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怎麼會不幫忙,師妹莫要多想。」

克制的收回手,秦澈把目光移到洛洛身上。

「我要怎麼做?」

孟夢把糰子放出來,看着糰子比原來好了不少,不由鬆了口氣。

「糰子會告訴你方法,大概需要師兄身上的功德。」

孟夢有些猶豫,秦澈身上功德再多,那也是他自己的,現在她這樣要求,其實有些不太合適。

「師兄先別急着答應,之前我就一直想說,功德很重要,很多人都在覬覦這個。」

「如果師兄介意,我並不會因此對師兄有其他想法,也不會疏遠,師兄盡可以放心。」

垂下眸,秦澈遮住眼中的愉悅,聲音帶了絲啞。

「既然別人都在覬覦,為何師妹竟還要說的明明白白。可見,有些東西,一定比這個更加重要。」

「現在,救人如救火,我們不如之後再討論這個問題。」

孟夢遲疑的點點頭,她的確很擔心洛洛,如果秦澈真的不介意,她以後可以在別處補償他。

糰子這次得了孟夢的允許,才晃過去和秦澈面對面抵住額頭。

整個方法和咒語都被糰子用意念傳遞了過去,秦澈想着上面的方法,手指在身側蜷了蜷。

「這小東西說,師妹需要不間斷為我傳送靈力,會不會對你造成傷害?」

沒想到秦澈第一句話竟然是擔心自己,孟夢笑了笑,輕輕搖頭。

紅色的眸子看着秦澈,孟夢仰著頭。從秦澈這個角度,孟夢這副姿態實在過於乖巧了。

「沒事,昨天糰子幫我製作的聚靈陣,可以為我不間斷的提供靈力。倒是師兄,那方法對你可有影響?」

秦澈笑笑,在孟夢身前坐下,語氣似別有深意。

「沒有,我們快些開始吧。」

看人都已經準備好了,孟夢自然也不再耽擱,只能有疑問之後再說。不過,相信糰子也不會騙自己,應該沒有什麼危險。

把手伸過去,孟夢尋找著自己應該在哪裏下手。

傳輸靈力能挨着自然最快,但是秦澈的雙手估計要掐訣用,那自己就只能尋找別處。

糰子蹦出來,對着孟夢傳遞方法。

「主人,只要覆在他后心位置就可以了,快速直接,也不會造成其他影響。」

掃了一眼秦澈的肩胛骨,孟夢垂下眼睫,「嗯」了一聲。

伸出手,孟夢按在秦澈的肩胛骨上面,閉目凝神開始運轉聚靈陣。

孟夢的手搭上來,秦澈身體還有一瞬間的緊繃,等感覺到靈力的注入,他就已經讓自己回過神,手上按照糰子傳輸的那樣,掐訣念咒。

洛洛體內的咒術漸漸被凈化,糰子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之後,就提醒了秦澈和孟夢。

快速的收回手,孟夢因為過度運轉靈力,臉色有些潮紅。

所以在秦澈轉過身來之後,看到孟夢,眼神逐漸變得暗沉。

「今天多謝師兄了,我待會兒要帶着洛洛去和陸家算總賬,等回來再和師兄好好道謝。」

孟夢看了看眼珠子不停亂動的洛洛,就知道他馬上要醒了,既然這樣,該算的,總要算個清楚明白!

「好,我讓人送你們過去。」

秦澈沒有說要跟着過去,他知道孟夢想自己解決這件事,她也有這個能力。

不過,自己在周圍安排多少人,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勞煩師兄多關注一下其他崽崽,我擔心剛才對他們打擊太大了。」

能被孟夢這樣囑託,秦澈覺得自己還是很開心的。孟夢好像有個圈子,裏面和外面劃分的清楚。

自己現在,應該也算是接近裏面的人了吧。

「夢夢姐姐!」洛洛在床上彈起來,腦子裏都是自已往孟夢那裏伸手的樣子。

「沒事了,沒事了,姐姐在這裏。」孟夢抱住洛洛,手不斷在洛洛背後撫過。

秦澈看着眼前這一幕,不由在心裏暗想,之前孟夢說得對,小崽子們的確應該有應對危險的能力,總這樣依賴他們姐姐,怎麼成!

