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羅爾此言一出,別墅內的衆人,也紛紛停下了各自的動作,將目光投向了我和卡羅爾,一時間,整個別墅一樓,都被一種無形的沉默籠罩了起來…… 美杜莎一直保持中立,可是,卻突然和蕭香的狼人軍團達成了同盟,這一點,不僅我意外,我們整個神州隊,都意外!

美杜莎和蕭香達成同盟的背後,又隱藏了什麼祕密?

如果美杜莎軍團和狼人軍團達成同盟,那我有必要幫卡羅爾抵擋這次狙擊嗎?

別忘了,我們纔剛剛接受了人造戰士隊的挑戰!

而且,不僅僅是人造戰士隊,我相信,被打殘了的降頭師戰隊,還有營救降頭師戰隊的苦行僧戰隊,以及尚未進入教廷的天照軍團,都會是我們的敵人,如果我趟了這灘渾水,那我們所要面對的敵人,似乎更多了……

我靜靜的坐在沙發上,雖然我臉上的表情,沒有產生任何的變化,但我的腦細胞,卻是在瘋狂的燃燒着……

我沒有開口,卡羅爾自然也不好再開口催促我,而其他人,似乎根本就沒打算開口擾亂我的思緒,就彷彿,我的決定,就是他們的決定,不論我作出何等決定,整個神州隊,都會無條件的支持我,這,就是信任!

我足足沉吟了半晌,忽的,我輕笑了一聲,淡淡的望向了卡羅爾,輕言道:“你想讓我幫你們,在第二關,一起對抗美杜莎軍團和浪人軍團的同盟?”

“沒錯!”卡羅爾滿臉希冀的望着我,斬釘截鐵的說道:“如果,我們德庫拉家族與那兩支勢力硬碰硬,那麼,我們絕對會遭到重創,甚至,第二關,就是我們的盡頭!”

“卡羅爾!”我一邊說着,一邊緩緩的豎起了一根手指,一臉淡笑的對卡羅爾說道:“我,既然身爲神州隊的隊長,那我就要對神州隊的所有人負責,自然而然,我們整個團隊,是代表神州來參加世界靈戰,我,也要爲我背後的國家,負責,你懂我的意思嗎?”

“你的意思是……”卡羅爾沉思片刻,最終,他並沒有領會我的意思,當然,也有可能是這傢伙揣着明白裝糊塗!

“我的意思,很簡答……”我凜然一笑,話語中,甚至都透出了一股莫名的殺機,“我需要你給我一個理由,給我一個,值得讓我帶着整個神州隊,以及整個神州的希望,去和你一起發瘋的理由!”

我的話,說的已經很明顯了……

沒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這句話,在世界靈戰之中,簡直就是金玉良言!

如果有巨大的利益促使,我相信,就算是超能力戰隊想要與我合作,我都會同他們達成同盟,因爲,我來歐羅巴大陸的目的很命缺,查到牛頭,拿到白玉牌,以及,爲祖國奪取榮譽!

三個目標,只要有隊伍能開出同等價碼的利益或者承諾,那麼,我不介意同任何隊伍達成同盟,卡羅爾的吸血鬼軍團,也一樣,沒有利益,我怎麼可能會帶着大家去冒險?

這下子,卡羅爾算是聽懂了我的弦外之音了,當即,卡羅爾彷彿下定了某種決心那般,狠狠的咬了咬牙,表情肅穆的對我說道:“親愛的楚,我以德庫拉家族的榮耀起誓,只要神州隊能夠幫助德庫拉家族,掃平那羣該死的浪人,以及不知天高地厚的美杜莎,那麼,德庫拉家族將永遠將你,當成最珍視的朋友……並且,你可以對我們德庫拉家族提出三個條件,只要不是那種,將德庫拉家族帶入萬丈深淵的事情,我們德庫拉家族,都會全力以赴!”

“你能代表德庫拉家族?” 緣定大宋之南菱郡主 我頗爲意外的盯着卡羅爾,道。

“當然!”說完這句話,卡羅爾便說道:“由於我們不列顛代表隊進入教廷的時間,要比蕭香那女人的狼人軍團找了一點,所以,我們應該會在蕭香的狼人軍團進入那片空間之後,纔會進入,我們,會選擇距離蕭香比較遠的方位‘跳傘’,在遭遇蕭香和美杜莎之前,我們會找機會,幹掉降頭師,苦行僧,天照等隊伍的其中一支,甚至是兩支,算是我們德庫拉家族,向親愛的楚,提前表示誠意!”

