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啦……」一聲,劉姐將切好的蔥花放進了油鍋里。翻炒了幾下又放了一些薑末屋子裡滿是香味兒。她偷空轉過臉看了一眼束杼說道:「既然清怡茶館讓你過去做工,那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你知道嗎,一般人根本就沒有這樣的福氣。」

「你就告訴我為什麼好不好?」

劉姐一手拿著鍋鏟,另一隻手捂著嘴笑著說道:「你去了清怡茶館,至少我們的吃飯的錢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並且著清怡茶館可是出了名的地方。你看到的平民去的地方那不過是冰山一角。在這個清怡茶館的樓中樓,院中院里那才是別有洞天。你可千萬不要以為就你看到的那些拿點東西就是清怡茶館。說那裡是一個茶館不過是一個幌子,其實就像是一個城鎮一般,只是你剛去肯定是沒有見過……」

一席話聽的束杼兩眼冒光。尤其是是什麼樓中樓,院中院。聽起來就很神秘。她的眉頭皺著看著劉姐陪著笑臉說道:「說的這麼熱鬧,劉姐你說你是不是去過?」

劉姐嘆了口氣搖了搖頭滿臉的無奈說道:「我哪裡有那麼好的命。之前的時候確實是有機會去哪裡做工的,只是因為嫁給了趙平就沒有去成……想起來還真是有些遺憾,這些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咱們這個鎮子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也不算是秘密。」

想到今日在清怡茶館內看到的那些精靈,她的心裡總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兒的地方。那個老闆也是個狐狸,但是狐狸更喜歡群居生活就算是來到人間那也是像她這樣跟姐妹住在一起才算是正常,但是那個掌柜的看起來怪怪的,還說她是自己的姑姑。

她們姐妹幾個沒有人見過姑姑,並且爺爺不在,老爹老娘也不在。爺爺曾經說過萬事都要小心,她真的不知道應該不應該相信這個掌柜的。

院子里有些響動,束杼抬頭開著的窗戶看到束薇還有束瑤她們從外面回來了,並且手裡還拎著一些食物,她想也許跟大姐商量一下對策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大姐,你們回來了?帶了什麼好吃的?」

院中的素兒還有她弟弟兩個人笑著看著束杼大聲喊道:「薇姨帶了很多好吃的……還有糖人呢……」

「大姐,你們也找到活兒幹了嗎?」

束薇於束瑤相互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束薇昂著頭驕傲的說道:「那是自然,這活兒不僅輕鬆並且工錢還很高。你說是不是束嫻?」

旁邊的束嫻低著頭眼神有些閃爍的說道:「是,大姐的活兒確實還不錯。」

束杼很清楚束嫻從來都是一個不會撒謊的狐狸,就算是變成人了每一次的撒謊她總會害羞臉紅。束瑤招呼著兩個孩子笑著朝著廚房走了過去,束薇也跟了過去。

「來,我們要開飯了……我們不僅買了一些肉,還有一些零食。你看還有你們兩個孩子最喜歡吃的糖塊。」

「劉姐,你怎麼做了這麼多菜,看來束杼也找到活兒了,這以後我們的生活看來會越來越好了。」

……

「什麼糖塊?」小土豆立即從房間里沖了出來,差點在劉姐的面前暴露,被束杼一把逮住放進了自己的口袋。緊接著就從紙包中拿了一塊糖放進了口袋中。小土豆這才安生了下來。

聽著她們在廚房說話,束杼的眉頭緊緊皺著拉著束嫻問道:「姐,我知道你不會騙我,大姐她到底做的什麼工作?這工錢這麼高?這糖塊一般人家怎麼可能買得起?還有她進門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多看我幾眼,若是平日里早就該問問我這衣服哪裡來的了,她一定要你隱瞞什麼對不對?」

束嫻的低著頭咬了咬牙,有些為難的說道:『大姐這麼做也是為了我們幾個有飯吃。並且這也不是大姐的錯,好了束杼你就不要管這麼多了,反正我們不會餓著不就可以了嗎?」

說完束嫻也跟著去考慮廚房,看著大家吃飯吃的這麼開心,還有兩個孩子的嬉笑聲,她什麼都沒有說。原本她還打算跟大姐商量的事情便咽進了肚子。

午飯很豐盛,並且菜很多都沒有吃完。現在吃飯的問題已經解決了,她將自己剩下的錢全部都交給你了劉姐,讓她來買菜做飯。素兒送去讀私塾,剩下的小傢伙兒就跟著劉姐在家裡玩耍。

