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話本子里所說的,皇上這樣的人物啊,都喜歡去江南這種地方遍尋美女。她的這位皇上是否也是來找美女的呢?

「秘密。」

皇上一聲普通老爺的裝扮。手裡還拿著一把扇子,他用扇子捂著嘴,直勾勾的看著李雙希,看她對此有什麼反應。

「秘密啊。」李雙希的注意力還是在外面的集市上,「那暮暮就不問了。」

「朕還以為你會窮追不捨,一直追問啊。」 帝少的清純小妻 這確實在皇上的意料之外,他原本以為秦暮暮會一直問,然後他好打趣這姑娘一番的,「其實說不定你再問問,朕就說了呢?」

皇上誘導著李雙希繼續追問。誰料……李雙希的注意力一直在外面,顧不上和皇上說話。

皇上見李雙希不理她,用扇子敲了她的頭,使她的注意力回來了。本來她一直看著外面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呢。

「再問問?」李雙希把心思收回來,放到了眼前的皇上身上,要是伺候不好他,她也就真的別玩了,於是她又問道:「皇上,您真的要一直自稱朕嗎?」

說了此趟出巡乃是微服。但是李雙星忘了改口,皇上也忘了改口。一個一直自稱朕,另一個叫皇上也不住嘴。

「朕竟然忘了這個問題。」

皇上的注意力一下跑到稱呼上去了,也就沒心思繼續暗示李雙希追問他了。

「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沒想到自己數次出來微服,本應該經驗豐富。沒想到他這次卻忘了這個事情,看來還是跟這個小丫頭聊得太久了。他的思維還沒有轉換過來。

現在他應該自稱我了,而眼前的小姑娘也該叫他一聲老爺了。不然身份暴露了可就不好玩了。

微服出巡,有時候就是追求那種在事後才展露身份的那種快感。

「哎呀,老爺,這不算什麼問題,我們現在改就行了,反正在馬車裡又沒有人聽到我們說什麼。」

李雙希倒是覺得沒什麼,她只是以前看話本子,故事的開頭都是這個樣子。所以她也想試一試罷了。沒想到,居然被她試成了。果然藝術是來源於生活的啊。

皇上讚許的看著這個小丫頭,自從那件事發生后,這個丫頭就在不斷改變。他心裡對她的印象也是越來越好。 婚情薄,前夫太野蠻 從他們出了宮以後,小丫頭也變得越來越好玩了。一點都沒有在宮裡的那種拘謹。這還是讓皇上挺欣慰的。

「如此甚好,那我便聽你的了。」

「謝老爺。」

見哄好了皇上,李雙希的注意力又回到外面的集市上。真的好熱鬧啊。她有點想下去玩。但她這樣做卻會拖慢他們一行人的腳步。

所以理智告訴李雙希她不能這麼做。

但他好奇的樣子,還是沒有瞞過皇上。看來這小丫頭真的很想下去玩啊。本來他們並不應該在洛安大街這邊多過停留。但是小丫頭想玩一下,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

「暮暮,你下去問問子安。」皇上又閉上了眼睛,「她自小生活在宮裡。從沒有到外面玩過。你去問問她,要不要在這裡看看,若她不想,我們就全速前進。」

李雙希哪裡不知道皇上這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正想成全她啊。他心下感激,向皇上微微施禮,便跳下了馬車。

她走到了九皇子那邊,叩響馬車的門框,說道:「子安姑娘,要不要下來,我們姐倆一同逛逛。」

還沒等李雙希說下一句呢。周子安就跳下了馬車。

「我就說你想逛逛的,九哥哥還拉著不讓我下來。」

「我本來也不想來的。」李雙希覺得這時還是得裝一裝,不然她就太過明顯了,「但老爺心疼你,讓我陪你逛逛。」

周子安卻表現的很調皮,她在李雙希的耳邊說道:「也就父皇以為我沒出過宮。」

是啊,李雙希想起上次公主的找栗子的事情。那次不就說明公主其實還挺熟悉外面的。

李雙希也低聲回道:「那我們還去嗎?」

「當然。」

於是兩個小姑娘開始愉快的逛集市了。 兩個小姑娘在集市上,左逛逛右逛逛,一時非常開心。

「公……」李雙希想要說話,就被周子安捂住了嘴,看著周子安向她擠眉弄眼的樣子,她也明白了,「宮姑娘……」

「嗯,在外面要叫我宮姑娘。」周子安盯著她,眼睛滿是得意之色,「暮暮,你要學聰明一點。」

……

居然被這個小公主嘲弄了……明明自己剛剛還在和皇上說這件事的。怎麼轉眼自己就開始犯錯誤了……主要是被公主說了,李雙希心裡還是有點點不開心的。

怎麼說呢?

