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菲兒:「再來一次就允許你走。」劉啊嘎了一聲,還要來一次,這倆妞今天是瘋了。不知道過了多久,換著各種姿勢,劉星都已經被抽空了,躺在床上一動不動,槍都被磨壞了,那裡還有力氣走。

這時王麗麗說肚子餓了,讓劉星去弄吃的。劉星感嘆了一下,我那個,拖著疲憊的身體去為倆女做吃的。

劉星為倆女煮了碗雞蛋面,不料李菲兒和王麗麗根本不想動,懶在不起床,讓劉星做好了端過去,要是不端過去王麗麗就要去找羅詩艷和陳陌素干仗,劉星乖乖的為倆女服務著。

李菲兒吃完麵條,打著飽咯,發出噶的一聲,吃飽了。

李菲兒來了一句:「爽,你可以去收拾了,把碗筷涮了。」劉星屁顛屁顛的去涮碗。累的不要不要的,準備上床休息。

李菲兒:「你不是要去基地值班么,去吧!」劉星嘎的一聲,心裡想著還去個屁啊,我還是陪你們倆個吧!

李菲兒通知了張欣欣、羅詩艷和陳陌素到洞穴一層水潭空間練習能量,仨女乖乖的站成一排,聽著李菲兒的指導,仨女一掌擊出,前方水潭淺起了一點點水花,仨女高興的跳了起來,互相擊掌。

李菲兒:「你們激動個啥,你們還差的遠呢!只是皮毛而已,毛毛蟲一隻,繼續練習。」張欣欣哦了一聲,仨女繼續練習能量與身體的融合,掌握控制身體的能量。

李菲兒也在一旁練習了起來,按照劉星說的排出能量雜質,讓能量珠的能量更加精沌。

在排出能量雜質的同時也排出了身體的雜質,這時的李菲兒顯的更年輕漂亮,長發更加亮麗。李菲兒又來到第三水潭夾縫洞穴空間,吸收能量,能量吸收滿后又回到第一水潭處提煉能量,排出雜質。

當李菲兒回到第一水潭時,發現張欣欣、陳陌素和羅詩艷已經不知所蹤,偷懶回去了。李菲兒搖了搖頭,自己練習,發現防禦罩及能量攻擊力又增加了。

商業街竹屋大面積建造,道路修建完畢,未來將是人類在外星球熱鬧繁華的地帶,一座座宏偉的竹屋,二層至三層,目前工程人員正在緊張的安裝水電設施,劉星走在商業街的小道上,感概著,不容易啊!

劉星看到政府辦公樓還在建造,等遙遠政府成立時,將商業街的竹屋以按揭積分分期付來銷售竹屋和土地,讓外星球早日實現商業化。

張欣欣的小店生意非常好,在外星球目前是唯一的食品小店,小吃及酒類銷售量非常大,張欣欣忙於管理基地新人,招聘了倆位姑娘來幫助打理食品店,每月二千積分工資。

劉星來到張欣欣的食品小店,看到大門上面掛上了竹扁,欣欣食品店,劉星心裡為張欣欣點贊,走進店內一看,有倆們小姑娘,都是新人。

小姑娘:「帥哥好啊,看看要買點什麼,基地新來的現在打八折哦!」這倆名小姑娘是沒有見過劉星,不知道劉星的身份。

劉星:「那個欣欣不在啊!我是順道過來看看,生意怎麼樣,還好吧?」

小姑娘:「老闆在辦公區呢,她在忙著工作,生意倒是挺不錯的,帥哥可要多多來照顧生意啊!」劉星一看這倆位小姑娘挺會做生意的,能說會道,劉星對這倆位小姑娘是一個讚賞。

劉星準備讓羅詩艷在商業街率先開一個店竹製品的店鋪,監獄生產的竹製品在商業街銷售,這樣新政府就有了一項收入,劉星的小算盤也在為遙遠號政府財政考慮了。

張欣欣想著劉星這傢伙,有這麼多的女人,多自己一個也不多啊,為什麼就不能接受自己呢?來球星球這都幾年了,都長蜘蛛網了,是自己還不夠優秀,張欣欣準備把自己穿的性感點,暴露的多一點,增加一點吸引力,再加把勁,暗暗的為自己鼓勵。

