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發現入侵後,蟲族一系列兵種噴灑着酸液,試圖用覆蓋殺傷杜絕昆蟲的進攻,可惜無濟於事。平均四十米一隻昆蟲,酸液的覆蓋根本不夠,而這些蟲羣就猶如手榴彈雨點一樣從各個角度砸過來。專門依附脆弱的結構,爆炸將昆蟲撕的粉碎,一個個鋼珠彈出來。

炸藥的威力無法與航彈比較,但是要看炸哪地方?如果是攻擊一輛坦克正面裝甲是沒用的,但是往履帶送一枚手榴彈那就要出事了,如果在炮管中塞一個那也要完蛋。

啓迪集團的工程師解決這個問題很簡單,那讓昆蟲優先上杆子。就像螞蚱喜歡抱住草杆子一樣。月球上可沒有電線杆,而可以供昆蟲抱住的杆子只有一個,那就是蟲族的大腿。斷腿總是沒錯。至於蟲族啥時候用把腿變成軲轆。到時候再慢慢設計。

再其次就是讓昆蟲朝着液體流淌的地方依附,也就是蟲族流淌液體的地方,這地方不是傷口就是,嘴巴,或者是排泄口——加重傷口,病從口入,掏肛,這三種手段也是有效的攻擊手段。

整個蟲族基地在各種鋼珠爆炸,以及神經毒霧噴射下,整個蟲羣基地在三十分鐘的時間內雞犬不留。蟲羣遇到了蟲害。 蟲羣的敗相已經相當明顯了。隨着蟲羣在月球上的基地一一被蟲害清洗,然後一個個毫無防護的大型建築被一枚枚超重炸彈炸燬。整個月球再次變得安全起來。人類開始重新建造大量的太空建築。

而在鐵塔星上,一股輿論風潮開始逐漸涌動,在一些非官方的報紙上,爲了不違反戰時宣傳法,先歌頌了一下人類對抗蟲族的偉大戰役,給自鑑會戴上了高帽。然後看似非常理性的爲未來經濟把脈。

比如說,任迪手上的這片報紙上,標題是《張弛有度》,講述經濟科技發展是螺旋上升的,是要一張一弛的。至於緊張當然是指現在蟲羣入侵的狀態,各種科技陡然爆發,是現在蟲羣入侵是鐵塔文明爆發的潛力,但是這些潛力是上百年和平發展蓄積的。

任迪又翻開了另一篇文章,《自由和創新》裏面的內容闡述着,人類在自由的情況下,能夠發揮自己的個性,有了自己的自由能讓科技多元化發展。

看了這兩篇文章,任迪笑了笑,如果單純相信這兩篇文章的作者是善良的。那麼聽起來他們是苦口婆心的爲了鐵塔未來的經濟科技殫精竭慮。

但是任迪對社會的看法是兩面性的,當這個社會在面臨生死存亡的時候,任迪不會用利益的眼光看這個社會,因爲這個社會需要應變,利益這種慣性驅動,往往不適合了。

而在較爲安全的時代,任迪的眼裏的社會是利益驅動的。這兩篇文章,前者是詢問戰時制度何時結束,而後者是提示保護消費隱私權的意義。

個人消費公開,這是本次戰爭中,在信息時代的科技水平下,自鑑會做出的最關鍵的變革,這場變革對於所有人來說是最公平的。

現代一切科技皆出工程師和科學家之手,工程師是利用現有科技實現,科學家是利用現有科技規劃總體實驗。這兩類人均不會是社會上過量消費的主力,無論是科學家還是工程師,沒時間在上流社會逼格,所以他們在上流社會大多數顯現的很刻板。

當消費公開化後,這一部分人根本沒感覺到什麼。該買什麼買什麼。都是用於基本生活。一點都不遭人記恨。共產主義物質的極大化,不是可以肆無忌憚的消費,而共產黨清教徒也不是極端節制所有生理需求。

而現在這些文章,卻說了保護消費隱私,降低消費監管,能讓大家覺得更自由,能讓大家更自由,能讓科技能夠更多樣化。很顯然這些報紙上的文章,是爲了某些有錢,想自由花錢的階層說話了。

舊時代的力量在試圖反撲。一些想要擁有社會財富的力量在反撲。如果正常情況下,他們有可能反撲成功,然後再一次戰爭中,再次開啓消費監督模式,然後再一次反撲,反反覆覆後,人類社會將最終徹底邁出這一步。地球的歷史進程就是這樣,在反覆中前進。在反覆中確定新事物,在反覆中檢驗歷史的真理。

