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名混混對望幾眼後同時向宋德華撲了上去,羣毆是他們永恆不變的定律。只是站在一邊的宋德華輕笑了,然後閃電般的揮出幾拳,幾個混混都慘叫倒飛出去,直接摔落在地,捂着胸口,一時間爬都爬不起來。

“好!”

“太棒了!”人羣爆發掌聲叫好聲,沒有比打這些混蛋過癮的了。

宋德華無奈聳肩,世界總是有無數傻子湊到他拳頭前被自己揍的,就如現在地上的這些人。

“好厲害。”神宮崇拜看向宋德華,一臉羨慕。 “快跑,又有十幾個混混向這裏來了!”不知道是誰眼尖首先看到了外面那十多個混混向這裏氣勢洶洶跑來。

“看來要完蛋了!”人羣開始紛紛後退以免傷了自己。原本的喝彩和爲宋德華說了無數好的羣衆卻是擔憂起來,這一來恐怕眼前這個很棒的小夥子慘了。

“大哥,是哪個混蛋打你的?”有個混混隔遠看到陳標宇被打倒在地後忙通知了其他弟兄,他們都是陳標宇的小弟。

“就是那王八蛋!”陳標宇恨呀,巴不得自己站起來將那微笑的宋德華撕了,欺負人嘛!

“操!兄弟上!”帶頭來的小弟聽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對方擒下來揍一頓纔是。

“住手!”一聲動人的清喝突然傳來,衆小弟混混惱怒回頭,男人辦事最不喜歡的就是有人打攪,尤其是女人。

眼前是個身材姣好的清新美女,整一眼看去令人感覺很舒服,純真的。穿着黑色制服,只是對這些混混來說,這個美女卻很陌生。

“你又是哪個王八蛋呀!”有個混混嚷了一句,心想男人辦事你一個女人插什麼嘴?在家的他家婆娘因爲這個被他揍了幾次,難道就不懂什麼叫禮貌?

“啪!”一個重重的耳光扇在那混混的臉上,卻是那清新美女身後走出來的一男子,魁梧強壯,就那一巴掌就把那混混打的轉了個圈楞是沒回過神。

“混帳東西,你混什麼碼頭的?”佟大爲惱怒,說的碼頭就是問他是什麼幫會的。

大小姐慈悲爲懷,要不是這樣,佟大爲一定把眼前這些混混全部教訓一遍了。

“咦?這不是龍家三小姐嗎?”

“好漂亮,好清新的感覺,皮膚也好。”

“這些混混撞大頭了,真是一幫狗腿子!”

羣衆驚訝,想不到居然親眼看到了龍家未來主事人,年輕漂亮並且還很正義的龍月蘭,龍小姐。

衆混混楞住了,眼前的是他們大老闆的女兒?他們此時感覺自己的飯碗被砸了。

龍家在這個城市可謂無人不知,這是一個黑幫發跡而起的家族,如今壟斷整個城市所有的地下生意。所以嚴格點講,龍家是“合法”的幫會人,也是幫會龍頭,也是混混們口中的大老闆!

至於什麼叫合法什麼叫不合法,其中就得由每一個人自己去想了,反正在城裏,龍家很吃的開。白道會給龍家面子,黑道也同樣是敬而畏之。

龍家是一個複雜的家族,總體來講知道龍家的人大多都會記住他們的好,知道他們經常救濟窮人,樂施布善,所以幾乎見到龍家的人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充滿。反而有着神祕色彩,並且使人敬畏。

“還不給我滾!全部!”佟大爲怒喝一聲,眼前的混蛋真瞎了眼睛。這醫院的女醫師神宮是他們大小姐的姐妹,難道這些人就不知道?而且膽敢插足進來那簡直就是找死!

“誰在這裏鬧事?”也就在此時,李靜和王同兩人接到報警後趕了過來。見有人對持立馬先開口喝止,試圖讓他們分開,以免等下發生羣毆等事件。

不過讓他們兩人奇怪的是,似乎那些混混已經開始後退準備離開了。

衆混混聽到佟大爲的話已經是心驚,現在又見警察干預。衆人頓時、立馬便跑了個精光,而那陳標宇則也被他的小弟挽着向一邊走去,臨走前陳標宇還不忘狠狠瞪宋德華兩眼。

要不是之前這個人先攔住他們,那麼他應該已經好好教訓了那個女人了!現在好了,搞的自己狼狽逃竄,丟臉丟大了!