劉星來到心理室,吊二郎當的,在陳陌素麵前擺著pos,裝逼著。陳陌素覺得好笑,這個逗逼,直接當劉星當作空氣看不見。

劉星擺了半天的pos,見陳陌素沒有反應,尷尬了。

劉星:「帥嗎?」

陳陌素:「帥,蜴率的率,哀的掉渣的哀,閑的啊!」

劉星:「沒勁,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啊!」

陳陌素:「可以啊,但空手來就是你的不對了。」

劉星嘎的一聲,「來看你,咱們這關係還需要送禮。」

陳陌素:「我有這麼物質嗎?我說的是你的拿手菜,是不是好久沒給我做了。」

劉星啊的長嘆一聲,原來這妞想讓我給他做菜。

劉星:「來找你,除了想你,還有正事和你談。」

陳陌素:「少來,你有什麼正事,我還不了解你,切。」

劉星牽著陳陌素的手往外走,陳陌素:「幹嘛!這是要去哪裡?」

劉星:「跟我走你就知道了,給你個驚喜。」陳陌素是滿滿的期待,心裡猜想著是什麼驚喜呢!

劉星帶著陳陌素來到商業街遙遠積分銀行,牌扁已掛好了,陳陌素看著這片牌扁,什麼時候有了遙遠積分銀行了?

劉星:「到了,就是這裡,我們進去吧!」

陳陌素:「你這又是整的那出啊,你帶我到這裡來不是要給我積分花吧,老娘我不需要。」

劉星:「咀,我知道妳不需要積分,一會滿足你需要的,先給你加加擔子,免得沒事在心理室閑的打磕睡。」

陳陌素:「咀,我那是很忙的呢!」

劉星:「這商業銀行由你負責,你擔任行長,不要讓我失望。」

陳陌素聽到劉星的消息,樂開了花,終於有點實權了,陳陌素哈哈一聲笑,又手一拍,心裡想著在李菲兒和王麗麗心中也有了點地位,免得受欺負。

劉星:來,這間是你的辦公室,怎麼樣,氣派吧!你要努力哦。

陳陌素:「哈哈,嗯!不錯,我很滿意,放心吧,我會努力的,那我這銀行開業了,你準備給我配多少名員工。」

劉星:「唉,這個,目前不是還沒有業務量么,就你一個人,等你忙不過來的時候你再招收成員,你自己定。」

陳陌素激動的在劉星臉上啵了一下,表示感激,不料劉星這傢伙是趁熱打鐵,抱起陳陌素就開啃,陳陌素推開劉星,我這銀行都還沒開業呢!

劉星將陳陌素抱起坐在辦公桌的竹桌上,陳陌素也是服了,在這辦公室也來。竹桌被弄的發出嘰咕嘰咕作響,與陳陌素的聲音交叉共響著,一會又到竹椅上,一會又靠在牆邊,陳陌素的大長腳,就是方便,交響曲湊響了*。

陳陌素趴在竹桌上,這劉星就只知道欺負人,給點好處也不忘要收回去。 劉星在宿舍捉摸在第三水潭水洞空間里撿到的小球,都已經滴血了,這玩逸到底能幹啥,不敢冒然吞在身體里。

劉星拿著球在地上一摔,小球掉在地上嗒嗒嗒的彈跳著,劉星又拿起小珠,這尼瑪不會是只能當一個玩具玩吧!

劉星拿著小球,盯著小球轉過來轉過去的研究著,摧動能量在手裡,向珠子里注入能量,確被珠子給吸收了,我那個去,劉星想著,這不會又是一棵存儲能量的珠子吧!