霸情總裁的小嬌妻 “三個條件……幫助我們率先幹掉敵對勢力……”我微微一笑,同時,大腦也在飛速的衡量着卡羅爾開出的條件……

說實話,卡羅爾開出的條件,還算過得去,雖然德庫拉家族承諾我的三件事,只是空頭支票,但是,如果卡羅爾能幫助我們狙擊其他隊伍,對於我們而言,也算是減輕了一些壓力,最關鍵的是,吸血鬼軍團如果真的同那幾支戰隊開戰,那麼,無疑是在對超能力戰隊宣戰!

第一次,卡羅爾率領吸血鬼軍團聚集降頭師大軍,超能力戰隊可以將其當成意外,可是,這種事情如果發生了第二次,那麼,超能力戰隊絕對不會再將其當成意外,甚至有可能直接同吸血鬼大軍翻臉!

卡羅爾竟然不惜同最強大的超能力戰隊撕破臉皮,看來,卡羅爾是真的想在世界靈戰之中,幹掉蕭香,以及美杜莎……

不過,讓我想不明白的是,同爲八部衆,蕭香和卡羅爾之間,至於非要置對方於死地嗎?

難道,蕭香和卡羅爾,也像當初的陳泰和阿修羅?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開始動搖了,卡羅爾的提出的條件,值得我去冒險!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別撩了 如果事成,我不僅能夠幹掉蕭香和美杜莎,還能更加接近牛頭的真身,說不定,牛頭就在蕭香的隊伍裏呢?

包括超能力戰隊,卡特一定會憤怒的將槍口對準卡羅爾軍團,這樣的話,也就會放鬆對我們的針對,這算是卡羅爾爲我們頂雷的一種舉動,因爲,我的確不想這麼早,最起碼,不想在第二輪碰到超能力戰隊!

“卡羅爾!”我無比平靜的喊了卡羅爾一句。

我只是簡單的叫出了卡羅爾的名字罷了,可別墅內的所有人,卻都齊齊的將目光定格到了我的身上,彷彿,在等待着我的下一句話……其實大家已經都很瞭解我了,他們都知道,我要作出決定了!

“你的同盟,我接受!”我輕輕一笑,緩緩的朝着卡羅爾舉起了手掌。

“親愛的楚……我已經愛上你了!”卡羅爾被我突如其來的應允,弄的有些措手不及,竟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話,隨後,卡羅爾便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揚起了手掌,和我的手掌狠狠的拍到了一起!

擊掌盟誓!

我們這種人,根本不需要什麼文字合約,一次擊掌,便是盟約! 我與卡羅爾擊掌之後,卡羅爾便坐回到了沙發上,不過,看他那連手和腳都不知道該放在哪裏的樣子,顯然是興奮至極!

“我的盟友,你那邊有什麼情報要與我分享嗎?”我學着歐羅巴大陸的人,經常用的那種反問語氣,笑吟吟的問向了卡羅爾。

“重要的情報倒是沒有什麼,一些小事我倒是聽說了一些……”卡羅爾神祕兮兮的朝着一樓窗戶的位置撇了一眼,輕聲對我說道:“我聽說,教廷這次給冠軍隊伍的獎勵,就是那塊白玉牌!”

白玉牌!

冠軍隊伍的獎勵!

聽了卡羅爾的話之後,我的眼瞳猛的收縮了一下!

看來,這一次,我必須要獲得冠軍,拿到白玉牌才行了,我可不想讓祖乙大墓的事件再次重演……

“白玉牌……這麼說,超能力戰隊這次如此活躍,很有可能,也是爲了白玉牌而來?”我隨口一問。

“我聽說,是這樣的!”卡羅爾鄭重的點了點頭,“自從八岐羅迦命隕暗礁島之後,白玉牌好像就進入到了國際上的各大勢力眼中,包括我們德庫拉家族的長輩們,也盯上了白玉牌,據說,白玉牌之中,隱藏着無比巨大的祕密,所以,這次的世界靈戰,將會比以往,更加的慘烈!”

