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帆看著這頭巨大的蟾蜍,第一次生出一絲殺機。

畢竟這頭妖孽今天就已經吃掉了十八人,不知道往日還犯下過多大的殺孽。

「借你的斬妖劍一用!我將他斬殺之!」曹帆看著妖孽,氣不打一處來,他把右手伸向南玲玲。

南玲玲推開曹帆的右手說道:「曹帆哥莫要動怒,雖然它罪孽深重,可是他卻是一隻金蟾,傳說當中的金蟾。」

南玲玲馬上施展法術,這隻巨大蟾蜍身上的泥土、以及污垢全部被清除,他露出了本尊,正是一尊閃閃發光的金蟾。

曹帆之前看到的蟾蜍,就是一隻臟不拉幾的臭蛤蟆,現在他被眼前的景象徹底的迷花了眼,口裡喃喃自語說道:「家有金蟾,財源綿綿。得金蟾者必大富。金蟾佑蒼生。」

看著閃閃發光的金蟾,曹帆不相信傳說中代表「富貴吉祥」的金蟾會殺人,於是問南玲玲道:「它不是富貴和吉祥的代名詞么?怎會無故傷人奪命?」

「曹帆哥我猜測,這隻金蟾已經修鍊七八百年了。可能它的大限將至,才想出了吃人延續生命這種愚蠢的做法。想要知道真實的原因,唯有我們親自跟它談談?」南玲玲口中話未說完,就輕輕的的指了一下金蟾,這隻巨大的金蟾瞬間就從禁錮中解脫出來。

金蟾從禁錮中解脫出來以後,收回飄在外面猩紅舌頭,然後用巨大的雙眼對準曹帆和南玲玲,一股強大的妖氣從他的鼻孔噴出。四下的灰塵騰空而去,現場一時間陷入灰暗世界。

「兩個大膽人類,膽敢闖入我金蟾聖君的洞府,你們是嫌活膩了么!去死——」金蟾自稱金蟾聖君,它說話的同時將嘴巴里的舌頭吐了出來,這條舌頭長如彩帶一般,只要被這條舌頭捲住的人,絕對是有死無生。因為這條舌頭上盡然長了無數的倒刺,只要一沾上活物,活物就會被倒刺刺死。

超品神農 「混賬!膽敢在本星君面前稱聖君,小小妖孽,休要猖狂,我看你才是活膩了!」曹帆不怒自威,靈瞳開啟,一下子釋放出來的氣息,如天人般降臨,正好將灰暗世界變成有色世界。

金蟾聖君見曹帆發威,似乎這股氣息哪裡見過,他卻一時間想不起來了。他的舌頭仍舊掃向曹帆和南玲玲,這條恐怖的舌頭,吃過無數的生物,只要她卷中的獵物,他都會一口將其吞下去。

「曹帆哥!你說話似乎對他不管用,給你斬妖劍,滅了他吧。」南玲玲見金蟾聖君敬酒不吃吃罰酒,於是也就不留情面了。召喚出斬妖劍,親自遞到曹帆的右手上。

曹帆接過斬妖劍,金蟾聖君長長的舌頭已經卷了過來。

「本聖君送你們去見閻羅王!」金蟾聖君吐出此言,他這麼自信的原因只是因為他的舌頭不怕任何刀劍。

曹帆嘴角閃過一抹笑意,嘴裡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時遲那時快,斬妖劍爆發出一股人間沒有氣息,一股未曾見過的劍芒閃過,曹帆舉劍對著金蟾聖君的舌頭,就是一個橫劈,然後又是一個豎斬。

金蟾聖君的口中頓時一涼,一股超級刺痛傳至心海,他再度伸出舌頭時發現,他的長舌頭了已經被斬成兩段。

金蟾聖君爆發出慘烈的吼叫聲,然後身形一下子萎縮,變成小童般大小,一臉驚懼的看著,手拿著斬妖劍的曹帆,滿臉的恐怖震撼悔恨。

雖然金蟾聖君的舌頭被斬斷,卻並不妨礙他提出心裡最大的疑問:「這是什麼劍?」

「怕了是不是?知道後悔了是不是?那我告訴你這把劍的名字,他的名字叫做斬妖劍。」曹帆拿著劍非常威風的在金蟾聖君面前揮舞兩下,只是簡單的兩個動作,這把劍里卻透出無盡的殺伐之氣,還有一股金蟾聖君無法識別的氣息。

