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下,除非是真正有了王侯級的實力,可以不用在乎什麼太子皇子,因為他們有這個資本,而王侯以下,哪怕是分神強者,也會低頭!

畢竟,這天下,相對於王侯級強者的稀少來說,分神境修為雖然堪稱出眾,但地位畢竟遠不如王侯,光是壽命,就相差過半! 「太子殿下說的是,能跟著太子殿下,是我們的福氣!」鐵山聞言狠狠的點頭道。

鐵山等三兄弟離開,那老者則是被葉擎留下,這年頭,陣法師的數量還是稀少的,葉擎留下這老者,主要也是想要與之探討一下陣法之道。

畢竟,老祖宗留下來的陣法知識雖然多,但大多太過高深奧妙,以前的老祖宗也沒來過這個世界,對於這個世界上獨有的陣法,並不知曉,只能憑藉陣法原理,然後進行推算,而這老頭確是土生土長的本世界陣法師,對這個世界上的陣法了解肯定不少。

而且,葉擎也有打算,利用老祖宗留下來的陣法知識,培養出一個陣法大師,甚至陣法宗師出來,以後再有什麼事,也不用他事事親躬了。

飛舟繼續飛行,這一路上,除了遇到了馬原湖的強盜之外,葉擎他們又遇到了幾伙盜匪,只不過這些盜匪的實力不濟,連個元神境的修士都沒有,葉擎更是懶得出面,直接讓自己的百餘近衛出面解決。

那些近衛們,自然也很樂意干這些事,畢竟這些傢伙雖然是強盜,可身上好東西還是有一些的,比如隨身的法器,或是儲物法器,甚至包括他們的元丹,都是頗為值錢的玩意。

修鍊之道,財法地侶,想要成為高手,沒有足夠的資源,那是不成的,幾乎每一個修行者,從修行之初開始,就一直在為自己累積修行所需的各種資源。

飛舟行駛了十餘天時間,終於抵達了太極山。

此時的太極山,可比以前要熱鬧多了,幾乎到處都是修行者,都是為了此地秘境而來,自然也有不少人因為口角,或是本來有仇,或是彼此看不順眼等等,在此爭鬥。

葉擎他們的飛舟上,有著明顯的天楓古國皇族標誌,自然無人敢惹。

他們到來的消息,也很快送達了太極城的城主府之內。

「天楓古國皇室的也來了?看來這次太極山秘境,吸引過來的人不少啊!」

太極城的城主府之內,火雲兒坐在大堂之上,下方是太極城主以及紫嫣侯等人。

「那太初聖地,竟然從中帶出了一個神之血脈的聖女,自然是惹得眾多勢力眼紅,只可惜,這太極山秘境,本在我天火古國境內,卻未能將那神之血脈的女子留在本國,真是一大損失!」紫嫣侯嘆息道。

神之血脈,那是何等的珍貴?

可以說,完全不遜色於天生神骨的強者,比之那天石古國的重瞳者都要強!

重瞳者號稱天生聖人,也不過是可以和那純血凶獸一樣,可以順順利利進入聖級罷了。

然而同樣是聖級,戰力差距極大,聖人王要遠勝於普通聖人,而聖人王之上更有大聖!

如果說重瞳者和純血凶獸將來必然成聖的話,那麼天生神骨和神之血脈則是必成大聖,而且因為和神扯上了關係,比之尋常大聖點燃神火的幾率,還要大上不少……

一尊未來的大聖,起碼可以庇護一國萬年時間,就這麼被他們天火古國給弄丟了……

「現在想這些也沒用了,太初聖地,是斷然不可能把那神女讓出來的!既然天楓古國皇室成員已到,我們也不能失了禮數,本公主親自過去一趟吧,擴展秘境入口的事情,做的怎麼樣了?」火雲兒問道。

