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勝覺得一遍遍演練這些,太無聊了,早就不耐煩了。水衛穿的衣服這麼嚴實,有什麼吸引力,還不如穿得少的時候更加有吸引力。他當下走過去,找到葉雄,讓他來演練。

葉雄知道這一次的行動很重要,如果無法將覃力騙到黑暗森林,接下來的行動會非常困難,當下走過來,親自演練。

剛進來,葉雄看著水衛的衣服,搖了搖頭:「這套衣服太艷,不行,換一套。」

「這套衣服是我覺得最漂亮的一套了。」水衛說道。

「衣服是襯人的,太耀眼只會搶去你的風頭,讓別人的目光無法全部集中到你本人身上。你還有什麼衣服,全都拿出來,讓我看一看。」葉雄吩咐。

水衛當下將自己的所有衣服,全都拿出來,一共五六十套,堆了滿滿一床。

愛美的女人葉雄見得多,沒見這麼恐怖的,隨身帶著幾十套衣服,這得多臭美。

葉雄走過去,在那麼衣服之中,一件件挑選著。

「太艷了……」

「太露了……」

「太花哨了,不夠穩重……」

他一件件篩選,沒有一件滿意的。

看衣著,觀其人,從這裡衣服,葉雄可以看出,這個水衛還真是個放浪的女人。

突然,他的目光落到一件淺藍色的裙子上面。

這件裙子顏色很淡,不算很保守,但是也不算開放,它靜靜呆在眾多漂亮的裙子之中,不顯山不露水,內斂得就像一個普通人。

「換上這件試試。」葉雄吩咐。

「這件?」水衛一愣。

這件衣服不是她的,而是火衛的。

有一次,火衛出遠門,看到一藍色條裙子,很是喜歡,就買了回來。

可惜,在精靈森林,五行衛有規定,只能穿自己修鍊功法顏色的衣服,所以火衛只能穿紅衣。火衛覺得浪費,就送給了她。當時,她看到這條平淡無奇的裙子,還嘲笑一番,只是怕拒絕了火衛會不高興,所以收了下來。她從來都沒有穿過,沒想到葉雄一眼就看中了這條裙子。

水衛走進裡面,將衣服換上,走了出來。

她剛走出來,葉雄眼睛一亮。

如果不是知道她的本性,誰知道她是個放蕩的女人?

「好了,就選這一套了。」葉雄馬上決定。

水衛走到鏡子面前,看了裡面的自己一眼,頓時驚呆了。

這麼清純靚麗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嗎?

她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水衛以前一直覺得,衣服越漂亮,越能襯托穿衣服的人,她還是第一次發現,原來自己以前的感覺是錯的。

「覃力是海神族的大王子,不缺女人,想吸引他的注意力,你一定要表現出自己獨特的一面。有一點你千萬要記住,除非他打招呼,不然的話,你的眼神絕對不能落到他的身上。」葉雄將過程細節跟她好好地說了一遍,講得十分仔細,這才說道:「好了,你們就按照這個排練吧!」

……

整整一夜,葉雄不停地排練,直接水衛累得筋疲力竭,他這停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三人早早去了銘香樓附近等侯。

十二點的時候,覃力準時出現,走進銘香樓。

「我先進去,一會你們再進來,記住,一定要按計劃去做。」 對不起,我愛你! 葉雄嚴肅地叮囑。

交待所有的事情之後,葉雄這才朝銘香樓而去。

太太她征服了全世界 他先上樓,找了個角落坐下,要了些點心。

剛坐穩,覃勝就進來了,他進去之後,一眼就看到了那邊的覃力,大大方方地走了過去,笑道:「大哥,原來你也在這裡,真巧啊!」

覃力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問道:「三弟,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早幾天回來了,一直想去拜訪一下大哥,但是每次去,你的婢女都說你在修鍊,所以我就不多打擾了。」

「父親過陣子要考查我們的實力,不努力不行。」覃力淡淡地說道。

「大哥,你這麼勤快乾什麼,這族長之位,遲早都是你的。」覃勝笑道。

「這可不一定,三弟的實力,父親也是很看好的。」覃力呵呵地笑道。

「大哥哪裡話,當族長有什麼好玩的,我寧願每天都有美女陪伴,這就足夠了。」覃勝哈哈大笑。

兩人爾虞我詐,全都話裡有話。

葉雄在遠處聽著,算是聽明白了,難怪自己說坑覃力的時候,覃勝會馬上就同意。

兩人之間,表面上和和氣氣的,其實早就勢成水火了。

正在這時候,外面走進一名面容被面紗遮住的女子,頓時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力。

水衛沒想到自己剛出場,還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也沒露出一個眼神,就吸引了這麼多人的人的注意力,頓時感覺有些飄了,不由得目光四下搜索著。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道凌厲的目光射來,葉雄緊緊地盯著她。