因為這股氣息,金蟾聖君目光里透露出驚恐的神情,被眼前這把劍和那股氣息生生的震撼了。

金蟾聖君反問:「你真是天上的神仙?」

「如假包換,要不要再試試這把劍的威力,可以免費讓你嘗嘗厲害。」曹帆調皮的說道。

「小妖不敢,小妖不敢,小妖不敢。」金蟾聖君很連說三句小妖不敢,他是真的很懼怕斬妖劍。他也很怕曹帆一劍斬過來。

金蟾聖君在此地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從來沒有懼怕過任何事物,今天他面對這把斬妖劍,心裡卻是真的沒譜,沒底,沒安全感。

看到曹帆調戲金蟾聖君,南玲玲笑意盈盈,她踱步走到金蟾聖君的身邊,出聲道:「我問你答,若有一句不實,當如此石!」

說話間的同時,另外一把斬魂劍突然出現在她的手中,見到這把斬魂劍,金蟾聖君很明顯的退後了兩步。然後南玲玲只是隨意的一劍斜劈,金蟾聖君身後一巨大鵝卵石被劈成兩半,然後化為飛灰。

鳳逆九天:一品毒妃傾天下 金蟾聖君被嚇得目光獃滯,不由閉緊了嘴巴,生怕剩下的半截舌頭也被割走。

金蟾聖君瘋狂點頭,很怕南玲玲一劍將他劈了,他發現眼前的這個女人似乎更為恐怖和無情,雖然他感受不到她的實力,卻心底本能很怕和她對視。

「介紹下自己?」南玲玲一問。

「我叫金蟾聖君,」他看了一眼走過來的曹帆,一時間立馬改口道:「我叫金蟾子,是一隻修鍊七百九十九年的蟾修,目前居住於金勝山金光洞,喏——」他指了一下身後的崖洞,然後又接著說道:「就是後面這座山洞。」

曹帆南玲玲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金勝山就是身後這座山,金光洞就是身後這個漆黑的崖洞,曹帆不滿意的提問:「金光洞,金光呢?」

金蟾聖君見曹帆不滿意這個回答立馬解釋:「兩位大神,勿要見疑,金光洞的金光自然在洞里。山洞裡面往下十丈的地方有一處金礦,白天這裡是看不到金光的,晚上才有金光從哪裡散發出來,這是真的。還有金光洞這個名字我取的,兩位大神覺得這個名字如何?」

曹帆聽見山洞裡有一處金礦時,渾身緊張,口乾舌燥,每個毛孔都張開,似乎他的心都要跳出來了,那可是金礦啊。曹帆掩飾心裡的慌張岔開話題,義正言辭道:「別跟我嬉皮笑臉——」

一本正經的曹帆這個回答,卻將金蟾聖君嚇出一身冷汗,不過接下來曹帆的口風卻突然一變,眼睛里冒出金光,欣喜的問道:「你說的金礦可是真的?」

金蟾聖君馬上點頭說道:「不敢欺騙兩位大神,山洞內確有金礦。」

曹帆再次確認這個消息,抑制不住心裡的悸動,開始擼起袖子挽起褲腿,準備闖進金光洞去。

南玲玲適時的咳嗽一聲,曹帆聽見這聲咳嗽,才恢復原形,將袖子和褲腿全部挽回來,這突然的一幕將南玲玲和金蟾聖君看得一臉舒適。

「你知道我們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南玲玲二問金蟾聖君。她問話的同時,眼神裡面出現了殺氣。

金蟾聖君修鍊如此漫長的歲月,眼力勁還是有的,他看向遠處兩個人類的身影,又看向那五台汽車的殘渣污血痕迹,他立馬就明白了過來。

「大神饒命!事出有因,請容小妖慢慢道來。」

曹帆想起之前死去的十多人,也是一臉陰沉下來。

「小妖修鍊七百九十九年,只差一年就到八百年了,只要邁過八百年我就成妖神了。可近日我得到地府傳信,讓我下個月初八之前前往地府報道,說我壽命已盡,不可再留戀世間美好。只差一年我就要成功了,為何上天會收走我的壽命?我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