「侯大師和那十餘名陣法師正在布置陣法,不出意外,明日即可擴展完成,可供洞天境強者入內,至於元神境,恐怕還是不成……」那太極城主道。

「嗯,能讓洞天境入內還算可以,哦,對了收費標準如何,這秘境出現在我天火古國境內,又是我們召集了一名陣法大師和十多名陣法師,耗費無數珍惜材料,才將入口拓展,可不能便宜了那些外人!」火雲兒道。

「公主,每人一百靈石如何?現在外面聚集的修士數以萬計,光是這一波,我們就可以收取百萬靈石,除了要支付給大師還有那些陣法師的五十萬靈石,再扣除材料成本,我們還能結餘十餘萬靈石!」太極城主興奮道。

可以預見,以後肯定還會有人要進入秘境,守著這個秘境,可就等於是守著一個聚寶盆啊!

「百萬靈石夠幹什麼的?我們可是請了一個陣法大師,還有十餘名在陣法師的,價格提升十倍,每人一千塊靈石,嗯,本國修士,打五折,就這麼定了!」火雲兒道。

太極城主聞言面色頓時一僵……

一千塊靈石進去一個人?

比自己設想的一下子翻了十倍?

這價格,也太黑了吧?

「就按照公主殿下說的辦,那些進去秘境的傢伙,不說多,隨便撈回來一個資質尚可的弟子就回本了,如果能撈回來一個上品元丹的好苗子,一千塊靈石算什麼?就是一萬塊,十萬塊,也只是小意思而已!」紫嫣侯道。

上品元丹修士的價值,可不是靈石能夠衡量的,對於那些遠道而來的傢伙來說,上千靈石並不算什麼。

「是,屬下這就去辦!」太極城主聞言狠狠的點頭道。

這時候他也想通了,資質上佳的弟子,可不是那麼容易找的,君不見,縛靈宗那麼多門人弟子,能成元丹的也不過只有千餘人,能成中品元丹的,更是只有十分之一……

須知,能夠進入縛靈宗的弟子,本身資質並不差,可是修行本就是如此,越是前行,掉隊的就越多……

對於各大勢力來說,資質只能成就下品元丹的,幾乎沒有什麼培養價值,最次也得是中品元丹,也就是資質尚可,然後能成五品叫資質不錯,能成六品,即可成為資質上佳!

至於元丹上品,那才可以冠以天才的稱謂!

「紫嫣阿姨,我們也去會一會那天楓古國皇室派來的隊伍吧,想來他們可以為我們貢獻不少靈石,聽屬下來報說,他們的飛舟極大,起碼能坐下數千人呢……」火雲兒道。

「天楓古國皇室這一代之中,並沒有什麼出色的年輕人,也不知道來人是誰。」紫嫣侯道。

在紫嫣侯的眼裡,什麼叫出色?

七品?

八品?

不,九品!

只有九品的弟子,在紫嫣侯的眼裡,才能叫出色!

因為,天下王侯,半數九品!

七品,八品不過是有機會成就王侯,而九品元丹則有九成以上的機會可以成就王侯!

當然,以中品元丹成就王侯的也不是沒有,只不過很少就是了。

天楓古國這一代的年輕人之中並未聽聞有九品元丹,當然,除了那個變態的葉擎……

就連紫嫣侯,在得知葉擎在秘境的表現之後,也不得不冠之以變態的稱謂…… 葉擎他們抵達太極山附近,很快就被天火古國太極城的士兵給接引到了山下附近的太極城內休息。

太極城只是小城,其實這城池規模倒也不算太小,城內約有近百萬居民,只是相對於這個世界上的其他城池來說,確實是小了一些,城主也只有元神境修為,沒見過什麼世面,所以才對火雲兒要價每人一千塊靈石感到震驚。

葉擎他們的到來,是代表著天楓古國皇室,自然是受到了最好的接待,一座城內的古堡,成了葉擎他們的臨時居所。

古堡不止是何人所建,面積極大,即便葉擎他們三千餘人,仍舊能夠安頓下來。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會選擇跟隨葉擎,他們中大部分都是各自家族派遣過來探查秘境情況的,而且這太極山秘境,不同於其他秘境,幾乎沒有什麼危險可言,所以也不必集體行動,到達目的地之後,反而三五成群的各自散去。