“按照你的說法,其他勢力,也對衝着白玉牌而來?”我再次發問。

卡羅爾略微沉吟片刻,這纔開口說道:“應該是這樣!”

“謝謝你的情報,我的盟友……”我微微揚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冷冽的笑容,“這下子,我就沒有理由不拿到冠軍了!”

我的話音剛剛落地,卡羅爾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邊拍着胸膛,一邊對我鄭重的說道:“親愛的楚,冠軍是你的,我們德庫拉家族,永遠是你的後盾!”

我笑着看了卡羅爾一眼,但卻並沒有說話,因爲,我並不相信那羣德庫拉家族的吸血鬼,天知道,他們是不是在背後搞陰謀?畢竟,卡羅爾,是八部衆之一的迦樓羅啊!

又與卡羅爾寒暄了幾句之後,我便將卡羅爾送出了別墅,而當卡羅爾離開別墅之後,我們整個神州隊,都炸鍋了!

“楚風!冠軍的獎勵竟然是白玉牌!”首先爆炸的,是石乾坤。

“我們這次必須要贏,哪怕把命留在教廷,也要帶走白玉牌!”李靈兒似乎也想到了當初的祖乙大墓之行,那時候,我爲了救李靈兒,而放棄了與白天虹爭奪商王手記和白玉牌,這件事,貌似已經成爲了李靈兒心中的一道死結……

如今,再次遇到這種局面,李靈兒自然會全力以赴的完成這次世界靈戰,並且,嘗試解開她的心結!

“俺聽說,那東西對楚風來說,很重要吧?”石毅憨憨的舉起了一瓶紅酒,直接對着瓶口喝了起來,這粗獷的漢子,似乎並不知道紅酒是要慢慢品的,“這一次,俺們絕對不會再錯過它了,就算是死,俺也要幫楚風把白玉牌奪到手!”

我望着衆人那一臉堅定的視死如歸,突然間,一股不祥的預感,也立刻涌上了我的腦中,彷彿,我的直覺告訴我,這次世界靈戰之行,我們中的人,會有人死去……

我連忙用力的甩了甩頭,將腦中的不祥預感甩了出去,希望,這只是我的擔憂,我可不想再有人,從我的生命裏消失了……

“白玉牌固然重要,但是,大家的生命,同樣重要!”我異常正色的瞪起了眼睛,仔仔細細的掃過了每個人的臉龐,用一種前所未有的鄭重語氣,對衆人說道:“卡羅爾,不可信,參加世界靈戰的所有隊伍,都不可信,包括教廷,一樣不可信,我們彼此之間,能夠相互信任的,只有我們大家而已,所以,我要求你們,都不許死,一旦重傷,立刻退出戰鬥,不允許繼續參加世界靈戰,懂嗎?” 我的聲音,不斷在別墅內迴盪,可偏偏,卻沒人回答我,一時間,大家全都各自舉杯,相互對飲了起來,就彷彿,我的話,根本就沒有人在聽……

說實話,如此一幕,倒是讓我很感動,大家是再用行動來向我傳達一種信號,爲了幫我奪到白玉牌,大家,完全可以用命去拼!

望着此景,我不由的語塞了起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足足過了半晌,我才調整好我的情緒……既然大家選擇無視我的話,那我也只好在世界靈戰之中,爲大家多謀一分生機了!

“行了!”我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彷彿將之前的那些情緒,全都吐了出來那般,當即,我便又換上了猶如往昔那般的笑臉,對衆人輕笑一聲,道:“都別喝了,大家還是抓緊時間休息一下吧,第二關,馬上就要開始了!”

第一個相應我的,是李靈兒……

“我去進行最後一次針療,楚風,你爲我護法!”李靈兒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淡淡的撇了我一眼,旋即便走上了樓。

“我去爲你護法吧!”陸茗軒先是看了我一眼,隨後,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挽着李靈兒的手,二女一起走上了樓。

“我去睡覺!”

“我去研究一下對手的資料!”

“俺餓了!”

“楚風,你陪我再喝幾杯!”

