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皇身復甦了,他睜開了雙眸,身軀不再虛幻。但頭戴帝冠,像是人世間的帝皇。他一手指天,頓時,外界無數的碎石轟破了生命虛空,進入到了生命虛空中,貼在了他的身上!

他身上的碎石越來越多,最後,人皇身化為了一顆百丈大小的星辰,懸挂在九天上!

百丈大小的星辰,散發出星辰之光,凝聚十方塵埃於自身。撞向了衡言測,一下子將衡言測撞飛!

這是一幅驚心動魄的畫面,一尊真龍跨天,與中域小天帝廝殺,龍吟陣陣,生命虛空中,雷電轟鳴。而另外一個方向,一顆百丈大小的星辰像是流星,綻放星辰之光,硬生生的撞飛了衡言測。 第四百四十章鑄塔

劍一,小東皇,小白帝等人,齊齊殺來。

陸吾與上官墨苔紛紛出手,攔擊吳浩與小青帝。

陸吾可怕無雙,完整的祖血氣息擴散,他化為一尊山嶺大小的古獸,手持神斧,有開天闢地之勢。

「吞!」陸吾張開了大口,暴戾無比,一把抓住了神禽朱雀鳥,咬在了口中,硬生生的將之吞入到了腹中。

而上官墨苔,則是截斷一方天地,將吳浩困在了其中,一株梧桐木飛起,硬生生將他洞穿。

此地發生了混戰,中游也有不少的修為都蛻變完成,越過了巨弓山,向此地轟殺而來。

一尊上古神犼出現,吼動山河,奔跑間,轟向了洪錚。

「洪錚,我來助你!」洪不破的身軀出現,他蛻變的也很完整,生命層次雖然沒有提升,但也異常恐怖。

「天魔沸血功!」洪不破覺醒了本命神通,大吼一聲,身軀猛然瘦成了皮包骨。他身軀超過了一大半的血液飛了出來,化為一片血雨。一股熱浪衝天,將虛空燒的坍塌了。

每滴鮮血,都滾燙無比,能燒穿虛空,一大片覆蓋而下,化為了火海,硬生生將上古神犼覆蓋,而後熔煉成了爛泥!

「我也來助你。」滿頭金髮的洪銘出現了,他覺醒出了金鵬血脈,背負金翅,手持一根金色長藤,那也是他的血脈之一。長藤如同神鞭,延伸無限長,一下子洞穿了一個巨顱族的高手,將他穿在了長藤之上。

生命虛空漸漸的在裂開,有些不穩定了,即將要消失。

寶塔在這一瞬間,猛然的完整!

鑄造完成,一縷極顛神威時隱時現。這還不是真正的帝器,極顛神威也只有一縷,用完之後,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積累起來。但對於目前的洪錚來說,已經夠用了。

洪錚本體猛然睜開了雙眸,他一把將寶塔托在了手中。剎那間,電閃雷鳴,整個人神光沖霄,無邊的威視如同浪潮,鋪天蓋地的壓蓋整個生命虛空!

他身材頎長,頭髮披散,手拖神塔,極顛神威在漸漸的復甦,像是蓋世神王降世!

「極顛神威!」眾人心中均是一驚,猛然看向洪錚的本體。

「托塔天王洪錚!」眾人心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

「托塔天王!」

洪錚手拖神塔,神塔只有半尺高,通體黃金色。上面刻滿了玄奧的化為,一縷霧氣在漸漸的擴散。第一層中,盤坐了大日如來焰,第二層中,則是九幽魄,與當初的浮屠塔很是相似。

這神塔發出的威壓太恐怖,壓的天宇都要碎裂了。

「今日都留下。」洪錚眼中赤紅光芒漸漸的在出現,又開始要發瘋了一般。衡言測等人見狀,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走,他已經要發瘋了,而且他手中有帝器,要是打出極顛神威,今日我們都要交待在這裡。」

「走。」中域小天帝也是如此認同,身軀一躍,頓時消失在了天際盡頭。

洪錚對著中域小天帝與衡言測消失的地方,轟出了一掌。頓時,兩道金龍沖了出去,翱翔在天際,將衡言測與中域小天帝擊落!

