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皇道之氣類似,但卻又有著一些不同,但對自身有好處,這點林楠能夠感覺的到。

唯獨就是很少很少而已,遠沒有自己的皇道之氣多。

哪怕是身在仙界,下界的皇道之氣依舊會湧入到本尊體內,只不過外人根本看不到罷了。

相比於皇道之氣,這種特殊之力,林楠並不在意。

甚至,有些警惕!

他要的,是皇道!

而眼下的這種特殊之力,不屬於皇道之力。

過多的融入自身,林楠不確認是好是壞,但他敏銳的覺得應該不會太好。

為此,哪怕有這種特殊之力的湧入,林楠也沒有直接吸收消化,而是悄然儲存。

很快,一群人返回林楠在天空之中的仙宮內休息,林楠跟隨天痕仙王直接來到凌霄仙殿中,林楠也再一次看到這位仙界頂級帝尊境強者。

仙殿內,此刻只剩下林楠和青帝二人,天痕仙王將林楠送人仙殿後便恭敬退了出去。

林楠坐在下首位置,青帝端坐主位上,一身青袍,這一點和天痕仙王有些相似。

乍一看,溫文儒雅,有著書生之感,氣息也絲毫不顯。

但林楠知道,越是如此,越是可怕。

在這位帝尊面前,林楠幾乎有著一種無所遁行之感。

為此來之前,林楠刻意將神秘圓球世界和通天橋都交給了風屬性分身掌控。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這一刻,林楠在打量著這位儒雅帝尊,有敬意,但並沒有多少畏懼之意。

同樣的,青帝也在仔細打量著這位傳奇戰神,天庭第一位破例冊封的戰王強者!

林楠身上的秘密,很多!

一座超級古老祖星的人皇,茫然進入仙界,超快崛起,竟然還修成了分身術,身邊更是湧現出這一大批的強者。

尤其是,還能往返下界上界!

回想起來,這和當年的自己何曾相似。

天庭的四方大帝,依舊福帝等人,都是跟隨青帝崛起的強者。

就和現在的林楠他們一樣!

唯獨不同的是,林楠此刻走的就是皇道,比自己當初早了很多很多。

而且,更有一座古老祖星為依託,享受百億人族供奉。

這點,其實比當年的自己等人更強。

「這次找你來,普通的獎賞之外,而是要給你探討一個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青帝淡笑道。

再見林楠之前,他還想到過其他,但真切的看到,他打消了。

「皇道!」

頓時,林楠臉色不由微微一變,他沒想到青帝如此直接。

青帝臉上依舊帶著淡笑之意。

「不用緊張,你身上的秘密本帝現在無需知道,每一個強者都可能有自己的秘密,都有屬於自己的機緣,你有,本帝肯定也有。」青帝開口說道。

林楠站起身來,微微對青帝抱拳行了一禮。

「多謝帝尊理解,林楠願聞其詳!」

他也想聽聽這位無敵帝尊想說什麼,皇道到底是什麼?

