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地方搶,陽間不盛產這種東西!」楊風遺憾的聳聳肩膀。

「三根不能再多了。」

「三根不行,十根!」

「不可能就三根!」

兩人坐在一起開始過價還價吵得臉紅脖子粗,最後潤魂香的數量確定了。

每個月四根,僅限於楊風幫助他幹事的這年內提供。

三年的期限三年時間結束之後,大家各走各的。

「判官這代價是不是大了點?」

每個月四根潤魂香黑白無常那叫一個羨慕如果他們有四根潤魂香實力肯定更上一個等級,實力提升就意味著地位也會相對的跟著提升。

韓城暖戀 「那你去負責超度那些因為戰爭而死,怨氣很深的冤魂我每個月給你四根潤魂香。」

蕭判官白了他們一眼要是你們能做到我幹嘛浪費那麼多表情?

「額?」

黑白無常亞口無言他們確實做不到,因為這不歸他們管,並且戰爭含怨恨而死的人尋常鬼差根本搞不定他們。

這需要人間的鬼差才行目前為止活著的人,有鬼差身份的太稀少。

比大熊貓還稀有楊風又是實力最強的那一個,蕭判官最終只能找他幫忙不然等最終統計的時候他會很丟面子。

判官權利是很大,但地府那麼大可不僅只有一位判官並且他們之間的競爭力度很大,不然蕭判官哪會那麼和顏悅色的和楊風拉近關係不惜拿出潤魂香出來當報酬。

換成別人估計會覺得受寵若驚,偏偏楊風不吃這一套拿點實際的東西出來。

地府內的好東西很多但大部分都是陽人沒辦法使用的這才是蕭判官最無奈的地方別人聽到增加陰德,陰德積累速度變快,絕對要樂死。

而楊風呢這只是基本條件!

別拿什麼扣陰德和消了我鬼差身份來威脅我不然大家一拍西散各自玩各自的,他楊風修鍊又不是全部依賴陰德他依賴的是系統。

否則在末法時代別說成就天師,就是人師都困難。

「沒想到陰德還能削弱老天爺對修道之人的限制和懲罰,果然是好東西。」

以前楊風對陰德的用處了解不多九叔自己也不大清楚,他積累陰德的速度比起楊風來說慢了很多,這次楊風趁著和判宮討價還價的時候弄清楚了陰德的妙用。

增加修鍊速度?你若是覺得陰德只有這種用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修道之人本就在逆天改命不僅僅是人就連妖、鬼、殭屍地不例外,人雖然壽命短暫但修鍊起來速度很快遠超其他種族。