「有一天我參加妖界的聚會,聽見了這麼一句話:生食人肉白骨可逆天改命,成為自己的妖生主宰!」

「聽到這個消息后,我的妖生出現轉機,所以我才開始設計怎麼合理的吃人。」

「直到這兩日小雨綿綿,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於是就發動了先天神功『山石訣』,引來了山石泥土的爆發,才會犯下了如此罪孽。萬望兩位大神體諒則個,畢竟小妖也是為了活命,請放過小妖這一次。」

見曹帆和南玲玲無動於衷,他又懇求道。

「請求兩位大神放過小妖,小妖願意當牛做馬來報達兩位的恩情。」

金蟾聖君以為自己的故事,會感動別人。南玲玲手裡還是拿著斬妖劍,在斬妖劍面前金蟾聖君很絕望,他偷偷的使用法力,默念山石訣的秘訣,然而並沒有任何山石泥土聽候他的差遣。

金蟾聖君渾身解數都還沒有使出來,就已經絕望,徹底放棄了掙扎。

南玲玲何等存在,她的封禁術就已經足夠對付金蟾聖君,饒是他心思再多,在她面前也只能趴著。

「你現在去金光洞內把所有的金礦都搬上來,敢耍花招!定讓你灰飛煙滅,天下從此後無金蟾聖君這號人。」南玲玲鐵血無情的說道,眼神里出現了一抹冷氣,似乎她能洞悉金蟾聖君的一切心思。

曹帆也是插了一句:「是生是死你自己抉擇?」

金蟾聖君不敢胡思亂想,直到這時他才發現了一些端倪,原來此地已經被什麼人禁錮了,四周沒有任何聲音,甚至是峽谷里湍急的流水聲都是隱身匿跡了。

金蟾聖君心底罵道:「可惡的狗男女!算本聖君今天倒血霉了。」

他轉身回金光洞,搬金礦去了。 金蟾聖君做夢也沒有想到他會有這麼狼狽的一天。

他想著只要度過這一劫,邁進八百歲的關口,他就可以修鍊成人形,可是地府差人卻告知他大限將至。

實際上他的實力已經來到了炁氣境大圓滿,差一絲機緣就邁入炁道境,可惜因為四十年前的一件事,他的修為卻一再擱淺停滯。

想起四十年前這件事,金蟾聖君就恨得牙痒痒,恨不得把人類全部消滅,全部吃掉。

金蟾聖君本尊此刻已經回到了金光洞內,他奮力一跳,就從洞口跳進了洞底。落入洞底后,他發現一件奇異的事情,他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覆蓋在他身上。而這股氣息,他已經感受出來了,正是金光洞外的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

這股氣息隨時跟著他而動,無所不在。也就是在四十年前,金蟾聖君修為來到炁氣境大圓滿的一百年之期,那天他窺探天機,發現了天有異象,而且自身炁氣充盈,就開始度妖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天劫。

「天雷劫。」

天雷劫是任何修鍊炁氣的修鍊者必須度過的劫難,成功者可以邁入炁道境,享受十萬年壽命。當然被天庭特赦的可以免除此劫。

那一天天降驚雷九十九道,每一道都可以撕裂天地,金蟾聖君已經接下了九十八道,就差一道天雷就步入炁道境,他站在金勝山的山頂,等待著最後一道天雷的到來。雖然接下九十八道天雷的他,已經遍體鱗傷,渾身血污,可勝利就在他眼前,他不能放棄。

