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擋本座?」

低沉的聲音中,透著難掩的寒意。

下一刻,北冥周身有黑霧繚繞,隨之迅速翻滾起來,天空之中一道無形的黑色天幕,瞬間籠罩了城外的半空,氣勢可謂驚天。

「宋城,乃宋家根本,前輩莫要欺人太甚。」宋橋目光一凝,此時體內的靈力凝聚,仙境巔峰之力爆發,目光掃向前方之人。

北冥見此情景,此刻不禁大笑一聲。

「小小仙境,在本座面前也敢如此猖狂。」

「殺你,本座一拳足矣!」

聲音中滿是狂傲之意,待話音落下,北冥目光一寒,身形已然帶出殘影,他是果斷之輩,顯然不想過多的廢話,此刻直接出手。

天空之中的天幕,此刻隨風而動,伴隨這北冥的鄰近,彷彿要掩蓋整個宋城一般。

「凝,宋家千年氣運,有老夫在,你休想踏入宋城半步。」前方宋橋低喝一聲,此刻體內的力量,已然運轉到了極致。

他的掌中迅速掐訣,抬手向著後方護城古陣一指點去。

霎時間,宋城古陣為之一顫,一道道耀眼的白茫,有人漫天繁星一般,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向著宋橋的體內凝聚而去。

一道白色的防禦屏障,瞬間將其身形包裹。

此時前方,北冥的一拳之力已然臨近,他在看到眼前的防禦屏障之後,眼中不免露出不屑之色。

「愚蠢至極。」

「給本座破!」

北冥低喝一聲,隨之拳鋒臨近。

下一刻,真正破空之聲震耳,那一拳之力落下,穩穩地砸在了宋橋的防禦屏障之上。

「砰,轟隆,咔咔……」

這一拳之力,顯然比宋橋想要中的,還要恐怖許多。

二人硬實力的差距,著實有些巨大,儘管他有一城之力加身,但前方之人,並非普通的古境強者,北冥的強勢,可以說已然接近不朽界主的級別。

若非如此,當初葉飛也並不可能在此人手中,最終只能選擇逃離。

「這氣息!你是封妖之地的那隻古獸?」南城門前,宋橋的防禦碎裂,身形向後退了數丈,嘴角溢出鮮血。

他畢竟是宋家老祖,對於神域仙境的強者,自然是十分了解,方才那一拳之力,其內爆發出來的兇惡之力,顯然不是人類修士所能擁有的。

前方半空,北冥穩住身形,只是輕撇了前方之人一眼,臉上的孤傲之色見顯。

而此時,後方宋城內,再度有極強的氣息衝天,伴隨著流光劃過,宋家家主宋曉峰,宋義,以及長老團太爺,此刻同時現身。

「何人如此大膽,敢在我宋城門前放肆!」

「老祖,您……」

宋朝陽閃身上前,在看清眼前的情況后,頓時心中一驚。

而此時,一旁半空之中的宋家兄弟二人,眼中已然怒火中燒,體內九重劫境之力,隨之轟然爆發。

「宋家族人,開城護族!」

家主宋曉峰低喝一聲,周身氣勢如虹,抬手之下打出一道印訣,下一刻宋城之內,一道道劫境強者的氣勢,隨之衝天而起。

可見城內劫境,至少五十位之多,宋家千年底蘊由此可見一般。

再其一旁,宋義目光一凝,此刻抬頭望向前方,眼中有寒芒閃過,不等身旁之人多言,只見他抬手之下,仙劍破空而出。

「闖城者,殺無赦。」

宋義體內的靈力爆發,便是已然持劍衝上前去。

「住手,不可……」後方城門前,宋家老祖體內的傷勢還未平復,在反應過來之時,前方之人已然衝出。

遠處半空,北冥緩緩抬頭,在看清來者的之後,他的嘴角露出了冷笑。

「找死!」

一聲低語,彷彿宣判了前方來者的結局。

話音落下,只見北冥緩緩抬手,一道黑霧凝聚,下一刻閃動而出,化作一條巨大的黑色觸手,那速度之快,瞬間臨近宋義。

緊接著,在眾人的目光之下,巨大的黑色觸手猛然落下。

「砰,咔擦,轟隆!」

爆響聲過後,那是劍斷的聲音,一把仙寶級別的仙劍,竟是在這一擊之下,被出手生生折斷,其餘威落下,穩穩地擊中了宋義。

此人身形被瞬間震飛,一連噴出數口鮮血。

「二弟!」後方宋曉峰,此刻眼中怒意凝聚,他的周身氣勢一凝,便是準備衝出。

但其身形還未閃動,只感覺一股難掩之力,將他的身形牢牢封定,更是直接鎮壓了他體內的靈力,使得他無法移動半分。

這股力量,並非是來自前方的北冥,而是後方那位宋家老祖。

此時目光所致,宋義的身形,已然從半空之中墜下,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之上,身上的生機散去,一個九重劫境,在古境強者的一擊之力,想要保住性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們,大可一起上,本座不介意抹去此城。」北冥身形矗立半空,此刻抬頭望向前方,他臉上的冷笑不變,緩緩開口道。

