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樣的出場方式真的很囂張,很拉仇恨,可是盛雪落現在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一下飛機,她馬上解開身上繩索,沖著半空的孟星寒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然後下一秒,用畢生最快的速度,百米衝刺朝著學校大門狂奔而去!

而這時候,夏鯊魚正掐著表站在大門口。

太好了,盛雪落居然沒來參加考試!

哈哈哈,這次的打賭她不戰而勝!

等會兒盛雪落來了,看她怎麼哭。

敢跟老師囂張,讓她掃一年的廁所,看她還有什麼面目在學校里留下來!

就在夏鯊魚這麼想著的時候,只見一道風從遠處刮來。

不,那不是一道風,那是狂奔中的盛雪落!

夏鯊魚大驚,急忙催促保安,「關門,快把大門關上!!」

就在保安關上大門的那一瞬間,盛雪落一個原地跳躍,在空中劈出了一字馬,直接飛了過來。

沒辦法,腿長就是這麼任性!

那姿勢簡直不要太帥,在校門口的學生們都紛紛鼓掌。

盛雪落帥氣的理了下小書包,「夏老師,你這麼著急關門,不會是想把我關在外面,不許我參加考試吧?」

動作太帥,有不少女生都忍不住紅了臉。

夏鯊魚氣瘋了,沒想到盛雪落身手這麼靈活。

哼,那又怎麼樣?

這次的考試卷子是她出的,她還把答案提前泄露給幾個她喜歡的學生了。

盛雪落就算是天才,也考不到第一名!

「我會怕你參加考試?你別忘了,你要是考不到第一名,可是要舉著「我是垃圾」的牌子,跑操場十圈,還要打掃一年的男廁所!」夏鯊魚威脅道。

盛雪落無所謂的呼出一口氣,吹了下劉海,動作簡直不要太撩人。

「我沒忘記啊,你要是輸了的話,可要裸奔呢!辣眼睛啊辣眼睛!」

最後一句話,讓夏鯊魚氣得差點腦溢血。

但是現在在校門口,不是和這個不服管教的學生爭吵的時候。

「呵呵,你還有心情在這裡和我逼逼,考試已經開始了。」夏鯊魚看了下手錶,得意地說。

————————我是小劇場分割線——————————

那三天,盛雪落和庄小玉在孟氏莊園里追劇,看宮斗劇。

看到姐姐妹妹一起被封為妃子。

小玉:哼,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盛雪落:你要是女皇帝,劉昊然和王俊凱,你是不是必須雨露均沾?

小玉:嗯~~好像是!

看到妃子因為嫉妒,把另一個妃子推下水。

盛雪落:你要是女皇帝,如果鄧倫把楊洋推下水,是因為嫉妒你對楊洋更好,你會怪罪鄧倫嗎?你捨得嗎?

小玉:捨不得……

看到有個妃子性格孤僻,不喜歡跟別人玩。

盛雪落:如果你是女皇帝,彭於晏每天只健身,不理你,你會怪他嗎?

小玉:他愛幹啥就幹啥!朕就喜歡他的好身材!

看到小小年紀才十六歲就成了妃子。

盛雪落:你想想,如果說王源十六歲進宮,你喜不喜歡?

小玉:喜歡!

比如看到妃子年紀很大了還留在宮裡。

盛雪落:如果吳彥祖跟了你半輩子,現在人老珠黃了,你會把他趕出宮嗎?

小玉:朕豈是那無情之人!

盛雪落:現在你說說,你是不是大豬蹄子?

小玉:朕不管!!朕要當女皇帝!!他們全都是朕的!! 盛雪落很隨意地說道:「反正我很快就能做完了。」

這意思,是看不起她出的題目嗎?

是覺得她出的題目太簡單了嗎!

夏鯊魚在心裡冷笑,「等會兒你看到試卷,我看你怎麼哭!」

考試的卷子是她出的題目,答案也提前泄露給她喜歡的學生了。

就算是盛雪落是天才,她也絕對不可能拿到第一。

到時候就讓盛雪落舉著「我是垃圾」的牌子,在操場跑十圈,再加上罰掃男廁所一年。

看這個不服管教的學生,還有什麼臉面丟在學校里!

