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殺了算了!

不得不說,王美琳就是一個瘋子,一個下賤到極點后,就變成了瘋女人的人!

她招募的這些保鏢之中,也不是善類,有人掌握著一些特殊的傢伙事。

樓下一眾保鏢耳中都帶著耳麥,王美琳的吩咐,頓時清晰的落入在他們耳中,隨即相視一眼后一個個眼中帶著冷意。

五百萬,足夠他們冒險了!

「殺!」一瞬間,他們有了決定。

當場,三人從腰間抽出短刀,兩人手中更是直接拿出兩把獵/槍。

最後一人,手中赫然拿著一把正兒八經的手槍!

膽大妄為!

這在國內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但是眼下,槍械就出現了三把,而且是直接要殺人的。

大門口,林楠透視眼開啟,看的真切,眼中帶著濃濃的冷意。

真若是貿然闖入,還真有些危險,這些亡命之徒一旦開槍,林楠血肉之軀可擋不住。

不過而今有了準備,他們根本不行!

「呼!」深吸一口氣,一瞬間林楠速度暴漲,直接從大門口閃身進入。

速度之快,甚至根本看不清身形,讓六名保鏢大驚失色。

「開槍!」為首一名保鏢臉色一沉,直接怒斥而出,而後毫不客氣的動手。

然而,就在這時,林楠的身形已然出現在他身前,直接是重重的一腳橫掃。

「蓬!」

「啊!」

一瞬間,慘叫聲響起,這麼保鏢倒霉了,手中的槍械還不曾開啟,人已然爆射而出。

「砰!」

與此同時,另外兩人大駭不已,齊齊開槍,對著林楠就是一陣亂射。

不過,林楠無所謂,速度太快,他們根本捕捉不到。

但慘叫聲已然響起。

不是林楠的,而是最早被林楠一腿掃飛出去的那人,估計沒被林楠一腳踢死,也要被同伴給打個半死了。

而這個時候,林楠已然閃身出現在他們面前。

修士高手,遠超普通人,速度太快了。

更何況在這種地方,林楠速度比普通修士還要快的多。

一拳一個,兩人直接被砸飛出去,手中獵槍g也直接飛了出去,慘叫不已。

這一幕的發生,很快!

快到那三名持刀的保鏢都不曾反應過來,三名同伴已然生死不知,慘叫一聲后直接戛然而止了。

三人臉上大駭,著實嚇個半死。

這如何抵抗?

沒有任何遲疑,三人把腿就跑!

「蓬!蓬!蓬!」

接連三拳,三人根本逃無可逃,瞬間被打倒,一個個也步了之前三人的後塵!

修士出手,這種普通人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二樓,王美琳看的一清二楚,臉色那叫一個難看。

這一刻,她也想逃,但林楠冰冷的目光傳來,讓她不敢動彈分毫。

一旁,那位健壯男子剛剛穿上衣服便聽到院子里的槍聲,更是被嚇個半死。

「這?」

王美琳雖然懼怕不已,但她也明白,這件事逃不掉了,索性反倒是平靜不少。

看到這個被嚇得不成樣子的廢物,王美琳滿臉的嫌棄。

「立刻馬上從我眼前消失,廢物!」王美琳寒聲! 「你還真是夠恬不知恥的,非要把自己作死才罷手?」二樓房間內,林楠靜靜的站在一旁,一副欣賞之意。

此刻的王美琳,依舊不著寸縷,就這麼站在林楠身前,身上的一切都一覽無餘。

哪怕是林楠也不得不承認,這女人雖然無恥之極,但上天竟然當真是給了她一副好皮囊!

可惜了!

這是林楠的感覺!

被林楠注視,王美琳沒有一點的在意,依舊手中拿著高腳杯,晃晃悠悠的搖動著。

美貌,也只是她的一種手段而已,談不上其他!

「是你們這些臭男人,逼的我如此!」王美琳淡淡回道,語氣中帶著一些恨意。

這其中,可能包括林楠,但肯定也有其他人。

「你估計也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不過主動撞在我這裡,那可就真的找錯地方了。」林楠淡笑。

「你知道偷盜我藥方的罪名以及持槍的罪名嗎?」

青澀校園:萌學弟拐走呆學姐 王美琳不屑冷笑。

「有嗎?我怎麼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強闖民宅,甚至欲圖不軌!」

此刻,她也是豁出去了,只要她一口咬定,到時候是非黑白,還不知該如何被人理解。

先前在林楠上樓的那一刻,她已然將消息傳了出去,估計很快就有人趕來。

她保鏢持槍是有罪,但與她關係有多少?

至於藥方,她已然記在心中,只要不承認,手機上也找不到記錄,那又如何?

相反,林楠強闖民宅,尤其是此刻自己渾身赤裸,一旦傳出去,更容易說事。

林楠冷笑,這女人作死,但卻也不算傻,到這個時候還抱有期待。

不過林楠既然趕來,自然也有依仗,手機自打一進來的時候,便已然開啟了,一切都已然記錄了下來。

哪怕是自己強闖而入,也算不得什麼。

更何況自己本身就有這種許可權!

國安局的特別行動人員,這點小權利還是有的。

若是闖普通人家那是不對,但這種地方,沒毛病!

然而,林楠還是小覷了這個女人的瘋狂,就在林楠剛準備開口的瞬間,這女人竟然瞬間直接朝著窗口跳了下去。

同時,口中更是發出凌厲慘叫聲。

「救命!」

「殺人啦!」

「強+奸啦!」

一連串的尖叫聲,瞬間讓林楠色變,突然間有著一種被狗日了的感覺!