水衛這才發現他提醒過自己,當下目不斜視,走到一張空桌子坐了下來。

「大哥,我看到美女了,不跟你聊了。」覃勝說完,直接就走了過去。

覃力對這個三弟的性格,早就了解,也就見慣不怪了。

覃勝直接走到水衛面前,在她面前坐了下來,目光炯炯地盯著她的臉,笑道:「這位美女,我叫覃勝,是海神族的三王子,能不能跟你做個朋友?」

水衛眉頭也沒抬,冷冷地喝道:「滾!」

覃勝頓時就不爽了,大聲說道:「你知道我是誰嗎,敢這樣對我說話?」

「我再說一次,滾!」水衛重複了一遍。

「本王子很久沒見過這麼辣的美女了,我倒要看看,你長什麼模樣。」

覃勝說完,閃電般朝水衛的臉上抓去。

他出手太快,水衛還沒反應過來,一張迷人的臉就露了出來。

精靈族的女人,本來就長得漂亮,水衛的容貌又在水準之上,這一下當下就把很多人給吸引住了。

包括覃力,注意力也被吸引。

咣!

水衛瞬間抽出長劍,一劍朝覃勝的臉上抹去。

「無恥小人,我殺了你。」

這一劍太快了,覃勝沒想到水衛出手這麼狠,措不及防,脖子上被劃出一道血痕。

「出手這麼狠,想要我的命不成?」覃力大怒。

這一下憤怒倒是真的,沒有半點造作。

「沒錯,我就是要殺了你。」

水衛繼續出手,手中劍帶著強大的氣勢,朝覃勝刺去。

「身手不錯,我陪你玩玩。」

覃勝哈哈大笑,身影退飛出去,兩人在半空之中,大戰起來。

兩人的戰鬥,很快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水衛是金丹初期,覃勝是金丹中期,兩人差了一個境界,但是水衛的實戰力要強上一些,兩人頓時戰得難解難分。水衛出手非常凌厲,沒有留手,彷彿真要將覃勝殺死一樣。