盛雪落看到夏鯊魚那陰險的笑容就無語了,像她這樣把壞字寫一臉的也是沒誰了。

人家都是壞在骨子裡,夏鯊魚是壞在表面,就差額頭上刻著「我是壞人」四個大字了。

盛雪落到了教室,剛剛開始考試。

她掃了一眼試卷,提起筆刷刷刷的就開始答題。

她前世就是因為沒有機會讀書,所以特別難過,幾乎每天都在家裡啃書,幻想著等到孟星寒放她自由之後,她就自考,所以這些內容她早就是學得滾瓜爛熟了。

完全沒有一點難度好嗎?

不到半個小時,盛雪落就交卷了。

夏鯊魚冷笑著,居高臨下地看著盛雪落,說:「你該不是不會做題,所以乾脆破罐子破摔,胡亂寫一通,提前交卷吧?」

盛雪落語氣輕鬆地說:「改了卷子不就知道了?

因為有賭約在,所以夏鯊魚就當場開始改卷子了。

她簡直不敢相信,盛雪落竟然全都是對的!

等到盛雪落都交卷十多分鐘了,那幾個得到夏鯊魚提前泄露答案的學生才陸陸續續開始交卷。

夏鯊魚狠狠地瞪了那幾個學生一眼,垃圾!老娘提前把答案都泄露給你們了,你們還寫得這麼慢!

那幾個學生有點心虛地垂下腦袋,寫卷子也需要時間的,他們能怎麼辦,他們也很絕望啊!

很快,卷子就批完了。

夏鯊魚雖然很想扣盛雪落的分,但是無奈她全都是對的,而且還是當著全班的面批改的試卷,沒有辦法作假。

想扣一分卷面分都沒有辦法,因為盛雪落的卷子寫得很漂亮,一點點塗改的痕迹都沒有!

夏鯊魚冷哼一聲:「我現在宣布成績,盛雪落滿分。」

盛雪落輕輕挑眉。

班上的同學們也震驚了,「這麼說的話,盛雪落的賭約贏了?」

「不愧是學霸,太厲害了啊!」

「夏老師豈不是要裸奔??」

夏鯊魚狠狠地瞪了最後說這句話的那個學生一眼,然後又拿出了幾張試卷,「滿分以為就是天下無敵了嗎?除了盛雪落,班上還有三個同學也是滿分!」

夏鯊魚也是無語了,這一次的卷子她特意出得很難,都是一些偏僻的歷史知識,可是沒想到盛雪落居然全都答對了!

簡直氣死她了!

不過好在她有兩手準備,提前把答案泄露給了她喜歡的幾個學生。

否則的話,盛雪落就真的考第一了!

夏鯊魚高揚起下巴,得意地說道:「所以,盛雪落不是第一名,按照姓氏排名,她是第四名!」

這話一出,全班嘩然。

「不是吧?還能這樣?」

「這次的卷子我覺得好難啊,居然會有這麼多人能得滿分?」

「那三個人是第一次得滿分吧?以前都沒有看到他們得過滿分啊?」

那三個學生聽到同學們的議論聲,都漲紅了臉,羞愧得低下了頭。

夏鯊魚在考試前把他們喊去補課了,考試的內容和補課的內容是一樣的,所以他們三個都拿了滿分。

現在覺得拿滿分有些羞愧,可是總不能站出來說他們的滿分是因為提前知道答案了吧?

那樣的話,他們這一科就不能計學分了。

咬牙牙,他們都沒有說出來。

夏鯊魚高高在上地看著盛雪落,「你以為你考滿分就了不起嗎?聯合大學里從來都不缺優秀的學生!除了你,還有三個學生同樣是滿分,按照姓氏排名,你的姓筆畫最多,所以你只能排第四名!這個賭約你輸了!」

盛雪落冷冷看著她,「憑什麼要按照筆畫數來排成績?按照慣例,也應該是並列第一。」

夏鯊魚:「呵呵,我是這一科的老師,怎麼排名我說了算!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盛雪落也不理她,只是看著班上的同學們,問:「大家覺得,這樣公平嗎?」

夏鯊魚得意的目光掃過去,她就不相信了,這些學生們敢幫盛雪落說話。

可結果是……

「我覺得不公平!」

一個小小的聲音響起。

夏鯊魚視線凌厲地瞪著說話的學生。

那個學生嚇得縮了縮脖子,凶名在外的夏鯊魚真的好恐怖啊!