劉星將能量催動在眼睛里,再用意念看著珠子,看見一棵小小的珠子裡面有一個空間,非常大,非常吃驚,心跳的不要不要的,劉星激動的跳了起來,拿著珠子放在胸前啊了一聲,終於有發現了。

劉星又嘗試著探索這小珠子里的奧秘,裡面的空間很大,但自己又進不去,進去了出不來了又怎麼辦?劉星試著隨手拿了一個煙灰缸放了進去,從外面看還是一個小珠,劉星又用能量意念打開小珠子,將煙灰缸拿了出來,激動得心都要爆炸了,原來這小珠子能放東西。

劉星暴出一句粗話,他爹的,原來可以用來作儲存的,這又是一個寶貝啊!劉星想著這小珠子可不是簡單的能存儲東西這麼簡單。

劉星一激動,又跑到第三水潭夾縫洞穴吸收能量,將能量存儲在這小珠子里,這小珠子就是一個無底洞,不知道能存儲多少。

劉星給這小珠子取名儲物珠,它是一棵萬能的珠子。劉星的心情特別好,走出洞穴,來到山頂,採集了幾枝玫瑰花放在能量珠里。

劉星來到羅詩艷的生物室,看見這妞子在那裡逗能量龍玩。

劉星:「美女,看這裡。」劉星張開手撐,什麼都沒有。

羅詩艷切的一聲:「無聊。」

劉星:「現在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劉星嘩的一甩手的一個動手,手裡突然有了幾枝玫瑰花。羅詩艷哇的一聲,拍著雙手。

羅詩艷:「你是怎麼做到的?你好棒哦!」羅詩艷接過鮮花,劉星抱著羅詩艷轉著圈,羅詩艷心裡美的不要不要的,突然心情大好!

劉星心理感嘆著,這尼瑪還是泡妹子的神器,太棒了!

劉星告訴了羅詩艷負責商業街竹製品銷售,渠道是來自監獄囚犯們加工具的商品。羅詩艷答應了劉星,先在做起來吧!發現有合適的人後再讓他負責產品的銷售。

劉星:「走吧!我們找個地方去聊聊。」

羅詩艷:「聊你個鬼,你那點小九九我還不知道,你家姨媽來了,哈哈。」

劉星:「真的假的,這麼不巧。」

羅詩艷:「那你要不要看看,驗證一下!」

劉星嘿嘿一笑:「不用了,那下次,那下次。」劉星想著還是回宿舍研究這儲物珠吧!

羅詩艷:「那慢走啊,不送,謝謝你的花花!」羅詩艷對劉星揮了揮手。

李俊偷吃,想采朵野花聞聞花香,與二隊成員小美女勾搭上了,小美女也被這名威武高大的教官給吸引迷戀,李俊教官也成了這位小美女心中的偶像。

李俊得瑟的不要不要的,老子也有人追棒了,哈哈,想想就樂了。李俊和小美女來到宿舍,摟摟抱抱的,慢慢進入狀態,小美女迷離的眼神看的李俊的心咚咚直跳,李俊終於還是敗在了女人花手中。

李俊搓弄著皮球,吸允著牛奶,前戲進行的差不多了,美女看見李俊的大黃瓜,睜著大眼,直咕咕的看著,指著黃瓜嚇的哇哇的叫,坐起來不斷的往後退,再是偶像她也不幹了。

小美女:「你,你,你的太大了,我怕,不要了,不要了,我想起來了還有事,得先走了。」雖然美女也想嘗試一下這無霸,可吞不下去啊!

李俊上下左右的都試了,還是沒有能搗成鳥窩,正準備直著進行,小美女一個勁的喊疼。

李俊:「快好了,快好了,沒事的,能行的。」美女想著,能行個鏟鏟,老娘可不想被你弄掛了,美女用力一推,將李俊推的一個昂朝天往後打了個滾,李俊的頭撞在上牆上,哐當一聲響,李俊的頭被撞的暈乎乎的。

小美女拿起衣服就開跑,連穿都沒有來得及穿上就開溜了,果奔著跑了出去,由於是晚上,還好沒有被人看見,要不就糗大了,小美女跑到角落裡穿上衣服,雙后拍拍胸口,嚇死寶寶了。

