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

夢夢氣的朝兒子打去,沒有任何防備的運高被抽了一下,痛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到處閃躲。

「老媽,別打了,我也不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別打了好不好?」

大貴心疼兒子,急忙拉住老婆勸道:「好了老婆,事情已經發生了,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別打了,還是想想辦法將這女鬼送走吧!」

一般的鬼就算了,直接收掉,完事,可這女鬼不行,你必須將別人好好的送到陰間,不然運高要倒霉。

「這小子就應該收拾,讓他好好讀書,他就瞎胡鬧!」

夢夢有些不解氣,卻也停滯了繼續毆打兒子,皺了皺眉看著楊風手裡的布偶,一時間還真找不到解決這女鬼的辦法。

楊風掐指算了一下道:「這鬼你們需要供奉一段時間,等鬼門大開的時候,開壇將她送走才行。」

陰間不是說送鬼就能去送的,需要在特定的日子裡才行,你跟鬼差關係好的話除外,請鬼差的代價不少,不到萬不得已誰都不想跟他們沾邊,實在是坑。

到時候坑你個幾百上千兩銀子夠你享受的,儘管是坑紙錢如此算下來。還不如放著一段時間,等七月十五鬼門關大開的時候送走來的划算,大不了以後多少一點紙錢給對方就算完事誰也不欠誰。

「只能這樣了。」

大貴自己也算了一下覺得楊風的提議最合理。

「下次再亂來。我打斷你的腿!」

將布偶拿走夢夢還不忘威脅兒子,楊風同情的拍了一下運高的肩膀。

「走吧,去睡覺。」

有個暴力傾向比較嚴重的老媽,確實有點恐怖。

運高委屈的就和一個小媳婦一樣,乖乖的回房間睡覺只是天還沒亮,他就被自己老爸老媽抓起來進行了一場男女混合雙打。

被毆打的原因很簡單運高將隔壁尼姑奄里的炒菜鍋偷了回來。做那什麼接收器。結果別人今天有活動。幾十號人等著鍋炒菜,卻發現鍋沒了。

夢夢和大貴大清早的就求爺爺告奶奶的買鍋上門賠禮道歉這種折騰,換成誰都會憋得一肚子少不打人才怪。

「不知道下次需要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九叔帶著小霜和攜帶的傢伙來到了寶發莊外,看著熱鬧的寶發莊,嘆了口氣。

「爹,你怎麼了?這裡就是師叔和師姑的家嗎?好熱鬧哦。」

小霜烏遛溜的大眼睛好奇的到處看。

「是。」

九叔笑著點點頭,走上前結果就正好碰到一臉不爽的大貴走了出來,早上被折騰了一肚子火。現在還沒消氣呢。

看到九叔帶著一個少女站在門口大貴愣了一下,哼了一聲說道:「你怎麼還沒死。」

「我死了。誰給你扶靈了?」

九叔一點不客氣直接頂了回去,反正師兄弟時間的相處模式就是這樣,沒啥大驚小怪的但這沒有影響到大家之間的關係。

「爹,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又胖又蠢又倒霉的師叔?」

小霜口直心快、直接將九叔平時抱怨的一些話說了出來,九叔想制止都來不及。

哎喲我的天。你說什麼呢?

大貴快氣瘋了。看看這說的什麼。又胖,又蠢又倒霉的師叔。有你這麼教導孩子的嗎?還有她叫你爹!

「去死吧,你兒子都沒有死了都沒人給你送終!」

一怒之下,大貴和九叔開啟了戰鬥模式,小霜瞪大了眼睛這胖師叔詛咒人不得好死太過分了。

九叔淡淡一笑道:「要兒子幹嘛,有女兒有師兄不就行了,而且我師兄不比你兒子差啊。」

九叔本以為自己說了這話。大貴會氣得反擊自己,誰知道大貴抬起手想反駁卻硬是說不出話來,就這幾天的觀察來看楊風確實比自己兒子更生掰。

實力強就不說了還聽話懂事哪裡像自己兒子就胡鬧,還娶了三個老婆!氣死人啊!

「你厲害行了吧,還不進來,你師兄都等了你好幾天。」大貴一臉不爽,抱怨著道:「一大把年紀也不知道安分一點,幾年不回家急的師兄都親自跑過來找你,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離家出走呢。」

大貴說的很帶勁仇叔卻有點出神,師兄來找我?難道是楊風?這孩子真的來了?

