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次日一早。

林壞仍然沒讓他們失望。

一大早,又是一則消息傳了出來。

又有人死了!

而這一次,林壞是帶着人直接殺到人家家裏去的。

而且除了那名家主,沒有死任何人,只是被打傷了不少保鏢。

「怎麼會這樣!」

「那個林壞到底是人是鬼啊?」

「怎麼可能幾百人都攔不住他,他到底想幹什麼?」

一群大家族,全都有些崩潰了。

照這麼殺下去,他們豈不是全都要死?

而且已經有聰明人,已經猜到了什麼。

林宗師姓林,林壞也姓林,而且兩個人都是強大到恐怖的人物。

這兩個人,莫不是……就是一個人吧!

雖然已經有人猜出了什麼,但沒有一個人敢把內心的想法說出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太恐怖了。

林壞可能根本就不是在針對聖主,就是想幫他老婆打開北方市場的大門。

草!

你要是這麼疼愛老婆,你早說啊!

就這點事,至於殺人嗎?

「林壞是林家的人,是林家主的兒子,這件事,林家主得負全責!」

「上次聖主說了,要他手刃了林壞,他怎麼還不動手?」

「我已經兩天兩夜沒敢睡覺了,我他媽都要被林壞逼瘋了!」

一群人叫苦不迭。

他們抓不住林壞,只得把氣撒在林天龍身上。

可林天龍,也是相當委屈啊!

這他媽關他什麼事?

「這個孽障!我當初就應該把他射牆上!」

「我養他這麼多年,他沒給我帶來一點利益和好處不說,除了給老子丟人,就是給老子找麻煩!」

林天龍怒不可遏,已經真正動了殺心了。

這一次,可真不怪他無情。

是林壞鬧出的動靜太大了,已經徹底惹怒了大半個北方。

就連聖主都親自下了命令,要林壞死。

「我是真的不能再留你了……」

林天龍吸了口氣,臉上的情緒,也不禁有些複雜。

殺戮還在繼續。

每晚都要死一個人。

而死亡名單上,不斷有人被打上紅叉。

目前,就只剩下兩個家族,還沒有被清理。

一個是周家,而另一個,則是林家!

如此恐怖的事,從來沒在北方發生過,這一年,簡直是北方這些大家族的噩夢。

光是這一年被清理掉的大家族,幾乎是近二十年來的總和!

北方,這是真的要變天了吧。

所有人都惶恐不安起來。

唯有周家,好像根本沒當回事。

「哼,我周家是一線大家族,我就不信那個林壞敢來!」

周如海對此十分不屑。

他認為,前面那幾個家主之所以被幹掉,還是因為太過於自大了。

那些人以為,自家的高手,真的就是天下無敵?

根本就不是!

自從那天見識過聖主的厲害后,周如海才明白,他們這些大家族的人,還是目光太短淺了,根本沒見識過真正的高手。

所以,他經過多方打聽,終於請到了四位真正的宗師!

聽說這四位宗師,從來沒有在宗師榜上出現過。

倒不是他們沒資格上榜,而是,他們根本就不屑。

真正的高手,從來都不屑這些虛名,而是用實力來證明自己的強大。

早在十幾年前,這四位宗師就已經打下了赫赫凶名,很多人都知道這四位殺神。

只是後來,這四位宗師突然銷聲匿跡,隱居在大山裏,鑽研更高深的武道。

這些年,也有不少人打聽過他們的下落,想請他們出山,只是一直沒能找到他們。

而這一次,周如海也是賭上了周家三分之一的家產,才把這四位請出山的。

「四位老前輩,這次我周家的生死,就交給你們了。」

周如海望着眼前這四位仙風道骨的高人,恭敬道:

「這一次,請四位無論如何,都要取林壞的性命!」

紫筆文學 裴峰看着現在還是課間時間,所以血族們相對還比較自由,至少,都可以四處走動,聊天。而裴峰看着這個樣子,反而不太好受。

「就這樣?」裴峰有點兒皺眉。裴峰因為性格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沒有參加過血族宴會的值班,以前隊伍還沒有解散的時候,諸葛天縱也擔心裴峰會突然忍不住,大打出手。

韓書然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問題。「怎麼了?你看不慣這個畫面嗎?」

裴峰搖頭,卻不再接話了。

韓書然轉過頭去,冷笑了一聲,原來還是個頑固派。

現在的協會裏面,就觀點而言一共有三派。一個是激進派,私下裏面被稱為頑固派,就是執意要與血族奮戰到底的人,他們不允許妥協,對於血族和人類的現狀極其不滿意,恨不得立刻打起來。一個是和平派,嚮往和平。在激進派的眼裏,則是一群懦夫。戰爭傷人,在種族方面,人類畢竟是處於弱勢群體的,既然浪費那麼多的生命去與血族抗衡,倒不如兩個種族重歸於好,保持和平的局面,休養生息,對彼此都好。而有的時候,還可以合作,做出一些對於雙方都有利的合作。而最後一派,則是中立派,兩邊都贊同,可是,兩邊都不完全支持。在現在的協會之中,協會的會長是中立派人物,所以才能保持目前較為和平的局面,否則,極夜學院和華光學院的事情,還批不下來呢。

