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臉痛苦的站起身來。

他起身之後,還在不停的摸着自己的屁股。

“我說你他媽腦子到底是不是有病啊?這麼簡單的事情交給你都做不好嗎?你不是親眼看着我怎麼綁這些網的嗎!爲什麼到現在還能犯出這種低級的錯誤?”

雲空間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也是第一次呀。”

直播間的衆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雲空間老哥是個狠人!”

“那絕對是個狠人,要麼說雲空間老哥在這裏,我覺得一下子給這個直播間增添了不少的光彩。”

“雲空間老哥還是牛逼的呀!想當初那麼多要人命的鬼東西樑爺都經歷過了,還是第一次栽倒在雲空間的手裏。”

“感謝小霸王送來的一架飛機,蠢貨是無藥可救的,樑爺,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把這傢伙留在這裏喂狼了!”

“感謝小花花我愛你送來的一架飛機,我比較贊成小霸王的提議,直接把這傢伙扔在這裏喂狼吧。”

雲空間一下子就急了。

“我去,你們這些人到底是怎麼想的?我不就是失誤了一波嗎?你們至於這麼生氣嗎?還不是我看不起你們,要是讓你們來做的話,不一定做的比我好呢。”

於樑一下子就急了。

“你趕緊給老子閉嘴!我說你這傢伙是不是缺心眼兒啊?難道你自己看不到嗎!這個東西難道你真的一點兒都不會嗎?我真是服了!剛剛就不應該相信你。”

……

雲空間這傢伙好像突然之間就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我說大哥呀,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激動啊,我知道這件事情確實裏面有我的問題,可是兄弟不是也沒有辦法嗎?你就不要再擔心了,要不然你再教我一次吧,我想這一次我一定是可以成功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雲空間這傢伙還攥着自己的拳頭,看起來似乎還挺自信的。

只不過對面的於樑立馬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得得得,我剛剛就不應該讓你來做這件事情的!”

“其實我覺得雲空間還是很不錯的,就是有點費於樑啊。”

“哈哈哈!確實有點費主播了。”

“你們這些人到底還是不是人啊?沒看樑爺被摔得那麼慘嗎?這就是過度的信任所造成的結果!”

“待會兒樑爺一下子負傷了,我估計這些人連吃東西的資格都沒有了,你們看多可憐呀,多可悲呀。”

也就在這時,於樑一臉委屈地搖了搖頭。

“你們這些可惡的傢伙也真是的,趕緊給我好好的呆着,今天晚上你去找吃的!反正我現在是真的折騰不起來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一邊捂着自己的***,一邊一臉痛苦的坐在了石墩子上。


旁邊的雲空間直接就急了。

手足無措地來到了於樑的面前,就這樣一臉尷尬的看着對面的於樑。

“我說大哥你別跟我開玩笑了好嗎?你讓我去抓食物,我怎麼給你找啊!反正如果你要是非得讓我去,我估計咱們幾個今天晚上都得餓肚子了。”

於樑聽到這句話之後直接就急了。

“你這傢伙竟然還敢威脅我!反正話我已經跟你說到這裏了,該怎麼做你自己心裏有數!無論如何你小子一定要給我安穩一點!要不然小心我對你不客氣了!”

此時此刻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便看到對面的雲空間整個人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我說大哥!我到底該怎麼去找食物啊?你難道真的忍心讓我一個人出去嗎?萬一要是遇到了什麼兇猛的野獸,豈不是連命都沒了嗎?”

於樑就這樣惡狠狠的瞪着他。

“你把我搞成了這個樣子!我感覺自己都快骨裂了,趕緊去,趕緊去!”

雲空間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接着便開始在周圍尋找着食物了。

……

“樑爺也真夠牛逼!說不定人家雲空間的老爺子就在這裏看着呢,到時候老爺子一看,樑爺這麼欺負人家兒子!還不得直接把樑爺給大卸八塊兒了呀。”

“哈哈哈!這個還是有道理的,確實有這個可能性,要不然樑爺你就認個慫吧!再說人家雲空間也不是故意的呀。”

於樑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說你們這些傢伙!我又不會真的讓他去,就是這傢伙幹活太不細緻了,你們看他綁的就有很大的問題,剛剛我用的就是最簡單的手法,我覺得在這種情況之下……應該要對這傢伙嚴格一點!平日裏少爺當慣了,來這裏當然要體驗一下生活,他才能知道自己現在所擁有的生活到底有多麼美妙!”

