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辰長老……」尹勝天又是加重了聲音朝著凌辰喊了一句。

凌辰無語了,這傢伙真的是將臉遞過來給自己抽啊,那我可就不客氣了啊。

「既然尹勝天長老有著要求,凌辰自然是不敢不應的。」在聽到了凌辰開口之後,尹雲飛頓時神色一變,然後朝著凌辰使了幾個眼色,不過那凌辰彷彿是沒有見到一般,直接是朝著那尹勝天點了點頭。

這孩子!

尹雲飛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隨即,他便是做好了準備,若是這尹勝天一會兒敢說出什麼撤銷赤煉傭兵團的話,他一定會堵住他的嘴。

事實上,尹勝天並非是想要撤銷赤煉傭兵團,而僅僅只是為了打擊一下尹雲飛而已。

他笑看著凌辰,見到他朝著自己的納寶囊之中一摸而去,察覺到了凌辰動作的扭扭捏捏,頓時心頭更是堅定了自己的想法,這傢伙的納寶囊之中,根本就沒有多少巨獸存在。

不過在下一刻,他卻是長大了雙眼。

不是吧! 黑水玄蛇、赤眼豬妖、五毒蜈蚣……

看著凌辰呼啦啦的從納寶囊之中放出了一地的巨獸屍身,那尹勝天臉上譏諷的神色頓時凝固在了一起,嘴巴張大的足以塞下一隻雞蛋了。

而在另外一邊,尹雲飛在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是極其的震驚,不過隨即在其臉上便是浮現出了一抹得意的神色來,緊接著臉上又是一副「老夫早就知道會是如此」的模樣來。

這一幕,看得那尹勝天又是神情一滯。

媽的,又被這老傢伙給坑了?那傢伙先前的那副樣子,就是為了讓自己入套?

尹勝天頓時感覺自己無比的憋屈。

而在外邊看熱鬧的尹府族人,這個時候見到凌辰拿出了這麼多的巨獸屍身來,都是忍不住驚奇出聲。

他這一次帶回來的巨獸屍身,竟然是比那三個傭兵團的好要多……

我靠,不會吧,還有?!

見到凌辰將手中的納寶囊放回了腰間,還以為已經結束了,但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林明竟然是在這個時候又拿出來了一個納寶囊。

這一個納寶囊是屬於他自己的,空間很小,而在這一枚納寶囊之中,則是裝著那兩頭黑影疾風!

砰!砰!

兩道沉悶的聲響陡然的在這廣場之上出現,緊接著人們的目光,則是跟隨著從那納寶囊之中激射出來的兩道流光看了過去。

黑影疾風!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在這一刻快要鼓出來了,不可置信的看著在那廣場之上躺著的兩頭黑影疾風。

黑影疾風,那可是相當於星紋境九重天的武者啊。

就算是一名星紋境九重天的武者,沒有一點特殊的手段,也是休想將這黑影疾風擊殺。但是現在,赤煉傭兵團,竟然是獵殺了兩頭黑影疾風!

黑影疾風,在整個驍龍城之中,都算是珍貴之物,若是拿到坊市之中去賣的話,肯定會是掀起一股轟動。到時候,說不定會給尹家的坊市,帶來一些流量。

而尹雲飛在這個時候則是眼睛一亮,幾步跨出,則是朝著那兩頭黑影疾風走了過去,然後仔細的觀看了一番,說道:「不錯,的確是黑影疾風無誤了。而且身上的鱗甲保存得非常完好。」

而這個時候,在那一邊得尹勝天則是一臉吃了蒼蠅般的難受了。原本他以為著赤煉傭兵團根本就沒有什麼戰果。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就嚷嚷著讓凌辰將赤煉傭兵團這二十天的戰果繳納出來,好打尹雲飛的臉。但是沒有想到的是,這赤煉傭兵團竟然真的是拿出了這麼多的戰果!