衆人紛紛離席,或是睡覺,或是研究資料,或是找吃的,只有石乾坤,這傢伙根本就沒有要離席的意思,甚至還朝着我招了招手,讓我陪他喝幾杯……

我知道,石乾坤是不服,他想和我單挑!

在九仙集團的貨輪上,石乾坤被我灌醉了不止一次,這傢伙,想要再次挑戰我的酒量!

我咧嘴一笑,帶着一絲戲謔的表情,徑直走到了石乾坤身邊的座位,隨意的拎起了一瓶紅酒,對石乾坤鄙視的說道:“一個小時之內,你不倒,算我輸!”

看來,我今天不給這傢伙灌醉,這傢伙是不會老實的!

“一言爲定!”石乾坤興奮一笑,隨後,便直接開了一瓶不知道是哪個年代的拉菲,反正瓶子看起來很陳舊的樣子,“這酒,應該是教廷收藏的酒,如果放到神州,一瓶最少五萬神州幣,今天,我們兄弟倆就喝窮教廷!”

“就憑你,可不行!”我毫不掩飾對石乾坤的鄙視之意,直接舉起了酒瓶,仰頭便灌了起來……

咕嚕嚕……

一瓶紅酒,我一口氣幹了,喝完之後,我還朝着石乾坤挑釁的揚了揚手中的空瓶子……

石乾坤乾澀的眨了眨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我手中的空瓶,頗爲茫然的說道:“你打算……這麼喝?”

“當然!”我理所應當的說道:“我們神州人喝酒,豈能像那些歐羅巴人和南北美大陸那些人,一杯一杯的拖延,我們喝酒,就當如此!”

“好吧……”石乾坤很是無奈的舉起了酒瓶,也學着我的模樣,對瓶幹了起來。

二十分鐘之後,別墅的一樓正廳內,只剩下了我和石乾坤二人,而我們,已經每人喝完了七瓶紅酒……

我倒是沒什麼,只是略微感覺渾身發燙,頭腦有些輕微的沉,至於石乾坤……他的身體已經開始搖晃了,而且還是那種,每說一句話,都要先在桌子上趴一會的狀態!

這傢伙,已經不行了!

我微微環視了一下四周,當我發現,一樓除了我和石乾坤之外,空無一人之時,一個我早就有過的想法,也突然從我的腦中閃現而出,現在,貌似便是絕佳時機…… 我望着昏昏沉沉的石乾坤,忽的,我的臉上,浮現一抹邪笑……

“老石!”我輕輕的推了石乾坤一下。

“幹什麼?”石乾坤擡了擡眼皮,舌頭都已經打結了。

“你和陸家姐姐經常叫我弟弟,那我和陸家姐姐,到底有什麼關係?”我壓低了聲音,悄聲問向了石乾坤。

其實,關於我和天機家族的關係,我早就想追問石乾坤了,只不過,一直都沒有機會,也永遠等不到恰當的時機,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這麼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陸茗軒不在,石乾坤這話癆又被我灌多了,我怎麼能不抓住這個機會?

然而,關於我和天機家族的關係,在我的心中,其實早就已經有了一個大膽才猜測,只不過,我不敢相信我心中的那個猜測,因爲,有些太過匪夷所思,也有些太偏離現實了,當然,如果我心中的那個猜測,從石乾坤嘴裏說出來,那就另當別論了!

“什麼關係……什麼關係……”石乾坤打了一個酒嗝,頭又貼在了桌子上,他似乎是在思考,又好像,他不想說,反正,石乾坤只是不斷的唸叨着那四個字……

“對!”我迫不及待的又追問了一句,“我和天機家族,到底有什麼關係?還有陸茗軒,總是叫我弟弟,而且叫的那麼自然,該不會,我真是她弟弟吧?”

“你是她弟弟……也是我小舅子……沒錯……”石乾坤一邊說着,一邊閉上了雙眼,好像,這傢伙隨時都有可能直接睡過去!

爲了避免煮熟的鴨子飛走,我只好用力的推了石乾坤一下。

被我這麼一推,石乾坤這傢伙的雙眼,倒是睜開了,旋即,石乾坤淡淡的撇了我一眼,那雙眼瞳之中,充滿了朦朧的醉意,“你是茗軒的弟弟……但不是親弟弟……”

“廢話!”我不耐煩的駁了石乾坤一句,“我姓楚,她姓陸,怎麼可能是親弟弟?”