但洪錚此刻的狀態卻越來越糟糕,元神上的赤紅色能量還沒有祛除。

「你們快點走,離開生命虛空!」洪錚對上官墨苔等人說道。

「可是你……」步雨溪已經恢復了傷勢,擔憂的看著洪錚。

洪錚面色漸漸的猙獰:「你到真凰門等著我……現在快走。」

「快走!」洪錚手托神塔,猙獰的吼道。而後,他單手擎住了人皇身,猛然一擲,頓時,將人皇身推入到了虛空中。人皇身漂浮進入到了虛空中,而後化為流星,融入到了一條星河中,消失不見。那裡有無數的星辰。

一座又一座傳送陣浮現,眾多修士跨入了上去,被傳送走。真龍身也跨入到了妙妍當初準備好的傳送陣中,消失在了虛空中。

洪錚的本體,開始徹底陷入到了瘋狂的境地中。

他打出了極顛神威,被他耗盡,雖然只有一縷,但也恐怖到了極致。

生命虛空頓時被擊穿,山河在破碎。

眾人都來到了外界,看著生命虛空中的洪錚,一個個臉上出現了震驚之色。裡面的山河在崩滅,洪錚像是一尊大魔,在其中吼動著,手中神塔放大,有山嶺一般大小,每次壓蓋之下,虛空都是在不斷的塌陷。

他在其中極盡釋放著,生命虛空不斷的碎裂。

「此人完蛋了,已經發瘋了!」

「嘿嘿,大快人心啊。」

「他再強又怎麼樣,最終還不是成為了一個瘋子?」

洪不破等人擔憂的看著洪錚:「糟糕。」

「這種赤紅色的能量根本無解。」洪十一郎說道。

生命虛空漸漸的在湮滅,可以看到裡面的洪錚完全陷入到了狂暴狀態,原始真身已經達到了兩百米高大小。在裡面舒展著身軀,極致孕骨路可怕無雙,他肉身強度無人能及。虛空在他的一抓之下,都是不斷的扭曲。他就像是一尊大魔,正在毀天滅地!

半個時辰之後,生命虛空完全的崩滅了,消失在了虛空中,此次的生命大進化結束了。而洪錚的身軀,則是淹沒在了其中,消失不見。

離生命大進化,已經過去了一個月的時間,妙妍已經陷入到了無比焦急的狀態中。出雲古國就快要開啟了,到時候各大門派中的人會派出法相進入到這裡。

但洪錚到現在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

另一處龍谷中,真龍神匍匐在那裡,已經陷入到了昏迷的狀態中。人皇身也被洪錚推入到了星河中,落入到了一處繁華的星空中。這處星空,是東荒之人開闢出來的。有生命的星辰只有那麼十幾顆,並不是很大,星河宮就坐落在其中的一顆星辰上。

星河宮當年出現過一個驚才絕艷的宮主,名叫星河郡主。萬年前通天骨路一戰,星河郡主隕落,隨後轉世,化為了司徒洛馨。 第四百四十一章托塔天王

人皇身在無垠的虛空中沉浮著,宇宙塵埃靠近了它之後,都被吸入到了上面。偶爾也有隕石撞在了那個只有百丈大小的星辰上,也是化為了齏粉,隨後被這顆星辰吸收。人皇身漸漸在擴大,速度很慢。它緩緩的飄入到了星河宮的範圍內。

這樣的星辰與隕石,在星河宮內,沒有一千萬顆,也有八百萬,所有沒有引起任何人的警惕與懷疑。司徒洛馨盤坐在一顆隕石上,正在截取漫天的星辰之力,與人皇身化為的星辰擦肩而過。

司徒洛馨掃了一眼,眼中有些疑惑。不知道為什麼,這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隕石,讓她覺得有點熟悉。她落入到了上面,探查了許久,也沒有發現什麼,隨後疑惑的走開。

東荒,鼎天城,這裡是鼎天古教所掌控的城池。最近幾天,城裡來了一個瘋子,在鼎天古城內瞎逛著。瘋瘋傻傻,披頭散髮,衣衫襤褸。頭髮遮擋住了臉龐,沒有人能看清楚他的真容。

