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了,不等了!」

「蝦兵蟹將給我聽令,將這外邊的大網破去,將裡面的人給我提出來,一個一個的問少主的下落。」

「所有不知情或者撒謊者,直接吞吃了!」

敖天等了半個時辰,再也等不了了,朝一旁等候的蝦兵蟹將們吩咐道。

「是,統領!」

這群蝦兵蟹將都是臉色一喜,舉著手中鉗子朝著天羅地網中的宋真子等人插去。

「住手、住手!」

「我家盟主來了,我家盟主來了!」

「諸位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和咱盟主談,大家有事好商量嘛!」

宋真子等人眼見自己就要被這群蝦蟹給吃了,急忙開口道。

幸好宋真子眼尖,看到了剛剛從天上飛過來的石柱、寧龍臣等人。

「大人,您看中間那個人,就是他們背後的主使者。」鎮東天王一指一群人中的石柱,向敖天介紹道。

「哦?」

敖天順著鎮東天王手指的方向看去,這一眼好似定格了一般。

鎮東天王感受到敖天身上傳遞過來的那種劇烈情緒波動,心中也有些激動起來。

「好,好得很,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無論你們中誰將誰給弄死,對本王來說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鎮東天王看看飛過來的石柱一群人,又看看自己身邊的敖天大人,心中暗道。 「大哥,是宋真子他們!」

寧龍臣看到了一旁被困在天羅地網中的宋真子等人,向石柱說道。

「嗯!」

石柱微微點頭,上前來看向鎮東天王質問道:「原來是鎮東天王!不知天王困我盟友,將我找來,究竟所為何事?」

「呵,天盟盟主?」

「可不是我要你來,而是我身邊這位大人,有點事情想找你聊聊,問個清楚!」

鎮東天王站在一旁,將位置讓給了敖天大人。

星墜 「閣下是?」

石柱看著對方頭頂兩隻龍角,心中一動,皺眉問道。

「將你袖口中那條金龍喚出來,我有件事情想要找他確認一下!」

敖天目光定向了石柱袖口,那裡面趁睡著的正是小金。

找小金的?

石柱臉色一沉,莫非此人和小金有什麼過節不成?