就目前看來,裴峰有點兒頑固派的意思。韓書然個人從未表達過意見,她的實力可以進入激進派,但是為了保證陸露的人身安全,她來學校的這件事情,就是聽從了和平派,而她自己本人,則是和中立派的會長關係很好。

差不多也要到了早餐的時間,裴峰想看一看,這群血族是如何進食的。如果真的是在學院裏面吸食人血,可就有話題了。

韓書然也知道這是大事,既然裴峰不放心,那就帶他去看看也好,別以後,再有人忘自揣摩事實的真相了。

血族都是高傲的,所以他們不願意接受將人類變成自己的同類,即使純血種可以做到,但是那群人類也只會變成血仆,連平民也不是。這也是為什麼從前血族是有實力殺了人類,但是也沒有動手的緣故。

極夜學院的飲食是按照血族貴族的等級來的,飲下的鮮血都是由血族自己提供。

裴峰看到這一幕,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就是忍不下來。「你們能保證那不是獵殺同胞的血嗎?」

韓書然卻是笑了:「你以為血族只喝人血嗎?那樣他們是根本吃不飽的。枉你也是曾的金牌獵人,竟然不知道血族喝的血可以不來源於人類。雞血,鴨血,甚至是老虎的血,他們也都可以進食,並非一定要人類。而血族也可以進食人類的飲食,只是他們還是需要定期飲用血液而已。」。

裴峰有點兒震驚,他從來都沒有去了解過血族的生活方式,活了這麼多年,竟然還是由韓書然告知的。 任由他抱着啃吻,雲曦伸手拽了拽他的耳朵,沒好氣的一口咬在他的脖頸上。

低笑了聲,使勁蹂躪他好看的耳根,「現在到底是誰不矜持啊!」

「論矜持這種東西,老子沒有!」

慕非池抱着她走到床邊,剛一碰到床,雲曦蹭的撒了手,還沒來得及抽回被扣著的雙腿,卡在腿間的男人已經壓了下來,結結實實的把她禁錮在床和他的胸膛之間。

雲曦僵著脖子看着居高臨下緩緩湊近的俊臉,趕忙伸手抵住。

「打住打住!少帥你不要亂來!」

她雖然已經十八歲,長大成人了,可這並不是最好的時候,她根本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慕非池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副垂死掙扎的模樣,輕笑了聲,半撐著身子看着她,本來他就沒想做什麼,這會兒她這副嬌羞的模樣,反而讓他真的很想做點什麼了!

「寶貝覺得我想做什麼?」

「不管想做什麼,都先打住!我中午還沒吃飯,正餓著呢!少帥你什麼時候過來的,吃過飯了嗎?」

她有意繞開話題,雖然這也是事實,她現在確實很餓!

中午午餐應付那麼多賓客,她根本沒來得及吃點東西,這會兒又餓又暈。

慕非池垂眸看着她那副裝委屈的模樣,明知道苦肉計卻還是義無反顧的上當受騙。

微微嘆了口氣,他抬手摸了摸她的頭,拉着她坐起身,「我也還沒吃飯,知道你中午肯定吃不好,所以已經提前吩咐廚房準備了。」

說着,他拿過床頭柜上的電話,直接撥到前台,讓人送餐過來。

他偏頭看了眼她身上性感又古典的禮服,歐根紗上衣下凝白的肌膚,簡直讓人垂涎欲滴,剛剛在會場也不知道多少男人看直了眼!

輕哼了聲,他抬手扯了才她歐根紗的領口,傲嬌的站起身,「去把禮服換了,等會出來吃飯吧!」

「哎?」雲曦一臉懵逼的看着突然翻臉的男人,盤著腿坐在床上,仰頭看着他倨傲的背影,很天真很不怕死的故意問了句:「少帥,你這是……欲求不滿嗎?」

正準備出去的男人背影徒然一僵,額頭突突的抽跳了起來,轉頭看向床上一臉單純的小妖精,頓時有種被調戲又被挑釁了的錯覺。

一時間,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床上的小東西,嘴角噙著一抹邪肆的淺笑:「怎麼,老子欲求不滿,寶貝你準備犧牲自我嗎?」

雲曦想了想,撥浪鼓一般搖了搖頭,「佛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可現在不行哎,我是真的好餓……」

「……」若說氣死人有一千種辦法,慕非池覺得不需要一千種,他的小心肝隨便甩出一種就能讓他氣得神魂出竅了!

「既然餓,那就換衣服,怎麼,想讓我幫你換?!」

某人見她還愣著,轉過身正欲走上前來幫忙,床上點了火的小妖精趕忙七手八腳躥起身,飛奔到衣櫃旁,拿了套居家休閑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