自從那時她明白了她和秦少嶺大概是不可能了……所以對於這個有可能的小公主,不免生出幾分妒忌……

或者說還妒忌周子安是那麼單純肆意,又是那麼自由的生活著,一如以前的她。

她喜歡周子安。是因為周子安看著像以前的她。她妒忌周子安,是因為她再也無法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所以,說到底,李雙希喜歡著這位公主,卻更喜歡自己吧。

「喂,你沒事吧?」見眼前的秦暮暮失了神,周子安忙把手在她眼前划悠著,「這樣就不開心了嗎?」

「我哪有不開心啊。」 愛情嫁到 李雙希沒想到,自己的思想居然也被她看了出來,忙著掩飾道,「我只是在想,馬上可以開始遊玩了。心裡是特別開心。所以是想著失了神。」

「貪玩!」

周子安點了點李雙希的鼻子。然後她拉著李雙希在集市裡跑著。兩個身材都如此嬌小的姑娘,在人群肆意穿梭著。

真的很開心,李雙希經過這次出宮之事,心裡越發堅定了,以後要出宮。一定要出宮!就算在宮裡有多麼幸福,皇上和秦少嶺對她有多好,她也一定要出宮。

「要是可以,真想一直生活在宮外啊。」

李雙希不由得發出這樣的感嘆,也許是一時太過興奮,她竟然直接說出來了嗎?李雙希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捂嘴幹嘛?」周子安抓著李雙希的手更重了幾分,她在李雙希的耳邊輕聲說道:「其實我也想這樣。」

李雙希看著周子安,嘴角不自覺彎起,這個小公主怎麼越看越可愛了。難得她居然也和她想的一樣啊。

「我還以為……」李雙希抿起嘴,「你一定會笑話我呢。」

周子安是生活在宮裡的公主,而李雙希扮演的又是一個高門貴女——秦暮暮。她以為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一定會讓周子安驚嘆的,說她腦子有問題也是可能。誰知道,這位公主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或許你是記不得。」周子安把手裡的糖葫蘆塞到了李雙希的嘴裡,「小時候,我們可是擠在床上一起看話本的關係啊。」

沒想到周子安和秦暮暮也有過這樣一段往事。她還以為周子安和秦暮暮的關係並不是很好。周子安喜歡秦少嶺,所以才會對秦暮暮另眼相看的。有段時間,她還以為周子安一直氣著秦暮暮。因為她們的往事細聽著,總是秦暮暮欺負這周子安了。而周子安為了秦少嶺一直忍讓著。

不然,她們第一次相見的時候,周子安怎麼會說,「如果你早就這樣,我們早就是朋友了。」結果秦暮暮和周子安居然也有著那種可以追憶的青澀歲月啊。

真的是想不到,想不到啊……李雙希不知為何,知道這些之後,心裡反而安定了一些。不是因為周子安會因此對她好,而是她起先覺得周子安愛秦少嶺,著實愛的有些卑微。 重生,妃不愛 一個高貴的小公主居然一直被旁人欺負著。這下,李雙希倒是安心了。否則一直對著周子安。

她也一直對周子安有些心虧。秦暮暮和周子安關係好,最開心的居然是李雙希?