不過任迪不會給鐵塔這段反覆的經歷,外部環境爲任迪掌控,而內部環境,任迪將秉承李騫的前景的願望,給整個鐵塔的發展帶一個頭。

十三日後,在董事大會上,一個個光影中的人面帶不滿的看着任迪。

“董事長,我認爲你的決策太過激進了,不利於集團的總體發展。”一位老頭子看了看任迪一本正經地說道。

反穿之全能小廚娘 任迪到底幹了些什麼?能讓這些大股東們感覺到任迪不靠譜呢?任迪將大量的蟲肉生產產業股權賣掉了,賣給國家了。在任迪眼中這些產業已經沒有繼續改進的階段,一切都處於制式化的階段,有穩定的市場,有穩定的上游物資供應。啓迪集團能夠做的就是接受盈利來分紅。

現在任迪把這些股權賣給國家,不要這個長遠的分紅,直接變現爲流動資金,讓一衆民間大股東很不理解任迪這種殺下蛋母雞的行爲。認爲任迪是目光短淺。

這幫民間大股東不理解任迪,而任迪也對這幫大股東很無語。在任迪眼中這些民間大股東目光很短淺,這是一個不需要繼續在技術上優化的產業。上游供應國家可以調控搞好,下游市場國家也可以負責,至於中間管理制度也已經固定,也就是說這個產業變成國有企業也能良好的運轉。也就是說現在民間資本在這個生產環節的促進過程已經沒用了。

如果是過去,消費不公開。企業的資金走向不公開,這也沒事情,現在這一切都公開了,這筆錢的流向會被社會盯着,卻被社會發現沒發揮作用。會被整個社會記錄在小本本上的,一旦矛盾爆發,這些就是罪狀。

古時候的商人如果光想着賺錢,然後在災荒囤積居奇,這不是目光短淺在作死嗎?

在現在這個變革的時代,個人消費這些細小的資金走向都清清楚楚,所有資金都如同清水中的魚一樣清清楚楚。已經不是過去能夠渾水摸魚的時代了。這幫老企業家,光想着賺錢,根本沒意識到外部環境變了,過分的貪吃,一旦被整個社會列入無用且不公正的名單上,一旦社會覺得有需要變革,那麼宰殺就開始了。

這是一個大變革的時代,與其佔着這種產業,領份子錢。不如直接賣掉,從國家那裏獲取大量資金,聚集更多的工程師,組建更新的實驗室,在各個行業上有着國家資本的支持,國家訂單的傾斜。進行技術上的革新。

其實任迪的意思是的是:“能夠靠着知識和工程師素養來賺錢,幹嘛躺着等分紅。”

而任迪所知道的鐵塔未來的外部,絕不會平靜。不變革就要死。

任迪看了看這些對戰後經濟消費自由化有期待的老企業家們,無奈的搖了搖頭。

任迪說道:“你們儘管退股,我的決定不會改。”這幫老企業家臉上相當難看,在股權結構上,整個啓迪集團,除了任迪是大股東,國家也有大量的控股,現在任迪和國家勾結起來一起來賣公司的“優質產業”給另一家國有控股的蟲肉生產行業。這簡直是讓這幫人鬱悶透頂了。

這場股東大會很快不歡而散,大量的股東開始退股。然而啓迪集團股價在反覆震盪下很快穩定下來。現在依舊是戰爭狀態,任何向着高新技術投入的社會行爲,都是受到鼓勵的。這種鼓勵不僅僅是精神上的,還有政策上,以及國家資金上的支持。這可以說是官商勾結了。

隨着質優產業被賣掉,任迪獲取了大量的資金,立刻開始對其他行業的資金投入,不是那種大量資金投入猶如風暴一樣席捲,任迪的風格是種田,既然是種田,那就是通過技術投入,來拉開代差。所有資金投入了都是高新技術行業。當然對鐵塔來說是高新技術行業,但是對任迪來說,只要按部就班的砸錢實驗就能弄出來。現在大家都在迷茫,糾結着不能消費的問題,財富觀念還在糾結着那些數字。而現在任迪的行爲很少有人警覺。

任迪在各個新領域建立工程師團隊。科技絕不是單純的技術資料。而是團隊,人家的團隊在足夠的資金注入下。研究了幾十年,這個團隊水平就絕對甩了你很多年的水平,搶市場方面處處壓你一頭。你的團隊就算獲得了相應的資料,也必須做幾年研究試驗。才能到達同樣水平,達到同樣水平後還要在市場競爭下承受很多年次品的稱呼,在資金不斷,不斷改進下。才能追上去。

這個時代糾結固定分紅,而忽略了時間,要淘汰一大批企業。當然任迪工業眼光,在這個時代是相當作弊的,投資百分百不會失誤。

如果任迪要競爭在各行各業展開競爭的話,可能會搞死一大片。這其中包括有希望的新企業。而現在任迪要做的僅僅是帶頭作用。所以任迪挑選的高新領域還是看人的,凡是有研發動力的企業,企業掌門人理工科畢業的。任迪一概不進入。