他現在的道,他知道應該算是皇道,但具體的東西,他並不知道,對於這個皇道太過陌生,仙界的一些典籍中,也查閱不到這種資料,極為罕見。

青帝點頭。

「何為皇?」青帝開口,道出了一個引子,隨即坐在主位上,侃侃而談起來。

「在仙界,為仙皇,在下界,為人皇。」

「皇者,一來承天應命,二來享億萬子民供奉尊崇,庇佑億萬民,為一界之最強者!」

這一刻,青帝一個人坐在主位上,徐徐說著有關皇道的一切,甚至道出了仙界歷史上的幾位仙皇,無一例外都是仙界最強者,而且各自都締造了一個完整的最強仙庭王朝。

哪怕是現在,依舊有很多古老的記載,很多古老道統仙族等對那個至尊皇族抱有極大的尊敬。

因為皇者的關係。

第一位皇者,帶領仙界本土修鍊者開疆擴土,驅除超階妖獸,戰天斬地,開闢出人類強者的一片凈土。

受世人愛戴,擁護,奠定了他完整的皇道。

之後的皇者,其實也都是這個路線,但在青帝看來,他們的皇道並不算真正的完整。

因為相比第一位,他們的愛戴擁護要少的多。

所以,他們的王庭,仙庭也並沒有持續多久,隨著一位位皇者的神秘消失,也都隨之瓦解。

到最後,青帝提到了他自己。

「我走的,實際上也是並不完整的皇道!」

說到這裡,青帝的目光集中在林楠身上,話鋒也猛然間一轉。

「但是,你的道,是真正完整的皇道!」

一瞬間,在青帝的注視下,林楠有著一種被扒光的感覺,青帝的目光很犀利,雖然看似溫和,但身上有著一種渾然天成的霸氣。

這一刻,林楠選擇沉默。

來之前林楠就考慮過,真若是這位無敵帝尊真要對自己動手,反抗是無用的。

所以,他儘可能的保持平靜,靜靜聆聽著。

果然,青帝並沒有其他的動作,一語提過後,自嘲輕笑了一聲。

「仙界諸多帝尊和我一樣,籌劃了無數年,只為成皇,但到頭來,我們竟然都輸給了你這個後輩,不可謂不說有點讓人沮喪。」

這一刻,無敵青帝竟然沮喪了不少,泄氣了不少。

當事情真正說開了,擺在眼前的時候,就是這麼讓人覺得殘酷。

他經營數萬年之久,但現在看來,真的遠不如眼前隨手可殺的後輩。 凌霄仙殿內,青帝坐在主位上,這一刻竟然在傾訴一般,道出了很多很多。

有仙界各位帝尊為了成皇的努力,也有他的努力。

然後和林楠進行對比。

對比之下,連林楠都有些覺得自己確實有點幸運了。

不過很快,當一切說完了,青帝臉上又恢復了不少,雖然還有無奈,有羨慕,但至少恢復了之前的淡然。

「有點丟臉了,難得在一個後輩面前道了那麼多。」青帝輕笑一聲。

林楠靜靜的聽著他說了那麼多,一時間也有著不小的感慨。

「感謝帝尊教誨,林楠突然間懂了不少!」林楠開口,神色也有些複雜。

確實,他應該感到幸運。

青帝打量著林楠,心中暗暗點頭。

「你就真不擔心我會突然對你出手?仙界一直有傳說,皇道是可以竊取的。」青帝開口問道。

林楠聞言輕笑。

「帝尊志不在此,而且真正的皇道,絕對不是這種可以掠奪的。」

「哈哈!」頓時,青帝大笑一聲。

「說的好,我倒是沒有看錯你!」

這一日,林楠在凌霄仙殿內待了大半日之多,就連天痕仙王也覺得有些奇怪,甚至心底隱約有些擔心。

林楠身上的秘密,他也知道了不少,真擔心帝尊真的會動手。

仙殿外,戰寶公主天賜風鈴子等人也都到了。

終於,足足一日後,仙殿內一道人影重新走出,林楠出來了。

天痕仙王微微鬆了一口氣,戰寶公主天賜等人頓時迎了上去。

此刻的戰和天賜二人都是臉色煞白,身體異常的虛弱,短時間根本難以恢復。

「林兄!」天賜拱手。

婚迷妻心,大叔別鬧了 「多謝了!」天賜沉聲。

林楠輕笑,看到天痕仙王的暗暗鬆氣,他頓時就明白了什麼,說實話還是有些感動的,這些人都算是他林楠在仙界為數不多的朋友。

「咱們就別說這種話了,這次回來晚了!」林楠開口。

「不晚,剩下的你來報仇就行!」戰沉聲開口。

「天賜已經擺下了酒宴,一起為你們接風!」

看的出來,這群人是真心為林楠等人的歸來而感到高興,天賜原本在閉關恢復,但也出來了,戰更是不顧及自己的身體。

林楠也想去,但眼下不是時候。

在凌霄仙殿內的一日,自然不是青帝難為,而是兩位皇道者在認真的探討。

對林楠而言,有著一種醍醐灌頂之感。

眼下,他需要的是閉關!