這倒真是有趣了。

「話本啊。我當然記得啊。」李雙希自己也是看了不少話本的,還都是秦暮暮房裡的,「不過你還記得我們看的是什麼話本嗎?」

秦暮暮房裡的話本實在太多太多了,李雙希進宮的時候都沒有看全。進宮之後,李雙希倒是後悔了沒帶個幾本進宮。因為宮裡的生活,比秦府的更加無聊啊……

「我們小時候都愛看著女俠闖江湖的話本子。」周子安繼續在集市上挑挑揀揀的,「那時你就說,以後你也要當個女俠闖蕩江湖。」

「是啊,結果我們現在都還是在宮中里。」李雙希的語氣也帶著幾分落寞,「不過還好,你是公主,我是女官。生活倒是不錯了吧。」

「喂!」李雙希的嘴又被周子安捂住了,「都說了,在外不要暴露我們的身份啊!」

「我錯了。」

李雙希又是一時感慨才說錯了話。不知道秦暮暮現在是否過上了這樣的生活呢?在這三個女孩子之中,秦暮暮最是勇敢,所以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

而在她們當中,李雙希自覺是那個最不勇敢,最怯懦的姑娘。所以……她是難怪過得這般不舒坦了嗎?

「你也沒錯。」周子安看李雙希竟是有些不開心,又開始哄她,「我們的命不夠好,生來就沒有自由。若我們能得到那自由啊。我出銀子,你出手藝,我們開一家最大的酒樓,名揚江湖!」

公主自嘆命運不好,李雙希險些笑出來了。公主的命不好,那還真是沒有好命的人了。但她還是明白公主的意思的,公主只是嘆息一番她們自出生就被囚深宮的命運。

也許有錦衣華服,但這心裡的感覺卻是旁人不能感受到的。李雙希以前不明白。要是聽到有人這麼說,她一定會罵那人生在福中不知福。

但她經歷過了才明白,什麼叫做,人生於世,各人有各人的苦難。

「嗯,如果有機會,我們一定要做!」

「是!一定要做!」

兩個姑娘握住了對方的手,心裡許下了一個也許永遠實現不了的承諾。但李雙希還是許願著,有一天她們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這樣她們都能開心了吧……

這樣想著,兩人結束了集市,回到了馬車上。 驚聞張若寒恢復記憶的爸爸媽媽,甭提有多麼開心和興奮,雖然張若寒失憶時一切與常人無異,但卻總讓爸爸和媽媽的心裏像是有一個疙瘩存在似的非常不舒服.

如今張若寒既然已經恢復記憶,這個疙瘩也就等於完全解開了,真是讓爸爸媽媽覺得全身上下哪裏都舒坦的很啊。

然而,爸爸媽媽對於林思語能換起張若寒記憶的這件事情,覺得非常不解,直到打電話尋問遠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州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醫學中心的lovelr教授後,他們才獲得一個,lovelr教授自己分享出來的得案.

張若寒的大腦本能的封鎖這段記憶,是因爲這段記憶,實在讓張若寒太痛苦了,所以在張若寒大腦受傷後,本能的選擇了將這段記憶忘記。但是,當張若寒見到林思語,聽見林思語那句永遠埋藏在張若寒心靈深處的話後,還是讓張若寒憶起了那份刻骨名心的痛,憶起了所有已經逝去的一切。

對於lovelr教授的這個答案,爸爸媽媽雖然還是有點玄乎,但是,還是接受了lovelr教授的這個解釋,畢竟lovelr教授是這方面最頂級的專家,經他分析出來的原因,應當會有一定的道理。

所以,當張若寒和小云,昕子等女孩一番宛如隔世的心靈交流,臉上掛出久違的笑臉後,認爲應該給林思語和張若寒一點單獨相處時間的爸爸,便帶着媽媽和江娜等人,走出病房,順手帶上房門,若大的病房內,只剩下坐立天於病牀上的張若寒,和靠坐在沙發上,低聳着腦袋的林思語!

封閉的病房內,兩人久久沒有說話,雖然很想和對方說些什麼,但卻根本不知道要從何說起,因此,病房內的氣氛非常靜,卻靜得有些壓抑,唯一的聲響只有牆上滴滴嗒嗒不斷跳動的鐘擺聲。

末了,還是張若寒站起身子,在林思語砰砰作響的心跳聲中,走到沙發邊,挨着林思語坐下,然後,足足沉默幾分鐘後,方纔悠悠的開口道:

“思語,謝謝你換醒了我的記憶!”。

“不用謝,不用謝,我很高興你能夠恢復記憶!”