當然,葉擎身邊的一千禁衛軍和他的上百名護衛還是要和葉擎居住在一起,進行貼身保護的。

剛剛安頓下來,葉擎就派遣狄雲出去打聽有關太極山秘境的消息,在皇城之中,他得到的消息言語不詳,但是這裡如此靠近太極山秘境,肯定會又更加詳細的情報。

還沒等狄雲打探消息歸來,外面的侍衛來報說,天火古國火雲兒公主來訪……

「火雲兒,她沒有回去天火古國的皇城嗎?不過也對,自己這個天楓古國的人都趕到了這裡,沒理由火雲兒不在……」

聽到是火雲兒來訪,葉擎急匆匆的前去迎接,而古堡之內,正在等待正主的火雲兒則是有點懵逼了……

這個時候,她才知道來人竟然是天楓古國的八太子!

可是,天楓古國一直以來不是都只有七個太子嗎?

什麼時候冒出了個八太子來?

這傢伙,不會是假冒的吧?

可是轉念一想,冒充一大古國的太子,可不是誰都有這個膽色的,況且,古堡中的那些人的裝扮,也確實是天楓古國禁衛軍的裝扮,甚至連兵器鎧甲,都絲毫不差,這也不像是假的……

當然,最重要的,她們還見到了神槍候此人,神槍候可是天楓古國的封侯強者,有他跟隨,身份定然是不會差的……

「哈哈,火雲兒,我們又見面了!」

正當火雲兒還在仔細思索這所謂的八太子到底是何許人也的時候,葉擎爽朗的笑聲灌入她的耳中……

「葉……葉擎,是你?你這一身穿著……你就是天楓古國的八太子?」

看到一身蟒袍的葉擎,火雲兒驚呆了……

這個世界上,雖然有多個古國,而且每個國家的服飾不盡相同,但大致還是差不多的,比如龍袍就只有國主才能穿戴,而太子和王侯則是可以身著蟒袍,當然根據身份的不同,蟒袍的樣式也是有所區別。

「是啊,就是我,見到我,是不是很意外?紫嫣侯,我們又見面了!」葉擎笑道。

「見過八太子!」紫嫣侯輕聲道。

「你怎麼突然成了天楓古國的把太子了?怎麼搞的?」

看到是葉擎,火雲兒也放開起來,不再故意裝嚴肅……

「楓皇陛下,十幾天前剛剛冊封的,你們還沒接到消息很正常,我是為了太極山秘境而來,火雲兒,你這裡肯定有太極山秘境的所有資料,能不能給我一下?」 孃親快逃,父王來了 葉擎面色肅穆道。

「為了太極山而來?不過是一個靈氣乾枯的秘境,竟然也能惹得你這個太子親自過來?是不是太小題大做了?」火雲兒詫異道。

她親自過來是因為太極山秘境就在天火古國之內,而且她還沒來得及返回皇城,就已經聽到了這裡的消息,順道過來看看,可是以葉擎的身份,應該不至於親自過來的?

雖說,太初聖地從秘境中尋到了一名神之血脈的聖女,惹得眾多勢力大為眼紅,紛紛派出弟子想去太極山秘境探查,抱著僥倖心理,看看能不能再找一個出來。

但是太極山秘境畢竟不是什麼險地,除了派遣一名高手護送之外,類似葉擎這種身份的人,應該看不上這種秘境才對……

「火雲兒,你的問題,我等會兒再回答你,先告訴我所有和秘境有關的消息,還有秘境到底什麼時候開啟,我要在開啟的第一時間進去!」葉擎道。

「這是我來到的時候,太極城城主搜集的情報,給你,看把你給急的,殺那獅心王的時候,你也沒著急成這樣吧?秘境現在正在拓展入口,可以讓洞天修士入內,所以暫時被封閉了,不過你放心,等開啟的時候,我保證,讓你第一個進去,怎麼樣,我夠朋友吧!」火雲兒笑著,丟了一枚玉簡過去……

