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雨睡着時已經快天亮了,睡了沒有多大一會李泉就醒來了,看着身邊熟睡的女人,嘴上露出一抹笑容。

自己對秦思雨的感覺越來越濃裂了,這個女人已經刻在了自己的骨頭裏揮之不去。

洗漱之後李泉又準備了早餐,一起都弄好后他才去將秦思雨叫了起來,他知道昨天秦思雨被自己折磨的骨頭都快散架了。

但是李泉還是想要讓她吃點東西在接着睡不然對身體不好他進屋將秦思雨抱了起來。

「小懶蟲,醒醒吧!吃過早飯之後再繼續休息不吃早飯對身體不好的」李泉溫柔的說着。

秦思雨聽到了李泉說的話,微微睜開眼睛瞪了他一眼說道:「還不都是你乾的,現在又說我懶了。」

李泉看見秦思雨嘟嘴的樣子沒忍住又低頭吻上了她的紅唇,等著秦思雨滿臉通紅的時候才鬆開她。

李泉說道:「還不吃嗎?難道要讓我親自喂你吃?」

「你好壞,就你最壞了!」秦思雨紅著臉害羞的說道。

喝了幾口粥又吃了倆個小包子之後秦思雨說:「我吃飽了,我現在要繼續休息了,不要打擾我。」

李泉笑了一下說道:「好,休息吧!不打擾你下午的時候我們再出去玩吧!」

說完之後李泉就離開了房間讓秦思雨好好的休息,自己則是在客廳里坐着想事情。

他想着給公司里的人打個電話問問這倆天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吧!於是他撥通了公司的電話。

接電話的正是他的秘書,只聽見對面說道:「你好,請問你找誰?」

李泉則是說道:「是我,我是想問問我走這倆天公司裏邊有沒有發生什麼他們倆個處理不了的事情。」

秘書一聽是李泉,就說到:「並沒有李總,一切都處理得很好,只不過昨天的時候柳如煙女士來過一趟詢問你的行蹤。」

我們和她說您去法國了,她說了她知道就離開了,這之後就再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李泉掛掉電話之後想着要不要給柳如煙打個電話說一下自己在法國的情況。正在猶豫時秦思雨過來了。

原來秦思雨已經醒了,李泉看着她說道:「既然已經醒了那就收拾一下自己我們出去玩玩吧!」

秦思雨說道:「好稍等我一下。」很快秦思雨就收拾好了自己,休息好的秦思雨很是活潑也很有精力。

他們二人一起離開了秦思雨的住所,首先秦思雨拉着李泉來到了自己的學校里。

秦思雨長得並不差所以也有很多的男同學喜歡她但是秦思雨一直都以李泉為借口拒絕了他們。

今天正好讓他們看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男朋友,也好幫着自己擋掉一多半的桃花緣。

他們在看過秦思雨的學校之後,李泉說:「沒想到你的學校環境這麼好很有利於你學習法語和接觸法國的風土人情。」

之後他們又去了發過周邊一些著名的景點整整玩了一個下午大半個晚上。

秦思雨也真正的讓李泉見識到了她這一個月的學習成果,法語說不上有多麼的流暢但是和法國人的一些日常交流已經沒有問題了。

李泉看着這樣的秦思雨也覺得很是驕傲,法語在所有語種當中也算是一門複雜的語言了。

沒想到秦思雨可以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就做到能夠日常交流,這背後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和汗水。

李泉牽着秦思雨的手在道路旁走着,很是愜意的一幕,現在已經是法國凌晨一點了。

李泉問秦思雨累不累,困不困,秦思雨都說不。秦思雨怕自己說完之後就結束了這美好的時光了。

秦思雨的心裏很清楚李泉在法國待不了幾天就會回到國內,因為他的一切都在國內。

李泉不會為了自己放棄在國內的所有隻為陪着秦思雨讀書,當然秦思雨也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秦思雨忽然就停住了腳步,李泉回過頭看着她說道:「怎麼了?是不是累了?」

「我來背着你走吧!」李泉說道。

秦思雨沒有拒絕只是乖乖的在李泉的背上一動不動,緊緊的抱着李泉生怕這一放手李泉就不在自己的身邊了。

秦思雨最終還是沒忍住問了一句:「你什麼時候回去?」

李泉聽到這個問題后停了下來但卻沒有將秦思雨放下來,只是說道:「我後天回國,要處理一些事情。」

這句話之後倆人都沒有在說話,一句都沒有,李泉就一直背着秦思雨回到了秦思雨的住所。

倆個人今天都玩累了,回來之後倒在床上就睡著了,李泉早就已經將給柳如煙打電話這件事情給報紙腦後了。

柳如煙因為不知道李泉到底什麼時候回來,所以也已經不在乎了,自己很早就已經睡著了。

對於李泉在法國是和誰又是在幹什麼柳如煙都已經不在呼了,她只在意兇手已經找到了。

對於李泉的事情雖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意難平,可是那又能怎麼樣呢?最後都是自己忍着而已。

既然怎麼樣結果都是一樣的那就不如不去想這些事情,讓自己放鬆下來,也給自己的心放一個假。

李泉在法國睡得很香而在國內的柳如煙也休息得很好,但是都不知道明天會有什麼樣的意外會出現。

同樣身在法國的夏博輝今天下午也看到了秦思雨和李泉出現在學校里,一度讓很多人覺得夏博輝就是一個笑話。

插足了別人的感情,要知道法國人是最懂得浪漫的也是最不容忍第三者插足的。

。 【離大譜】此刻頭戴哥布林鐵盔,他剛剛來到塑料城,還沒出傳送陣呢,突然一個光點就在不遠處出現了。

那光點迅速就變成了周南,他腳下的信蝶阿珍反而不起眼了,不過信蝶使命必達,快速飛到【離大譜】身邊,丟給他一個包裹。

【離大譜】有點愣愣的。

「團長?你咋過來的!」

周南哈哈一笑,他從信蝶阿珍的後背上跳下來,小有得意。

信蝶居然真的將自己帶過來了!