吃過午飯的時候束杼看著束薇還有束嫻束瑤三個人匆匆忙忙的就去上工了。束杼實在是有些擔心換了身衣服小心翼翼的跟在了她們的後面。

剛過了吃飯的點兒,大街上的人並不多。她們三個人來到了街市上,在一個非常熱鬧的店鋪停了下來,左右看了看才抬腿走了進去。

束杼雖然認字不多,但是她認得那個賭字。她慢慢的走近看到裡面人聲鼎沸,男男女女的人圍著大大小小的桌子大聲的喊叫著。

正當她要抬腿走進去的時候一個人拉住了她的手。她回頭就看到了楚瀾天一臉陽光笑臉擺在自己的面前。

「楚瀾天,你不是跟你娘親回家了嗎?怎麼在這裡?」

「我還沒有問你,你怎麼會在這個賭坊門口?我如果不拉著你,是不是你也要進去?」

束杼的眉頭緊緊皺著說道:「這裡果真是賭坊,這裡就是賭博的地方對不對?」

楚瀾天拉著她到一邊,低聲說道:「不錯,這裡就是賭博的地方。上次找你們事兒的那個趙平已經死了。聽說是拿自己的命做了賭注,結果輸了。」

束杼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還有人拿自己的性命做賭注的。她的眉頭緊鎖說道:「不好了,我的三個姐姐也在裡面,我這就進去把她們拉出來。」

楚瀾天的眉頭緊緊擰著說道:「我剛才也看到了你的姐姐們進去,只是你現在還不能進去。我觀察到了一旦進去都會染上喜歡賭博的毛病,我不想你出事,你還是在外面等我我去把她們弄出來……」

聽著楚瀾天的這句話,她更加的好奇。這裡面一定是有什麼貓膩。但是如果貿貿然進去的話肯定不是最好的選擇,有可能會跟姐姐們一樣染上賭癮。她看著身邊的楚瀾天拉著他朝著清怡茶館跑去。 兩個人氣喘吁吁的來到了清怡茶館的門口,迎在門口處的店小二看到束杼立即問道:「你怎麼現在才來?這上工的時間早就過了,你知不知道掌柜最討厭的就是別人遲到!還不趕緊進來!」

猛然回頭的時候店小二竟然發現束杼的身後還跟著一個男子,他立即低頭笑著說道:「小子瞪眼瞎,竟然沒有看到這楚家的大少爺還在身後。束杼你還不趕緊伺候大少爺進來?」

束杼白了他一眼有些慌張的說道:「別廢話,掌柜的人現在在哪裡?」

雖然店小二並不清楚這個楚家大少爺還有束杼之間有什麼聯繫,但是看著他們的關係肯定是不一般,兩個人的手都牽在一起了。他指了指樓上之後便一聲不響的走開了。

束杼拉著楚瀾天就往樓上去,走到一半的時候她便放開了他的手說道:「你在這裡等我,別動我馬上出來。」

二樓還是跟之前的時候一樣幽靜。束杼二話不說破門而入。此時的束蕭正在房間內閉目養神,聽到動靜那眯成一條線兒的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著慌慌張張的束杼有些不耐煩的問道:「你到底要幹什麼?」

束杼深深吸一口氣努力的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說道:「出事兒了!蕭姑姑,這件事情你可一定要管。」

「什麼事情這麼匆匆忙忙的,你不好好的上工又跑去管什麼閑事兒了?」

「蕭姑姑,你可不知道這鎮子中開的有一個賭坊。也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是進去的人都會上癮不能自拔,這件事情你說嚴不嚴重?再這樣下去咱們這個鎮子就變成賭博大鎮了。你說這件事情你管不管?」

束蕭抬眼看了看束杼滿臉無奈的說道:「外面的那個男孩楚瀾天他不就是你的希望?他的娘親可是咱們靈仙鎮最大的官兒,手下沒有上千人但是幾百人還是有的,你讓她帶人將賭坊剿滅了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會跟著解決的。」