李俊一臉的苦逼樣,這火被撩起來了,野花卻被風給吹跑了,只能來到醫務室胖妞妹子的宿舍,在她這裡降降火,李俊一生只能搗一個鳥窩,代表了忠貞不烈的愛情。

第二天,李俊在基地指揮室苦腦著,被王麗麗發現,王麗麗知道這傢伙肯定沒好事,危逼利誘,說有困難幫助解決之類的。

王麗麗套出了李俊昨晚的事,成為了李俊的一個搞笑的笑話。李菲兒和王麗麗聽了是樂的肚子都笑痛了,有槍不能打,那不就成了廢槍么,只能擺擺樣式,供參觀的,氣的李俊喘著粗氣,桌子一拍一溜煙人沒了,李俊想著這尼瑪哪裡是幫忙解決,明明就看自己笑話的。

劉星體內的能量株越來越大,擠壓著身體里的器外,劉星不斷的排出能量雜質,讓體內的能量更佳精沌,隨著體內能量株中能量的精沌,劉星發現能量珠在慢慢的縮小,但存儲的能量並沒有減少,體內能量株的能量確更加的強大,發出的威力更強。

劉星現在有了儲物球,可以存儲若干的能量,隨時補充體內能量株的需要,劉星想著,既然身體里的能量珠變小了,是不是還可以吞食一棵能量珠在體內,不會能量多了后將自己給蹭爆吧!這個還得慢慢來。

劉星到夾縫洞穴空間,繼續深入探險,能量提煉精沌后,實力增加,有信心再深入。劉星來到大象能量龍的巢穴,大象能量龍看見劉星就趴著,乖乖的。劉星對大象能量龍及其它大能量龍點了點頭,繼續深入。

劉星經過大象能量龍的位置,一直往地下更加深的洞穴探索下去,劉星使用能量不段的往下跳,不知道跳了多久,彷彿又進入了另一個空間,空間廣闊,發出聲音有較強的迴音感,劉星也感覺到了危險,*靜了。

劉星沒有冒然在這未知空間里行動,觀察未知空間的環境,感覺四周空蕩蕩的。 巧手農女來織布 劉星感應到了這未知空間的能量非常強大,打坐將能量進入吸收到儲存珠里。

突然,一隻會飛的外生物向劉星猛然襲來,劉星使喚出能量罩,正當能量罩形成,外生怪物一瓜子就將劉星的能量罩毀滅,劉星飛了出去,胸口疼痛,喘不過氣來,一口鮮血噴出。

外物怪物再次飛來,劉星將能量運行集中在手掌,一掌向外生怪物擊了出去,外物怪物非常靈敏,一閃,躲過了劉星的襲擊。

劉星不敢相信,大喊不好,在這未知空間里還有會飛的外生物,外生物繼續襲來,劉星不斷的加強防禦罩,外生怪物飛了過來,又是一瓜子襲來,劉星的能量罩被襲發出破碎的聲音,能量罩裂開。

劉星再次將能量運行在拳頭上,一拳向外生怪物襲去,外生怪物瓜子一揮,兩股能量相撞,發出碰的一聲巨向,外生怪物及劉星分別避開能量波不斷的後退。

這時外生物怪的能量波再次襲來,劉星閃躲,躲過一波能量攻擊,劉星跳飛了起來,與外生怪物平行,再一拳能量波出擊,外生怪物同樣瓜子一揮,能量波相撞,碰的一聲,能量波相撞后的能量波反擊打到了劉星的能量罩上,劉星掉落了下來。

外生物怪確依然還在空中,生命之源快速的修復著劉星的身體,劉星的實力現在還不是這外物怪物的對手,明顯處於劣勢狀態,這飛行的外生怪物太強大,再進行下去只有死路一條,劉星不斷的加強防禦罩,想著儘快撤離出未知空間,開溜。