於是他仰天長嘯,整個金勝山都是他得意的長嘯,畢竟他是蟾蜍,所以蟾蜍的叫聲在黑夜中並未引起世界的關注。而且金勝山當時人煙荒蕪,並沒有人居住。

不巧合的是,金勝山的半山腰正在進行一項偉大的工程,修建金勝山國道。

四十年前金勝山這座山是聯通廣華市和白水市的關鍵,只要修築好這條國道,兩地通行只需要兩個小時。要知道之前白水市的人前往廣華市,需要走上一天一夜。

在半山腰修築國道卻是無比艱難的事情,他變成了勢在必行的浩大工程。

金勝山國道的施工班組見天雷滾滾,已經劈了整整一天一夜,實在恐慌,於是就在天雷劈到晚間六點的時候,連夜趕工在項目部的大門口立了一跟巨大的避雷針。

一根長約五十米的巨大避雷針,立在金勝山國道施工項目組的場地中間。

還在項目部的門口打出了一個橫幅:「合理避雷,人人有責。」

可是在山頂的金蟾聖君卻不知道,他被天雷整整劈了一天一夜,卻不知道人類悄悄安裝了避雷針。

金蟾聖君此刻除了腦袋以外,下半身已經化為人形,只要捱過最後一個天雷,他就可以化形為人。他做好了飛升的打算,他苦苦守在此地數百年,就是為了這一天的到來。

第三天夜晚八時許,天上烏雲翻滾,傳說當中最兇悍最強大的第九十九道驚雷,如期而至。

金蟾聖君內心既豪邁又心奮,他的軀體雖然血污殘破,他將「山石訣」發揮出來。

他的身體又變成堅硬的石頭一塊,矗立在金勝山山頂最空闊的地方,這裡的空地是被天雷活生生劈出來的。

他迎接著此生最重要的時刻,只要過了這一關,他就可以變成真正的妖神,真正的金蟾聖君。

還沒有成為妖神,他就已經給自己想好了神號:「金蟾聖君。」

美夢即將來臨,他心底竟然規劃好了未來的道路。

第一件事是找一個真正的天鵝仙子,過上幸福的妖神生活,再生幾十個小金蟾,每人都許配一隻白白的天鵝仙子。第二件事是儘快進入炁元境,征服妖界,降服三清,征服三界,將整個天地主宰之。

立下如此宏偉大誓的金蟾聖君暗暗竊喜,然後對著那道天雷說道:「來吧!我的幸運天雷。」

第九十九道天雷聲勢無比的浩大,就如同一道白色的鐵鎖鏈,橫掛天際,整個世界照亮,這道白芒直接從九天之上劈了下來,雷聲震天響,白芒將黑暗全部照亮,聲勢浩大而且恐怖異常。

世間任何普通事物若被此雷劈中,輕則化為灰飛,重則煙消雲散。

這道天雷對準金勝山範圍,還有金勝山山頂的金蟾聖君,就要劈落在金蟾聖君的身上。

可當這道強悍無比的天雷,離金蟾聖君還有百米時,突然轉移了目標,直奔山腰而去。

那根尖細的避雷針,將這世間最強大的天雷引了過來,也將所有的白芒吸收,然後這道強悍的天雷劈中了避雷針,而後化為無形。這個世界又進入一遍黑暗,天空之上的烏雲也在消散。

山頂的金蟾聖君呆立當場,最後的一道天雷,竟然沒有劈中自己,他實在無法忍受,可他不得不宣稱他晉級失敗。

晉級失敗后,金蟾聖君異常狂暴,他白白的被天雷劈了九十八次,最後一次竟然沒有劈中他,卻結結實實的劈在了一根鐵器上。

一根人類的鐵器,可恨的鐵器,他對人類早就頗有微詞。

金蟾聖君萬念俱灰,怒氣翻騰,最終動了殺氣。

「為什麼是這種結果!可惡的人類!都去死吧!毀我炁道機緣!可恨!」

他運轉畢身功力,發動了「山石訣」中最強大的殺招海枯石爛。

只見金勝山上所有山石樹木都被他催動,傾斜而下,頓時將山腰處的金勝山國道施工項目部全部湮滅。

項目部近百人全部被活埋,無一活口。

這就是四十年前轟動世界的「金勝山山體滑坡慘案。」人類只認為是自然災害,不疑有他,這篇被揭過去四十年。

最後政府派軍隊親自修築此國道,才讓此國道順利竣工,而那百人的性命也成了一樁舊事,再也無人提及。

金蟾聖君發動這招后,身體的炁氣極度匱乏,渾身法力也喪失八成,他返回金光洞閉關了三十三年,才恢復了修為的七八成。

金蟾聖君恢復后,就又出關活動,他參加妖界大會時,聽其它妖修說七年後有一次天雷劫。

於是他又燃起了一線晉級的希望,可惜他卻收到了地府的大限通告。

「任何事情都在天道的規劃內。可我為什麼不能逆天而行?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妖神,主宰自己的人生。」