「賤人!」林楠大怒不已,哪怕是明明有手機錄音,能夠證明自己的清白,但還是忍不住大罵。

這女人,太特么的歹毒了。

這麼大的嗓門,哪怕是周圍人很少,但肯定也能有人可以聽到。

這傳出去,直接能毀了自己清白,哪怕是自己明明什麼都沒幹,也要成了殺人強jian未遂了。

喊叫還不算,對特么的自己也夠狠,直接就要從二樓跳下去。

二樓的距離,死沒有那麼容易,但這般渾身赤裸的跳下去,再摔個半死,問題自然而然都推到林楠身上。

更是特么的說不清楚了。

「歹毒女人!」林楠咒罵一聲,隨即連忙動了,他可不敢真讓她跳下去。

畢竟是個普通女人,雖然夠狠,但速度卻慢了不少,整個人身子才剛剛準備跳出去,林楠已然趕到了。

一瞬間,林楠手中出現一張毯子,直接將人裹住,在她的一聲驚呼中給拉了回來。

「救命,強jian了!」

這一刻,王美琳依舊在大吼大叫,嗓門很大。

「碰到不少人,但你絕對是最奇葩的,無恥到了極限!」林楠教訓道,眼看著她還要大喊大叫,直接用她的絲襪堵嘴,再然後一推之下,將她丟在床上。

這女人,他暫時是沒有辦法了。

無恥做到這般地步,無敵了!

這件事,眼下哪怕是要低調處理都不可能了。

她那幾嗓子,徹底引起了周圍一些人的注意。

這裡不算偏僻,殺人強+奸這種話語被一個女人喊出來,絕對驚人。

林楠只是微微掃了一眼,周圍已然有人朝這裡趕來了。

「麻煩事,你這是找不自在!」林楠沉聲,帶著極大的不滿。

將人綁好,林楠只能先下樓等待著,阻止其他人上樓。

「關悅,趕緊帶派出所的人來我這裡,遇到個瘋女人,再不來我就要成了殺人強jian犯了!」林楠第一個電話給關悅打了過去。

鄉鎮府內,關悅剛剛吃過午飯休息一會,就突然間接到林楠的話。

再然後就是上面那句話。

「你說什麼?」關悅有些傻眼,這什麼情況?

「別問了,製藥廠的事情,你來了再說,趕緊的!」林楠無奈,這句話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

掛了電話,關悅還有些傻眼,但隨即立刻反應過來,一個電話打到派出所,火速出警。

王美琳的別墅前,林楠還算是淡定的倚靠在車子旁。

給關悅打了一個電話還有些不放心,索性又給夏冰打了個電話,這種大事件肯定要經過縣公安局處理的。

和關悅幾乎一樣,夏冰的第一反應也是傻眼,隨即第一時間帶人趕了過來。

能驚動林楠的,讓他找自己的,一般都不是小事。

更何況還涉及到槍支之類的,已然算是刑事案件。

「這不是林楠林先生嗎?」小別墅門口,很快聚集了五六人,並且還認出了林楠的身份來。

畢竟是雙流鄉的名人,傳奇人物,太多的人認識他。

「這裡面發生了什麼?」有人好奇開口,在詢問著林楠,同時也打量著裡面的情況。

自然也有人一臉疑惑的看向林楠。

先前不少人親耳聽到響聲,也聽到了王美琳的那種尖叫聲。

殺人?強+奸?林楠?

自然而然,有些人第一時間將這件事給聯繫到一起。

看到這些人的目光,林楠頓時反應了過來。

「各位還是先不要進入,等待派出所和縣公安局的人來了再說吧,這裡的人違法持有槍械,妄圖殺人,還犯下其他的罪行。」林楠隨口解釋了一句。

「嗯?」這麼一解釋,有些人更疑惑了。

李大炮的抗戰歲月 這和林楠又有什麼關係?

他為什麼在這裡?而且先前有人看到林楠是從其中走出來的。

無奈,為了自己的清白,林楠只好將暫時亮出身份。

「各位不要多想,我是公務人員,早就盯著這裡很久了。」林楠一邊說著,一邊亮出了自己的特殊身份。

一個加蓋了紅色大印的證件出現在手中。 王美琳小別墅前,不過五六分鐘的時間,周圍聚集了十幾個人。

所有人都一臉好奇的看著大門內的情況。

殘破的大門,倒地不知死活的人,以及丟在地上的獵槍等,看的讓一些人色變。

更有一些人不時看向林楠,眼中也帶著一絲難以置信。

先前林楠的那個小紅包,不少人都看到了,然後乖乖的閉上了嘴。

雙流鄉的傳奇人物,竟然還是Z府的人?

但問題是,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有人知道!

一直到七八分鐘左右,兩輛警車開看過來,緊隨其後鄉政府的車子也趕了過來。

關悅帶著王德成他們趕到了!

剛一到門口,眾人便看到了院子里的情況,尤其是王德成等一眾民警,赫然看到了地上的槍械,當即直接將配槍都拔了出來。

「到底怎麼回事?」關悅開口問道,王德成也看向林楠,一臉的疑惑與警惕。

這是什麼情況?

林楠沒有廢話,直接將證件給關悅和王德成示意了一下。

海洋被我承包了 對於林楠的身份,關悅早就知道,但王德成倒是首次。

當乍一看到的時候,臉上那叫一個精彩。

甚至是駭然!

國安局?

他肯定聽過啊!但和他這種派出所所長可謂是相差十萬八千里之遙。

林楠竟然是燕京國安局的高人?

「林先生還真是讓人意外。」王德成感嘆了一聲。

這種人都出手了,這裡肯定也就沒什麼問題了。

「王所長客氣了,混口飯吃而已。」林楠淡笑,隨即簡單的介紹了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