九叔感到很意外,不等他多想就已經看到從寶發莊內走出來的楊風。

「咳咳!」

「咳咳!」

看到楊風,九叔竟然莫名的有些心虛,抬起頭看著天空使勁咳嗽,大貴冷冷一笑等著看好戲。

你跑幾年舒服吧,看你怎麼收場。

這是誰啊。難道是師伯?

小霜好奇的看著楊風再看看一臉心虛的九叔。好奇的猜測楊風的身份。

「別咳嗽了今天風沙不大。」

無奈的看著九叔,楊風語氣複雜的說道:「三年零六個月,你這是真的離家出走?」

「這個等下再說!」

九叔眼珠子一轉就將話題岔開免得讓大貴看了自己的笑話。

「爹,這是師伯嗎?」

一旁的大漠服飾少女張口就差點沒嚇死楊風。

九叔什麼時候有這麼大的女兒了。難道他離開三年沒回去,就為了這女兒?

楊風整個人都亂了,不對啊,九叔是老年那什麼來著怎麼會有女兒還沒做大人呢。

「是你師伯。」

九叔笑著點點頭,說道,「先進去,剩下的我慢慢和你說我們先祭拜你師祖。下一次過來不知道要到猴年馬月。」

您老高興就行。

望著一臉激動的小霜,楊風有點頭疼。

女兒!

等婷婷、秋生他們知道這個消息后肯定會驚得嘴裡塞進去一顆鵝蛋。雞蛋都不夠檔次必須要鵝蛋。

「快進來吧,你一走就是三年,楊風可擔心你了。」

夢夢親自走出來迎接很熱情,讓大貴表示我吃醋了。不過他被當事人無視了。

「師伯。你回來了,太好了!」

運高還是第一次見到九叔,但不妨礙他對九叔的喜愛或許是因為愛屋及烏,九叔對運高這個小子很不錯。

九叔年輕的時候,肯定有故事。

「好漂亮啊!」

運高看到小霜后兩眼放光。可惜被自己老娘給活生生的威脅著憋了回去。

寒暄了一陣,夢夢就將大貴和運高拉著走了,九叔對小霜說道,「小霜你先出去,我和你師伯有點話說。」

「好的爹。」小霜聽話的離開。

客廳內就剩下兩人。楊風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問道,「你該解釋一下為何三年不回家?還有一個這麼大的女兒吧?老實說我被嚇了一跳。」

「收養的!」

九叔白了楊風一眼你小子想什麼我還不知道?

果然九叔不好對付楊風笑著點點頭,收起自己的小心思。

「猜到了。」

九叔抬起茶杯喝了一口氣想了一下。嘆息著將茶杯放下。

「其實這三年來,我走遍了很多地方因為我覺得心裡有事,如果不消除會很難受所以才沒有回去。不想在路上碰到了孤苦伶仃的小霜沒有任何依靠的她,把我當做了父親於是我就收養了她。」