宋城前,宋朝陽等人,此時眼中滿是激憤之色,本想要直接出手,但他們的身形,同時被宋家老祖封定。

「老祖,此人欺人太甚!」

「二弟不能白死,我宋家一城之力,難道還無法與之一戰不成?」

前方半空,宋曉峰此刻體內靈力凝聚,一邊掙扎著束縛,一般開口低吼道。

「古境,我宋家無法一戰。」宋橋緩步上前,此刻直言開口道。

身為仙境巔峰的前各種,這位宋家老祖,顯然是深知這一境之差,宛如鴻溝一般,而且眼前的封妖巨獸,不是普通的古境強者。

說完之後,宋橋緩步上前。

「老夫,願意開城,還望閣下手下留情。」宋橋此時暗嘆一聲,他也是再無任何辦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的反抗,都是毫無意義的。

說罷,只見他隨即轉身,抬手之下印訣凝聚,撤下了內的防禦古陣。

而此時,前方的北冥,只是輕笑一聲,他並未選擇進城,而是沉默了片刻之後,身上的氣息同時慢慢收斂。

「走吧,葉飛並不在城內。」半響后,北冥緩緩開口,已然有了離去之意。

這忽然的舉動,使得四周眾人,都是不禁有些發愣。

不等前方宋家之人反應過來,一旁的王木,已然閃身臨近,他抬頭望向前方之人,不禁深深地看了北冥一眼。

「你,早就知曉了?」王木眼中有精光閃過,低聲開口問道。

北冥聞言,只是冷笑一聲。

「那小輩,若是在附近,但凡發出一點氣息,本座就能感應到,方才那宋家小輩身亡之時,方圓千里之內,沒有氣息波動。」

若非是實在沒有辦法,感應不到葉飛的氣息,他也不會如此。

這宋城北冥並未放在眼中,但若是事情鬧得太過,一旦仙宮那邊察覺,無疑會有些麻煩。

「連你的無法感知,難不成有不朽界主大能,保住了此子?」半空之中,王木此刻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忍不住開口低語道。

北冥聞言,眼中有寒芒閃過,隨即冷哼一聲。

「就算是不朽界主,那小輩身上有本座的血脈之力,無論他藏在哪裡,本座也能感應一二,除非……」北冥的話語沒有說完,只是低哼一聲,轉身帶起一道流光,身形消失在了城外。

只是此言一出,王木的心神不免一震,臉上的表情露出了久違的凝重之色。

冥海巨妖的本體,便是不朽界主級別,而他口中所言,顯然是那位護住葉飛之人,實力遠在他之上。 宋城外,隨著北冥的離去,王木等人隨之不在逗留,身形閃動之下,很快消失在了宋家眾人的視線之中,宋城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城門前,宋曉峰將二弟的屍首抱起,臉上的悲痛之色見顯無疑。

半空之中,宋家老祖暗嘆一聲,身形閃動之下,隨之消失在空氣之中。

而此時,後方不遠處的宋朝陽,此刻緩步上前,目光落在了宋曉峰的身上,他的眼中不禁有寒芒閃過。

「哼,老夫早說過,那葉飛遲早會害了我宋家,今日之事,你兄弟二人咎由自取。」宋朝陽低哼一聲,隨之轉身拂袖而去。

宋曉峰聞言,目光不禁微顫,沉默了許久之後,他深深地嘆了口氣,事已至此在多言無益。

宋城之事,此刻的葉飛,可謂是一無所知,他身處東源城內,體內的氣息仍舊混亂,顯然短時間內,不會輕易醒來。

時間,轉眼,半月過去。

……

東源城,西郊竹林內,那間不起眼的竹屋內,一股無言之勢,忽然衝天而起,但瞬間被圍繞在竹屋四周魔煞之力阻隔,使其無法擴散。

屋內竹台上,葉飛緩緩睜開雙目,眼中有精光忽閃。

「體內的氣息……」

「很亂。」

意識恢復的瞬間,葉飛已然察覺到了體內的情況。

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有靈光閃過,一個方形木盒落入掌中,其中存放的正是綠魔造化丹,在他沒有踏入仙境之前,此丹的效果不言而喻。

服下一顆后,體內的氣息,隨之瞬間穩固。

「這裡是?我如何逃出的?」葉飛定了定神,此時掃向四周,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如今他的體內,古靈月的仙根之力,早已經枯萎,他依稀記得,當時與北冥一戰,借住仙根激發體內的界主之力,使得他意識渙散。