飛行外生物發現劉星要逃跑,劉星加快彈跳飛行的奔跑著,外星生物飛到劉星逃跑的後方,攔住了劉星的逃跑路線,一瓜子能量襲來,飛行生物居高臨下的襲擊,劉星閃躲,能量與地面撞擊發出轟的一聲巨響,堅硬的脈石將地面撞擊的出現了一個大坑,劉星啊的一聲,這一波能量攻擊到自己不掛也得掛。 冷情總裁的皇后悍妻 劉星還擊著撤離,飛行生物不斷的抵近劉星攻擊,劉星發現不妙,這樣抵近自己跟本無法逃跑。

飛行生物兩隻瓜子只時能量襲來,劉星防禦罩破裂,再一掌能量與外星物的能量波撞在一起,毀天來地的振動了未知空間,餘波繼續襲向劉星,劉星被能量餘波擊還飛了出去。躺地地上,這次劉星受傷嚴重,由於能量振動感強,又飛來了兩隻外生怪物。劉星看到這尼瑪是要完蛋的節湊。

劉星看清楚了這隻會飛的外生物,長長的翅膀,有兩隻腦袋,六隻瓜子,外表與能量龍一樣的堅硬外殼,劉星不甘心,自己決對不能輕易放棄。 劉星啊、哇的叫,睜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是要掛掉的節奏嗎?這時三隻外生物同時出發能量攻擊。劉星失望了,現在自己一點都動不了,外生物的能量抵近,劉星看見旁邊自己的儲物株掉了出來,它發著暗光,一閃一閃的。

劉星失望的看著儲物株,儲物株子的存儲空間打了,能量襲擊抵近了劉星,劉星一下就鑽進了存儲空間中,只聽到碰的一聲巨響,劉星雖然是逃脫了能量的襲擊,在能量抵近的時候還是再次受了傷,劉星在存儲空間里,受傷嚴重,感覺內臟及骨格都碎裂了,唯的一就是還有一口氣。

三隻飛行生物攻擊后,沒有發現劉星,人不見了,在空中盤旋尋找,它們不敢相信攻擊了之後連渣都不剩的,三隻飛行生物盤旋了一會後就離開了。

劉星是疼痛難忍,痛的暈了過去,儲物空間中沒有氧氣,身體的能量在供應著身體的氧含量,生命之源快速的修復著身體,劉星的內臟及骨格碎裂,修復身體時體內骨格發出啪啪作響,就像是在放鞭炮一樣。

劉星疼痛的醒了過來,不斷的咬緊牙,自己還是不能動,煎熬著,全身火辣辣的疼痛,由於在儲物株里缺氧,呼吸困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劉星慶幸的是自己還活著,是這儲物株救了自己一命。

劉星運用最後的能量從儲物珠里出來,將最後一點能量運用到身體各處,慢慢的往上爬行,一步一步艱難的向夾縫空間方向逃離。

劉星喘了一口氣,來到了夾縫洞穴空間,大象能量龍及龍量龍察覺到劉星很微弱,劉星這時非常危險,劉星忍著疼痛,挺直腰桿,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了回去,劉星知道這時候自己必須要撐起來,為了活著,必須堅強。

這時能量龍猶豫了,死死的盯著劉星,不確定劉星的狀態,能量龍一旦發現劉星現如果是很虛弱,那他們將對劉星發起攻擊,擊殺掉劉星,能量龍虎視耽耽的盯著劉星的一舉一動。

劉星滿頭大汗堅持走出了能量龍的聚集地,用通訊儀向基地發出了救援信號,劉星再也堅持不住了,能量耗盡,砰的一聲,再次暈倒在地。

李菲兒查看到了劉星的位置,在夾縫洞穴空間深處,李菲兒立即通知在夾縫空間開採守衛的特戰隊員做好準備。自己和王麗麗、李俊一同來到夾縫洞空間營救劉星。

李菲兒不斷的催促王麗麗和李俊,「你倆快點,劉星就在前方。」李菲兒是一刻都不能等待,李菲兒能量飛速前行,遠遠的將王麗麗及李俊甩在了後面。王麗麗感到驚訝,菲兒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李菲兒到達劉星求救的位置,看見劉星趴在地上,全身衣服破爛,到處是血漬,李菲兒抱著劉星大哭了起來!你這是怎麼了,不斷的呼喊著劉星,你可不能死啊!劉星依然是沒有反應。