「蕭姑姑!我覺得這根本就不是人類的問道!那個賭坊肯定有問題!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我們之前住的房子就是那家男主人的,但是現在那個男主人已經死了並且還是因為賭博,一個人不可能就連自己的命都不要為了賭博!所以這賭坊內不是妖怪就是精靈,我們必須要出手。」

看著束杼滿臉的正義,她嘴角掛著一絲的嘲弄說道:「你憑什麼認為我會伸手幫助那些人類?他們非要進去賭博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這個問題束杼也想過,但是最後束杼還是決定來這裡。因為一個人為了人類可以吃失心瘋草的人怎麼可能不去管人類的死活?

「您就不要再耗下去了,我們還是趕緊去看看吧。走吧好不好?」

束蕭搖了搖頭說道:「你不要在我這裡浪費時間了,我是不會去那種地方的,烏煙瘴氣的五的對我的皮膚可不好。再者說了這是那些人類的問題,你就不要跟著摻和了。走吧走吧……」

束杼怎麼也沒有想到束蕭真的不管。她將門重重的關上嘟著嘴巴說道:「還真是見死不救!」

她沒有想到蕭姑姑真的不幫忙,這明顯就是妖怪或者是精靈在作怪,現在她根本就沒有什麼靈力,就算是有也不能用很容易就暴露了她,她不想變成大家的負擔,身後的九條尾巴一直都是她最擔心的存在。

樓梯上的楚瀾天看著氣呼呼的走下來立即問道:「怎麼了?是不是不肯幫忙?這樣我們還是還是喬裝打扮收拾一下,混進去看看吧。」

束杼忍不住的問道:「你娘親不是這裡最大的官兒嗎?為什麼不去找她幫忙?」

楚瀾天面露難色說道:」鎮子里的治安問題之前的時候確實一直都是娘親在管的,但是現在我長大了,很多的事情我想我是可以幫助她的,能不去打擾她的話我就不去打擾她了。」

原本束杼害怕那個賭坊有他們對付不了的東西存在,所以這才來找蕭姑,結果現在蕭姑不幫忙就連楚瀾天也不想讓他的娘親插手,現在看來也只有他們兩個人進去了。

「行吧,我們兩個進去吧。不過進去之後我們一定要小心,我覺得這裡面一定是有貓膩在裡面的。」

兩個人相互點了點頭,束杼換了一身的男裝,楚瀾天也給自己喬裝打扮了一下,兩個人勾肩搭背的就走了進去。

賭坊內充斥著一股子刺鼻的味道,束杼差點沒把剛吃的東西給吐出來。這裡的人是有多久沒有洗過澡了?還是說這裡的人根本擠顧不上洗澡,他們全部都是頭髮亂糟糟的,身上的味道很大。

穿過人群束杼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桌子上搖色子的束薇。她眼中滿是渴望,看著滾動的色子在空中不停的旋轉著,最後放進了一個銅製的骰子最後摁在了案板上。束薇看著那一雙雙渴望的眼睛大聲的叫喊著:「來來下注!下注!買定離手!……」

束杼簡直不敢相信這就是那個平日里小心謹慎的大姐。旁邊不遠的地方束瑤還有束嫻兩個人坐在桌子旁邊負責換銀子。看著她們坐在那裡一動不動的看著浮動的人群,束杼甚至能看到她們嘴角掛著那一絲有些邪惡的微笑。

她小聲對身邊的楚瀾天說道:「喂,這裡太不正常了,你看看他們的眼睛,滿眼放光看上去就不是正常人……」

楚瀾天的眼神開始變得迷離,他看著遠方的一個方向一動不動。嘴裡稀里糊塗的念叨著說道:「押大小……賭!來大家一起來……」

「喂,楚瀾天你可別嚇我,現在這個時候可不是什麼開玩笑的時候。」

緊接著她有用手肘碰了碰楚瀾天,但是他看上去依然沒有什麼反應。順著他的目光束杼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發現在這個房間的窗戶上面還有大樑上都放置著一些符咒。