任迪只要給還沒有做好準備好的階級們做個示範就行了。如果是過去的資本市場時期,任迪這種企業運行方式會像特斯拉的下場一樣死的不能再死。

然而現在鐵塔接下來的時代所要面臨的外部環境是被任迪控制了,鐵塔不想死,就必須站在工程師科學家的階級上進行變革。歷史線到底怎麼走,這由鐵塔自己決定了。而任迪希望鐵塔活下到最後。

在市場管理部門的見證下,任迪和相關國有企業簽訂了相關契約。從工商管理部門的大門中走出來的後,一抹恆星的光芒照射在任迪面龐,任迪看着恆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說道:“李騫,你離開後的歷史線,我替你負責。”

任迪突然橫着跳了一步,一輛大卡車沒有鳴笛從一旁竄出來。在從任迪身邊擦身而過的時候,根本沒有踩剎車。看着大卡車咔嚓一聲撞在了一旁的店鋪上,任迪皺了皺眉頭:“我就知道,總有些人不甘心。哎。” 空間農女種田忙 一隻有七千艘各式各樣飛船組成的太空船隊,在空曠的太空航道上航行者。所有的太空飛船均加載了激光,電磁炮和武裝系統。碎星大劫中,任迪生產了大量的過量物資。這其中就包括戰艦。

這些戰艦的由於缺乏負責任的人看管,(大家都忙着修煉呢。)所以這些戰艦的零件在黑市上大量流傳,各個私人勢力就這麼把這些武器裝備,動力模塊什麼的往商用飛船焊接,組成了這些科技水平高於六級文明但是一看就不是什麼正規廠家出場的東西。

現在這個戰後的世界由於成品零件不缺,所以盛行一種叫做機械師的職業。和工程師很像都是組合機械的,但是有一些很重要的不同。遇到需要組合的零件,工程師眼裏面有一套標準,用配套的零件組合,如果不配套,反饋給廠家生產相配套的零件。在工程師眼中,某個螺絲連接不上,必須找配套的螺絲。如果沒有那就等送貨上門。

而機械師不同,他們認爲可以組合,沒有配套的螺絲,那麼就直接焊接,或者是用綁帶綁住。總之用一切方法黏合。能用再說。所以他們能搞出一些奇妙的機械組合。工程師心裏惦記着規則,就死板多了。

但是工程師組合的機械,都在一個約定俗成的體系範圍內,也就是甲工程師組合出來的機械,乙工程師能夠按照技術說明和標記着各種標準的圖紙,將其拆開維修,然後再次組合。因爲甲工程師是按照工業標準的套路來操作的,乙工程師也是嚴格按照套路來操作。

單個的機械師或者是機械師隊伍要比工程師隊伍要強,他們的風格靈活。但是工程師勝在體系,整個工業體系標準下,只能用工程師。當出現現有工業侷限性問題時,等待工程師死板的向上面反應新問題。有科學家整合這些問題,重新按照這些反饋的問題,進行模塊設計。

工程師是制式的,而機械師則是非制式的,取決於環境,而碎星戰後的人類環境,主流是修煉,這也難怪機械改裝變得碎片化。

這些戰鬥飛船看起來非常威武霸氣,炮管,裝甲模塊,以及尾部巨大的粒子噴口。但是一整隻艦隊沒有一種統一的風格,如果這是一個國家設計出來的船隊,那麼一定是有設計風格的。比如說日本二戰艦的風格就是寶塔狀建築物,因爲這種大型工業品製造經驗,會延續到下一級產品上。

藍羽這位面容中性化有些秀美的男子看着前方浩瀚的星空,在他的船隊側翼,一批戰鬥力最強的戰艦組成了戰列艦,一束束激光齊射,從側翼侵襲而來,猶如長毛楊桃一樣的蟲族入侵集羣,在強激光的點射下,紛紛出現了爆炸,在太空中翻滾着,依照慣性滾落來。

等待這個蟲族集羣靠近在五百米後,猶如列陣的士兵同時刺出了長槍。電磁炮的射出的彈丸在空間中連接成了一條線,直接命中蟲羣。這時候不管是被激光晃瞎眼的蟲族還是沒有晃瞎眼的蟲族,都被電磁炮打成了粉碎。原本楊桃一樣的太空蟲族,變成了甲殼碎片和大量霧態的液滴。

看了看這場有驚無險的戰鬥結束後,藍羽對艦隊下令:“繼續保持警戒狀態。”隨後身側的太空光幕消失了。

擇業中巨大的未來公司在五十年前解體了,在碎星戰役後,未來公司當年的總裁們均被傳送到其他區域去修煉。但是他們之中有一些繼承人接受了父輩們遺留的財產和資料庫,開始重新組建公司。藍羽就是其中的一個。