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

直播間直接變成了一陣金黃色。

甚至於就連大家都有些發愣。

“感謝難得糊塗送來的十架超級火箭!”

“我去牛逼呀!”

“這個難得糊塗應該年紀也挺大了吧,我去開的還是大g!”

“這個人怎麼跟雲空間這麼像啊?”

“這他媽該不是雲空間的老爹吧!”

也就在這時,剛剛送禮物的那個難得糊塗直接開口說話了。

先是發過來了好幾條拍手的表情。

“我覺得剛剛小於說的很不錯,我這個孩子平日裏在家被我給慣壞了,所以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現在出來之後連什麼事情都做不了,這當然是不行的,趁着這個機會一定要好好的教育他一下!”

“我操,我總感覺老爺子好帥呀!”

“你老爺子要是開個大g,你也會覺得他很帥的!”

“哈哈哈!說了半天不就是老爺子的車比較帥嗎?”

“我去,你們一個個簡直太沒有意思了啊,我就很煩你們這種不靠譜的傢伙,總是看表面,我只是單純的覺得老爺子很帥,不管他是不是開大g我都覺得他很帥!”

……

於樑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叔叔實在是不好意思啊,我只是跟他開個玩笑而已,絕對不會把他一個人扔走的,這個您放心吧。” “哈哈哈!樑爺是真的秒慫了呀!”

“開什麼玩笑,人家老子都已經來了,他不秒慫可以嗎?”

“這個還是有點東西的!”

“感覺老大爺這個頭像,我直接就裂開了呀!”

……

於樑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好了好了,我沒什麼,我待會跟雲空間一塊過去,以免這小子要是犯什麼錯誤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轉過頭看着旁邊的兩個姑娘,對着兩個姑娘輕聲開口。

“你們兩個人先好好待在這裏吧,我這裏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至於剩下的……等我先找到食物之後回來再說吧。”

此時此刻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旁邊的兩個姑娘,一個個全部都捂着自己的嘴巴笑了起來。

只不過誰都不說什麼。

這一下直接把於樑整的給愣在了原地。

因爲於樑確實也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連忙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就這樣灰溜溜的離開了。

“哈哈哈,我就跟你們說了吧,樑爺是真的慫了!”

“感覺其實雲空間的父親也挺不錯的呀,而且平易近人,我就喜歡跟這種大叔打交道。”

“關鍵問題你喜歡跟這種大叔打交道也沒什麼用啊,人家大叔又不喜歡跟你打交道。”

“牛逼牛逼,一句話就把這兄弟說的直接屁都放不出來了!”

“我覺得這個還是有點東西的。”

“先不說別的了,總覺得這件事情哪裏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的感覺。”

於樑直接朝着雲空間離開的方向跑了過去。

當於樑來到雲空間身後的時候,這才發現雲空間這傢伙正擡頭望天呢。

此時此刻,直播間裏面1000多萬粉絲都在盯着這傢伙。

“哈哈哈!待會兒雲空間老哥該不會出糗吧?”


“這誰又知道呢?”

……

雲空間一直都在不停的亂看着,好像是想從無花果樹上看到一個大蘋果一樣。

這傢伙一直都在不停的亂轉着。


而於樑則是細心地在他身後刻着各種記號,畢竟要是和雲空間這傢伙在林子裏面轉的找不到路了可就尷尬了。

這種石林其實要比普通的樹林更加尷尬,因爲完全找不到任何參照物這些石頭大小都是差不多的。

足足過去了得有半個多小時左右,雲空間這傢伙終於忍不住了,直接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

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痛苦了。

“我這老哥也真是的!至於這麼逼迫着我嗎?我感覺自己都已經頂不住了!什麼玩意兒啊!能不能給我來點好東西啊!”

“哈哈哈,老哥已經頂不住了是吧!”

“他肯定不知道我們這麼多人都在看着他,要不然待會兒肯定得端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