「感謝諸位,不過眼下還真不行,我要去閉關,帝尊有恩,有特殊教導,需要立刻琢磨!」林楠開口解釋道。

靈感,稍縱即逝,耽擱不得。

聽到這話,幾人頓時反應了過來。

天痕仙王更是直接上前。

「這件事要緊,林楠你去吧,戰和天賜也趕緊去閉關恢復!」

有著天痕仙王的吩咐,再加上林楠這件事,只能遺憾了,但也都理解。

當即,閑聊幾句,林楠極速趕回自己的仙宮,戰和天賜也只能各自返回,然後直接閉關恢復起來。

林楠的仙宮內,和崔慶等人簡單的交代了一聲,林楠便一頭扎入密室內。

一日的時間,對林楠而言,意義重大。

皇道!

第一次的,有人清晰的給林楠講解皇道,甚至將它與林楠進行特殊印證。

這位仙界無敵帝尊,林楠越發的欽佩了。

交流之下,真切的感覺到這位帝尊的深不可測。

自己的皇道,甚至八大分身之事,青帝竟然都猜到了,上次的皇道大劫,自然也就明顯了。

很多帝尊其實哪怕是到現在還在不斷搜尋著。

但就擺在眼前,他無動於衷。

不是不想,而是他知道無用,徹底放棄了。

林楠的皇道,和他們這裡的皇道不同。

林楠的皇道,根基在地球,哪怕是奪來也無用。

他們要的是仙界的皇道。

而且,青帝知道地球的存在,隱約間他也有著一些期待,期待林楠能夠進一步成長,真正成長起來,一位真正的皇者誕生。

兩者相互印證,對青帝也有大用。

青帝介紹了皇道,甚至給予了一些印證,林楠也沒有隱瞞,道出了混合規則大道,道出了規則大道上的虛影。

那些,都是他的子民!

這也是當初為何天變的原因,真正的皇道!

這些對青帝而言,同樣有大用,讓他也得到了極大的啟發。

他的皇道,不完整。

而今的相互印證,讓他同樣受益匪淺。

至於兩位皇者的競爭,青帝反倒是不在意。

以為林楠的皇道,並非這個仙界的皇道,而是在下界!

不,確切的說是另一個特殊的『仙界』!

地球和此刻這座的仙界,嚴格而言,同等地位,並非真正意義上的下界!

只不過,還不曾完全爆發而已。

林楠閉關,青帝也直接封閉凌霄仙殿,也要閉關。

戰和天賜也紛紛在療傷。

崔慶等人等人則奔赴周圍戰場。

哪怕是沒有林楠的帶領,這也是一群猛人,一群金甲戰將戰神。

吳俊凱加入普通人仙境的小隊中廝殺磨礪,其他人進入其他各大戰場,大戰滔天!

前段時間,天庭天仙境層面上被壓制的幾乎抬不起頭來,一位位天仙境高手被屠戮,連天賜戰鬥差點被殺,可想而知。

而今,隨著這群人的回歸,終於出現了轉變。

北方戰場,古天被殺,上百位天仙境高手被斬殺殆盡,仙王境都隕落數位。

西方戰場上,崔慶等人再度上演戰神無敵之勢。

在六人的帶領下,再度擊潰了一支百人隊的天仙境隊伍,更是爆發了數萬仙人境的大戰,這麼一群人爆發出的作用,再一次的顯現而出。

大勝!

而後,毫不停歇,一群人殺到南部戰場,一處處的推移,在他們的帶領下,天庭大軍開始了反擊,反殺!

不斷的挑釁。

膽敢戰的,直接屠戮!

逼迫仙界本土勢力退後,一連幾日,幾戰皆勝,哪怕是泰坦仙族,古仙庭,天族再度派出幾位超強的帝子出來,但也奈何不得眾人。

反倒是再度被蔣鑫斬殺一人!

此刻的蔣鑫,兩大至高屬性規則,先天道體,實力超強絕倫,僅次於林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