這個瘋子跟其他人不太一樣,也不乞討不說話,就是瞎逛。誰也不知道他從哪裡來的,也不知道他將要去什麼地方。

但是他有一個愛好,就喜歡坐在張雲倫所開的酒樓之頂,怔怔的看著天空。

網游之風華若逸 張雲倫是一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修士,四十歲的年紀。身材不高,很是瘦小。跨入孕骨無望,便開了這所酒樓。因為他廚藝很不錯,所以生意也還可以。修士雖然不需要吃飯,但口舌之欲還在,也經常有一些修士喜歡在這裡聚在一起。

這幾日,酒樓內的生意很是火爆。因為來了一個說書人,幾乎什麼都知曉。說書人是個老者,身穿一身青衫,精神矍鑠。

他盤坐在一張桌子上,口若懸河:「昨日講到了生命大進化。」

「對啊,就是生命大進化,我們都沒見過,你仔細跟我們說說。」

「放心,只要說的好,賞錢一定有。」

眾多修士紛紛開口,都是一些修為低下的修士。如果不是這個說書人,他們可能連知曉生命大進化的資格都沒有。自從前幾日聽說書人講完之後,一個個都很興奮。

幾個修士紛紛甩了幾個晶石,扔在了桌子上,說書人喜笑顏開,揣進了懷裡。

「說道生命大進化,就不得不提一個人。」說書人說道,呷了一口上等的茶水,「還是沒有仙雨茗好喝。」

「快啊,別賣關子了。」

「是啊,趕緊說。」

就連張雲倫也被吸引了,靠在一根柱子上,看著說書人,喊了一聲:「小五,給先生炒兩個下酒菜。」

說書人哈哈一笑:「生命大進化中,獲益最大的,就是一個叫洪錚的人。此人是個傳奇,原先只是一個世家弟子,比你我等人的身份修為都高不了多少。但是,他生猛的一逼。在生命虛空中,拉弓九次。與衡言測,中域小天帝等人發生了大戰。」

「他一個人,就將那些頂尖年輕高手全部的擊退。沒有一人是他的對手,你們是沒見到那一戰,可以稱為驚世一戰啊。」

說書人口若懸河,說到精彩處,一拍手中的驚堂木。眾人的心神都是被吸引,感覺自己化為了洪錚。

「一化為三,一身為真龍,一身為人皇,果然可怕。」

「普通的世家弟子殺到這一步,簡直就是我等的楷模。」

「那最後洪錚去哪裡了?」

眾多聽客問到。

說書人故作沉思,要站起身來,作勢欲走。

「老先生,別走啊。」

「再說幾段啊。」

「接著說啊。」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來,有賞,快賞!」

說書人這才坐了下來,接著說道:「但是他在大峽谷中沾染了一種能讓人發瘋的赤紅色能量,現在已經瘋了。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不過以我的估計,他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出雲古國內!」

眾多修士均是以愣,出雲古國是什麼地方,他們都沒有聽說過。但也有人知曉,開始反對:「開什麼玩笑,出雲古國雖然近日就要開啟,但跟洪錚有什麼關係?而且,他好像也進不去啊。」

說書人臉上出現了神秘的笑容:「看著吧。」

正說著,一個瘋瘋傻傻的人走進了酒樓,一言不發,順著樓梯,走上二樓,而後又攀登到了樓頂上。

「這小瘋子又來了,也不知道每天看著天空在思索著些什麼。」

「哈哈哈,這瘋子莫不是洪錚吧。」

「怎麼可能是洪錚,他就算是瘋了,也應該是王者之姿。」

誰也沒有看到,說書人眼中出現了詭異之色。

就在此時,門口進來了幾人,一個個氣度不凡,修為恐怖。眾人見狀,頓時噤若寒蟬,一個個不敢大聲說話了。張雲倫的臉上更是出現了憤怒與驚恐之色。

「張三,快點滾過來。」一個年輕人趾高氣昂的喝道。他冷眼掃了一眼眾人,眼中出現了譏諷之色,「一群廢物,還聽故事。」

眾人均是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都認出了此人的身份。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鼎天古教的六長老的孫兒,修為也不凡,是一個天寵。

張雲倫顫抖著走過去:「何……何公子。」

何立勤一巴掌拍在張雲倫的腦袋上:「把人全部趕出去,酒樓今天我包了,趕緊給我弄幾個精緻的菜肴。 鳳女之傾城醫后 什麼蛟龍筋,朱雀翅,神鱷脆骨。弄出來這個月的例錢不收了,要弄不出來,今日我砸了這裡。」

張雲倫面帶苦笑之色:「何公子,這些……這些我哪裡能弄到?」

何立勤先是看了眾人一眼:「還不快滾出去,我的心上人馬上就要來,你們擋在這裡,污染了她的眼睛!」

正說著,兩個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過來。其中一人雙眸中蘊含了靈氣,古靈精怪的。另外一人與她的面貌相似,但一臉的驕橫之色。

如果洪錚還未發瘋,一定認得她是誰。其中一個,正是千秋桑榆!