現在他們是不走不行了,他們都是混飯吃,只能看上面大頭的臉色。龍月華是老闆的三女兒,他能得罪?不過他是不會看宋德華的臉色,並且將宋德華記住,只等有機會好好教訓對方一頓。

見那些惹事的混混全部跑了,佟大爲才轉身重新站在龍月華身後,顯得很是恭敬。

“德華?”李靜也在疑惑中,不過見混混走開她也準備轉身離開,只是她的衣服被王同扯了扯,順着王同的眼神看到了宋德華。

她倒是沒想到宋德華會出現在這裏,正確的說,宋德華白天的時候不是幫某個病人治療的嗎?而且一去就是一整天,電話打過去都沒人接的那種。

當初宋德華是這樣說的,說他有個特殊的病人需要他照顧,所以白天的時間幾乎都會爲病人治療。至於李靜有事需要幫忙的話他也只能儘量抽晚上的空等等。

但是今天的宋德華出現在這裏是不是表示那個病人已經痊癒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最好了,弓長張早就和李靜商量過一件事,讓宋德華做警局的靈異顧問二號。一號自然是安然,但是二號更重要。

攻妻不備:老公不要啊 “看到這些混混欺負人,所以來了。”從李靜和王同出現宋德華就已經看到他們兩人。

“我們也是接到報警電話就來了。以後有這種事情你隨便給我們任何人一個的電話就好了,還用得着你親自來?”見是巧合,宋德華纔會出現在這裏,李靜知道這個靈異顧問二號估計要黃了。

當然,她說的話都是肺腑之言。以宋德華和他們警局等人的關係以及大家對他的感激和崇拜,宋德華根本就沒必要以身冒險,只需要一個電話,警局裏面的任何一個人都會很樂意幫助宋德華的。

而且還是那種鞠躬盡碎的那種。

宋德華肯定不知道現在警局個個對他崇拜不已,還帶着神話一般的色彩。那麼多人裏面以王同最爲崇拜,甚至說宋德華能召喚猛虎野獸,還能一槍定乾坤云云。李靜到現在還在奇怪,當初這個對宋德華一直有意見,帶敵意的王同是轉性了?居然成爲宋德華的第一瘋狂粉絲?

想不通李靜也不去想,反正宋德華就是那麼一個有魅力有本事的人,王同由恨變爲喜歡和崇拜也不是不可能的。

“對呀,德華。你一個電話,兄弟們一定會赴湯蹈火,萬死不辭的。”王同也開口,帶着討好的意思,甚至有些哈腰媚笑。

他一想起那天晚上看到宋德華那厲害的身影,以及能將那些兇狠厲害的鬼東西殺死,封印……種種的一切,宋德華在他眼裏就是神呀!

神一般存在的人,他王同樂意爲他服務!

“這個……還是不好吧?再說,小事而已。”宋德華感覺王同的話說的有些嚴重了。

怎麼感覺宋德華成了土霸主一般,想怎麼都行,而且還有警察庇護他的樣子……

“應該的,應該的……”王同媚笑幾下,接着臉上有些火辣辣起來。

他少有的拍馬屁啊,如今這樣一拍自然臉紅。

“東區有小偷搶劫……”就在場面有些尷尬的時候王同腰間掛着的傳呼機傳來緊急聲,這讓王同立馬反應過來,擡頭看着宋德華道:“德華,那、那個我們還有事情就不和你聊了,有事的話立馬給我電話,我槍斃了那些混蛋!”

王同是巴不得立馬走開,說完直接扭頭就走,顯得驚慌失措。

李靜微微一愣,隨即對着宋德華笑了笑然後離開。

最後只剩下宋德華他們站在原地,有些呆滯看着遠去的李靜和王同。

“真尷尬……”走遠後的王同想起之前自己的巴結依舊顯得有些不知所措,拍馬屁的時候最怕就是遇見這樣的事,太他嗎沒臉了!