並且突破的時候,難度比其他種族輕鬆很多。

特別是到了大境界的時候,不知道多少妖魔鬼怪怕死了這大境界突破既希望自己變得更強,又害怕大境界突破的雷劫,擔心自己會萬劫不復。

楊風積累的陰德越多度過大境界的難度越低,當然這個消息他是剛剛才知道的。

下一次突破就是大境界了?不知道突破后實力能增強多少。

這次來地府沒白來看來以後可以找蕭判官談談心才行,比起陰間完整的修鍊道路、完整的等級劃分陽間的一切都是模糊的,現在的楊風完全就是在摸石為過河自己拆騰。

「大境界希望不要讓自己失望才好。」

扛起大箱子楊風繼續趕路,他決定將東西送到香江去然後再回來做事。

三年時間也不算很長每個月四根潤魂香不知道能讓小麗達到什麼境界,還有二哈也可以沾沾邊跟著享享福。

內陸亂成一團,香江還是很安穩、現階段小鬼子還沒有對香江動手的意思。

直到無數的物資從香江運送到內陸去,惹得小鬼子忍無可忍才開始動手。

不過那已經是幾年後的事情了到時候自己剛好結束了和蕭判官的約定時間能鎮守在家裡小鬼子攻佔了香江,做出了不少人神共憤的事情楊風可不想自己大後方失火。

豪娶腹黑新妻 將錢運送到了香江,楊風的財富值又增加不少雖然支出也很大但收入肯定比支出多的多更別說還有不少錢根本沒動過留著以防萬一。

等戰爭結束后局勢穩定下來楊風將錢購買成土地,一些年後他絕對能成為一個隱形富豪。

「唉,冤有頭,債有主若是不能報仇你們還是乖乖回去投胎來的好。」

每個月四根潤魂香不是那麼好拿的,楊風就像是一個陀螺在各地來回奔波超度各種因為戰爭死去的冤魂順道擊殺一些找死的東西積累一些功德。

一路走來楊風不知道自己到底超度了多少冤魂,當然也殺了不少厲鬼。

那些厲鬼可惜控制不住自己,對倭國人下手也罷了楊風對此是支持的但對自己人出手就不對了、面對這種情況,楊風只能收了對方。

因為戰爭而死的人想超度很不容易,特別是軍人數量越龐大,難度越高。

楊風永遠忘不了金陵之痛,這是整個國家所有人心裡的痛。

無數孤魂野鬼就算是大白天,整座城市都處於陰森森的處境之中三十萬人遭到屠殺直接將金陵變成了一座黑夜之中的修羅場。

灑下大把靈符楊風將周邊的冤魂超度。

「我們真的不去?」

「誰發起的號令誰去對付那幾隻鬼王,而且這幾隻鬼王又沒有濫殺無辜,倭國人能算是人嗎?」

楊風沒想到會在金陵碰到秋生更讓人感到好笑的是金陵出現幾隻可怕的鬼王,實力強悍,殺死了不少倭國人然後有幾個傢伙蹦了出來發起號召力召喚大批同道中人來對付這幾隻鬼王。

「這群畜生當然不是人了但放任下去,我怕會鬧出事。」

秋生有些擔憂這幾隻鬼王殺倭國人就算了發狂的時候一些普通人也因此遭殃。

楊風笑了笑將手裡的符紙全部撒出去笑道:「我可是來超度亡魂的,不是來殺鬼王的,還是那句話誰發起的號令誰去殺,我楊風不管。」

這幾隻鬼王還是蠻厲害的倭寇一方的一位巫師和一位陰陽師都死在了其中一隻鬼王手裡。

「你若是想去,那就趁早,晚了可就趕不上了。」

你們這些人想的什麼難道我還不知道?收了倭國人不少錢吧,還是被威脅了?

簡直笑話!

楊風是茅山天師想找他幫忙的人太多太多,可惜楊風行蹤飄忽不定,誰都找不到他這次碰到秋生還是個意外。

「我怎麼可能去幫忙,只是路過而已我倒是希望這幾隻鬼王多弄死一點小鬼子。」秋生恨恨的說道。

「那就行了,我先走一步。」

一群被蠱惑的人想去殺鬼王,楊風只能呵呵一笑,你們想去找死誰攔得住?

兩天後的夜晚金陵很熱鬧死了大批的倭寇和一些因為各種原因去殺鬼王的人楊風對此一笑而過,他甚至沒有去收了那幾隻鬼王的想法,在金陵超度了一定數量的冤魂后就選擇離開。

……

亞洲戰場遲遲沒有穩固倭寇的矛頭對準米國舉世聞名的珍珠港偷襲一事傳遍了整個世界。

在珍珠港遭到偷襲的當天倭寇開始攻打香江整個香江徹底亂成一團。

「沒想到這小倭國竟然真的敢攻打香江!」

「姑爺難道倭國人斷了老百姓的糧食?」

在倭寇開始攻扛香江之前楊風回到了香江讓中叔和家裡的傭人修建了幾個地窖儲存了不少糧食。

在所有人看來倭寇都不大可能攻打香江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香江只堅持了十幾天就舉手投降。

大不列顛國在歐洲戰場面對的敵人可是有最強王者之稱的德意志帝國,根本沒有過多的兵力和精力來管香江這一塊殖民地。

「倭國人什麼事做不出來?」楊風將手裡的報紙放在桌子上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們所有人都不要隨便離開家裡需要什麼。我會想辦法。」

隨著香江被佔領小鬼子開始限制香江人不準使用港幣不然是犯法的,軍票才是唯一的通用貨幣,並且數額不斷在膨脹。

這幾年時間餓死了不少人,也有無數的人慘死冤死。

獨家佔愛:總裁別欺人 為了家裡的人不出意外楊風只能讓他們盡量的呆在家裡,在房子周圍布置一個迷惑所用的陣法保證自己不受到影響,然後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這是楊風的底線,他不是神仙不可能將小鬼子都滅了也不可能將所有人都解救於水深火熱之中。

「師父。難道我們去香江的話,就真的可以對付那殭屍王玄魁了嗎?」

前往香江的途中阿帆用手擋扇子使勁扇著風希望能以此將熱氣給驅散一路從北邊下來,第一次來到這麼熱的地方阿帆有點受不了香江的天氣。

「不一定。」

毛小方想了一下搖搖頭,其實他心裡也沒底但是玄魁跑到了香江,他只能追過去順便看看楊風能否幫助他一起對付這殭屍王玄魁。

楊風是否會出手毛小方不敢肯定,當初楊風可是拒絕了馬丹娜一起對付將臣過去了,誰都不敢保證一個人在這些年之中會不會改變。

楊風為何不肯定對付將臣毛小方不知道,也想不明白難道就是因為將臣實力很強?