林思語不住的搖頭,非常驚慌的說道,她從來沒有想到要接受張若寒的謝意,更何況張若寒還是因爲,她爲張若寒帶來的痛苦,方纔憶起以前的事情。這種謝,簡直像是在拿針,拼命的刺着她的心!

張若寒不置可否的抿嘴笑了笑,然後,非常感慨的嘆道,“我以爲我忘了對你的感情,我以爲我能夠將你從心底抹去,但是,誰能想道,在我的心中最深處,卻什麼都記得,更有一個你和我之間的,永遠不滅的烙印”

“若寒,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張若寒的話,讓林思語的心頭不住的巨顫,她自己又何嘗不是,早已將張若寒的每一個話語,每一個默不作聲的表情,死死的刻在心上,甚至當年和張若寒賭氣,衝動的王衛在一起時,她的腦海裏,也全是張若寒的身影、張若寒的微笑,和王衛之間,根本沒有發生過任何的什麼!

她只是想在張若寒開口換留而出的一句話中,立刻回到張若寒的身邊,告訴張若寒自己有多麼的愛他,更希望張若寒能親口告訴她,他喜歡他,他要守護她,給林思語帶來她最需要的安全感!

但是,誰能料到,張若寒的性格,卻讓張若寒卻沒有開口說出任何一句挽留的話語,情願淨所有的痛,所有的苦,像是碎玻璃雜那樣,強行往嗓子裏血淋淋的咽去,也沒有吐出半個字!

心下越想越痛苦的林思語,終於失聲痛哭出來,一段天賜姻緣,卻被她自己一手摧毀掉,如果老天跟她說,死後重生的世界,能夠讓她回到從重前,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接受死亡的痛苦,只求能回到從前,靜靜的抱着張若寒,直到永遠的永遠。

“思語,別哭了,你的眼淚,真的會讓我心痛!”張若寒伸出手,一把緊握住林思語沒有一絲溫度的冰涼小手,非常艱難的說道,他不知道老天讓他重新得回這段記憶,是不是,是爲了告訴他,他沒有忘記林思語,還是別的什麼,但是他卻知道,如今的他,應該放飛自己的心靈,讓自己的心靈隨風飄蕩在沒有眼淚的世界!

“若寒,鳴~~”

感受到張若寒手心的溫度,林思語忘情的靠在張若寒肩上,呼吸着張若寒身上淡淡的味道,真的希望能夠停留在張若寒身邊一生一世,不論是以什麼樣的身份,不論是什麼樣的方法,只樣能永遠感受着,這最讓她迷戀的溫度,便足夠了!

“恩語,以前的事,我們不要在想了,過去的就讓它隨風逝去吧,畢竟,不全是你的錯!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在以後和小云她們一起去美國玩,我在那裏夏洛特市的房子,很大,很大,足夠你們去了後,有地方住的!”張若寒突然覺得,將自己的心裏完全釋放開後,是如此的輕鬆,他靜靜的注視着窗外那片生機盎然的世界,向林思語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

而林思語的眼淚,卻已經滴打在張若寒的胸口上,滾燙滾燙的。

當天下午一點鐘,爲了告知外界的媒體和球迷們,自己一切安好,張若寒便於上海電視臺的邀請下,參加了一個小形的媒體和球迷的見面會,並在見面會開始之前,非常慎重的告訴所有到場的媒體和球迷們,他的身體一點事情沒有,並且已經恢復記憶,謝謝大家對他的關心,但請大家不要相信外面傳得沸沸揚揚的小道消息!

於是,那些早在張若寒大學時代,便心繫張若寒的學生球迷們,知道這張若寒恢得記憶,這一天大的喜訊訊後,不禁紛紛向張若寒道起賀,更是非常真誠的祝願張若寒在以後的籃球生涯中,平平安安的,再也不要出現讓人心驚膽顫的傷痛了。

面對這些學生球迷們熱騰騰的誠心,張若寒便在自己發出的不住感謝中,接受了這些學生球迷們的祝願。

但是,當某名上海工程學院的大三男生,向張若寒問道,張若寒是否會因爲當年的受傷,沒有實現參加cuba全國八強賽的心願,更加無法完成問鼎總冠軍的願望,而覺得非常遺憾時,張若寒眉頭緊鎖,低頭沉思足有一分多鐘後,方纔重重的嘆口氣,道:

