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指尖輕點,其中一張便飄到了他的手中。

葉不朽將它遞給火冢宗主,

「這是驅除戾氣的符咒,拿著他去觸碰匕首就可以征服它了。」

「多謝前輩。」

火冢接過符咒。

右手拿著符咒輕輕地觸碰了一下神簽匕首,果然沒有反應了。

他將匕首完全拿起。

這裡有一個機關口。火冢發現一個按鈕,好奇地按下去。

在他按下去的瞬間,匕首產生劇烈的顫抖,它身邊的利刃忽然轉變為鋸齒的形狀,整個身子如同電鋸一般顫動。

火冢又按了一下按鈕,顫抖停止,在神簽最中間的部分射出來一發暗器。

是白色的毒藥。

這個武器裡面竟然可以藏毒!

眾人皆震驚了,火冢再次按了一下按鈕。

這一次也是暗器,名副其實的暗器,

是將利刃邊緣的鋸齒變成了發射器猛地向外射出一種小針樣子的暗器,又細又短的暗器在空中的辨識度很低,可以在上一個暗器使用完后再來一發出其不意。

火冢震撼了,這麼小的東西裡面竟然暗藏如此玄機!

他將這個偽仙器的玄機已經掌握清楚。滿心歡喜地再次向著葉不朽施禮道謝。

盧布上前略有些急迫地問道,

「前輩,不知剛才說的租地可否讓我們過目一下。」

葉不朽心裡一樂,你還挺著急,不過有錢賺誰不賺呢。

他掏出棋盤,在上面搜尋了一下,指著火嵐宗旁邊的一個相對較小的山峰說道。

「考慮到你們家族的人較少,所以先用這個容身吧,若果有什麼不方便的,儘管來找我商量就好了。」

「多謝前輩」盧布等著就是這句話。

得到一個隱世高人的保護,遠比這塊五百萬靈石的地方值錢多了。

更何況現在世界動蕩不堪,縱使他家是第一家族,也難免遭受禍患。

葉不朽和他簽字畫押后從他的手中拿過五百萬靈石。

這樣的生意多做幾樣才好呢。

「對了,」葉不朽指著地上面的水晶球碎片問火冢,「這些你們還需要嗎?」

火冢望了一眼地上晶瑩剔透的水晶碎片,雖說它的形狀已經被打破,可那股靈力尚存,若是用它的殘殼做一個工藝品,展示在宗門口那最合適不過了。

不過火冢也學聰明了,既然前輩刻意發問了,那麼一定有他的道理。

難不成前輩想要這些水晶?

以前輩的性格,這些水晶碎片一定對前輩有益他才會開口的。

他當然不能為了自己的一時貪慾而破壞前輩的計謀。

更何況這還是在前輩給的山中發現的,理應屬於前輩!

「這些水晶已經成碎片了,我們就算要了用處也不大,不如留給前輩吧。」火冢跟著關三觀學滑溜了。 第1277章

宗政御直接靠在他懷裡的人抱了起來,朝外面走去。

「還沒刷牙。」

走到客廳,慕安安忙抓緊男人袖子。

「吃完在刷。」

「不要,臟。」

慕安安剛抗議,人就被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

七爺站在面前,挑起她的下顎,低頭吻住。

「好了,乾淨了。」他在耳邊故意說。

她真的招架不住這個男人。

這一刻,慕安安你是懊惱的。

她覺得自己很不爭氣。

窺視這麼多年的男人,這個時候應該直接反過來,把他按到牆壁上各種調戲。

但現實……

慕安安一抬頭,跟男人目光對視,就完全沒了脾氣。

「我去刷牙,你阻止我就扣分。」

她現在就只剩下這個招數了。

把宗政御推開,就趕緊躲到洗手間去了。

在刷牙的時候,慕安安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不行。

這樣下去一定不行。

太不受撩了。

慕安安盯著鏡子里的自己。

下一次一定要翻身,把這男人撩傻逼了才可以。

心裡下了決定,慕安安就想行動起來。

可是發現沒帶手機。

畢竟有什麼辦法,百度一下,她就能知道千千萬。

慕安安刷完牙走出去的時候,直接去了卧室去拿手機。

正想回洗手間,七爺直接上前一步堵住了他的路,「吃飯了。」

「去下廁所。」慕安安說,「就……姨媽好像來了。」

她隨便找了一個借口。

結果面前男人不但沒有讓開,反而笑了起來,朝慕安安逼近一步。

慕安安本能後退。

「是嗎?」他說,「我看看?」

「流氓呢你!」慕安安罵人。

「畢竟有人不誠實,騙了一次了。」

「反正,你別管!」

慕安安找不到理由,乾脆撒潑,把七爺推開,就躲到洗手間去了。

她把馬桶蓋按下,人坐在上面。

按著手機點開瀏覽器的時候,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到應該搜索的標題是什麼。

慕安安用食指敲著屏幕。

最後試探性的輸入一行字:如何讓男票喜歡?

一點搜索,各種資料呈現出來。

慕安安看著臉都燒了起來。

感覺這些都太明目張胆了,她跟七爺現在還沒完全怎樣,他還是負數的階段。

而且,慕安安挺享受這種,被他追著哄著的感覺。

尤其是每次都要扣分,這個男人真的為了讓她加分,開始頭疼的時候,就很爽。

她追逐了他八年。

八年期間,小心翼翼。

心酸過,疼過,想放棄過,卻更堅定喜歡他。

這種情緒,只有真正付出八年喜歡的人,才能明白。

現在他追著哄著自己,內心既有興奮,享受,同時也有一點點不真切的害怕。

而在慕安安點著點著,突然找到了一個帖子,眼睛瞪大了起來。 江南曦雖然有心理準備,也被謝穎穎的話給驚到了。

她有些看不懂謝穎穎了,她到底要什麼?

「為什麼?」

謝穎穎很平靜地說:「你一直說你哥會醒過來,其實你也沒有很大的把握,不是嗎?」

「不,我有把握,我哥一定會醒過來的!」

江小狼說了,他看到了江南晨醒過來的樣子,他的預言,從來沒有失誤過。

「好,就算是能醒過來,時間也不能確定吧?」謝穎穎說道。

江南曦沉默了,這個她的確沒有把握。

「你是醫生,你應該知道,深度昏迷,對人體傷害很大的,好多機能會減退。」謝穎穎又說。

江南曦承認,她說的是事實。她之所以每天給哥哥做針灸和按摩,就是在刺激他的穴位,讓他的機體保持活性。

但是一些損傷,還是不可避免的。

謝穎穎知道自己說中了,就繼續說:「萬一你哥幾年醒不過來呢?你得給他留個后吧?」

江南曦又是一怔,她從沒想過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