他經營的這家太空探險公司。在戰後的幾年內逐漸養成了一些口碑,主要從事的業務是在那些太空戰場區域尋找殘骸。因爲在碎星之戰時代,靈類資源非常龐大。各個戰艦的備用能源系統都使用了重核元素。

因爲這種能源方便啊,因爲臨界值小放能條件極易滿足,就是按照核電站結構遠離做一個膠囊大小的核電站機組都行。

而且現在正統的用法,是和其他元素構成一個晶體籠子,製作一個鑽石一樣的晶體放能。這是二十一世紀用核廢料和碳元素造鑽石電池的原理。具體的是碳十四衰變,和晶體上的電子空穴。產生電流。

話題回過來,這也就是現在大部分太空戰艦要麼被封存要麼被改裝的原因,因爲戰爭結束後,任迪就不提供後勤了。大部分戰艦這些這些直接以靈類資源爲能源的結構直接被拆除了,改裝了別的能源系統。不過在大戰場上殘留的那些戰艦殘骸上還有這些結構,很多封存的非常好的重核元素產品就在這些戰艦殘骸上,這就滋生了冒險業的繁盛。

在這十幾年內,大量的冒險者駕駛改裝飛船在太空殘骸區中摸金,他們之間的對手有太空中同樣尋找靈類資源的蟲族,也有互爲對手的同類。所以武裝很重要。可是說到底,冒險者依舊是冒險者。

真正把持住戰後資源的依舊是各個區域的政權統治階層。他們掌握太空戰艦,根本不屑於去搶那些戰場上的殘羹冷炙。藍羽現在的勢力在民間同類型的勢力中已經算是很大的了。

藍羽打了一個哈欠。這時候一位男子站在了他身後,藍羽轉身問道:“怎了畢克託?還沒有休息嗎?”

畢克託說道:“剛剛飛船開火了?”

藍羽說道:“沒什麼,一隊找死的小蟲子。目前的武裝足以對付。”

畢克託點了點頭說道:“那隻蟲羣現在的情況怎麼樣?”

藍羽說道:“別急,那羣蟲羣聚集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具體有什麼,過幾天到了那裏就知道了。至於現在好好休息。”

而在太空中,空間出現了猶如畫屏一樣在虛空中閃爍着。構成了一個人影,部分星際塵埃進入這個人體所在的區域,就會立刻快速量子跳躍着,隨後會按照原本應有的軌跡飄離這個區域。

整個場面就像一塊碎屏在播放畫面一樣,由於屏幕碎了只有部分殘存,所以只能播放部分信息。事實的確是如此,空曠的空間中只有極少的物質。而任迪利用這極少的物質在太空中構建了自己的基礎存在,而每一個物質物理時間上被用了數百萬年,然後才脫離了這個人形區域。當然從外界來看,這些物質通過這個區域只過了就像正常灰塵在太空區域飄過的時間一樣。

在數百公里外,任迪淡淡的看着這支太空船隊從太空中飄過,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這劇情有種莫名的熟悉感。——美國恐怖片的套路,一隊美國人處於各種目的,(也許是年輕人度假,也許是科考,也許是探險。)到了新環境(或許是美國鳥不拉屎的鄉村,或許是山林,亦或許是一件空曠的房子,還有可能是山洞,叢林。)然後接下來遇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許是房子鬧鬼,也許是山洞有怪獸,水裏面有怪獸,森林中有變異巨龍,巨蟒。或者說是村子裏面有一個不爲人知的變態殺人組織。)

想到這,同時鏡頭同步切換到鐵塔星上在實驗室裏等待數據的任迪。任迪心裏面默唸道:“我也許註定就是不容於這個和諧宇宙裏的反派吧。”

任迪扭頭對所有的實驗成員問道:“所有人啓動甦醒程序。接下來的實驗,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全神貫注。”

甦醒時代,鐵塔現在的技術時代。在任迪看來,甦醒的還有別的。

李騫那一批人以自我爲代價開發出來的技術,李騫到了最後大腦大部分壞死,已經是時時刻刻連接量子芯片。才能和任迪完成邏輯性通順的對話。

輔腦技術被研發出來,但是隨後被嚴格控制,不是輔腦技術不行,輔腦技術最大的缺點就是太全能了,而人類自己是具有缺點的。易怒,大喜大悲。驗證技術是否正確,這要看驗證者到底是誰?