“我朋友……”宋德華所在的場面氣氛有些古怪,所以在王同他們走遠後宋德華解釋道。

神宮反應過來,點頭表示知道。不過她還真看不出宋德華會認識這些警察,或者說宋德華太低調了。

“神宮姐,你沒事吧?” 諸天萬域爭霸 就在這個時候龍月蘭上前來到神宮面前,一臉擔憂道。

“沒事!這次這些混混來鬧事有宋德華前來幫忙,所以及時阻止了這些混蛋!”

神宮邊說話的時候邊指了指宋德華,也算是介紹宋德華給龍月蘭認識。

“謝謝你,謝謝你幫了神宮姐,我叫龍月蘭,是神宮姐的結拜妹妹。”

“宋德華,普通人。”

宋德華也重複介紹自己,又指了指在旁邊一直不做聲的猥瑣道:“我兄弟,猥瑣。”

奇怪的是這個時候的猥瑣顯得很莊重,對着龍月蘭點頭,接着恢復嚴肅的樣子。

宋德華內心疑惑,但也知道這個時候開口詢問肯定不合適,所以宋德華只當不知道就是了。

“謝謝你們,今晚有飯局沒?沒有的話就讓我做東,大家坐一起吃一頓怎麼樣?”龍月蘭微笑,舉止得體,讓人心裏感覺舒服,喜歡。

“我、我就算了,家裏還有個小夥伴需要照顧。”

間諜寶寶:媽咪快跑 小黑現在這個樣子宋德華那裏還有心情去聚餐,而且今晚他還要看看小黑是不是有異常。

從之前神宮說的話裏面,宋德華察覺到小黑似乎在做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不然身體周身都是傷口什麼的又是怎麼來的?

“恩?”佟大爲聽到這裏出聲,語氣中帶着威脅。顯然是在責怪宋德華不給面子。 事實上佟大爲就是在威脅宋德華,要知道他們三小姐可不是隨便請人吃飯的人,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那個面子讓三小姐請。

所以,宋德華現在可謂是有着莫大的面子。可是,宋德華拒絕了。這讓佟大爲感覺宋德華是在耍大牌,不給面子。

“蘭兒,德華家的小黑病了,傷的很重。沒人照料的話只怕……”神宮看到這裏立馬出聲道。

她是知道宋德華情況的人,又見現在宋德華被陷入這種地步當然出來解圍,不然的話宋德華就真的難做了。

“大爲,神宮姐的話你沒聽到嗎?還有,下次對人要有禮貌。神宮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神宮姐的恩人也就是我的恩人。德華先生對神宮姐有幫助在先,但憑這一點,你就錯了。”

龍月蘭對於這種事情並不在手,甚至有時候不知道怎麼處理。不過現在神宮這樣說話不是表明佟大爲這樣有些過分了嗎?

神宮就救過她,所以龍月蘭對於神宮還是百分百聽話的。

“對不起,三小姐。”佟大爲聽到這裏道歉,依舊顯得是那麼的敬畏。

不過佟大爲的抱歉特就只對龍月蘭一人,至於宋德華他如沒看到一般,沒有做出解釋必要。

接着神宮和龍月蘭聊了很多,而宋德華作爲朋友的身份也被邀請坐在一起聊天。到這個時候宋德華纔開始有些瞭解到神宮和那些混混結怨的原因。

當然,是最簡單也是最常見的一種。收保護費!

爲了逼使神宮繳納保護費,這些混混三天兩頭來搗亂一次。神宮還記得第一次的時候這些混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搞來十幾只死雞,全被扭斷脖子扔在寵物醫院外。

可以想象那是怎麼樣的一幕,滿地的都是雞血,而且雞毛到處都是,彆扭斷的雞頭吊在寵物醫院外的大門上面,那一幕讓神宮連續做了三天的噩夢。

主要神宮的心也因爲這樣而受傷,從此無比恐懼,甚至走在路上見到雞她都害怕。

還有一次是死狗,同樣砍了狗頭只有屍體的狗,一共八隻,大小不一……

至此她對這些混混自然是充滿了恨意和怒意,要知道她開寵物醫院就是因爲對動物一直有着別人不具備的愛心,可也因爲這樣,這些混混的行爲讓神宮傷透了心,無比的憤怒。

可是這件事情她並沒有告訴頗有勢力,是龍家三小姐龍月蘭,因爲她不想麻煩龍月蘭。

宋德華也是在這個時候知道龍月蘭的身份,並且來頭不小。

“神宮姐,以後要是有有這種事情請務必告訴我好嗎?以後不能讓這種人欺負你的,太過分了!”