“對於當年沒有辦法去問鼎,去爭奪我夢想中的cuba總冠軍的這件事,我確實覺得非常遺憾,更覺得非常對不起那幫曾經和我,一起爲了衝擊cuba總冠軍而傾灑下無數血汗的隊友們,但是,這件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也無力迴天,我只能把這些遺憾和愧意,深深記在心中,用以告戒自己,夢想有多麼可麼貴,有多麼值得珍惜,我決不會再讓自己輕易錯過其他的任何夢想!”

“張若寒先生,請爲您的其他夢想是什麼,可以告訴我們嗎?”一名女學生,從臺下站起身,向坐在臺上的張若寒問道。

“呵,當然可以!”張若寒笑了笑,然後,收起笑容非常向往的說:

“在我一身中有很多的夢想,其中最大的一個夢想,便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爲我中國,爲中國球迷,披上那件寫有中國二字的戰袍,無尚榮耀的和世界列強們一戰!……”

“咔咔~~~~~”

一陣連綿不絕的閃光燈響起,耀眼的銀色閃光下,滿臉堅毅的張若寒竟顯得如此肅穆、莊嚴,以至於所有人都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張若寒年輕的朐膛裏,那顆火熱火熱的心,

是永遠爲中國二字而跳動的!

張若寒這一番想要爲國而戰的宏願,一經各大媒體傳到千家萬戶中,令時使得原本便將張若寒視爲偶象的中國球迷們,更加瘋狂的爲之冠上了一個萬分光榮的稱號,

英雄,

中國籃球的英雄!

於是,因爲意外情況暫時沒有返回美國,參加季前賽的張若寒,在國內的人氣,反而一路向上飆升,儼然成爲繼姚明之後,第一名引吸全國老百姓目光的籃球球星,但是,令所有籃壇宿將們驚訝的是,目前的張若寒還沒有在籃館中心備案,按照中國國內的檔案來看,他還只是一名在大學生籃協註冊後的大學生業餘球員。

但是,即便如此,已經完全添補了中國籃球,在外線以及後衛人材上於世界領域內一片空白的張若寒,還是當是當仁不讓的被中國球迷們寄於後望。

所有中國球迷們,都在翹首以待的盼望着,張若寒如願以償的成爲一名中國國家隊隊員後,將爲中國和中國球迷們而浴血奮戰的輝煌戰役!

……

因此,在衆望所歸之下,張若寒和其家人於北京時間,十四號早上飛抵北京首都機場.

在爸爸媽媽以及保鏢的陪同下,緩緩向機場外邊走去的張若寒,剛剛走出機場大門,便被苦候在此多時的北京球迷們,團團轉住,就連山貓隊教練伯怩,爲張若寒憑請的四名高大的美國保鏢,在這個轟亂而瘋狂的時刻,也無法發揮出半點作用,直到最後首都機場出動了幾十名保安,方纔將手捧五六棒獻花的張若寒等人,“搶救”出重圍,得以順利坐進了中國籃協派來迎接張若寒等人的專車裏。

事後,俱幾名參與此次“搶救”行動的首都機場的某些保安們回憶,他們這些參加過很多次“搶救”行動的老保安們,也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狂熱、瘋狂的場面!

那人山人海的畫面,即使是很多國際知名影星飛抵首都機場時,也沒有張若寒引起的轟動效應的十分之一大!

……

乘做專車,直達籃管中心大門前,張若寒等人便走出專車,在很多早已經到場的記者們的拍攝下,向籃管中心的內部走去,然後,經受一系列的程序和和驗證手續後,負責替張若辦理備案手續的公作人員,卻開始爲非常痛頭的爲難起來。