這就離譜!

但又合情合理。

只能說【凌駕】這個技能牛批,以及信蝶強悍!

「我就隨便過來玩一玩。」

周南說道,而此時來到塑料城的傳送陣,他也收到了系統提示:「叮,您已抵達三級區域大城塑料城,秘密營地傳送陣開啟塑料城傳送點。」

而此時又有一道人影從傳送陣中出現,正是【女武神林芸】。

這【女武神林芸】身穿尖刺鎧甲,背着深海三叉戟,他一副心急火燎的模樣,目光往四周一掃,迅速鎖定了周南與【離大譜】,朗聲便道:「大譜,捕殺者之刃何在?快拿過來!」

很顯然,【離大譜】已經向女武神凌雲炫耀過了【兵器·捕殺者之刃】。

【女武神林芸】倒也向周南道:「團長你也在啊,往後有好事可一定要叫上我,離大譜是個菜雞,純粹靠花崗岩傀儡,而我靠的是技術!」

「好說,好說!」

周南點了點頭,他心中盤算著信蝶其他的用法。

要知道信蝶使命必達,是可以進入他人的秘密營地和副本的,那麼自己凌駕於其上,通過郵寄功能,豈不是可以實現各種亂入?

這其中可操作的內容就多了,周南還想繼續試驗。

不過要想通過信蝶郵寄物品,必須先加好友,周南也就默默的向【有我無敵】、【韓不信】、【大力讓我出奇迹】、【血海大聖】、【最強混子】、【這瓜不熟】、【正義大刀】、【十方不敗】等人發去了添加好友申請。

管他認不認識,加了好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用到,反正卡牌世界的設定中,好友並沒有數量限制,且不管暫時能不能用到,先添加上再說。

當然,添加好友的申請是發過去了,對方會不會同意還不好說。

比如【最強混子】,他當先就給拒絕了。

而【大力讓我出奇迹】則是先同意,然後立刻又刪除了好友。

周南不急不忙,拒絕了沒關係,再發一遍就是了,反正又不花錢。

另外一邊,【女武神林芸】轉變了態度,他開始討好【離大譜】,一口一句哥,軟磨硬泡一會兒,終於是將【兵器·捕殺者之刃】討到了手中。

當然,他這是購買,許諾了給【離大譜】金幣,不過是記賬!

而捕殺者之刃到手,【女武神林芸】意氣風發,對這【離大譜】說道:「好兄弟,兩肋插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送個殺敵數如何?」

「啥?」

【離大譜】還有些沒反應過來,【女武神林芸】已經舉刀向他砍去了。

「好兄弟,你放心,我補償你金幣,不要反抗了,貢獻一次殺敵數吧,反正你死一次又沒什麼影響,還可以免費回城!」

【女武神林芸】大笑着,他是練過武術的,刀法耍的有模有樣、

「老子這才剛來,你就叫我回城?老子還要給客戶送吃羊套餐呢……」

【離大譜】罵了幾句,卻也很快就被【女武神林芸】砍成了白光。

【女武神林芸】又滿懷期待的看向周南。

周南立刻使用【蛇精·變身】,砰的一聲,變成了一名黑髮白裙少女,他忙道:「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言罷,周南向剛剛通過自己好友申請的【有我無敵】郵寄了一張不值錢的狼皮,便又凌駕於信蝶之上,很快化作光點消失了。

周南倒也沒忘向【離大譜】發去信息:「吃羊套餐,就定價四百金幣好了,四百金幣能吃一隻烤全羊,超便宜了。」

【女武神林芸】看到周南突然變身,愣了一下,很快眼神中又出現了光彩。

而周南此刻赫然是來到了紅卡家族的家族營地!

建立家族,秘密營地自然就成了家族營地。

【有我無敵】此刻剛剛從家族倉庫中出來,他正納悶為何一個昵稱【黑卡皇帝】的向自己發來好友申請,好像自己不認識他啊,而看其昵稱,怕是一個無腦的黑卡粉,加自己好友作甚?

不過他還是同意了,也是好奇此人加自己好友到底有何事。

而就在此時,一道白色身影突然出現在他面前,還有一隻蝴蝶向自己丟下了一個小包裹。

來人自然就是周南,他從信蝶阿珍的後背上跳下來,沖着【有我無敵】微微一笑。

頓時,【有我無敵】就感覺自己的魂被勾走了。

這少女是誰?

怎麼長得這麼漂亮?

天仙下凡嗎?

想起來了,她是林芸。

頓時,【有我無敵】的心跳都加快了,之前這林芸放自己鴿子的事情立刻就拋到了九霄雲外。

「林,林芸?」

他小心的問道,之前在落日森林中,大家都是帶着遊戲面具的,看不到面容,【有我無敵】倒是記得這身白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