龍月蘭擔憂看着神宮,並且在離開的時候叮囑她要保護自己,捍衛自己。當然,有事情找她龍月蘭就行。

“好了,蘭兒,你先忙吧。 有緣相伴 後面他們還敢來,我就叫你和大爲過來。”神宮輕笑,然後保證。

“神宮姐,這還差不都!”龍月蘭聽到這裏才放心,隨即和宋德華以及神宮告別後帶着佟大爲離開。

“哎……”

龍月蘭剛走,神宮就嘆息了。這讓一直不怎麼說話的宋德華內心確定自己之前的想法。

神宮之所以沒有讓龍月蘭幫忙,只怕龍月蘭本身就有些困難之處,若不是這樣,神宮肯定會讓龍月蘭提供幫助的。畢竟有那麼一尊“神”在,不可能任由自己被欺負都不用的。

“嘆息什麼呢?”宋德華詢問。

神宮看着宋德華,有些猶豫後道:“月蘭最近家族也不好過,再去麻煩她就不好了。”

“怎麼說?”

宋德華試探再問。實話說,什麼幫會之類的東西宋德華沒接觸過,所以不明白其中一些曲折。

神宮搖頭,表示她不會說。而宋德華也沒再問。

“下次混混們還來的話,你幫我好嗎?”神宮最後道。雙眼看着宋德華,很認真。

宋德華也看着她,最後點頭。

對宋德華來講,這並沒有什麼,小事而已。

一直到後面宋德華離開,宋德華和猥瑣才重新踏上回去的路。路上猥瑣皺眉,宋德華試探問他原因,只是猥瑣沒說。

回到住處宋德華依舊得好好照顧小黑,這個小傢伙可謂是把宋德華折騰夠慘的。要不是今天陶媛和謝文雙回陶家,宋德華還得請假。

忙碌到下午,陶媛打電話來了,邀請宋德華一起吃晚飯。宋德華沒拒絕,坐上公交車宋德華就直接趕了過去。

晚餐的地方看起來很普通,青色瓦房,整體看起來和過去革命時候住的地方一樣,還有着長長的走廊,放養着一些雞鴨。

進來的時候1看過了,名爲蛇莊,專門吃蛇的山莊。屬於有錢人喜歡來的地方,而且1剛從公交車下來的時候看到了外面停了不少車,各種名車都有。

當然也有不少人站在外面等候着,等1走前一看才知道蛇莊外面掛了個客滿的牌子。

“奇怪,都滿客了?生意也太好了點吧?”1疑惑道,拿出手機準備通知陶媛他們不用來了,因爲客滿了。

豈料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身穿紅色旗袍的美女來到1的身邊並微笑,讓原本撥打電話的1停止了這一動作。

“請問你是1先生嗎?”旗袍美女的問話讓1想到了什麼,看來客滿是客滿了,但是陶媛他們已經在裏面了。

“是的。”1應答,也不去多想對方怎麼認識自己之類的。

“陶小姐已經在裏面等先生您了,請跟我來。”

果然和1想象的一樣,陶媛就在裏面。並且讓這個旗袍美女等他。

“好的!”既然陶媛在裏面,1也就不客氣跟進去了。

一時1成爲衆人的焦點,只見不少人評頭論足起來,大概的意思是蛇莊不是說客滿了嗎?怎麼這個人還可以進去之類的話。

1沒多理會,只管吃自己的就是了。

一直到1進了蛇莊,議論聲都沒有停下來。很多人都是不遠千里趕過來這裏嚐個新鮮,誰曾想到居然還有這種事情發生?要說沒有怨言是不可能的,可是現在也沒有辦法,只好認了。

頓時原本站滿的人,停滿的車就有不少散去,開着車到別的山莊吃飯去了。不過也有人沒有打算走,而是等待。客滿了總有人吃完出來的,到時候他們補進去就是了。

還有第三種人和前面兩種不同,他們不耐煩,他們桀驁,他們也不排隊,直接來到外面將那已滿座的牌子摘了下來,然後直接向裏面走去。

“壞了,那不是石天幫的人?”