像張若寒這樣以大學生球員的身份,成功加盟nba職業籃球聯賽的球員,在中國籃球史上是絕無僅有的。

以至於籃館中心的工作人員,即使在中國籃協祕書中陸其順的授意下,可以爲張若寒放棄很多固有的規定,但是,他們還是不知道應該如何下手替張若寒辦理註冊審請。

因爲,從中國球員出境打球這點上來說,按照籃協方面的角度來看,未經中國籃協審覈批准,國內任何俱樂部、籃球經紀人和運動員本人與國(或地區)外俱樂部簽訂的涉外協議均爲無效的,但是,張若寒卻已經被nba聯盟註冊爲正式的nba職業球員,以至於籃管中心的工作人員滿頭霧水,不知該從哪裏替張若寒辦理起注山冊手續,並且,在籃管中心註冊爲球員,需以單位的名義進行註冊,不能以個人的名議。

但是,現在總不能叫山貓隊,向中國籃協發出他們想要將nba聯賽的職業球員張若寒,註冊爲中國球員的審請吧,這爲免於情於理上有點說不過去,人家山貓隊,只要張若寒在美國能夠nba裏,能上場打球便行了,怎麼可能會花錢費力的來替張若寒辦理國內的註冊手續所續!

哎,真是傷腦筋啊!

看來,原本制定這些運動員註冊條例的籃協官員和俱樂部的代表們,一定沒有想到過,會有不經中國籃協註冊,便可有機會出國打球的案例發生吧!

怎麼辦好呢?

搖頭嘆氣,滿臉無助之色的籃館中心工作人員們,只能暫時請張若寒等人,在籃館中心的會客室內稍做休息,而他們,則去將他們不知應該怎麼替張若寒辦理註冊手續的疑惑,向陸其順等籃協高級官員上報!

然後,當陸其順等籃協館員,爲了張若寒註冊爲中國球員的這件事情,特意的召開一個多小時的緊急工作會議,並且,向更高一層的國家體育總局,訴說了張若寒這一註冊情況的特殊之處後。

國家體育總局的有關負責人員,同意將權利下放給中國籃協,批准了求材若渴的中國籃協爲張若寒註冊中國球員下達出特辦令,直接繞開那些讓人一頭霧水的註冊條例,提前接受張若寒審請註冊爲中國球員的意願。

於是,當張若寒交上那份,中國籃球協會運動員註冊申請表後,便成爲了中國籃球史上的第一名由海外註冊的中國在冊球員先例。

在他的註冊單位上赫然寫着與從不同的一行英文bobcats(夏洛特山貓)。

……

“若寒,恭喜你,你在今年的十二月一號的年度年度確認、註冊期開始後,便將成爲一名正式的中國球員,也同時獲得了等候國家隊集訓入選通知書的資格,總算如願以償了!”陸其順眼中,帶着顯而易見的渴望目光,向張若寒伸出右手!

“謝謝您的恭喜,但我更要感謝的是,您和國家體家總局以及中國籃協,爲我個人的夙願,而多多費心了!”

張若寒非常感動的伸出右手,和陸其順緊緊握在一起,心中無限憧憬着十二月一號的快些到來,

中國,

讓我無尚光榮的,爲你而戰吧!

……

由於現在立時回美國,也回法參加季前賽,張若寒便靜心下來,一邊按奈住自己心中的思念,一邊在安徽省籃協和省工院院長的邀請下,從新踏上了這片生他養他,看着他一點一點進步的土地。

非常熱情的參加完安徽籃協舉行的招待會,張若寒便在私下裏向非常受他尊敬的安徽省籃協主席吳霆致謝,謝謝吳霆這名爲安徽省籃球事業,奉獻出一生年華的老將,當年對自己的厚待和栽培後,張若寒便坐上了安徽籃協特意暫時提供給他,替他作代步之用的紅旗轎車,向自己的母校駛去。

即使不用省工院吳院長對張若寒的邀請,用張若寒自己的話說,他這個因病休學的學生,也是應該回去看看們的校友們,隊友們,還有恩師,如有機會,他還是想完成自己的學業!

於是,回到省工院校內,向是受到印象中,上級領導來學校視查時待遇的張若寒,在吳院長的親自陪同下,參觀了省工院,通過教育專項撥款,而擴建的新校區,以及嶄新整齊的露天籃球場,最後來一行衆人來到棕合樓的多媒體大廳裏,參加爲張若寒而特意舉辦的歡迎會。總算讓張若寒非常激動的見到了,他的校隊隊友們,還有幫他定下宏偉夢想的授業恩師李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