收養個孩子有什麼大不了的,楊風對此表示沒壓力,除非九叔說小霜是他親生女兒還差不多那楊風真的會被嚇一跳。

「義莊怎麼樣了?秋生和文才沒有亂搞吧?他們還在嗎?」

提到秋生和文才,九叔目光複雜,三年多的時間,或許兩個弟子已經走了也不好說。

楊風大汗道:「胡思亂想的是你才對吧,文才跟秋生好好的,幹嘛要離開義莊?而且等你回去都可以讓他們出師,我還等著你回去給他們辦理親事呢都老大不小了。」

「什麼?出師?」九叔大吃一驚急忙道:「他們真的成長起來了?」

「當然,因為經歷了一些事秋生很努力的學習,我也代替你教導他。現在秋生實力很強哦,相信很快就能追上四目道長和白鶴道長。」

總裁,養女成妻 其實秋生只要認真起來學習進步真的很快,只是以前的他寧可到處玩也不要認真學習罷了,文才是真的天生有點愚鈍。

「在你離開后。義莊的事我基本都交給了他們兩個處理。除非碰到很棘手的那種才出馬。」

「哈哈哈!」

九叔越聽越高興忍不住拍拍桌子笑了起來,弟子爭氣了這是師父最願意看到的事情,雖然要出師了,但師父也不能一直將弟子綁在身邊不是遲早的事情。

其實九叔最怕的是自己回到義莊,卻發現秋生和文才因為自己幾年沒回去結果離開義莊,選擇過普通人的生活。茅山一派人少大部分弟子都是中途下車導致的真正死掉的其實並不多。

九叔很欣慰笑的很開心問道:「那你呢?」

好一陣后,九叔才停止下來看著楊風。

貴圈真亂:影后不好惹 「等回到任家鎮后就差不多了。到時候要請你多保重。」

都已經達到了這樣的境界楊風也不合適繼續呆在九叔身邊該出師了。

「行。」

九叔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早就知道這一天會到來雖然捨不得,但你真的需要出去看看了。 吸血姬的墮落 我們先去祭拜你師父,等回去了就選擇地方吧。秋生也一樣只要實力足夠,我會幫助他的。你自己選擇就行,至於文才還是留在我身邊吧,放他出去,我不放心。」

:。: 師兄弟三年不見聊了很多東西,一直持續到下午才結束,一行人前去祭拜了楊風跟九叔的師父。

晚上,寶發莊很熱鬧。

夢夢拿出了自己的好廚藝做了一大桌子的美味飯菜招待九叔跟小霜,吃飯的時候九叔很開心喝了不少酒才睡覺。

「要不多住幾天再走吧?」

第一天早上才四點多鐘,九叔跟楊風、小霜三個人就要出發了,中午大熱,早上涼快儘早趕路菜好。

夢夢盛情挽留,大貴雖然跟九叔有矛盾,但也沒有趕走九叔的意思。

「我說你什麼意思,才來一天就走了,拿我家當客棧嗎?」

話雖然不大好聽,但確實在挽留人。

只是習慣了夾槍帶棒模式,讓大貴跟九叔突然之間和和氣氣的說話,兩個人還真的適應不了。

九叔笑著拒絕道:「不了,師弟師妹,我離開義莊已經三年多了,需要早點回去才行,家裡還有不少事,而且我怕我再不回去,這小子就多找幾個老婆回來了。」

九叔也沒有想到任珠珠已經嫁給楊風了,兩個老婆一下子變成了三個。

撲哧!

小霜忍不住笑了起來,大貴一臉羨慕,就是運高也羨慕楊風的本事強。

「你們倆什麼眼神呢?」

夢夢沒好氣的瞪了一眼丈夫和兒子,知道九叔執意要走她也不好再挽留對兒子說道:「運高去將你師伯帶來的東西拿下來。」

九叔在路上收了一隻很兇的女鬼,還沒來得及處理。

「噢,我馬上去。」

運高拿過梯子準備去取。九叔忽然上前小聲對大貴說道,「師弟啊,這麼多年你還沒明白嗎?其實當初師父是為了考驗我們,你別再疑神疑鬼了。」

大貴總覺得兒子不是自己親生的,所以對九叔的態度才會那麼僵,九叔也沒說破直到今天要走了,九叔才道出真相。真相他很早就猜到了可惜大貴還身在局中。

大貴猜疑也很正常,練武的人特別是女人不小心就破了。

什麼?

大貴沒想到真相是這樣的那豈不是說自己平白無故的猜了十幾年?

這個梗一直卡在他心裡很不舒服師,兄弟關係那麼差和這個梗脫離不了關係。

誰知道現在九叔告訴他是假的。那是師父給的考驗。

大貴再回想一下自己和老婆的那些,似乎也不是假的,只是某些東西沒有而已。

不過考慮到身份,,迷霧就被剝開了。

「哎呀!我就說嘛運高怎麼可能是你兒子。那是我兒子!我親兒子我真笨!」

大貴忽然大叫一聲抖出一句驚人的話來,夢夢瞪大眼睛還以為丈夫瘋了這種話都敢說,她這輩子可就只有大貴一個男而正在取紅袍鬼安置的小鼎的運高,聽到這話嚇得腳下一滑掉了下來。

「不好!」

大貴急忙上去救兒子可惜他速度太慢,九叔速度比較快,直接將運高接住。沒有掉在地上不然夠運高享受的。

「爹,你胡說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