但是很快,就有第二個聲音響起,「不公平!」

「對,沒錯,不公平!」

「就是,你們賭就賭,幹嘛把考試卷子出這麼難?害得我都沒及格!」

「平時趙寧的成績和我差不多,為什麼他這一次考了滿分?」

「我聽說趙寧他們三個昨天去夏老師那裡補習了,怎麼就偏偏他們三個考了滿分呢?」

「該不會是夏老師怕輸,所以提前把答案泄露給趙寧他們三個人了吧?」

「就是,這一次的考試不公平!」

大家全都鬧了起來,夏鯊魚目瞪口呆,這些平時被她壓迫慣了的學生們都怒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因為她做得太過分了,害得全班大部分人都沒及格,拿不到學分,所以學生們集體不幹了。

盛雪落淡淡地看著夏鯊魚道:「夏老師,所有人都認為這是不公平的,考試卷子是你出的,我明明就考了滿分,你卻來個按照姓氏比劃來排名,我的姓筆畫多怪我咯?

還有,你為了一己之私,把卷子出得這麼難,全都是偏僻的知識,你這是違背了師德。所以,這一次的賭約,我並沒有輸。」

「好!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我和你比別的!」夏鯊魚拍桌子說道。

「比什麼?」盛雪落挑眉。

「就比鑒寶,你敢不敢!」夏鯊魚挑釁地說道。 夏鯊魚是歷史課的老師,要比當然是比鑒寶了。

盛雪落也是毫無畏懼,因為玉和古董本來就不分家。

玉的歷史比古董可長多了,被泥漿包裹經過千萬年,經過上億年的演化才會生出玉來。

要了解玉石,自然就會順帶學習很多的歷史知識。

盛雪落雖然不懼,但是有些話還是要說在前頭。

「如果我這一次贏了,那是不是賭約我就贏了?」盛雪落抄著手問。

「你不可能贏我!」夏鯊魚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盛雪落,「你知不知道我可是江北歷史協會的副會長?我鑒定過的古董比你吃過的米還多!你不如直接算了,免得等下會輸得很難看!」

盛雪落絲毫不懼,「哦。」

「你以為成績好能考到滿分就厲害了嗎?你最多就是個書獃子,讀死書,鑒定古董可不是僅憑著課本上的死知識,而是靠著幾十年的閱歷,你跟我比鑒寶,你輸定了!!」夏鯊魚充滿了自信地說道。

盛雪落摸了摸鼻子,「哦。」

看到她這麼漫不經心,懶散的態度,夏鯊魚簡直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學生不僅不服管教,還不把她這個堂堂歷史協會副會長放在眼裡,簡直是罪不可恕!

她倒是要看看,等下這個學生怎麼被打臉!

「比鑒定什麼,在哪裡比?」盛雪落語氣輕鬆地問道。

自古玉石和古董就不分家,尤其是她的母親花嘉言,當年可是出了名的鑒寶女神。

盛雪落小時候幾乎每天都看到她母親鑒寶,而且還給她講了許多的鑒寶知識。

所以,盛雪落可以說是從小就耳濡目染,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知識。

當然,她才不會把這些告訴夏鯊魚呢!

夏鯊魚不由得多看了盛雪落幾眼,沒想到這個學生竟然敢答應得這麼爽快。

「跟我來!」

班上的學生們也跟著看熱鬧,紛紛都跟著去了。

一大幫人一起去了博物館。

這是一家私人博物館,剛剛收了一批古董準備展覽。

而在這些古董裡面,就有一些需要經過鑒定才確認具體的時間。

本來私人博物館是聯繫了歷史協會,想讓他們幫忙鑒定的。

夏鯊魚正好利用這個機會。

聽說是有賭約,比鑒寶,博物館的館長也來了興趣。

畢竟夏鯊魚可是歷史協會的副會長,平時請都請不到。

於是,博物館長就把這批還沒有經過鑒定的古董都拿了出來。

「我們就來比,誰能準確的鑒定出所有的古董,鑒定的多的人勝。」夏鯊魚說了比賽規則。

「好。」盛雪落想也不想就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