「夢夢姐姐,我做了個夢,好可怕!」 只見他眼裏寒芒一閃而過,鼻腔里輕哼了一聲。

秦舒便篤定,這老頭兒心裏什麼都知道。

她趁熱打鐵地說道:「沈老,您和潘中裕共事這麼多年,走到今天這一步想必也不是偶然。你們的私人恩怨我不會去過問,只是有一句話,不得不說——」

秦舒略微停頓,然後正色地看向沈牧,緩緩開口:「潘中裕上次沒有得手就算了,那下一次、下下次呢?但凡他成功一次,沈老您……豈不是性命危矣?就算您老神機妙算,次次規避了風險,但這種事情偶有不時的發生,沈老您也會覺得不勝其煩吧。」

「您老這次幫我,改日我幫您解決了那些麻煩事,您便可以高枕無憂了。」

秦舒最後一個字落下,臉上展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等着眼前的沈牧表態。

「小妮子,你倒是什麼話都敢說。」一直沒怎麼說話的沈牧意味不明地嗤了一聲。

秦舒攤攤手,一臉坦然,「我說的都是實話,您老要是覺得哪裏不對,歡迎指正。」

「……」

沈牧張了張嘴,又把話給咽了回去。

這小妮子不僅是厚顏無恥,而且伶牙俐齒的!刁鑽得很!

記住網址et

他勉強恢復了神色,幽幽道:「說吧,想知道那傢伙的什麼事。」

一聽這話,秦舒頓時欣喜。

看來這老頭兒是被自己說動了。

她連忙說道:「您跟潘中裕相識多年,想必對他身後的勢力多少知道些,我想問的是,背後幫他的是誰?」

沈牧表情頓時有些古怪,狐疑地瞥著秦舒,「敢情你什麼都不知道,凈跟老夫扯大話來了?」

他嫌棄地說着,揮手便打發秦舒:「得,想知道什麼,你自己查去。不過就算查到了,你也是白忙一場。」

這翻臉速度,也就一句話之間。

秦舒看出來了,這老頭兒是瞧不起自己,覺得她沒能力擺平潘中裕這事兒。

不過他話里的意思,也驗證了她來之前的猜測:沈牧一定知情!

這樣的話,自己就更不能走了。

秦舒厚著臉皮說道:「我不就是找沈老您查這件事兒來了嗎?您儘管把知道的都告訴我,至於該如何解決,您就不用操心了,我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結果。」

最後一句話她加重了語氣,神色篤定。

或許是她信誓旦旦的模樣打動了沈牧。

在默然地盯着秦舒看了好一會兒之後,他神色終於鬆動。

這時候,服務員來上菜。

正準備開口的沈牧只好暫時把話憋了回去。

服務員將菜一一擺放在桌上,說了一句:「請您們慢用。」

等他走遠,沈牧的視線已經完全被眼前的美食給勾去了。

看着熱氣騰騰的特色佳肴,他似乎也少了幾分應對秦舒的耐心,頭也不抬地說道:「想知道潘中裕背後的人是誰,下午在城南良玉苑有個活動,你去看看大概就能知道了。只不過……」

說到這裏,他才勉強把目光從美食上挪開,看了秦舒一眼,提醒道:「你拿不到入場券,只怕是進不去。」「張博士,我想打聽一下目前全球最大的半導體企業有哪些,你們德州儀器公司排在第幾位?」李曉凡問道。他很想通過張汝京博士,了解一下當前的全球半導體產業格局。

張汝京博士回答道:「說來慚愧,作為世界第一個硅晶體管和集成電路IC的發明者,我們德州儀器TI公司的去年營收是78億美元,目前在全

《重歸新加坡1995》第393章時不我待的大機遇與全球投資大師! 回去的車裏,李安安摸著脖子上的珠寶,身上的漂亮禮服,兩個小時不到就要換回去了,有點可惜自己這麼漂亮的造型,但她贏了,不然歐傲涵也不會特意回去戴鑽石項鏈,就這點,今天花費那麼多時間打扮也值得!