“你是……弟弟……天機家族……考覈的人……也許……靈戰之後……就會有結果了……擁有最強化瞳天機眼的天蠶……”石乾坤斷斷續續的說出了這番話。

可是,我正自信聆聽石乾坤的下文之際,這傢伙,竟然很不爭氣的睡着了,而且還打起了鼾聲!

我狠狠的瞪了醉倒的石乾坤,早知道這傢伙就這點酒量,我就少和他喝一瓶了,也許,關於我身世的祕密,也就水落石出了!

不過,聽石乾坤說的那幾個斷句,我倒是隱約猜到了一些什麼,貌似,我的身世,真的如我心中所想那般,只不過,這會是真的嗎?

我不敢相信!

шшш● тт kдn● C○

因爲……我心中所想的結果,有些不太現實,而且,也讓我無法相信!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亂跳的心臟略微的平緩了一下,隨後,我狠狠的瞪了睡的如同死豬的石乾坤一眼,便忿忿的走上了二樓……這傢伙,太弱了,喝酒不行,祕密又沒套出來,真失敗!

走上了二樓,我隨便找了一間開着門的房間,便走了進去。

關上房門,我二話不說,直接倒在了牀上,大戰之前,我也需要補充一下睡眠了…… 藉着酒勁,我很快便睡了過去。

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我只知道,我在清醒之前,做了一個夢,我夢見,我與白天虹在一座無人的荒山上決戰,因爲一招之差,我的腿,被白天虹那柄怪異的唐刀給斬傷了!

雖然是在夢中,但我仍然感覺,我的腿上,隱隱有一股力量在撞擊,稍微有些疼……

忽的,我猛的睜開了雙眼,此時,映入我眼中的,並非是我的宿敵白天虹,而是……李靈兒!

只見李靈兒雙手環抱在胸前,冷眼盯着我,而且,這位大小姐,一邊冷眼盯着我,還一邊擡起修長的美腿,不斷踢着我的腿……我算是搞明白,我的腿爲什麼會疼了,也搞明白,我爲什麼會做那麼一個夢了!

“叫醒我的方法有很多種,但你選擇了最不禮貌的那一種!”我撇了撇嘴,頗爲不爽的嘀咕了一聲,旋即,便從牀上坐了起來。

“呆子,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我要是用禮貌的方式叫你,恐怕,我們整個神州隊都要錯過第二關開戰的時間了!”李靈兒冷冷的駁了我一句。

聽了李靈兒的話之後,我的精神立刻爲之一震……我倒不是因爲第二關馬上就要開始這件事,而是因爲,李靈兒說話的聲音,中氣十足,甚至,隱約砸進了我的心中,一聽便是恢復了力量之後,才能發出的聲音!

“你的力量,恢復了?”我喜不自勝的盯着李靈兒,從上到下,仔仔細細的打量起了她。

經過這番打量,我才發現,李靈兒渾身的氣勢,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時而鋒芒畢露,時而蓄而不發……

“不僅恢復了,我的力量,還因爲與李昌容那一戰,得到了小小的提升,已經晉升爲大天位中期了!”李靈兒眨了眨眼睛,繼續諷刺起了我,“呆子,你現在還有什麼理由,讓我退出世界靈戰?”

“沒理由了!”我坦然一笑,道。

李靈兒的力量不僅恢復了,而且還提升了,這對於我,對於整個神州隊來說,都是一件好事,要知道,如果李靈兒再發動李家祕術,天知道她會強成什麼樣子!