就算是家族之中的另外三隻傭兵團,他們的戰果都是沒有這一次赤煉傭兵團的戰果好。

他大致的估算了下,這一次赤煉傭兵團帶回來的巨獸屍身,若是按照正常的市場價賣出去的話,恐怕是能夠達到六七百萬次品星元石之多。

而且更為重要的是,在這些巨獸之中,還有著兩頭黑影疾風。

這可是吸引人流量的好貨物啊。

雖然不想承認,但是這一次那尹雲飛的確是又勝了自己一籌。

冷哼了一聲之後,尹勝天也是沒有必要再呆在這裡了,否則的話,只會被不斷的打臉而已。

「尹勝天長老,要不要來清點一下我們的戰果啊,喂,尹勝天長老,別急著走啊……」

凌辰在那尹勝天的背後大叫道,害得那尹勝天則是三步跨作兩步的朝著前方走去。

接下來,便是仔細的清算這一次的赤煉傭兵團的戰果到底是值多少價值了。現在因為莫家的攪局,使得現在驍龍城之中巨獸的價格較之以前要低出不少。所以說,原本應該值六七百萬次品星元石的巨獸,在現在只能夠是換取五百多萬的次品星元石了。

而凌辰他們赤煉傭兵團,也是得到了五十萬次品星元石的獎勵,並且獲得了十點家族貢獻點。

五十萬次品星元石,凌辰則是全部平均的分配給了那三十名成員,這倒是讓其他那些沒有加入赤煉傭兵團的尹府子弟羨慕不已了。

星元石就不用說了,這可是大陸上的流通貨幣。而家族貢獻點,在外面則是沒有絲毫的用處,不過在尹家之中,則是可以換取諸如武器、丹藥等東西。

而且用家族貢獻點來換取這類的物品,往往是比用星元石購買來得划算的多。

凌辰作為這一次赤煉傭兵團的領隊,而且在這一次的行動之中表現出色,則是獲得了三十點家族貢獻點。

在處理完這些瑣碎的事情之後,凌辰則又開始了閉關。

畢竟,每三年舉行的一次的獵鷹大會,即將開始了。

在驍龍城之中,隨意一處酒樓之中,都是可以聽到關於這獵鷹大會的消息。這一次的獵鷹大會不同於往日。尹家已經是連續兩年作為獵鷹大會墊底的存在,若是這一次還是改不掉他那墊底的帽子,則就沒有翻身的機會了,聽說會被直接踢出五大家族的位置,然後其餘的四大家族商議,重新扶植一個新的家族上位。

所以說,這一次的獵鷹大會,是尹家的生死之戰。

而且,尹家新加入的那名客卿長老也是很有看頭。

凌辰!

這一個讓驍龍城從來沒有忘記的名字。

當初他如同是彗星般崛起,最後又是如同流星般墜落。

之後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時,則是和那葉家與莫家結下了仇恨。

而這一次,凌辰將代表著尹家參加這一次的獵鷹大會。

在這獵鷹大會之中,肯定是會遇到葉莫兩家的弟子,到時候,雙方之間,又是會碰撞出怎麼樣的火花?

聽說這凌辰在那葉家之中,和那葉家大小姐葉熏有著婚約存在,但是卻被那葉熏看不起。而且還有人聽說,這凌辰和那葉熏,似乎還有著一些過節存在……

只不過,有著八卦好事者稱,葉熏之所以對那凌辰一副看不起的樣子,只是因為凌辰看上了葉熏的妹妹葉曉月,從而導致了葉熏因愛生恨。

快穿當炮灰拿到主角劇本 這一種說法,在十幾天前開始風靡驍龍城,每一個傳出消息之人都是言之鑿鑿,說的就像是自己當初就和那凌辰和葉熏生活在一起一樣。

不過,雖然明白這很可能是在扯淡,但是謠言最是容易引起別人的興趣。所有人都是在期待,期待著凌辰和那葉熏在那獵鷹大會之中相遇,看看是否是如同那傳聞之中所說的那樣,這兩人之間,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愛恨糾葛……

而那莫家,則就是和凌辰有著深仇大恨了。

聽說莫家第一人莫元慶的弟弟莫少白,起先是在那丹藥殿之中,被凌辰一拳打敗,而且還踩了他的臉!而之後準備報復,卻是受到了那凌辰的反報復,被迫舔了凌辰的腳。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這不僅僅只是那莫少白的恥辱了,這還是莫家的恥辱!

