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眼前都是一些普通玩家,哪怕是那些頂尖的玩家也未必能追得上有風劍劍心加持的劍出如風。

玩家驚呼一聲:“好快。”然後淹沒在人海。

當然這個追丟了又有其它人追上,有些人還想要從前面擋着劍出如風,劍出如風一看局勢不對,哪裏還會保留,這可是事關一千金幣啊!當即手上一展,風劍劍心轉動,已經御劍飛起,直上雲宵。

“我靠!”玩家沒見過世面,大驚失sè。

“這不是武俠遊戲麼,居然可以御劍飛行!”

倒還有玩家是見多識廣的,嘲笑道:“少見多怪,輕舞飛揚也會御劍飛行,據說是裝備特效!”

劍出如風確實不是唯一會御劍飛行的,但在玩家眼中輕舞飛揚那是高山仰止的存在,劍出如風相比下就太平民了,眼見着沒比自己厲害多少的劍出如風居然也可以御劍飛行,一衆玩家心cháo澎湃,眼下也追不上劍出如風,當下便是呼朋喚友的紛紛組隊去刷boss,希望自己也能人品爆弄件能御劍飛行的裝備出來拉風。

劍出如風不知道自己的行動無意間居然帶動玩家的遊戲熱情,此時一拍腦門,自己會御劍飛行怕個毛啊,誰能追得上自己,哈哈哈。

就在此時,突然接到一條系統提示:越國公府受到攻擊,身爲一個楊府護衛,你需要立即趕往越國公府保護安全!

呃,還有這種事,劍出如風一陣無語,不過他當然不會前去,去了那絕對是兩邊找罪受,兩邊不討好啊。

到達天華門落下御劍,一看眼前有個npc在望着他,天華門能有誰,當然是他的師父鄭明磊。

連忙行禮叫道:“師父!”

心說你幹嘛用這種研究的眼光盯着我看,難道是跟外面的玩家一樣打算賺取一千兩黃金的人頭費?

鄭明磊點點頭,長吁口氣道:“很好,你很好,大大的出了爲師的期望。”

劍出如風一頭霧水,不明白鄭明磊在說什麼。

鄭明磊道:“沒想到你居然是能夠獲得風劍之劍心,實在難得,爲師也替你感到高興!”

呃,原來是在說這件事。

“不過你居然吹奏了《無雙》,那曲威力非比尋常,但同時也將吞食釋放者的大量真元,以後切要小心使用。”鄭明磊嘆息着說。

“是,弟子謹記師父教誨。”劍出如風心說:不用你說我也不會再用,這好不容易升到70級,一用又掉回20級,跟鬼玩去啊!

話說回來,好不容易升到70級,馬上又得去死到69級,同樣是心有不甘啊!

就此時,一行世界公告跳出來。

劍出如風微微一訝,天狼星他們動作這麼快就殺了楊素了?沒道理啊,以楊府侍衛隊長獨孤誠的實力,蒼穹幫就算是能夠拿下也肯定是要花費好些功夫的。

再仔細一看時,愕然愣住。

世界公告:亂民膽敢攻擊越國公楊素府弟,楊思月含怒一擊,盡屠血舞蒼穹幫衆!

要雄起,不止是小雨,劍出如風也要雄起了,哈哈!

jing彩推薦: 幫派公告:血舞蒼穹幫在《大興之亂》活動中全軍覆沒,《大興之亂》活動提前結束,幫派等級降一。

世界公告:血舞蒼穹幫在《大興之亂》活動中,成功擾亂長安城秩序,達到60的完成度,所有幫衆均獲得經驗3000000點,幫派等級加一。

世界公告:作爲第一個成功完成幫派傳奇任務的幫派,系統獎勵血舞蒼穹幫亂世之雄技能。

幫派技能,幫派成員皆可以獲得,退出幫派後將不再擁有此技能。

亂世之雄,開啓此光環前置條件,周圍需有十人以上並都處於戰鬥狀態。開啓後可令自身攻擊上升5,防禦下降5,內力上升5,生命下降5。

蒼穹幫之前已經有一個類似的光環技能先鋒之威,再加上這亂世之雄,攻擊將達到10的提升,對於戰場的影響是相當大的,當然這類加持類的技能肯定有加就有減,降御下降的有點厲害,所以開啓這類招式,是很需要看時機了,時機開的好,那就是神技,時機開的爛,也是神技,是送命神技。

可以說有了這兩個光環技能後,血舞蒼穹幫任何一個普通幫衆的瞬間雹力都達到一個極高的層次,讓人不敢輕視啊。

幾大幫派幫主都是愕然失顧,這血舞蒼穹幫真的是天下第一幫,要逆天的節奏啊!