一想到此處,我便不由的想起那“八門借力”和“身外分身”這兩種詭異玄妙的道術……

“走吧!距離午夜十二點,還剩下十分鐘,大家已經都整裝待發,現在就等你了!”李靈兒撇了我一眼,言罷,便徑直走出了我的房間。

我站起了身,略微的活動了一下身體,頓時,一陣“噼裏啪啦”的骨骼爆響聲,便從我的體內傳出,這一瞬間,我的臉上,也陡然浮現了一抹冷笑,雙瞳散發的目光,也變得冷了起來……

“世界靈戰……我來了!”我凜然一笑,隨後,便結結實實的朝前踏出了一步,跟上了李靈兒的腳步,朝着一樓走了去。

七號別墅的一樓,衆人齊聚一堂,每個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了各自標誌性的表情……胡墨的妖媚,陳泰的神祕,石毅的憨厚,陸茗軒的冷靜,石乾坤的興奮,至於祖乙……這傢伙應該沒表情,而且捂的太嚴實,我也看不見他的表情。

“大家好像很有信心的樣子?”我一邊輕笑了一聲,一邊跟在李靈兒的身後,邁着步子,走下了樓梯。

“世界靈戰……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奇人異士過招了!”石乾坤躍躍欲試的握起了雙拳。

“我對美杜莎和非熱大陸的神祗軍團很感興趣,也不知道,那些傢伙的身上,是否隱藏着九尾仙狐一脈的傳承……”胡墨那張連人造戰士都能迷倒的絕美容顏上,浮現了一抹一如既往的媚笑。

“俺只想打敗所有人,幫楚風拿到白玉牌!”石毅憨憨的笑了一聲,言罷,還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 衆人話音落地,我也走到了衆人的身前,面對着整齊劃一,站在我對面的衆人……這種場面,還真有一種隊長在大戰之前,和隊員們鼓舞士氣的感覺!

“各位!”我的視線,一一的掃過了衆人的臉龐,忽的,我沉聲低喝道:“讓我們一起,向世界宣告,犯我神州者,雖遠,必誅!犯我神州者,有心,亦當誅!”

“出發!”話音落地,我猛的一揮手,當先朝着別墅外,邁出了步子!

我意氣風發的踏出了別墅,在夜色的籠罩下,直奔不遠處的教廷正殿而去!

此時,月黑風高,距離世界靈戰第二關開戰,也只剩下了極短的時間……

如果我沒記錯,世界靈戰的第二關,應該也是午夜十二點整開始,而且,也是爲期十天……

毫無疑問,新的挑戰,開始了!

走在最前面的我,意氣風發,而跟在我身後的衆人,則是信心十足!

我從來都沒想過,我們會踏上世界的舞臺,更加沒想過,我們會代表神州,與世界各種的強者交手!

無數次生死大戰,已經讓讓我們的心,連到了一起,成爲了彼此之間,最值得信賴的夥伴,就好像,只要我們大家站在一起,並肩戰鬥,所有的強敵,都不算強敵,所有的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熱血沸騰,已經不能形容我此時的心態了!

這一次,我們要一戰成名!

“生化戰士隊,美杜莎戰隊和天照戰隊的人,都到了?”我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

“生化戰士隊先到達了教廷,隨後是美杜莎戰隊,最後是天照戰隊,按照順序的話,天照戰隊第一個‘跳傘’,而我們,是第四支‘跳傘’的戰隊!”回答我的,是陳泰的聲音。

“看來,世界靈戰的第一關,便淘汰了不少隊伍……”我別有深意的說了一句。

雖然世界靈戰的第二關,只有這麼十幾支隊伍參加,但我懷疑的吸血鬼軍團,狼人軍團和神祗軍團,都順利的進入到了第二關,這樣,也就方便我調查牛頭了,如果順利的話,說不定,我在第二關,就能完成陰間交給我的委託!

“參加第二關的隊伍,並不太多,但也不少!”胡墨的聲音,又隨之傳入了我的耳中,“怎麼?楚風,你有計劃了?”

“計劃倒是有,只不過,要看對手配不配合我們了!”我微微揚起了嘴角,神祕的說道:“還有就是,我還不知道教皇所說的‘跳傘’的方式,是什麼形式,如果我們能夠自行選擇降落地點,那是最好的,如果不能,那就只能……人擋殺人,魔阻屠魔了!”

“我喜歡!”李靈兒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一種莫名的亢奮,也許,除了諷刺我和修道之外,便只有戰鬥,能夠激起李靈兒的興奮了!

就在我們幾人說話之際,我們一行八人,已經走進了木門,並且穿過了那條之前由詹姆斯引着我們通過的長廊,正殿,就在前方,只要再推開一道木門,我們,應該算是正式進入第二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