並且在屋頂束杼能隱隱約約的看到一個黑影,那黑影就像是長在屋頂一樣,束杼嚇得險些一屁股蹲地上。 束杼盯著屋頂上的那些黑影,猛然的一下掐在了楚瀾天的手臂上,他疼的「嗷!」了一聲,整個人也跟著清醒了過來。

「我們還是趕緊出去,這裡面太奇怪了在待下去的話我們肯定也會出事兒。「

這個時候的楚瀾天也意識到了什麼,點頭答應拉著束杼快速的跑了出去。走到外面的時候兩個深深地吸一口氣,這裡面不僅空氣混濁難聞就連氣氛也是那麼的詭異。

她細細的回想起來那黑色的影子看上去不像是妖怪,更像是黑色的小點點組成的黑色影子,到底是什麼東西她也不清楚但是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束杼,這裡以後你不要再進去了,太奇怪了我這就回去讓我娘親派人前來……你先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束杼立即點頭答應。看著他朝著楚府跌跌撞撞的往外面跑的時候,她轉身去了清怡茶館。束蕭姑姑來這裡已經幾百年了,這鎮子里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現在已經有人喪命了,如果不制止的話肯定會有更多的人喪命。

束杼來到茶館的時候,茶館門外已經有好多人正在排隊,裡面的店小二忙成一團。原本情景的茶館這個時候人卻這麼多。

她走到一個大爺的前面低聲問道:「大爺,你們排隊喝茶?」

那大爺的頭髮有些泛白看著束杼點頭說道:「是呀,這清怡茶館的茶水我都喝了幾十年了,每一次喝了都會神清氣爽,但是每天都只有那麼幾十杯,若是不排隊肯定是買不到的。」

她走進去看到每張桌子上整整齊齊的擺放著六隻茶杯,茶杯中還冒著一股股的白煙,其中竟然摻雜著靈氣。她這才理解了為什麼那老大爺會如此說。

這個束蕭還真是有些讓人搞不明白,為什麼她願意嘗失心瘋草,去幫助那些誤食了毒草的人,並且這茶水中還放了靈氣,普通人喝了有病可以治病,無病也是可以強身的,這對於人來講確實是福利。

讓她奇怪的是為什麼她就是不願意幫助自己,去解決一下賭坊的事情。現在束薇『束瑤還有束嫻三個人全部都卷進去了。這樣下去的話肯定是不行的,有人斂財。這手段也太過了。

她轉身要去二樓被店小二拉住說道:「現在我們都要忙的飛起來了,你怎麼還有閒情逸緻站在這裡?還不趕緊去幫忙?」

束杼點頭說道:「好的,我這就去幫忙,只是我還是要去換一套衣服的對不對?這樣的話豈不是對不起清怡茶館的名頭?」

那店小二上下打量了一下束杼,只得點頭答應說道:「行行行……你趕緊去吧。」

她上了二樓就感覺到了束蕭縮在的房間推門就走了進去。整個房間中都冒著靈氣兒,被靈氣包圍著的感覺她太熟悉了,在靈域的話經常會有這樣的情況。

幾個小精靈在一盆水中嬉戲著,看到束杼進來她們也沒有慌張,臉上依然帶著享受的表情。束蕭躺在躺椅上看著束杼眉頭微微皺了一下有些不理解的問道:「你臉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讓人擔心,怎麼了?那賭坊出事兒了?」

「當然出事兒了。你倒是在這裡逍遙。將那些精靈的洗澡水賣給人當茶喝,這點子也是夠新穎的。好了不跟你貧了,快跟我去看看吧賭坊不對勁兒我覺得裡面是有什麼妖怪在作怪的。我們若是不去的話那些人可就真的廢了。」

束蕭縱了縱肩說道:」束薇束瑤還有束嫻她們三個根本就不會受到影響,但是她們還是去了是她們自己做的決定,現在感染上了毒癮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她們必須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我幫不了她們。」

看著她的表情滿臉的默然束杼的眉頭緊緊皺著十分生氣的說道:「你難道真的打算見死不救?」

束蕭笑了笑眉頭挑了一下說道:「我怎麼可能見死不救?她們現在不是還沒死?並且還過的那麼興奮,我可不想去掃興。好了你趕緊換衣服,這些茶水趕緊端下去,小精靈們洗的也差不多了,就送給那些人類喝了吧。」