「喜歡的話,明天我讓造型師再來!」

褚逸辰手放在她的臉頰上,說實在,很美,可惜太美了,他不想讓別的男人看到。

就是李程看到,他就已經很嫉妒了,好在他識趣,並不敢多看。

前面李程忍受着總裁的死亡凝視,他可是眼睛都不敢往李安安身上掃的,一直在看三個孩子。

但總裁還是不想放過他嗎?糟心!

李安安就是個禍水!

李安安見褚逸辰吃醋的樣子問。

「歐傲涵喜歡你對不對?」

雖然她表現不強烈,但她是女人,能感覺到那股淡淡的敵意。

褚逸辰垂眸「她有喜歡的未婚夫,只是她未婚夫去世多年,我和她真的沒有任何關係!」

李安安愣住了「她救你的時候已經有未婚夫了?」

怎麼和她想的不一樣。

褚逸辰微微頷首。

「那她未婚夫怎麼死的,她難受嗎?」

她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的問。

褚逸辰卻做勢要吻她,嚇得她立馬往後縮,孩子還在車裏,不能玩親親。

不過被這麼一嚇,她沒心思再問了。

「媽咪,寶寶喜歡可愛的公仔,不喜歡變形金剛!」

寶寶抱着玩具,見還要組裝,一籌莫展,她不喜歡!

褚逸辰把玩具拿過來,放在一邊「不喜歡就不要了。」

「那寶寶是不是很沒禮貌。」

話是這麼說,寶寶神色卻驕傲開心,終於可以把不喜歡的玩具放到一邊去了。

褚逸辰摸女兒柔軟的髮絲「不會,我的女兒怎麼樣都是最有禮貌的,再說了,她沒按你的喜好準備禮物,不是你的錯!」

寶寶下巴要抬上天了「爸比,真好!」

李安安搖頭,寶寶可千萬不要被寵成一個小霸王。

她又去看君君和俊俊,兩個小傢伙倒是玩得很開心,歐傲涵應該是臨時把利安的新玩具拿出來送給孩子了,寶寶不喜歡,但兩個小男生倒是很喜歡,已經開始在組裝了。

估計要高興玩好久。

車子駛入了繁華市中心,李安安有點昏君欲睡,褚逸辰讓她的頭靠在自己寬厚肩膀上。

三個小傢伙也累了,睡著了。

李程才出聲。

「總裁,利安是歐小姐未婚夫的私生子,那邊提出要讓歐小姐撫養,才能讓她自由!」

褚逸辰點頭「知道了,這件事她自己處理。」

李程沒再說話,當年的事已經過去很多年了,但還是影響到了現在,有點複雜,不過歐小姐應該明白,總裁不喜歡她,不管將來還是現在,永遠也不會喜歡!

如今的局面,不是總裁一個人造成的,她也有責任!

車子進入了小區,李安安眯開眼睛,私生子,看來事情很曲折啊!為什麼不告訴她!

褚逸辰等車子停下后,先去搖晃兩個兒子,再去抱女兒。

結果三個孩子都沒有醒來,褚逸辰,李安安,李程只好一個大人,抱一個抱回去。

。零點中文網] 「去吧,到你的環節了。」

接到信號的迪恩拍了拍身邊牙牙的腦袋,示意它上台。

這個動作喚回了當事寵已經不知道遊盪到了哪裡去的神智。

它撐住檯子,一個利落的翻轉落地,還沒想好自己要採取什麼樣的出場方式,就因為一時疏忽,一個左腳絆右腳,朝地上倒去。

眼看著這個平地摔就要落實,卡娜爪間光芒一閃,陰影觸手瞬間長出,纏住了牙牙的腰背,險險地在它快要摔個五體投地的前一秒,將牙牙整個提了起來,免去了某些丟寵行為的發生。

目睹了一切的迪恩露出一副沒眼看的表情,直接揮揮手,讓卡娜把它空投到了檯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