他開始瘋狂捕殺世間生靈,因為殺戮能使他解氣,最後他把手伸向了人類,只因為有一隻妖修說過:生食人肉白骨,可以逆天改命,成為自己的妖生主宰。

所以才有了今天這一幕,這也是他第一次殺人類,生吃人類,雖然他吃下去后覺得人頭確實好吃。世間任何生物,金蟾聖君給出了他心中的美味排名:人肉第一、魚肉第二、蛇肉第三、天鵝肉……呃,他還沒吃過。不過他肯定會吃的,畢竟他現在什麼都想吃。

可今天他第一次主動殺害人類,就遇到了曹帆南玲玲這等存在,除了自認倒霉,他覺得不該在大白天發難,這是他認為失敗的主要原因。

金蟾聖君回想起過去的故事,眼淚婆娑,就要潸然淚下,就在此時,他的身邊傳來一句話。

「愣著幹嘛!還不趕緊把金礦全部搬出來。」

此聲傳來的同時,他的心肝脾腎都被強大的氣息壓迫,將他周邊緊緊束縛,他想轉身都被不能。金蟾聖君眼前只有一條路。

那就是:搬取金礦這一條路。

他的炁氣無法釋放,法力也被束縛釋放不了,此刻他看著眼前金光燦燦的金礦,足足有一百多噸之巨。

這些金礦陪伴了他整整七百九十九年,他對這些金礦也是產生了一些感情。

金蟾聖君出生后就被洪水沖離家園,偶然來到此地,進入了山洞,發現了這座閃閃發光的金礦。

金蟾在這座山洞裡獲得了一張羊皮圖紙。這張羊皮圖紙就在金礦的左邊封推上,因為獲得了這張羊皮圖紙,他獲得了山石訣的秘訣,這一塊羊皮紙上面竟然是修鍊山石訣的圖片。

金蟾聖君跟著羊皮圖紙修鍊,照著圖上的動作,依樣畫葫蘆。

直到某天,他打通了炁氣穴修鍊法門天池穴,引炁氣入體。天池穴位於蟾蜍的腦門,打通這處命門之後,小金蟾一發不可收拾,開啟了靈智,擁有了思維;隨著他修為的加深,伴隨著日月成長,吸收天地間的清氣晨露,廣納炁氣,最終將山石訣修鍊至大成。

金蟾的實力也是大增,成為金勝山周邊最大的妖修,直到四十年前的渡劫,他才又一次跌落谷底。

看著眼前的金礦,金蟾聖君捨不得啊,可又必須忍痛割愛,他知道人類說的話:「識時務者為俊傑!」

他一口將金光洞所有的金礦全部吞進嘴巴,百噸金礦進入他的嘴巴,猶如無物。金蟾聖君憋屈,他的嘴巴吃過無數的美味,甚至連人肉都吃過,此刻卻用來搬金礦。 總裁的腹黑女 雖然他很想反擊,奈何全身乏力,周身的法力不知道去往何處了?他無可奈何,走到山洞底,縱身一躍的就躍上了金光洞。

跳上金光洞后,他來到洞口,將嘴裡的金礦一股腦的從嘴裡傾卸在洞口。

曹帆和南玲玲立馬退後幾十步,才躲過了被金礦埋下的危險。

曹帆一陣無語,對南玲玲說道:「這隻癩蛤蟆必須嚴懲才行! 爵少的麻辣愛妻 太囂張了。」

南玲玲嘴角一抹笑意,回復道:「金蟾從山洞出來,還想著復仇!肯定不能留他一命,他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金蟾聖君本以為突然的一擊可以將曹帆南玲玲活埋,可他卻失算了,畢竟他在南玲玲的封禁空間里,這裡她說了算。

將金礦全部吐出來以後,金蟾聖君立馬求饒道:「大神息怒,我剛剛太不小心了,你們沒事吧。」他見曹帆和南玲玲及時的躲避,沒有絲毫受傷,心知不妙,就勢全身趴在地上求饒。

南玲玲在空中,一步一步的走向金蟾聖君,嘴巴里只輕輕說出兩字:「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