實力,當年的時候,她就僅憑一己之力,將我們全村的人滅殺,這一次,她要害死你們全學校的人。

張小凡:怎麼做?

厲青山:什麼時候有空?

張小凡還沒回應,包蕾說:明天是雙休日,休息兩天。

厲青山:那很好,明天我會找你,前往百花村,我有辦法對付李婷,對了,此事絕對不能讓第三人知道,我懷疑你們班級裏有內鬼。

張小凡:好。

剛剛關閉微信,張小凡發現這一次的遊戲獎勵全都到賬了,每個人獎勵了兩萬冥幣。

這一次可以說是最大手筆的一次了,只是他奇怪的是,那瓶病毒源藥劑,包蕾並沒有收回。

張小凡拿出那瓶試劑,心中奇怪,難道讓他們去那個寂靜村,真正的目的不是手裏的病毒源藥劑?

那也太大費周章了吧。

他拿着試劑打量了一下,這時候,他注意到,試劑上面的病毒源標籤有些鬆動,他撕下這個標籤,瞳孔一縮。

因爲在病毒源標籤的下面,是另一張標籤,細胞a。

“我手裏的病毒源試劑,是假的!”張小凡喃喃着,他臉色異常難看,這也就是說,從頭到尾,並不是因爲他拿了病毒源試劑才贏得了勝利,而是因爲,他們的班級隊伍裏,有其他人拿走了試劑,因爲屬於一個團隊,所以紅包羣默認他們完成任務,才傳送了回來。

“爲什麼,爲什麼試劑會被人替換掉,那個人爲什麼這樣做?”

張小凡掃視了一下整個班級,心中突然涌起一個想法:班級中真的有鬼。

婚有意外 這個鬼不是普通鬼,而是內鬼。

而且,這個內鬼的手法也令張小凡非常震驚,當時在那個屍體工廠,可是有那麼多人,他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獨自潛入那裏面率先拿走試劑?

“看來,厲青山說的沒錯,班級裏真的有內鬼。”

正想着,王虎等人過來,說道:“小凡,我們馬上去襲擊高一六班吧。”

想到明天和厲青山還要去辦事,張小凡說:“明天我還有事,高一六班的話暫時還是算了,現在過去不明智。”

“小凡,這可是大好機會啊,要是等他們兌換了體質,以後想要對付他們就麻煩了。”王虎着急地說。

“算了吧,幕後的鬼既然讓高一六班也開始玩紅包羣,就說明留着他們一定有用,我們想要去殺他們,恐怕會受到鬼的阻止。”後排的慕容風合上書本,直接說道。

王虎皺眉說:“你怎麼知道?”

“用腦子。”慕容風眼神犀利的說。

“你……”

張小凡連忙攔住王虎,說道:“慕容風說的不錯,此事從長計議,明天雙休日,大家好好休息一下。”

林柔和蘇倩倩這時候走過來,林柔說道:“小凡,你明天有事嗎?”

“怎麼了?”

“倩倩說,我們三個一起去遊樂場玩,玩這個紅包遊戲一直太壓抑了,說不定什麼時候會死,還不如痛痛快快玩一下。”林柔說道。

張小凡雖然很想陪她們,不過自己還有事,只能拒絕,“這個……我明天還有事,要不下次。”

“啊……”林柔嘴巴都撅了起來。

蘇倩倩說:“算了,我們兩個一起去好了。”

“那好吧,不過小凡,你明天有什麼事?”林柔問。

“我明天要去百花村。”張小凡輕聲說。

對於這兩個女生,張小凡還是很信任的,不過還是小聲的說:“和一個高手一起去的,我要弄明白事情的始末,對了,此事絕對不要和任何一個人提起。”

“什麼,你要去那裏。”蘇倩倩緊張的說:“太危險了,你前幾天剛剛從百花村女鬼李婷手中逃出,你現在又要過去,這不是找死麼?”

“放心,這一次我們有辦法了,但是你絕對不能說,因爲……”張小凡想了想,輕聲說:“李婷很有可能就是紅包羣羣主。”

林柔小嘴張的很大,她當即說道:“不可能!”

“沒什麼不可能的,等我解決了她,一切都結束了。”張小凡深吸一口氣,捏緊拳頭說。

“小凡,你想想看,李婷怎麼可能是羣主,她……她……反正你不能過去,太危險。”林柔蠻橫的說。

張小凡嘆氣的說:“放心,不會有危險。”

蘇倩倩拉了拉林柔,輕聲說了幾句,最後說道:“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張小凡點點頭,緊接着回到宿舍一個人收拾了起來。

這一次,前往百花村的事他只告訴了林柔和蘇倩倩,其餘人根本不知道。

第二天,直到中午的時候,厲青山才騎着一輛摩托車過來接張小凡,張小凡走出學校之後,厲青山說道:“如果你會我的道法的話,你能夠看出,你們學校被死氣籠罩着,在這裏面,活人渾渾噩噩,宛如行屍走肉,所以就算死了人,沒人知道。”

紅塵盡處嘆飄零 這些張小凡幾乎都知道了,他無奈說:“我知道,我們自從玩紅包羣遊戲之後,哪怕當着全校人的面死,他們也都認爲很正常。”

“嗯,放心,這一次解決了李婷,一定都結束了。”

厲青山一拉摩托車,兩人直接朝着百花村行駛。

厲青山顯然對百花村的路線很熟,他走小路沒多久,在天黑之前便看到了村子。

七星落長空 這一次,村子顯得無比破敗,村子入口處滿是墳墓,張小凡嘆了一口氣,說道:“上一次我們來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墳墓,走的時候纔看到,看來我們一過來這裏,就被李婷的鬼遮眼給矇蔽了眼睛。”258996894恐怖羣號,求書友們全訂,新書全訂支持太重要了 厲青山把摩托車放好,斜了張小凡一眼,說道:“算你們那一次運氣好了,你們對她還用,要不然,你以爲僅憑你們班級裏的那點人,能夠對付她?”

張小凡也想到那一次李婷讓他去火葬場辦的事,嘆氣說道:“真是失誤,不過我也沒想到她實力這麼強。”

厲青山搖搖頭,說道:“算了,好在這一次我專程找了同行借來了武器,這一次一定能夠把李婷解決。”

他說着,從摩托車上解下一個大袋子,這個袋子鼓鼓的,裏面似乎放着很多東西,他解開袋子,從裏面拿出一把青銅劍,這把劍上面雕刻着很多花紋,看色澤有些年頭了。

“這是什麼?”張小凡問。

厲青山撫摸着青銅劍說:“這可是好東西啊,降魔劍,茅山弟子的東西,不外傳的。”

張小凡沒想到厲青山這麼牛叉,茅山的東西都能搞到。

厲青山說完,便席地而坐,開始收拾起包裏的一大堆符文和各種小器具,很快,他收拾完畢,站起來說道:“走吧,趁現在天亮着,我們一鼓作氣,除掉李婷。”

說完,便進入村子,一進入村子,張小凡便感覺身邊的風有點大了,這風不像是普通的風,而是一股股陰風,吹得人身上生疼。

左教授,吃藥啦 “這是鬼風,李婷已經發現我們了。”

張小凡點點頭,他也拿出了自己的桃木劍。

往裏深入下去,很快,張小凡便看到上一次他們敲門看到一個老爺子的那所房子,說道:“上次我們過來,一個老爺子出來過。”

“哼,都是以前的村民,被李婷害死不說,李婷還把他們都拘禁在這。”厲青山嘆氣搖頭,眼中一片哀傷。

沒一會兒,天空突然烏雲密佈,原本晴朗的天空,沒想到突然變得暗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