就像任迪在鐵塔之前做的一樣,將核技術交給了鐵塔,結果驗證了核技術是毀滅技術。

任迪申請了輔腦技術,其對接輔腦的時候也就是甦醒狀態。這個狀態如果人類沒有任何做事的目的,那麼就和人類該睡覺卻失眠的清醒一樣毫無意義。

而若是人認爲自己有目的性的事情要去做,那麼這種甦醒狀態就是最佳狀態。工程師科技研發者是這個世界最具有目的性的一羣人。甦醒技術適用於這批人,而一直默默推動時代,曾在過去歷史被一批批統治階級輪番駕馭的人們,也開始甦醒了。

聽到了任迪的命令,這一批科研成員集體啓動了自己身上的輔腦連接,每一個人都眼睛都亮了起來,這是瞳孔上的光學信息投影啓動的跡象,也是甦醒的跡象之一。

在白色的試驗大廳,一位位科研人員按照紀律排好隊,穿戴好實驗服裝,有序的走進了開啓的試驗場地,這是一個納米材料試驗場地,裏面的實驗步驟是按照最低也是按照微秒計算的,爲了研究效率,所有人開啓了甦醒狀態,按照每個人的意志力不同,每個人的甦醒狀態,也就是思維加速狀態不同。當然在所有人中任迪是最遊刃有餘的。

當鐵塔的科技基礎變革到了輔腦技術上,任迪可以進行意志鎖和基因鎖輪番切換了。這是自我的兩種體現,前者是讓自我基於物質穩定的展現,而後者是自我基於物質基礎驟然爆發性改變。意志鎖需要輔腦這一類記憶工具思考工具,對這一類的工具具有強有力的控制能力就是意志鎖。

而基因鎖,是面對種種不可能的,敢於破局否認。任何思維定式一旦被證明無法解決自我當前面對的問題,那就毫不猶豫的拋棄,重新構建新的。 整個鐵塔正處於思想極度混亂的狀態,有人駕駛大卡車撞任迪,就是這其中的現象之一。當然這個案子很快就破了。警察搜查此人的住所,發現了大量黃金物品。然而通過調取住宅樓附近的監控,很快發現了這個人最近的行蹤很可疑,然後抽取大量的監控,警方很快的鎖定了某個人。啓迪集團某位前股東就這麼查出來了。

那位負責刺殺的根本就是業餘的,在大街小巷的監控攝像頭下根本無處遁形。至於爲什麼不找專業的呢?在現在這個社會監控環境下,專業殺手組織根本無法形成。訓練殺手是要錢的,訓練殺手組織也是要錢的,需要訓練場地的,現在所有人都消費全部被監控。在網絡上可以查詢,怎麼可能有這樣的組織。

而接下來的幾年裏,任迪幾乎成了各行各業的災星,技術兩年不更新,專利數據就公開,政府對多家公司同時招標下一代技術。這玩意是坑企業的,不是專門坑任迪的。這個政策毀掉的是一個環境,一個讓某家公司可以安心靠着一代技術長時間賺錢,不用擔心其他弱勢公司趕超的環境。

原本各個大企業準備冷抗議,就靠着現有的技術收取專利費,不配合兩年一更新的政策。不安排新的實驗。在他們看來只上面的政策是可以應對的。只要兩年後,沒有新技術出來,依舊是要按照專利法,給專利擁有者分紅。所以整個企業界都在和政府政策進行冷對抗。

但是這時候任迪偏偏過來砸資金安排實驗,促進了大量的技術換代,在各種性能指標上超出未升級的產品。這時候新專利的研發者將從某件產品利潤固定額度的專利稅中領取大頭。原來作爲基礎的老專利只能獲取小頭。

任迪現在就是這樣一個攪局者。在戰時法案壓制企業界的時候,發整個企業界的災難財。幾乎所有的企業界全部對任迪進行了阻擊,那就是試圖和任迪出下一代產品的競爭方案。試圖用更優異的下一代產品,讓任迪某些產品研發無法搶佔市場打水漂。不過這個過程任迪勝多敗少。

且不說舊企業家有很多是學工商管理的,對工業水平沒有全盤瞭解,導致某些研發出來的東西成本過高,科技投資錯誤。就算他們單一產品研發成功了,但是所有科技產品有一個配套的概念。

要知道任迪的本行就是演變軍官,而且是靠着後勤起家的,最高等的工業規劃專家,所有的科技實驗室幾乎是一環扣這一環的。

有的時候甲實驗室拿出來的方案,在市場上沒優勢,但是恰好直接爲乙實驗室解決了難題,兩個研發是配套的。這時候那個原本在市場上佔據優勢的項目丙項目,和乙試驗室不配套。想要以丙爲基礎設計取代乙產品的丁產品,科研人員經驗不足。 華娛小生日常 最後原本丙佔據市場的,隨着乙試驗室的研發成功,被迫給甲實驗室吐出來。

阿三家準備把蘇式戰機換成f16就是這個樣子,原本蘇式戰機佔領印度市場,但是毛子不解決飛機上電子設備升級問題,阿三隻好找美國了。

所以說工業配套就是好,不同的科技在標準指標上配套更是至關重要,各種先進設配不配套拼裝在一起的經典案例就是光輝戰機。光輝的各種血統絕對高貴,各大強國的優秀模塊,加上阿三的神奇設計,整合出了這麼一家體態玲瓏,不失個性的戰機。