好歹,莫少白也是莫家的二少爺,竟然是被人如此對待。雖然事後是以莫少白的禁足而結束此事。

但是,誰都知道,這一件事肯定沒完。

以莫家那種睚眥必報的性格,肯定是在醞釀著新一輪的報復。

而這報復,肯定是在那獵鷹大會之中了。

在獵鷹大會之中,是允許各族弟子之間相互廝殺的。只不過,在進入到獵鷹大會舉行的地點,黑木崖之前,各族的家主則是會派發給參與者一枚玉簡。

而有了這一枚玉簡,若是在遇到非常危急的情況之下,直接捏碎此物,便是可以瞬間傳送出此地。

當然,若是你在捏碎玉簡之前就被別人給秒了,那也就什麼都不用說了。

當驍龍城之中對於那獵鷹大會的談論越發的熱烈的時候,在尹府之中,則是顯得較為安靜。

畢竟誰都清楚,若是這一次他們尹府再一次墊底的話,就要讓出五大家族的位置了。到時候沒有了這五大家族的名頭,他們尹家,肯定會是非常迅速的衰落下去。

參與這一次獵鷹大會的名額有著二十名,已然是公布了名字。而這二十名尹府弟子,也是得到了尹府的大量資源堆積,乞求在獵鷹大會開始之前,能夠有所突破。

凌辰作為這二十人之一,也是享受到了同等的待遇。根據尹雲飛所說,他們這些參與這一次獵鷹大會的弟子,在獵鷹大會開始之前,則是可以進入到家族之中的丹藥殿之中領取靈丹三枚、在武器殿之中選擇武器一把、然後在藏經閣之中選擇中級星辰武技兩部。

靈丹凌辰早就已經領取,而且是已經吞入了腹中,現在他的修為,也是來到了星紋境六重天的巔峰之境,需要一個契機,便是可以達到星紋境七重天!

這一天,凌辰忽然是來到了尹府的武器殿之中,現在距離那獵鷹大會的開幕,則是還有著三天的時間。凌辰也不期待在這三天的時間裡,自己的實力能夠有多少增進了。

他來到這裡,則是為了選擇一把武器。在前幾天的時候,他從尹府的藏經閣之中選擇了一部中級星辰武學。這一部中級星辰武學,乃是一門劍訣,需要一把巨劍才能夠施展出來。

所以,凌辰今天來到這武器殿之中的原因,則是為了好好的挑選一把巨劍型的武器了。 進入到了這武器殿之中,凌辰立刻是睜大了眼睛。

「這隻槍是好東西啊,就算不能夠用,但若是拿出賣的話,還是能夠換到不少的銀子啊。」

「這把扇子也是不錯,很適合本少爺的氣質。」

「喲,這大鐵鎚,如果是本少爺用起來,一定是威風凜凜吧,不錯,很像是為我量身打造的啊。」

「這柄斧頭也是好東西啊。」

………………

凌辰在這武器殿之中仔細的挑選了起來,在他的手中,在這個時候拿著一把扇子,腰間別著一把斧頭,肩上扛著兩隻鐵鎚,背上背著一柄長槍……看上去要多另類就有多另類。

「凌辰長老,你只可以選擇一件武器。」隨行的看守武器殿的一名弟子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聲提醒說道。

凌辰的腳步一頓,轉過頭來哈哈大笑著說道:「哈哈,我就只是看看,看看哈。」

說著,不情不願的將身上的武器全都是放了下來,有些心疼的朝著這些寶貝看了一眼,又是朝著前方走去了。

「喲呵,這柄長劍很有君子遺風啊,很適合我……」

隨性的弟子:「……」

您和那君子遺風有什麼關係嗎?