「對不起,你找錯人了,我身上並沒有你要找的東西。」

「你身後那些人是我的朋友,還請閣下給我個面子,將我朋友放出來。」

石柱皺眉看向敖天,沉聲說道。

「哼!」

「昂~~~~~~~~~」

敖天冷哼一聲,口中發出一聲龍吟。

石柱急忙帶著寧龍臣快速後退,看向已經變化成巨龍的敖天。

此時的敖天已經現出了原形,變成一條白色的巨龍。

「昂」

「昂」

「昂」

~~~

~~~~~~

~~~~~~~~~

白龍居高臨下地看著下方石柱、寧龍臣二人,口中不斷發出陣陣龍吟。

此龍吟聲非常古怪,好似帶著某種節奏一般,像是在呼叫同伴。

「二弟,你可知道這白龍在幹什麼?」

不知為何,聽著白龍口中發出的奇怪叫聲,石柱就感覺到心中有些不舒服。

「不知道。」

「大哥,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救了宋真子他們,趕快離開吧。」

寧龍臣搖搖頭,開口說道。

「好。」

石柱點頭,正要出手。

名少的私有寶貝 就在這時,石柱袖口中一隻沉睡的小金忽然間醒了過來。

「昂~~~~~~~~~」

小金從石柱袖口中飛出來之後,就發出一聲興奮地龍吟,身體也快速變大為千丈之大。

金龍飛出,朝對面白龍撲了過去,二龍一追、一逃,很快就飛到了天上。

「這…」

什麼情況?

石柱眼睛一瞪,看著天上好似在嬉鬧中的兩龍,有些無語。

偏偏這關鍵時刻,自己的護身神獸居然跟著別的龍跑了?

關鍵對方還是一條公龍,這叫什麼事兒啊!

對面鎮東天王也是一臉懵X地看著天上白龍、金龍相互嬉戲的場面,眉頭緊皺起來。

「昂」

兩龍在天上玩耍了一會之後,就從天上飛了下來。

白龍敖天再度化為中年男子模樣,小金回到石柱身邊,變成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模樣。

「小金,你能夠變身了?」

石柱瞪眼看向旁邊這少年,一臉驚訝道。

「那當然,多虧了上次你的幫忙,我才能夠提前化為人形!」

「怎麼樣,我變成人形后的模樣俊不俊?」

少年小金看向石柱問道。

「…………」

「行了,別貧了。咱們來這裡,還有正事兒要干呢!」

石柱臉色微黑,看向小金說道。

「人族,多謝你這段時間對我家少主的照顧,只不過少主離開多日,必須要跟我回去一趟。」

敖天走上來,看了眼小金,然後對石柱說道。

「少主,什麼少主?」

「你說的可是他?」

石柱指了指旁邊小金,向敖天問道。

「不錯。站在你旁邊的這位,就是我家少主。」

敖天點點頭,看向小金恭敬道:「少主,主上派出大量龍族尋找你多日,還請您趕緊隨屬下趕回龍宮,與主上團聚吧!」

「不行。我在這裡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辦完,暫時不能跟你回去!」

「要回,你們自己回去!」

「還有,那邊那些人都是我朋友,將他們給放了!」

小金臉色一板,伸手一指宋真子等人,看向敖天說道。

「這…」

「少主,你這樣做,讓屬下很為難啊!」

「主上那裡,屬下也不好交代啊!」

「再說外邊人心險惡,哪有龍宮裡舒服!」

「屬下保證,只待少主您一成年,您說去哪裡屬下就跟到哪裡!」

敖天看向小金,一臉為難道。

「哼,上次就是聽了你們的鬼話,這才令我差點丟了小命。」

「這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了!」

小金冷哼一聲,看向石柱道:「現在有人想要將我搶回去了,你這個做主人的怎麼也不說句話!快說啊,趕緊將這煩人的傢伙趕走。」

「…………」

聽了半天,石柱算是明白了。

感情大哥這是給自己找了個很有背景的龍族啊!

瞧對面敖天一臉無奈地樣子,石柱就看出來小金在龍族內部背景有多深了。

煩人的傢伙?我真的有這麼讓人討厭嗎?

看著小金一臉嫌棄的樣子,敖天心中微微苦笑。

「你是誰?居然也敢做我東海東宮少主的主人?」

敖天臉色一沉,看向石柱質問道。

「大人,一定是這個傢伙誘騙少主對他認主。」

「少主年幼無知,一時上了人家的當,也是情有可原的!」

「趁現在,大人何不解決了此人,將少主直接帶走即刻!」

鎮東天王插足了進來,站在敖天身旁進言道。

敖天瞪了一眼鎮東天王,心中卻是思量起來:這個凡人所說的話也不無道理,只不過卻不能這麼急著來。

「少主,你也看到了!此人實力太弱,根本沒有力量保護你!為了您的安全,還是跟屬下回龍宮吧!否則,就休怪屬下不敬了!」

毒妃傾城:王爺碗裏來 敖天一臉殺氣地瞪了眼石柱之後,看向小金勸道。

這話的意思,是小金只要搖搖頭,對方就要將自己給殺了?

石柱看了眼對面敖天,心中微微皺眉。

一旁寧龍臣已經上前來,擋在了石柱面前,一臉警惕地看著對面敖天和鎮東天王。

就在石柱、寧龍臣有些警戒,小金一臉憤怒的時候,對面敖天忽然變卦了。

轟!

敖天忽然一掌抓向旁邊站著的鎮東天王,扣住了對方的一條手臂。

鎮東天王只要稍微一動,整條手臂就要被卸下來。

「大人,我可是站在你這邊的啊!」

鎮東天王看著自己肩膀上忽然出現的一隻龍爪,看向敖天叫道。

「什麼情況,剛才不是還挺親密的嗎?怎麼說變卦,就變卦了?」

一旁,天羅地網中的宋真子等人看著這一幕,都是瞪大了眼睛。

「哼,少主什麼身份,豈是你一個外人可以非議的!」

「我剛剛差點就著了你這個小人的道,做出惹少主生氣的事!」

敖天將鎮東天王死死扣在手中,看向小金問道:「少主,這個小人想要破壞屬下和您的關係,您說怎麼處置他?」

「主人,你說呢?」小金有些吃不準,看向石柱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