話說現在任迪對科技的整合力,比鐵塔國家工業部門的那些科學家們還要厲害,任迪出品的必然是一套系統的東西。幾百家企業在各行各業試圖在同類產品研發上阻擊任迪,這場商業戰,他們打得異常艱難。因爲一開始兩三年這些企業彷徨的時間段內,就讓任迪把工程師團隊組織起來了。到目前爲止一直是所有的技術研發都是各自爲戰。

要是按照傳統的商業結構,他們絕對是要動大量的資金對任迪進行阻擊,然而現在他們不敢,因爲政府看中了新技術,直接在貸款讓啓迪集團擴大生產。再多的民間資本投入,也絕對不能和國家資本入場相比。

在這種你追我趕的技術變革戰中。研發速度是關鍵。對研發產品具體能應用到那一塊工業項目,這種科技眼光也是關鍵。任迪並不想搞死整個企業界,不過這些企業界的決策者,就是那麼不學無術,不努力瞭解科技工業知識。天天想着在恢復消費隱私權,老想着上流社會那個風雅的生活狀態,那就別怪任迪所推動的這個時代碾死人了。

而將視角拉在了政府這一塊,對於政權來說,這種新舊之爭下科技是在進步的。新政策使資本的怠惰,並沒有影響科學技術發展。就像地球上,世家退場,讀書人退場一樣。舊的人羣被新的人羣填補上。

回望任迪在大昂,大昂的皇帝也曾想過扶持任迪的勢力,不過目的是維持朝堂上的平衡。所以任迪根本沒有如大昂皇帝所想代入這個角色。大昂皇帝所要的是權力上的平衡,那是一個反覆的時代。而任迪要的是一個前進的時代,而現在任迪代入了鐵塔應有的角色,和這個世界開始很明確的對抗。具體的並不是一羣人和另一羣人的對抗,而是一種新舊理念的衝突。

完成新一輪的試驗後,任迪關掉了輔腦,任迪整個實驗室的所有科研人員也相繼結束了甦醒狀態,由於使用輔腦大腦相應是非常興奮的狀態,爲了不讓大腦過於勞累,每個人預備按照規劃給自己休息。

而任迪則是皺了皺眉頭,他的瞳孔亮了亮,任迪接收到了一份郵件。這是一份有關輔腦科技辯論的郵件。

隨後任迪手迅速發送了指令,很快一系列新聞信息被任迪搜查了出來,最近幾天,有關輔腦科技的開放,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正方認爲應該快速開放,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自由思考,認爲現在的所有科技項目的快速進步就是部分人使用了輔腦科技,所以能力上得到了蛻變。

反方,則認爲輔腦科技有着極大的不確定性。必須應該封存,且限制使用,嚴格的監視使用者的精神狀態。

雙方的辯論非常精彩,是社會上最熱門的話題之一。而這一份郵件就是詢問任迪。因爲任迪旗下的集團大量的人運用了此類科技。但是正方反方言論維護的話題從一開始就錯的。

正方將能力和科技畫上了的等號,認爲每個人都加在了輔腦科技,每個人都有科研能力,影藏含義是,現在輔腦科技的使用被壟斷了。彷彿有了科技就有了能力。自己比別人能力弱,就是條件不好。

這犯了一個邏輯錯誤,人決定科技,然後決定時代,並非科技本身決定人的屬性,然後決定時代。而實際上是人有人的決心掌握科技變動世界。並非科技高了就能取代人來變動世界。 相思入骨:陸少請止步 正方沒考慮到這一點,人類的外貌相同,但是每個人類對身爲人的責任意識不同。輔腦科技這種輔助,使用的人不同,效果天差地別。這個世界大部分人,看到了工程師使用輔腦科技的成功,忽略了自己爲什麼不能的缺陷。

而反方則是用不適合應用輔腦科技的人,給輔腦科技打負面標籤。直接放大缺陷,把這個科技打成負面定義。包括現在使用科技的工程師們。都加上了一個可能會不正常的莫須有。

任迪很快給了這份郵件迴應:“輔腦科技需要自律性非常強的人使用,是人決定科技的使用方式,而不是科技定義人的能力。人的差異性很大,不同的人使用相同的科技,後果截然不同。我反對濫用,因爲濫用必然造成事故。我也反對封存,人類遲早是要走向輔助智能加載道路的,人類不能永遠徘徊在這個階段。”

發完了這一封郵件,任迪拍了拍頭,露出了微笑:“正?反?捧殺,棒殺。這場輿論戰,你們玩的真的很溜。不過呢,供你們攪動風雨的時間不多了。鐵塔必須選擇新科技,然後確認新科技的利弊風險。使用方式。這是歷史,誰都不能阻止。”