「可惜啊,本少爺今天要的是巨劍,巨劍啊。」

有些遺憾的搖了搖頭,凌辰則是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帶路的弟子在這個時候捎了捎腦袋,則是對著凌辰問道:「凌辰長老,不知道你要的巨劍有什麼要求沒有?在本殿之中,有著一把非常特殊的巨劍,若是凌辰長老想要去看看的話,尹晨願意為您帶路。」

聽到這尹晨的話,凌辰的眼睛頓時一亮,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特殊的巨劍,有多特殊?越特殊,越好啊!

拐了幾個彎,凌辰靜靜的跟隨在這尹晨的背後,心中則是在不斷的打鼓,這丫的不會在騙自己吧,這已經是武器殿多麼偏僻的地方了,能夠有啥特殊的東西。

就在凌辰在心中腹誹的時候,卻是沒有見到走在前方的尹晨突然是停了下來,要不是動作夠快,差點就撞了上去。

「凌辰長老,你看看,這一把巨劍合不合你的胃口?」

尹晨突然是朝著前方的一塊門板指了指。

凌辰頓時一惱,敢情這傢伙真的是在耍自己啊。

見到凌辰臉上的神色,那尹晨也是瞬間明白了過來,頓時便是在臉上浮現出一抹委屈的神色。

「凌辰長老,這真的是一把巨劍啊。」

凌辰這才仔細的朝著這一塊「門板」打量了幾下,這一看頓時也是有些無語了起來。這丫的還真是一把巨劍。

只不過,這巨劍,未免也是太「巨」了點吧。

這把巨劍通體呈現出一種暗灰色,有著一人之寬,個頭比凌辰還要高出一個腦袋,看上去,不論是從長短大小,還是顏色上來看,這都活脫脫的是一塊門板了。

但是,在這巨劍之上真的是有著一截劍柄存在,而且在那劍柄之上,還鑲嵌著幾個碩大的晶石,看上去晶光閃閃。但那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而只是一種大路貨而已,只是能夠發出亮晶晶的光芒,其他的作用什麼都沒有。

這一把巨劍大得出奇,雖然有著巨劍的一切特徵,劍柄,劍刃……但若是丟出去讓別人不仔細辨認一番的話,肯定不會有人說這是一把巨劍的,這他么不就是一塊門板嗎?

凌辰有些無語了,這你就叫你說的特殊?的確有些特殊哈。可是他敢保證,只要是他敢在獵鷹大會上使用出這把巨劍,恐怕立刻是能把別人給笑死!

這能不能算是不戰而屈人之兵?

凌辰真想一巴掌朝著這傢伙給拍過去,丫的安得什麼心,沒好氣的瞪了這尹晨一眼,凌辰剛想要轉身離開,但就在這個時候,從他的掌心之中,卻是突然的傳出了一抹悸動。

就要這把巨劍?

不是吧?凌辰眨巴了兩下眼睛,然後又是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那一頭蒼穹神蝠竟然是讓他選擇這把飛劍!

真當自己傻子啊。

凌辰翻了翻白眼,剛想要不管這蒼穹神蝠的想法,但是在他的腦海之中,忽然是響起了兩個字。

「白痴。」

想到蒼穹神蝠那傲嬌的屬性,凌辰頓時有些無語了。

不是吧,這把巨劍莫非真的是好東西。

凌辰的腳步不動了,他忽然又是轉身朝著這一把門板巨劍走了過去,然後圍著它轉了兩圈。

沒什麼突出的地方啊。

不過,既然這蒼穹神蝠都已經這樣說了,說不定這一把巨劍真的是有著什麼奇妙的地方。

「咳咳。」凌辰乾咳了兩聲,剛才自己還沒好氣的瞪了兩眼這尹晨,現在卻是又要和他說自己想要這把巨劍了,這讓凌辰這張老臉,也是有些不自然。

「嗯,這把巨劍,我要了,給我包起來。」凌辰大手一揮,道。

尹晨:「……」

「凌辰長老,這一把巨劍可是不好包啊。」

在日本漁村的日子 凌辰乾咳了兩聲,有些裝逼過頭了哈。伸手朝著這一把巨劍的劍體之上摸了摸,忽然是感覺通體冰涼,而且這一種材質摸起來,就像是某種木材一樣。

不會吧,真的是門板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