不過真正逆天的還是楊思月,一招秒殺所有在長安境內的血舞蒼穹幫成員,這是何等的霸氣啊,玩家紛紛表示楊思月要逆天了。

劍出如風致電天狼星:“真對不起啊,都是我出的爛主意,害我們全部陣亡了。”

天狼星苦笑回覆:“這哪能怪你,誰能想到這npc這麼變態。”

劍出如風擺擺手,他倒是知道npc就是有這麼變態,只不過還真沒想到楊思月會出手救楊素,他以爲楊思月對楊府已經沒感情了,這奇怪的是上一世爲什麼楊思月不出手,或許是有什麼隱藏劇情吧。

心中思考這的時候,收到飛鴿傳書:來我房間見我。落款是楊思月。

我靠,不會是來找我算賬的吧!

劍出如風心下打鼓,不過他是楊思月的專屬護衛,眼下是非去不可啊,只能硬着頭皮承受了,大不了一死,反正也是必須死,這一千金幣讓楊思月賺去也沒什麼。

當下只能同鄭明磊告罪一聲道:“師父,徒兒此去有點事。”

鄭明磊揮揮手,道:“你去吧。”

看着劍出如風御劍離開,在角落裏忽然出現兩個小姑娘,望着劍出如風的身影沉默不語。

鄭明磊朝她們一笑,說道:“你們可看出什麼?”

若是劍出如風此刻在這裏,恐怕眼珠子都要瞪飛出來,倒不是說兩個小姑娘穿着暴露讓人想入非非,而是因爲這兩個小姑娘的身份。

站在前面的赫然是五強者之一,唐門唐若盈!

而在她後面的小姑娘,看起來不過是唐若盈的跟班侍婢,可這纔是會讓劍出如風震驚不已的人物。

傳授他無雙天曲的強npc,太原李淵之女,李雪。

身爲大原李淵之女,她應該是高高在上的人物,怎麼看起來卻如此自卑,甘願當唐若盈的小跟班?

唐若盈臉上酒窩閃現,讓她看起來很有些甜美,可一雙眼睛中全是寒意,冷冷道:“鄭師伯,何必來戲耍侄女,這無雙天曲除了是你,還能是有誰傳了於他?”

聽起來鄭明磊身份確實高,唐若盈也得叫他師伯,可惜實力實在不行,看唐若盈這口氣中對他可沒有什麼尊敬之意。

“這無雙天曲乃是你們唐門不傳之祕,就連你們門主唐希湖都未曾習得,我卻如何能夠得會。”鄭明磊苦笑着說,這年頭實力纔是王道,看來npc都懂這個道理,哪怕身份比唐若盈高,鄭明磊也沒有說她沒禮貌。

唐若盈冷笑一聲,望一眼身旁的小姑娘,道:“誰不知道你同唐海關係交好,唐海將無雙天曲的曲譜交給你也沒什麼奇怪。”

聽到唐海的名字,鄭明磊的眼光朝那小姑娘掃了一眼,那小姑娘的頭卻低的更低了。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所以你帶着海的女兒來同我對質,是想問我要回無雙曲譜?”鄭明磊淡然問?

原來李雪的母親卻是唐門的唐海?

唐若盈冷笑道:“想來想去,唐海拿了曲譜去,不是交給了你,便肯定是交給了你們女兒,你們還是快些交給無雙曲譜,否則總有一個要承受我唐門的怒火!”

鄭明磊呵呵一笑,淡淡道:“老夫一生袒蕩,同海生死之交,這老夫不否認,然而卻未及於亂,海意中人另有其人,這小姑娘並非是老夫女兒,你卻搞錯了。”

“本姑娘不受你彈簧之舌,總之給你三天時間,若是還不能交出無雙曲譜,莫說是你們父女兩個,這天華門也當滅絕!”唐若盈冷笑一聲,走步出門,看邊上的小姑娘還在那裏不動,冷哼道,“唐雪溪,你還不走,莫非是打算留下來父女相認?”

唐雪溪略略的擡起頭望一眼鄭明磊,終於沒有說什麼,轉頭跟隨着唐若盈離開天華門。

卻說劍出如風御劍直飛楊思月房屋,進去時楊思月早在裏面打坐。

剛剛在長安城大開殺戒,轉眼又回到杭州,這就是楊思月的實力,這就是我的大靠山,哇哈哈哈!

但願她不知道進攻楊素府的真相,否則靠山變對頭,死上千百回啊。

“小姐。”劍出如風帶着心思,小心翼翼的行禮。

楊思月頭都不擡,冷哼道:“你還真會惹事!”