「你……你真的不幫我?」

束蕭的眼神中滿是不解的說道:「我不是正在幫你?你去幹活兒我給你工錢……快去吧。」

現在的這種情況束杼知道束蕭姑姑肯定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她好像並沒有要告訴她的這個事情的經過。她有些不甘心的問道:「蕭姑姑,那你能不能告訴我,那些黑色影子到底是什麼?」

束蕭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開口說道:「是蟲子。我最多也就告訴你這麼多了。好了放你一天假,處理不好的話我記得回來找我。」

束杼白了她一眼,嘟著嘴巴離開了。

幾個小精靈哈哈大笑著對束蕭說道:「你不是說什麼都不管束杼嗎?你呀還是護犢子!不捨得讓她自己去解決問題!還給她放假,真是貼心的很。」

「就是,剛才還信誓旦旦的說什麼都不會管,讓束杼自己去解決這個問題,我看你還是捨不得……」

「她怎麼可能會捨得?那可是她的心肝……哈哈哈。」

重生哈利波特 屋裡的幾個花兒精靈不停的嬉笑著。看著束蕭看著窗外的眼神中滿是擔憂。她很清楚讓束杼去解決這樣的問題,雖然是有難度,但是確實是可以鍛煉她的,但是她又害怕這個女孩子突然的急了起來,如果著急的話那麼她就有些吃虧了,那些小蟲子最喜歡的就是貪婪欲憤怒。一旦開始憤怒的時候就最容易被那些小蟲子襲擊。

但是一個剛剛來到人間的小狐狸,哪有那麼容易就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就算是束八還有孟胭一直都讓束薇她們從小就欺負她來鍛煉她的性子,但就是現在她也不敢保證她真的就能控制自己的心性。

束杼沒有去賭坊,而是在楚府的門口守著,差不多過一個時辰還是不見楚瀾天出來,她想進去也進不去,在楚府的門口不停的踱步。這府上設有結界不然她早就飛進去了。

太陽已經開始西斜了,楚瀾天這麼久了還沒有出來肯定是他那個嚴厲的娘親不願意。 若是出楚瀾天的娘親不同意伸手幫忙的話,她自己一個人並且還不能用靈力,這樣的情況對她十分不利。現在如果回去找蕭姑的話肯定會被笑話,她剛才出門的時候還在想一定要好好的自己處理好這件事情。

她咬了咬牙,最後還是決定自己想辦法。她走到楚府的門口往裡張望著。門口的侍衛看她行蹤詭異早就注意到她了。看著她走過來那侍衛立即警惕的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不想幹什麼,侍衛大哥你能不能幫我通傳一下,我想找楚瀾天。」

楚夫人早早的就跟門口的侍衛打過招呼,只要是沒有經過她的同意任何一個姑娘前來找少爺的話都說少爺不在家中。那侍衛上下打量了一下束杼眼中帶著一絲可惜的說道:「你們這些姑娘怎麼都喜歡找我們家少爺?你趕緊走吧,每天找我們家少爺的姑娘多了我們每個都要通傳還不得累死?」

另一個侍衛接著說道:「我看你這個姑娘模樣俊俏,還是趁年輕找個好人家吧,我們家少爺你就別惦記了,門不當戶不對夫人也不會同意。趕緊走吧……」

聽著他們的話束杼的眉頭擰著,她沒有想到楚瀾天那樣的男子在人間還算是搶手貨。每天竟然有不少的姑娘都會來這裡想要見他。

「得,不幫我拉倒。不過你們可不要想歪了,我才沒有看上你們家少爺……」

那侍衛看著束杼離開時候的背影,相互笑了笑。姑娘嘛求見失敗都要給自己一個台階下,這樣的姑娘他們可見多了。

束杼低著頭走在去賭坊的路上,周圍的一切好像都跟她沒有什麼關係了,她的腦袋一片空白,接下來要怎麼辦?現在楚瀾天找不到人,清怡茶館那裡她也不能覥著臉回去。大姐她們還在賭坊等著她去救……