此時軍隊中再一次啓動了最高警戒狀態。嘉長銘主席很快的接通了軍隊的全息投影通訊,這位自鑑會的最高政治首腦,看了看月球星門另一側由望遠鏡觀測到的太空照片。

照片上顯示,一隻太空船隊正在從二百六十八光秒外朝着這飛過來,太空飛船耀眼的電推系統,讓這位主席心裏糾緊了。感覺到糾結的並不僅僅是這位主席,所有軍隊方面的知情者非常鬱悶,原本已經利用逐步佔據優勢的科技將蟲族推到了苟延殘喘的境地,哪知道剛跳出火坑前面還有糞坑,這支龐大的太空艦隊,無論有沒有敵意,鐵塔都要做好一切準備,戰爭的準備。

嘉長銘說道:“打掃好餐桌,新客人要上門了。” 兩個互相不清楚的文明相互接觸,都是帶有戒備的。低等對高等是萬分戒備,而高等的探索隊對低等文明也是萬分戒備。歷史上歐洲的白人殖民者並不是一登岸就囂張,而是小心翼翼的和當地土着接觸,等到站穩腳跟後,有了後續隊員源源不斷的登陸,纔會囂張。

此時被任迪封印了一百多年的鐵塔和外界的人類文明的接觸就是這個樣子。下層進行了大革命,而隨着自鑑會不斷的查詢資料發現,他們走向了一條和宇宙其他文明不同的發展道路,而走了這條道路後,和異種之間的週期星門戰爭沒有了。自鑑會在一百年多年內忐忑的發展,稍稍放下心來,就是蟲族入侵,剛剛解決掉蟲族入侵,緊接着就是不明勢力的太空艦隊到達。

在太空船隊上,藍羽皺了皺眉頭看着遠方的目標星球,這個星球周圍的蟲族遠沒有之前的那麼密集了。但是通過望遠鏡,可以看到那個星球上有其他人類活動的跡象。

畢克託:“有人捷足先登了?”

藍羽看了看星球表面上的建築,皺了皺眉頭說:“可能是的,只是沒有發現他們過來的艦隊。”

另一位女性名詠箐站在星海地圖上回應道:“可能不是別人,在一百年前這裏有一個通向五級區域的正規星門,但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封閉了。”詠箐的血統以人類爲主,但是並不是純正的人類,頭髮是透明的,粗細爲四毫米,猶如柔滑的水晶條一樣。

藍羽走到了這個球形的星海投影圖面前,看了看這個星球幾百年前的資料。皺了皺眉頭說道:“怎麼只有這麼一點資料?難道沒有介紹這個五級區域的地方勢力分佈嗎?”

詠箐說道:“這個星門在碎星大戰前就失效了。而相關記錄,好像進行了一次大刪除。”

聽到這,藍羽和畢克託相互看了一眼,雙方均看到各自眼中的那一抹精光。“——政府中有大勢力在隱藏這裏的信息。”這兩人心裏同時冒出了這個想法。

作爲冒險者他們的嗅覺是非常厲害的。而冒險者的邏輯也是趨利性的,也就是政府越想隱藏的,那就越具有利益的。因爲現在人類的那些大勢力對利益汲取可謂是貪得無厭的。冒險者用這種揣測的目光看上層,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藍羽將目光轉向太空,目標星體正環繞着一顆巨大的氣態行星運行,他吸了一口氣平復一下自己稍有興奮的情緒說道:“派遣一組機甲團登陸。”

鏡頭切換到鐵塔,任迪面前一個投影正在快速閃現圖案,而此時的任迪是雙瞳也在跳躍着光(這是任迪在自己虛腦資料庫查詢資料,投影到瞳孔上)

而在任迪身側是十七位同樣加載虛腦的年輕人,其中一位有努力的保持自己不退縮,但隨着資料的快速刷新,以及任迪臉上看不出對錯的表情,而有些觸動。

最終任迪結束了資料的刷新,淡淡地說道:“很不錯。”然後面前的投影轉了一個圈,一份合同出現在了,這位年輕人的面前。

這位年輕人叫做張匡悅,張匡悅有些不解的看着任迪。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你的設計更好。”其他幾位在場的工程師臉上一愣,和任迪一起共事,任迪展現的科學眼光以及能力太強了,一次兩次三次,無數次,任迪猶如神話一樣壓在了這些人心裏。而這個時候任迪主動承認,目前的設計不如學生。讓他們感覺到原本一些不可能的打破的東西被打破了。

張匡悅臉上有些茫然隨後臉上一喜說道:“您認可了?”

任迪說道:“好就是好,壞就是快。你認爲我會顛倒是非嗎?既然你的成果更適合,那麼填上你的名字。”

張匡悅擺了擺手說道:“導師,我其實?”