葉擎拿到玉簡,甚至來不及回答火雲兒,直接將那玉簡貼在自己的額頭之上,隨即玉簡中浮現的信息,讓葉擎大為震怒……

開啟太極山秘境的時間,約莫是在一個月之前,太初聖地的弟子正在圍剿一個邪神勢力,而太極山附近,就有一個邪神勢力的據點。

裡面高手倒不是很多,不過只有一名元神,十多名洞天,和百餘名元丹修士以及數萬先天後天的邪神信徒。

這些修士,對於太初聖地的弟子來說,高手自然不算什麼,但是那數以萬計的邪神信徒,卻有些麻煩,於是以求助於當地官府勢力,派遣一些兵將,一起衝進邪神據點,他們負責其中的強者,而兵卒們主要負責邪神信徒。

軍門寵婚 可是,殺著殺著,這些太初聖地的弟子們感覺有些不太對勁,這裡的人太少了,和他們之前打探到的消息很不一致,尤其是元丹修士,幾乎少了一多半。

太初聖地的弟子們,俘虜了一些邪神修士,開始逼問情報,這一逼問,才知道原來,就在他們進攻的前幾日,他們竟然在此地開啟了一個全新的秘境,那些失蹤的修士和邪神信徒,都通過秘境入口,進入了秘境……

太極山在這個世界上,只能算是一個小型山脈,遠遠比不上莽荒等一眾神山,雖然這裡也生活著不少妖獸,但從未聽說過這裡有什麼秘境……

很快,他們清除了這裡所有的強者,包括那名元神修士和十名洞天修士,終於找到了那個秘境入口。

太初聖地的弟子們,對那秘境入口研究一番之後,就毫不猶豫的派遣了幾名元丹修士進入,結果等了半日卻沒有絲毫回信,瞬間明白,在入口的對面,也許有人把手。

為首的那太初聖地元神強者並沒有放棄,一個全新的秘境,價值太大,損失一些弟子也沒什麼關係。

反正這些元丹修士,不過是太初聖地的外門弟子,死了再補充就是。

於是,很快,第二批,第三批元丹修士進去了,很快就有了迴音。

這確實是一個全新的秘境,不過裡面的靈氣十分稀薄,開始進去的元丹弟子也確實是死了,都是死在那些邪神信徒的手中,不過由於秘境入口限制,進入的人最多不過是元丹,而這裡的元丹邪修本就不多,而且不少都是下品元丹,自然沒有多強的戰鬥力。

太初聖地很快派出一些強力的元丹弟子進去秘境,很快就衝散了秘境的包圍,然後順利的進入了秘境。

太極山出現全新秘境的消息並沒有被保密,畢竟當時參戰的還有許多太極城的兵將,而消息泄露之後,自然引起了附近許多勢力的垂涎。

星墜 即便是太初聖地的那名元神修士,也很難抵擋,只能暫時靠著太初聖地的威名,以剿滅邪神信徒的名義,暫時拖著。

太初聖地雖然厲害,可這裡畢竟是天火古國,強龍不壓地頭蛇,在勉強阻拖延了幾日之後,從裡面出來的太出秘境弟子,竟然從秘境中帶回了幾個人出來。

這幾個人出來之後,那元神修士再也不進行阻攔,反而帶著太初聖地的所有人,將那幾個人保護了起來,直接進入了太極城內安頓了下來,過了沒幾日,太初聖地來了一隊人馬,將這群人帶回了太初聖地,緊接著就傳出太初聖地從秘境之中找到了一個神之血脈的姑娘,並且被封為太初聖地的新任聖女……