“對呀,看來有事情要發生了。”

“那些惡霸,媽的,看來今天是肯定吃不成了!”

……

見石天幫的十多個青年進去,認識他們的人立馬就知道,想來接下來是沒什麼好事發生了。每一個城市都少不了混混,可是每一個城市的混混都是那麼令人討厭和畏懼!

所以衆人裏又有一批人準備走,有石天幫在裏面,肯定出事的。從剛剛這些傢伙完全不顧那麼多直接將牌子摘掉就可以知道,他們可是什麼都敢做的呀。

裏面滿座也只能限制他們這些安分人民,但對於剛剛那些混混卻是沒用。同樣的道理,接下來的事情也不見得好到那裏去了。

衆人想來裏面免不了有爭吵了,雖然衆人心有不甘的離開,但最後不得不離開,因爲誰也不知道在裏面會發生什麼事。但所有人知道,他們惹不起這十多人。

“韓老大?!”蛇莊分十二門,每一門外都男性服務員把守,此刻在大門外的服務員見有人硬闖進來皺眉想發怒,正欲怒罵,卻見帶頭的人是石天幫裏的小頭目韓天寶,頓時卻沒了原本的惱怒,換之的卻是驚訝。

“小子,你們家老闆肖三文呢?勞資不管你們滿座不滿座,趕緊給我騰出位置來!”

韓天寶又不是第一次來這裏,見到眼前的服務員也不管是啊貓啊狗,直接先搞吃的東西吃了再說,等下他還要趕着去總部開會,聽說幫會有下一部動作了,這次不知道又是吞併什麼幫會了。

最近幫會也不知道從那裏搞的一筆大資金,幫會有錢了會做什麼?擴大的產業和佔領其他幫會,畢竟老大說了,石天幫將是城市第一大幫。

“韓大哥,這……”肖三文可是交代他不輪是誰都不能放進去的,何況裏面根本就沒滿座,若是被眼前這個韓天寶知道,豈不發彪?

“怎麼?我大哥沒錢?怕給不起你們錢還是怎麼了?”

韓天寶身邊的小弟帶着尖利的聲音道,眼前這個服務員似乎不給他們大哥面子,那麼做小弟的自然也不會給面子給服務員了。

“韓大哥,裏面有貴客,老闆正招待着,你看……”最後服務員只好這樣講,起碼比等下韓天寶進去看到真實情況後發飆要好很多。

“滾你嗎的,貴他嗎的客,我只吃我要吃的東西,關他鳥事?!”

韓天寶在服務員羅嗦的時候已經開始不耐煩,此時再聽服務員說貴客什麼的更是惱怒,一腳踹向服務員肚子上。

“砰”!

服務員那裏是韓天寶這個久經生死打鬥人的對手,韓天寶的一腳直接把服務員踹飛撞向大門,接着門應聲被撞開,而服務員直接摔落在地疼痛哀叫起來。

原本正站在一邊侍侯着陶媛等人的肖三文眉頭微皺,不知道這次是誰來搗亂了。難道沒看到掛出去的牌子?居然這時候還打他的人。 “肖三文,你個王八蛋,裏面一個人都沒有你卻掛着滿座的牌子,嗎的,不給勞資吃東西?!”

韓天寶身後跟着十多個小弟,進來就叉腰看了四周空蕩的桌椅大罵起來。眼睛看向宋德華的時候直接無視。

“韓天寶,你什麼意思?!”肖三文內心甚是不高興。眼前的韓天寶明顯是來鬧事的,打了他的人還在這裏大吵大鬧。

“哎呀,牛了呀,連我名字都敢直呼了?我不管你肖三文今天在玩什麼把戲,我要喝蛇湯,趕緊給我上,至於今天的事後面我慢慢和你算!”

韓天寶得趕着去開會,至於眼前肖三文,不管他今天對自己怎麼樣,日後他韓天寶有時間了肯定會過來新帳舊帳一起算。

高政老公,你太壞 “沒有!”

肖三文惱怒,眼前的韓天寶只是石天幫裏的小頭目,平日裏肖三文對他以禮相待那是因爲看在他石天幫的面子上,可如今這傢伙這樣沒禮貌卻是惹了肖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