任迪擺了擺手說道:“一個人的智慧永遠不可能超越所有人都智慧,我們能做的就是認可智慧。這回你勝利了,合同上的資金由你處理,當然你也該出師了。從啓迪集團出師。”

張匡悅臉上大變說道:“您這是要趕我走?”

任迪繼續說道:“你在啓迪帶了大概五年,五年之內啓迪集團所有的資料庫爲你開放,你的權限和我相同。”

任迪拍了拍張匡悅說道:“我會爲你聯繫政府貸款,以及下游出貨渠道。起步條件不用擔心。但是你要做好準備,五年後,啓迪就和你徹底分開,你要是做不好的話,我會很失望,然後擊敗你的創業,然後你就要灰溜溜的回到實驗室。”

任迪的話讓張匡悅感覺到茫然,一種巨大機會和挑戰擺在自己面前。但是張匡悅看不到任迪臉上有絕對的惡意,而是有一種希望。

在大工業精神中,沒有任何一個人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甲沒有成功,乙可以補上。啓迪集團正如其名字一樣,任迪不會做一個不可替代者,只會做一個領頭者。所以一個啓迪集團不夠,完成不了一個社會改造,完成社會改造必然是要一個階級。現在的那些舊企業已經認識到了工程師的重要,一個個都在培養工程師組織實驗室,但是他們自己還沒有投身的覺悟,如果啓迪被鬥敗了,那就立刻鳥盡弓藏。他們依舊按照屁股屬性來嘗試駕馭工人階級。

在新時代企業家自己必須要有科學眼光。這幫舊企業家不轉換,任迪就從自家優秀的工程師這裏找合適的人選,這個人選覺得任務太艱鉅,任迪就創造優渥的條件,讓他來敢挑戰。大家都是加載虛腦的,條件上相同。

看到了張匡悅點了點頭,任迪滿意的笑了笑,然後扭頭對一旁的人說道:“沒人能在所有的領域上勝過別人,也沒人能在所有的領域上都比別人差。我相信諸位的潛力。”

價值觀,任迪現在正在確立新時代的價值觀——這個金錢財富概念消退後,個人價值觀。不再爲了個人財富,而是爲了在社會中證明自己。能獲取社會認可自己的能力,讓社會提供資源(貨幣數字)來讓自己的能力發揮。

現在鐵塔近七萬個星球,社會能夠供給的資源何其多。只要科學家和工程師願意,各種科技都能在這種能力證明下成功發揮出來。然而大量的工程師和科學家都來證明自己,由於生產力的爆發整個社會資源不會減少,反而會更多。這是一種良性擴張。

有時候時代上至關重要的變化,在當時看起來並不起眼,只有回頭來看這個歷史進程纔會發現至關重要。現在任迪的行爲,整個鐵塔並沒有注意到對後續歷史的變化影響,大家的目光開始投射到太空。在星門之外,其他文明的艦隊趕來了。

在月球金字塔模樣的軍事基地中,加載虛腦的李宏星,輸入了自己的軍銜編號,在查詢軍用網絡信息。沒喲電腦屏幕,接受電磁波後,直接在瞳孔上投射了一條條信息。

李宏星看着太空中一艘艘戰船組成的編隊。李宏星在一天中第十八次,查詢太空觀測資料了。每一艘戰艦的外形結構都深深的印在了李宏星的腦海中。

謝雲看到了李宏星,雙眼中閃爍着查詢資料的光芒,無奈的搖了搖,準備離開,李宏星這時候雙眼收住查詢資料的光,問道:“有事嗎?”

謝雲說道:“沒什麼,只是想提示你一下,要注意眼睛。”

科技發展到這個階段,人類製造的工具非常方便,但是和工具相比,人類自己是脆弱的,人類的身軀是在過去自然生活中進化出來的。比如說眼睛,就是爲了看青山綠水而進化出來的,而現在在瞳孔中直接投影光信息,能讓人類快速讀取大量信息,但是會讓眼睛細胞非常疲勞。因爲過去眼睛用不着讀取這麼多信息。而虛腦也是如此,大腦高度興奮思考,會讓碳基大腦非常疲憊。必須要勞動一段時間,就休息。

這就是人類自然進化出來碳基身軀的侷限性。現在大家意志都非常強,強到了,大家發現碳基身軀不夠用了。如果用力過猛就會發生不可逆的損害。

李宏星傳輸了一個網址給謝雲,謝雲點開了網址,一個投影垂在二人之間,這上面是以人類的眼部器官結構爲主。闡述了用胚胎幹細胞培育出眼睛細胞,在納米材料的架構下形成人造眼睛的技術。

暴君,從了本仙吧 李宏星說道:“這是目前的新技術?”

謝雲看了看這個科技介紹,說道:“畢竟還沒有出來不是嗎?”

李宏星指了指技術下面標註的啓迪公司說道:“技術以及出來了。這個李啓我認得,我申請了這一輪技術的試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