有了這一消息之後,太極山秘境瞬間揚名天下,很多勢力紛紛派遣人員過來,想要進入太極山秘境,而就在此時,天火古國的火皇下令,暫時關閉太極山秘境,召集陣法師研究秘境入口,準備將其拓展一下,可供更強大的修士入內。

於是,這一波波慕名前來的修士們,就在這太極城附近住下了,準備等秘境入口開放之後再行進入…… 而有關秘境內部的消息,這裡記載的極少,因為進去的,除了太出秘境的那些修士之外,絕大部分都還沒有出來……

不過,即便是如此,也足以讓葉擎對人間的情況,產生煩躁的擔憂心裡……

須知,太出秘境的人進去之前,已經進去了不少邪神信徒,雖說邪神信徒的實力一般,但是數量龐大,而且元丹修士也有數十,先天,後天武者肯定更多!

而在太初聖地的門人弟子出來之後,並不是馬上關閉了秘境,其中可是開放了數日時間,誰知到那數日時間之中,到底進去了多少人……

而人間,絕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武者的數量都非常稀少,就更不用說修士了,那麼多邪神信徒進入人間,會掀起多麼巨大的破壞力,恐怕誰也說不清楚!

當然,現在的葉擎,也不能確定說,太極山秘境就是人間,可是靈氣乾涸,神之血脈的姑娘,和人間可都對得上……

「火雲兒,除了這些資料,還有沒有別的?比如從太極山秘境中出來的修士,或是從太極山秘境中帶出來的東西?」葉擎問道。

想要確定那到底是不是人間,只有找去過那裡的人,或是看看帶回來的東西,有沒有一些線索……

「人倒是沒有,之前從太極山秘境中出來的人,都是太初聖地的,現在早就走了,後面雖然進去了一些探險的人,可都還沒有出來,入口就被封閉了,他們暫時還沒有機會出來。」

「東西我倒是不清楚,但是可以問問城主,那些從秘境中出來的太初聖地弟子們也曾經在太極城內居住過幾日,或許留下了一些東西!」火雲兒道。

「那趕緊去找那個城主過來!」葉擎道。

「好!」

火雲兒聞言點頭,身後一名護衛急忙朝著外面跑去……

不多時功夫,那太極城的城主匆匆趕來,進入大殿之後,就直接行禮道:「見過公主殿下,見過八太子!」

「嗯,不必多禮,太極城主,八太子想問問你,當太初聖地從秘境中出來的弟子,有沒有從秘境中帶出過什麼東西來?」火雲兒道。

「東西?哦,有,倒是有一件新奇的法器,是太出秘境的那位元神修士送我的,此法器甚是神奇,可以留聲,留影,甚至還有一些新奇的畫面,但卻沒有絲毫法力波動,不過確實脆弱無比,那人告訴我,此物要用雷電作為能量之源,而我只是放出了一道威力最弱的掌心雷,想給它補充點能源,結果弄的只剩下一絲殘骸了……」太極城主帶著滿臉可惜的神色道。

「殘骸?快拿出來與我看看!」葉擎聞言,心中頓時浮現出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可以留聲,留影,又需要雷電作為能量之源,這玩意說的,該不會是手機吧?

尼瑪的,你用掌心雷給手機充電?

有句MMP,不知道該不該說……

手機那玩意,不過是凡間材料製作,你一個元神修士的掌心雷,就算是威力再弱,怕是先天高手都能被你打成渣,更何況是一個手機?

隨即,那太極城主從自己的儲物法器之中,拿出了一堆黑色殘渣,看的葉擎直搖頭……

那掌心雷的威力,太大,已經把那東西給融化成了一小團黑色物質,誰還認得它原本長什麼樣?

「你拿到的,可是此物?」

葉擎說著,直接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了一個手機來……

這玩意,還是他從人間帶來的,在這裡卻是沒有什麼機會使用。

「咦?此物倒是和我那個有點像,不過並不一樣,我那個比你這個要大的多,嗯,大約有這麼大……哦,對了,背後還有一個不知道被很么東西給咬了一口的靈果……」太極城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