王麗麗及李俊趕到,看著劉星的樣子也是驚呆了,特戰隊抬著擔架將劉星送回到醫務室,醫生看了劉星的全身掃描圖像,骨格、內臟碎裂,肌肉組織壞死,能活著就是個奇迹,好在有生命之源在快速的修復著身體。

醫院裡除了李菲兒、王麗麗和李俊,還有陳陌素和羅詩艷、張欣欣也守在了劉星的病床前,等待著劉星醒來,誰也不願離開,醫生也是驚訝了。

醫生對大家說:「領導的身體雖然非常糟糕,普通人早就堅持不住了,生命之源也在快速的修復著他的身體,現在病人呼吸平穩,應該不會有事,你們都回去吧!在醫院不需要這麼多人來照顧他。」

醫生話說完了,但大家都不願離開。基地事務還是要安排的,幾女不斷的安排李俊做這樣做那樣,累的李俊是上氣不接下氣的。

李菲兒和王麗麗將劉星接回到山頂小窩居,看著劉星的膚色一天一天的變好,可就是不見劉星醒過來。

王麗麗捏緊拳頭,這是誰給他造成這麼大的傷害,我們一定要努力練習,為他報仇。

張欣欣:「報什麼仇啊!劉星哥哥又沒死,搞的像是死了似的。」

王麗麗:「你個死丫頭,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你躺個半個月試試。」

但幾女還要忙著遙遠號外星球的日常事務,可不能天天守著這傢伙。

李菲兒:「大家該幹嘛幹嘛!我們輪流照顧這位祖宗就行了,不能所有人都守著他,外星球的發展還是要繼續,一天都不能耽擱。」

就這樣又是一個周過去了,劉星的意識醒了過來,只是還不能動和不能說話,骨格神精還沒有完全恢復,大腦意識是已經恢復了。

今天是張欣欣負責照顧劉星,劉星聽見了張欣欣的聲音,想著張欣欣這丫頭要幹嘛! 越少,你老婆又穿回來了 張欣欣將劉星脫的光光的,用毛巾為自己擦拭著身體,當擦試到自己那裡的時候,張欣欣猶豫了,但作為護士出身的她在短暫的想了一想,也是豁然了,病人需要照顧,就把他當是我的寶貝兒子了。

劉星聽見張欣欣的話,心裡想著你有這麼大的兒子,就算在娘胎的肚子里就開始懷孕也生不出自己來啊!

張欣欣看見劉星的傢伙那麼大的時候,頓住了,還是堅持的翻過去翻過來的給他那玩逸擦試乾淨。張欣欣的小手忍不住開始研究起來,反正劉星也不知道,就翻過去翻過來的倒騰著。劉星意識是清醒的,那玩逸興奮了起來,張欣欣嚇了一條,驚呆了,我那個去,這根大黃瓜居然,居然還,然後張欣欣是一個勁的高興,看著劉星這裡有了反應。

張欣欣對劉星說:「帥哥哥是不是很難受啊!我幫幫你吧!咬著和手動模式的雙結合,水管一股清泉噴出。

張欣欣:「帥哥哥你好厲害哦,弄的我的手都軟了。」

晚上幾女吃飯的時候,一個二個的嘆著氣,不知道劉星這傢伙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張欣欣確來了一句:「放心吧!根據我的在醫學方面的經驗,應該會很快了吧!」

王麗麗:「你怎麼知道。」張欣欣啊了一聲,不知道怎麼說。

張欣欣:「我就是知道,哼。」

王麗麗:「唉,你們別聽她吹,劉星這個樣子都快一個月了,聽她吹啊外星球都要倒轉過來了。」

張欣欣:「誰吹了,我就知道的。」

李菲兒:「說,你是怎麼知道的。」張欣欣被李菲兒這一問,嚇了一條。

張欣欣吞吞吐吐的,還是將下午的情況說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