爺爺以前就說過,來到人間就不能用靈力。就把自己當做是一個真正的人才能融入這樣的人群。她一直都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人了,因為她平日里都是站著走路,用變幻出來的身體做一些平日里的事情,除了認得字不多她跟人類好像根本沒有什麼差別。

但是在這一刻她不想做人了。不能用靈力很多事情都是沒有辦法做的。不能去控制別人的思想,不能用魅術。甚至就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不能用靈力變給自己穿。她們還要處處躲著那些獵人,好像她們還不如一個真正的人。

她有些生氣的一腳將地上的小石子踢飛。楚府的圍牆外面她走了一會還沒有出到大街上,看著圍牆的牆根兒下有個大石頭,她本能的坐在了石頭上。

看著一丈多高的圍牆她的眼神變得暗淡了很多。太陽透過樹蔭斑斑點點的照在她的身上。人間的氣溫也是高的有些過分。這裡跟靈域完全不同,沒有清涼的空氣跟泉水,圍繞著人的就是那些悶熱的陽光。

那星星點點的陽光照在她的皮膚上好像能灼傷她一般,讓她整個人也都跟著煩躁了起來。束蕭說那些黑影是小蟲子,如果真的是小蟲子的話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把握。

畢竟那些蟲子到底是什麼東西她也不清楚,能組成那麼大的黑影肯定數量也不在少數。越想她覺得心裡就越是沉重。

「咣!」一聲。

她能感覺到一個巨大的東西落在了她的面前。她抬眼看過去的時候只是看到了一個人的下半身。她的眉頭緊緊皺著抬頭往上看。

楚瀾天一臉微笑的低頭看著她,露出一排整整齊齊的牙齒。

「我剛才還想一會去哪兒找你,沒有想到你就在牆外面,你坐在這裡幹什麼?你不會是在等我吧?」

他說話的時候一臉的壞笑,束杼立即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白了他一眼說道:「我以為你又被你娘軟禁了,半天也不見你出來。我們趕緊走吧我姐姐們都還在那個賭坊里呢。」

楚瀾天的眼中閃爍著亮光有些激動的問道:「半天不出來?你是說你剛才一直都在等我我?」

她瞪著他十分不客氣的說道:「廢話,我不等你我自己怎麼對付的了那麼多的人? 重生之蛇蠍妖姬 不過我還聽說裡面有什麼蟲子,我們就這樣進去真的可以嗎?」

兩個人一邊往前走這,楚瀾天看著束杼的眼神滿是愛意。她剛才在等他,想到這裡他都覺得心裡甜甜的。被人等的滋味還是不錯的他這麼想著,束杼說的什麼他根本就沒有聽到。

來到賭坊的門口,裡面聚集的人越來越多。束杼簡直不敢相信在這個鎮子中竟然有這麼多人來到這裡賭博,這樣的話豈不是這個賭坊能賺不少的銀子?到底是誰要賺錢這麼沒有底線竟然利用蟲子。

束杼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楚瀾天,眉頭緊緊皺著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拳打在了牆上說道:「我說楚瀾天,你是不是傻子?我們兩個進去有什麼鳥用?我們不是已經進去過了不管用嗎?我去找你就是讓你多帶一些人過來,現在……哎,也是怪我沒有想明白。」

原本束杼就是想去找楚瀾天去求救就是希望能找到救兵,至少楚瀾天那裡是可以找到很多的下人幫忙的,他們家還有侍衛。但是現在他卻隻身逃了出來。

「你別急,我來了我們家的下人跟侍衛就來了,你的放心我娘馬上就到我們要趕快進去找個角落先藏起來,這樣我娘一定會進去的。」

他拉著束杼,大搖大擺的走了進去。圍在旁邊的人都議論紛紛,他們所熟知的這個楚家大少爺平日里是不會來這樣的地方的,今日怎麼也來了,看來這一次的莊家又要掙不少錢了。

這個賭坊內還是充斥著難聞的味道,束杼捂著口鼻也沒有能阻止這樣的味道,她有些難受的說道:「我們去哪裡躲起來?」

人群中楚瀾天思思拽著束杼的手,看著那些兩眼放光只關注桌子上的骰子。他們沒有人在意,他使勁兒的拽著束杼將她從人群中拔了出來,頭也不抬的往二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