站在千秋桑榆身邊的女子滿臉的驕橫,看了一眼酒樓內,臉上出現了厭惡之色:「這麼多人,姐姐,我們還是走吧。」

「落音,將就將就吧。」千秋桑榆說道,看了一眼何立勤,心中嘆息一聲。家族內的意思是今天來陪著族妹來與何立勤談論聯姻之事。在她看來,這個何立勤與洪家第九郎君都是一樣的貨色,眼高於頂,目中無人,狂妄自大。 第四百四十二章行蹤初露

千秋落音一臉嫌棄的表情,隨後將目光注視在了何立勤的身上,有些不滿。何立勤的修為與洪九郎差不多,但名氣遠遠不及洪九郎。

「我不想將就。」千秋落音說道。

何立勤急了,渾身的氣勢擴散,喝道:「都不快滾!別逼老子殺人。」

他身後的幾個狐朋狗友擴散出靈體大境的修為,壓蓋向眾人。眾人頓時作鳥獸散,不想惹事,趕緊出了酒樓。

何立勤一把掐住了張雲倫的脖子,將他舉在了虛空中:「聽說你曾經燒出一手神禽骨髓湯,驚艷了鼎天古城,現在趕緊給我燒一個,否則我撕碎你。」

張雲倫呼吸都急促起來,臉色漲紅,說道:「何公子,那種食材,千年難得一次。我活了幾十年,也只遇到過一次,現在根本弄不到神禽骨啊。」

何立勤眼眸冰冷:「我不管。」

「先坐吧。」千秋落音懶洋洋的說道,徑直向二樓走去,然後就傳出了她的尖叫,「啊,樓頂怎麼還有一個人?」

「而且還是一個瘋子,桑榆姐,我們走!」千秋落音一臉的厭惡之色,氣急敗壞的看向何立勤與張雲倫。

何立勤一聽,頓時大怒。身後的五六個年輕人紛紛衝上了酒樓,釋放出了殺機。透過二樓的天窗,果然看到一個人坐在酒樓的頂端上。披頭散髮,衣衫襤褸,口中念念有詞。

「殺了他。」何立勤說道。

張雲倫有些於心不忍,急忙說道:「何公子,別衝動,我這就去勸他走,這就去。」

何立勤猛然轉身,一掌轟在了張雲倫的胸膛,將他轟飛:「張三,你沒資格跟我這樣講條件。」

外面圍觀的眾人一個個義憤填膺,敢怒不敢言。

張雲倫小名張三,老實巴交的。但遇到何立勤,也算是倒了大霉。眾人眼中都是出現了無奈之色。

「張雲倫也是可憐,那瘋子今天估計活不下去了。」

「誰叫何立勤是鼎天古教的弟子?」

「哎,今天可能兩個人都會丟了性命。」

張雲倫倒在地上,渾身都是鮮血。這還是何立勤手下留情的結果,否則剛才那一掌,絕對能夠將他擊斃。

「膽子不小啊。」何立勤說道,而後歉意的看了千秋落音一眼,「落音,等我十息的時間。」

「給我解決乾淨,否則別想聯姻。」千秋落音說道,「真是髒了我的眼睛。」

千秋桑榆很是無奈:「有必要這樣嗎?」

千秋落音白眼一翻:「你當然覺得沒有必要,因為洪九郎從來都是說一不二,你跟了他,無人敢輕視你。我可不想嫁給一個窩囊廢。」

千秋桑榆苦笑:「我跟洪九郎,也正在商議退婚的事情,你知道的。」

何立勤為了顯示出自己的無敵氣概,帶著五六人,立刻衝上了二樓。

「何大哥無需動手,別髒了手,我們來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