我cāo,難道真要翻臉!

劍出如風心下大驚,再看楊思月時,卻聽她繼續說道:“總是做些招惹人的事情,此次連皇di?du龍顏大怒抓捕你。”

原來是虛驚一場,在說這件事啊,劍出如風說道:“小姐放心,我是冒險者,被殺了只不過掉一級,問題不大。”

“什麼叫只不過掉一級!”楊思月雙眼一瞪,怒叫道,“你是我的屬下,居然說出這樣沒有心志的話語,就算他是皇帝難道你便怕了?真正有能之士,卻有幾個會去當那鷹犬,哼,若你死給我瞧,且看我以後理不理你。”

劍出如風心裏很想說:你老爸就是當鷹犬了,你還真敢說啊。

劍出如風行禮道:“是,小姐,我一定會努力保持不死的!”

“不是努力,而是必須!”楊思月很是不滿意劍出如風的態度啊,不過還是沒有再談論這個問題,而是轉過話風,“牧場的事情準備的如何了?”

還以爲她是個甩手掌櫃什麼都不理會的,原來還知道要關心一下啊!

劍出如風恭敬道:“小姐放心,一切正有條不紊的進行中,我們飛馬牧場外圍已經建設完畢,內部房子也建設得差不多,而且小的已經僱傭來不少人看守牧場,照看馬匹。”

“對了,小姐。”劍出如風想到那汗血寶馬,立即獻功,“前幾ri從一胡商手裏購得一匹汗血寶馬,名喚絳紅,有了這匹種、馬,相信我們飛馬牧場出產的馬匠品質將會得到大幅度提升。”

若是一般人物聽到汗血寶馬四個字,那肯定是激動不已想一睹爲快的,可楊思月估計早已經是仙俠級別人物了,這汗血寶馬果然不放在眼裏,也只能是任它當種、馬了。

楊思月淡定點頭道:“很好,你乾的不錯,若真是純種汗血馬作種,將來我們牧場出生的小馬便可以同驍果軍的馬匹不相上下,那價格可得定高一點。”

劍出如風聽得一悚,原來驍果軍的馬匹各個都是汗血馬雜交的,難怪驍果軍那麼勇猛了。

劍出如風回道:“是,絕不便宜了他們。”

楊思月一時沉吟不語,劍出如風卻是好奇起來這楊思月將自己召來究竟所爲何事。

這時看楊思月不說話,便是小心翼翼的插嘴道:“小姐……剛纔似乎爲了相國大人一怒屠城?”

楊思月淡淡一笑,說道:“也沒什麼,畢竟是他生養得我,這一輪便算是報答他的恩情,從此後兩不相欠,我與楊家再無並點瓜葛!”

劍出如風撇撇嘴,看楊思月嘴上說起來倒是雲淡風輕的,可顯然心裏不這麼想,每次說恩情已清,從此兩不相欠,可後面還是會出手去救助楊玄感吧。

看到劍出如風不以爲然的模樣,楊思月淡淡一笑,說道:“而今你已經大禍在身,倒你卻是不知。”

劍出如風微微一愣,心說剛纔你還對於楊廣的追緝令都不以爲然,怎麼轉眼間我又大禍在身了?

看到劍出如風的迷茫,楊思月解釋道:“或許你還不知道,無雙曲本是唐門不外傳的絕學,當ri你爲奪風劍而施展,卻已經被唐門中人查出蛛絲馬跡,這會兒已經是找上天華門。”

劍出如風一愣一愣的,道:“這毀滅技是從李雪那處學來,如何卻便成爲唐門絕技?”

楊思月哭笑不得:“那不是重點,重點是唐門已經找上天華門,你們天華門滅亡在即!”

聽到這句話,劍出如風纔是大驚失sè,驚道:“那怎麼辦?”

普通的十個公開門派被滅後會降低成爲隱藏門派,而如果隱藏門派再被滅,那就是真正的滅門了,而一但門派被滅門,這個隱藏門派中的弟子所受到的懲罰也是極爲嚴厲的。

將會廢除本門所有武學!

12000字的更新票……這位哥哥你好狠啊,九千字小雨或許還能拼一拼,這一萬二的,基本就是看看的份了。 楊思月看到劍出如風滿臉緊張的模樣,反而微微一笑平靜下來說道:“別擔心,所以纔會問你飛馬牧場的進展,若有不對時,你們天華門可以遷往飛馬牧場,有我楊思月保護着,我倒要看看他唐門有多大膽子!”

原來是這樣,劍出如風頓時得意:這就是我的大靠山,哈哈哈!