最後一擊之下,已然無法支撐。

只是片刻的思索,葉飛目光一凝,掌中有紅芒閃過,紅仙竹笛落入手中,靈識掃過之下,可見古靈月殘留的神魂,此時被封印在其內。

「凝!」

葉飛目光微閃,體內的靈力轟然爆發。

這股磅礴之力,包裹了竹笛,融入之下籠罩了古靈月的殘存神魂,隨之一道透明的虛影,在紅仙竹笛內凝聚成型。

那正是古靈月無疑,只是此女雙眸微閉,除了一縷神魂不滅之外,已然沒有半點生機。

「葉某,定會幫你重塑身形。」

竹台之上,葉飛臉上露出堅決之色,稍有沉吟之下,平復了一下#體內的靈力,隨即將紅仙竹笛收入儲物戒之內。

而此時,前方竹屋門前,忽悠一道幽光閃過。

「你小子,終於醒了。」

「小爺還以為你就這般,交代在此了呢。」那出現的身影,正是牧童無疑,在現身之後,頓時大笑著開口說道。

前方葉飛聞言,不禁深深地看了眼前魔靈一眼。

他的眼中有藍芒閃過,通過洞察之眼,他已然知曉,這竹屋的四周籠罩的力量,正是來源與眼前的魔靈,若非如此那北冥巨妖,怕是早就追此地。

「竹屋的封印之力,散發著遠古歲月的氣息,你怎麼做到的?」葉飛抬頭望向前方的魔靈,緩緩開口問道。

牧童聽聞此言,隨之輕輕搖頭。

「這算什麼!」

「小爺乃是上古第一縷先靈,設下一道封印,舉手之間便可。」牧童拍了拍膛,臉上露出自信之色,此刻直言開口回回應道。

聽聞此言,葉飛不禁淡笑著搖了搖頭。

這隻變異靈體,儘管隱藏著不少的秘密,但對自己並無惡意,這一路走來他也並沒有多問,只是隨之接觸的時間越長,他是越來越看不懂眼前這隻靈體了。

「是你救了我,你如何從古境強者眼前逃離的?」葉飛臉上露出疑惑之色,再次開口問道。

他深知那北冥巨妖,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

一旦他離開此地,那麼面臨的,將是古境強者的追殺,而眼前的牧童,卻是能夠輕易逃出古境封#鎖,這一點無疑讓人稱奇。

要知道,此刻葉飛眼前這隻靈體,實力連一重的劫境強者都不如。

「就是,扛起你,直接飛走啊,那隻古獸沒有追來。」牧童沒有猶豫,立刻開口回應道。

此言一出,葉飛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按理說北冥不可能放任他逃離不追才對。

就在此刻交談之時,葉飛的衣領處,忽悠金光閃動。

「縮地成寸。」

「不是那古獸不追,而是在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根本追不上。」竹屋內,伴隨著一道精光凝聚,璇兒的身影陡現,矗立在了葉飛跟前。

前方牧童聞言,只是咧嘴一笑並未多言。

竹台之上,葉飛聽聞此言,眼中頓時有精光閃過。

「此術,我略有耳聞,傳聞唯有不朽界主級別的強者,對天地規則之力領悟到了極深的程度,才能掌握此術。」

葉飛目光微閃,開口低喃道。

說罷,他不禁抬起頭來,目光聚焦在了牧童的身上。

「你……如何修得此術的?」葉飛面露古怪之色,再次開口問道。

牧童聞言,臉上第一次露出了茫然之色。

「當時,小爺只是向著儘快逃離,其他的事情小爺不知道。」牧童稍有思索,隨之如實開口回應道。

此言一出,一旁的璇兒,頓時眸光一瞪。

霎時間,荒獸之力橫掃,已然襲卷了整個竹屋。

「這隻靈體太狡猾,要不璇兒吞了他。」璇兒此刻上前一步,此時臉上的表情極為認真,她意識內的吞噬之意,儘管隨著實力攀升早已經散去,但畢竟還是一隻荒獸。

時間靈體,都在她的吞噬之列。

竹屋內,前方牧童聽到這話,頓時目光一瞪,身形連忙向後退了兩步。

「你,你又要吞小爺?」

「小爺與你無冤無仇,你不要太過分了,當時的情況如何,小爺真的不清楚。」牧童顯然被嚇得不輕,眼中露出驚恐之色。

他似乎對上古玄蛇極為懼怕,臉上的畏懼,無疑是發自內心的。

「世間靈體,都歸荒獸,璇兒吞你乃天地運行之規。」璇兒緩緩開口,話語中的也是十分的有道理,要怪那就怪他只是一隻靈體。

前方牧童聞言,不禁瞳孔微縮,似乎一時間找不到反駁之言。

「你,你別過來,小爺乃天地第一縷先靈,生在萬物之前,那天地靈祖,你……你給個面子。」牧童再次向後退了兩步。

論戰力而言,他顯然遠遠不及玄蛇。

竹屋內,葉飛見此情景,不禁淡笑一聲。

「璇兒,回來吧,他交給我。」葉飛的臉上露出微笑,隨之輕聲開口道。

前方璇兒聞言,隨之微微點頭,她對於葉飛的話語,向來都是極為順從,其身形已然化作金光,回到了他的衣領之內。

待其消失之後,前方的牧童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嚇死小爺了,你說你沒事,放她出來做什麼?小爺要是被吞了,你怕是立馬便會被那隻古獸發現。」牧童此時抬頭掃了葉飛一眼,忍不住開口抱怨道。

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