葉雄一直在察看著覃力,見他始終在看著,並沒有出手,不由得有點焦急。

如果他不出手,來一個英雄救美,這戲就唱不下去了。

兩人打了差不多半個小時,覃力終於出手,化成一道綠光,出現在兩人中間,兩掌擊出,將兩人擊退。

「大哥,你讓開,我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小妞,讓她知道我的厲害。」覃勝怒道。

「堂堂海神族三王子,這樣欺負一個外人,傳出去不怕別人笑話。」覃力怒道。

「大哥,你不會看上這個小妞了吧?」覃勝嘲笑。

「胡鬧,我怕你丟了海神族的臉?」覃力的臉崩了起來,怒道:「覃勝,你再不住手,我就把這件事情告訴父親大人?」

「小娘們,你給我記住,我看他能保護你多久。」覃勝放了句狠話,這才回到酒樓之中,大聲喝道:「小二,還愣著幹什麼,給王子上酒上肉。」

覃力上前跟水衛說了些什麼,最後兩人一起離開了。

葉雄望了覃勝一眼,覃勝悄悄朝他豎起了拇指。

師傅領入門,能不能勾引上覃力,就看水衛自己的造化了。

吃完午飯之後,葉雄跟覃勝在遠處的山林見面,在那裡開闢了一個洞府,當成三人以後見面的地方。

傍晚的時候,水衛回來了,覃勝連忙迎上去,急問:「怎麼樣了,他上勾了沒有?」

水衛點了點頭:「我跟他說,明天就要離開,他說要送了一程,我拒絕了。他說你不擇手段,怕你對我不利,我按照葉雄的辦法,還是拒絕了。」

「為什麼要拒絕,這戲豈不是唱不下去了嗎?」覃勝奇怪地問。

「水衛是精靈族的女人,如果輕易接受別人護送,有違精靈族傳統,對方會懷疑的。」葉雄說完,話音一轉:「而且,你們覺得覃力真的會放棄?」

「你的意思是,他會暗中保護?」覃勝驚問。

葉雄點了點頭,道:「如果我對一個女人有好感,知道她有危險,肯定會暗中保護。」 接下來,事情果然朝葉雄布局的方向發展。

第二天,覃力暗暗跟蹤水衛,出手教訓水衛,水衛被打傷了,在關鍵的時候,覃力出現了,擊退覃勝,把受傷的水衛帶走了。

此後幾天,水衛一直處於失聯的狀態,直到第四天,水衛這才出現,來到山洞見兩人。

「你怎麼現在才出現,這幾天我都快急死了,你到底哪去了?」覃勝急道。

「誰讓你將我打傷那麼重。」水衛冷哼一聲。

「我哪有出手重,是你自己故意靠上來讓我打的。」

「不來真的,不是讓覃力發現了?」水衛說完,淡淡地說道:「我已經騙取了覃力的信任,他已經決定跟我一起回精靈族,盜取奇異果實。」

「你怎麼跟他說的,把過程跟我說一下。」葉雄問。

「我按照你的方法,說火衛成了精靈族女王下一任候選人,我心裡很不服,想得到奇異果實。」

「詳細跟我說一遍。」

「太長了,一時半會說不清楚,我很累,想休息。」

葉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這才說道:「那好,不打擾你們休息了,我先走了。」

葉雄剛離開,覃勝就迫不及待地朝水衛下手,水衛在半推半就之中,被推倒了,只是整個過程,她再沒發出那種驚心動魄的**聲。

……

接下來,葉雄馬不停蹄地趕路,終於回到黑暗森林。

三天之後,水衛也回來了,私下找到了葉雄。

「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水衛直入正題。

「商量覃力跟覃勝的事情?」葉雄冷笑。

「你知道?」水衛震驚地望著他。

「我沒覃勝那麼笨,從你離開四天之後再回來,我就覺得你不對勁。那天在酒樓,你出手那麼狠,差點就把覃勝殺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不僅僅是演戲。」

「你知道我來找你談什麼?」水衛越聽越震驚。

「想讓覃勝代替覃力去死吧?」

水衛臉色大變,她萬萬沒有想到,葉雄這麼厲害,猜中她的目的。

這人傢伙,太可怕了。

她自覺沒有表現出任何不妥,沒想到葉雄居然能看出來,著實讓她震驚。

「沒錯,我已經受夠了他。」水衛咬牙切齒地說道:「他這個人專橫,變態,從來就沒有尊重過我,只不過把我當成一個發泄的工具而已。跟覃力相比,他就是個人渣。」

「看來,在你失蹤的四天時間裡,發生了一些我所不知道的事情。」葉雄對這些,沒有絲毫興趣,淡淡地說道:「對於我來說,誰死誰活不重要,只要死一個就行了,至於死誰,隨便你選擇。」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感謝你的幫忙,如果有機會,我會跟火衛說出真相,解釋清楚,讓你們之間別再產生誤會。」

「多謝。」

「介紹個人給你認識。」水衛朝外面喊道:「力哥,你進來。」

守護天使與你同在 葉雄目光看著水衛背後的覃力,眉頭皺了起來。

「葉雄,久仰大名,你在人族做的事情,我可是如雷貫耳。」

覃力一進來,就客氣地說道。

星辰入懷明 「大王子客氣了,看來你什麼都知道了。」葉雄看了水衛一眼。

「水衛全都告訴我了,我被她的誠實感動了,決定跟她聯手。覃勝這個傢伙,我本來還念著兄弟之情,沒想到他居然這樣陷害我,那我就不客氣了。」覃力冷冷地說道。

葉雄看了覃力一眼,再看了看水衛一眼,突然腦海里生起一個疑惑。

覃力是堂堂的海神族大王子,真的不在乎水衛跟他弟弟睡過,要跟她在一起?

此刻,他也管不了那麼我,無論覃力是真心也好,利用水衛也好,對於他來說,都沒影響。他只要海神王來找歌姬算賬,這就行了。

三人聊了一下步驟之後,覃力就離開了。

接下來,水衛跟葉雄去那個山洞,找到覃勝,三人裝作聊下面的步驟。

「覃勝,覃力已經答應了我盜取奇異果實,一旦他被殺之後,精靈族肯定會加大防衛,所以,我建議你們找時候同時進入一次迷幻森林,看看能不能通過那幾道關卡,進入精靈神樹。」水衛說道。

「水衛說得沒錯,我現在還不確定能不能幫上忙,所以,咱們之間最好一起進去一次,免得到時候真正行動的時候,會被動。」葉雄附和。

「我也正有此意,那咱們就找時間混進去。」覃勝點點頭。

三天之後,水衛過來告訴他們,機會來了。

木衛輪休,金衛調去跟土衛一起上白班,水衛跟火衛一起上夜班,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

深夜,黑暗森林處於一片黑暗之中,伸長不見五指。

兩道人影,閃電般落入黑暗森林,避過重重的守衛,很快就到了迷幻森林邊沿。

「前面就是迷幻森林了,你上次來過,闖過了幾關?」覃勝問。

「慚愧,我被第一關困了很久,後來時間有限,馬上就退了。」葉雄回道。

「這第一關幻林,可是一個非常大的幻術,我也是摸索了很久,才找到一條進去的路。」覃勝大手一揮,說道:「跟著,看看我是怎麼走進去的吧!」

葉雄跟在他後面,走進幻林。

進去之後,覃勝在樹上尋找著,找了片刻之後,眉頭皺了起來。

「奇怪,我明明在這裡做了記號,怎麼會不見了。」

葉雄冷笑地看著他,站在旁邊不說話,看他怎麼出醜。

他闖入迷幻森林的事情已經被精靈族發現,暗號怎麼可能還能留下來,早就被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