「玄魁跑到了香江我們只能跟過去尋找他,師父順便想看看當初的一位朋友還是否能找到若是能找到他,或許對我們尋找玄魁有幫助。」

「師父你在香江還有熟人了我怎麼沒聽你說過。」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對於自己這個小徒弟毛小方有些無奈,三個弟子阿海比較愚鈍,阿初天資不錯就是心思不放在正途上最後收下的阿帆就喜歡折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師父,你這個朋友是個什麼樣的人?這些年來都沒聽師父你提及過。」

阿帆表示很好奇按道理來說是朋友關係的話,師父應該會有提及才對,可是他從來都沒有聽師父說過。

毛小方遲鈍了一下發現自己還真不好去形容楊風是個什麼樣的人,想了想組織了一下語言才說道:「是一個實力很強的道友。很年輕手腕也強,就是有時候做事讓師父看不懂。」 比起其他人楊風這種忽泠忽熱的性格,讓毛小方很糾結。

當然,不是說楊風是歪邪道,而是說楊風的做事風格,有時候正氣浩然,讓人敬佩,有時候吧又覺得很小氣特別是有人得罪他的時候。

「還有……」停下腳步毛小方沒好氣的對阿帆說道:「難道朋友要一直掛在嘴上,才是朋友?」

阿帆嘻嘻一笑沒有在意師父的話。好奇問道:

「師父,真的很強嗎?難道比你還厲害?」

「你懂什麼。」毛小方表情有些不自然抬頭看著天空背著手說道,「少廢話,快走吧,別人能一把捏死你師父。」

一把捏死嚴格的來說真不是夢話,毛小方會的大多數道術,楊風都能輕易破開山而其他方面毛小方又不是楊風的對手,兩個人若是鬥法的話毛小方很快就會被破。

就知道嚇唬我!

阿帆顯然不相信這話,毛小方也沒有過多解釋,師徒倆一起來到了香江。

找了一家酒店住下途中還發生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阿帆貪便宜買了一頂倭國人的帽子結果被一個女鬼當做漢奸想殺了他,誤打誤撞最後師徒倆決定幫這個女鬼找自己的丈夫。

「師父這要怎麼找啊。」

當毛小方拿著當年的地址來尋找楊風,可惜怎麼都找不到。

甚至當年的房子都已經被拆了,很明顯楊風搬走了。

而一直沒有和楊風有過聯絡的毛小方,自然不知道他搬去了什麼地方。

「先回去吧,相信以他的能力道場肯定會很出名才對我們找人問問。」

將手裡的紙收起來毛小方嘆了口氣,帶著阿帆回酒店。

「你好。我想問一下香江有什麼比較出名的道士,或是道堂什麼的。」

回到酒店毛小方正好碰到酒店老闆,就拉住他打算詢問一下,看是否能找到楊風的地址。

「道士?道堂?」老闆愣了一下,幾秒后恍然大悟,笑道:「你早說嘛,我還以為你找什麼呢,去十姐妹堂找好了。十姐妹堂的堂主可是很厲害的,在周圍名聲顯赫很受大家的歡迎。」

十姐妹堂這是什麼鬼?

殭屍寶寶:爹地,媽咪出軌了 毛小方一臉懵逼,看這名字似乎是個十個女人組建而成的道場,什麼門派竟然跑出來這麼多的女道士。

算了,明天去看看好了,說不準能從對方處得知楊風的消息也說不定。

毫無頭緒的毛小方不想錯過任何尋找楊風的機會,他真的很想殺了那頭殭屍王玄魁,他追了這殭屍王已經有好些年,現在玄魁來到了人口不少的香江若是處理不好會死很多人。

「那你知道抗日的東江游擊隊,最後去了哪裡嗎?」

「我怎麼知道。」

你有毛病吧,酒店老闆莫名其妙的看著毛小方說道:「誰都知道倭國人投降之後,東江游擊隊就回鄉下了,真是的。」

沒好氣的擺擺手,酒店老闆一臉不爽的離開了。

該死的提這些幹嘛不知道當初倭國人將我們害的有多慘嗎?

楊風確實搬家了當初的房子也被拆掉,毛小方自然找不到他的位置。

還不知道毛小方已經來到了香江,楊風正在幫人看風水。

「王老爺,已經可以了只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保證不會出任何問題但要注意時刻盯著最好派自己的親信的人過來盯梢,如果不小心這宅子的風水很容易被人破掉。」

「那太感謝楊道長了,楊道長我已經在酒店訂好了包房不如吃過飯再走吧。」王老爺熱情的邀請。

為了請楊風幫自己家看風水王老爺耗費了不少功夫,幾轉周折才請到楊風,現在自然想要和楊風多拉拉關係。

「吃飯就算了,王老爺將報酬送到我家來就行,我還有點事就不打擾了。」

楊風知道王老爺想請自己吃飯,是想拉近大家之間的關係可惜他真的沒時間,只能婉拒。

「這些有錢人出手真闊氣隨隨便便看看風水就能得那麼多錢。」

跟著楊風出來一起做事的小霜,像是一隻快樂的小蝴蝶圍著楊風打轉。

「我還記得爹幫鎮里的大戶看風水,結果就只有三十個大洋的報酬,真小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