正打算退出時,世界公告:隋帝楊廣令越國公楊素將女兒楊思月獻入宮中,楊素巧言拒絕令楊廣大怒,將其斬於宮中!

劍出如風目瞪口呆,這劇情是什麼展開,楊廣啊楊廣,你也太昏庸了吧,兩個定國大臣楊素、長孫晟全部死亡,隋朝將亡矣……

轉頭朝楊思月望去時,楊思月臉上也是閃過一絲yin鬱,隨即卻又淡然,看不出什麼心情,只是看她手緊緊的握起,可知她的心情並不平靜。

“呵呵呵!”

劍出如風心下打鼓的時候,楊思月忽然竟冷笑起來。

我的小姐,應該不會是受不了刺激瘋了吧?

“過幾天送你一份大禮!”楊思月淡淡一掃劍出如風,“你賺大了,等着!”

劍出如風驚喜道:“什麼大禮?”

搞不懂楊思月的想法啊。

楊思月揮一揮手,道:“你且退下,爲了你的這份大禮,便本小姐也得好好準備纔是。”

從楊思月的居室中退出來,劍出如風就想要聯絡幾個好友來殺自己,轉眼又想到楊思月的話,若是死了會不會大禮就沒有,這樣消極的死法肯定要被楊思月鄙視啊,還是先忍幾天,等大禮到手再說。

老子天上飛的,想殺我的小毛賊都是地上走的,怕毛!

劍出如風得意一笑,開啓御劍飛行,拉風的就從杭州城上空五十米處飛過,惹得無數玩家擡頭圍觀。

紛紛都是驚呼:“哇,鳥人啊!”

“好大一隻烏鴉!”

……

這都是羨慕嫉妒恨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態。不跟這幫傢伙一般見識,自從搶到雲劍之後,都有一個多月沒有去陳家寨,說不定好感度都有下滑,這得去看看。

當下直奔陳家寨。

看到御劍而來的劍出如風,陳宣軒驚喜交集,道:“如風哥實力大進啊,難怪好久未曾來看望我。”

老姐 劍出如風哈哈一笑,說道:“這段時間一直忙着完成公主交待下來的任務而東奔西走,未能回來見過公主殿下,請公主恕罪。”

陳宣軒喜道:“那今ri回來,可是有好消息?”

呃,這任務根本沒有跑啊,劍出如風暗自掌自己嘴巴,沒事亂說什麼任務,這時只能硬着頭皮道:“暫時是未能找到同盟軍,不過近ri我同小姐策劃在襄陽那邊建立一個馬場,有戰馬有武器纔是能夠保證我們陳國子弟的戰鬥力!”

陳宣軒大喜道:“我正愁着這馬匹沒有來源,你與表妹此舉真乃神策,將來我們陳國需要戰馬,你們可得優先供應!”

劍出如風驚道:“這飛馬牧場乃是小姐做主,我人小言微,恐怕是沒什麼影響力。”

陳宣軒笑着拍拍劍出如風的肩膀,說道:“眼下誰不知道你是表妹的左膀右臂,失去了你表妹怕是什麼都做不成呢。”

這馬屁拍的,哈哈哈,不過也是啊,看前一世楊思就毫無作爲,到底是因爲我的出現才搗致了楊思月的崛起啊,話說爲什麼不給布個楊思月的崛起之路類似的傳奇任務……

心中舒服下便是滿口答應:“我一定爲公主殿下爭取。”

陳宣軒說道:“如風哥便去同表妹說,我們陳國雖然窮,但也不會貪她便宜,這戰馬購買價格上不會要求優惠,只要能優先供應我們陳國就好。”

劍出如風聽到這話,那是又驚又喜,喜的自然是價格完全一樣當然是買熟人更好,驚的則是陳家寨的經濟實力居然如此強大?

看出劍出如風的疑問,陳宣軒淡淡道:“如風哥可別要忘記陳國雖然眼下是亡國之奴,但畢竟曾統治整個南方達數十年之久。”

也是,當個官都能貪那麼多,更何況是一個國家,聽說楊素攻打下南陳後收穫的金銀多的都堆放不下,不得不在某處地底造起一個楊公寶庫來放置金銀財寶……

陳宣軒又道:“戰馬有着落,這兵器方面卻有些麻煩,隋狗肯定嚴格cāo控着兵器的流向,我們若是大批量收購定會引起注意,這方面還需要如風哥想些辦法。”

劍出如風這回是真的可以理直氣壯的拍胸脯:“公主放心,都交給我。”

豪門有孕:老婆你出來 系統提示:你接受奇遇任務,替陳國購買一千把大刀,一千杆長槍,一千副弓箭,十萬支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