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錦惜這會也不想再繼續這樣兜著圈子,她似乎是真的很想要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在想些什麼,眼前的這個男人想要知道一些什麼,她是真的堅持不下去也是真的不想再懷疑,不想再猜測。

蘇錦惜孫偉經失去了耐心,也不想再繼續這樣猜疑下去,她是不想要快捷解決眼前的這個問題,在這一刻不想去逃避。就只想直接去面對。

也不知道為什麼,以往在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蘇錦惜是會下意識的選擇逃避,但是今天晚上他並不想逃避。並不想逃避這些她原本可以逃過的一切。

似乎只有這件事情得到解決,蘇錦惜以後才能過的安心,以後才能沒有猜疑的度過自己在上官府的這段時間。

她也已經不管上官司沉是狗猜測出來一些什麼了,也不管眼前的這個男人到底想要幹什麼了。

今天,蘇錦惜兒如果不這樣問出來的話,那他以後的生活或許也過的不適合,那麼的順心,始終會有一個疑惑,會有一個問題壓在心裡,那樣的感受絕對不好。

所以蘇錦惜才想快些解決的。要說一切才會這樣直接的問出那個問題。

而上官司沉聽著蘇錦惜這些忽然的問題,這一系列的疑惑,心中的確是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原本他以為眼前的這個小女人會選擇逃避會選擇不去面對這些問題畢竟這些天來四堠他所有的關於這些的方面的問題時,眼前的這個小女人下一時選擇就是逃避就是不去面對。

「我並沒有什麼很想知道的問題,之前的言語也不是說想要表達一種什麼樣的情緒更加沒有什麼樣的目的我只不過是覺得最近身邊發生的一些事情有些奇怪突然間有些感慨罷了」

上官司沉說著,她一副很淡定的樣子,別人並沒有看出來什麼不同,你並沒有從她的眼眸中看出一些什麼異樣的情緒,他這樣誠懇的話語,誠懇的眼神,想看的太多,似乎也映照著他的話語間沒有一絲的黃謊言。

事情似乎並不想蘇錦惜想象的那段發展,上官思成似乎也並沒有問出一些她預想之中要聽到的話語。

上官司沉的話,的確讓蘇錦惜有些驚訝,也有些不解,她剛剛甚至一位,上官司沉是因為知道了她的秘密之後才會變成那樣,。

甚至,蘇錦惜連傷上官司沉或許知道自己和白承皓之間的事情都想過了,結果卻等來了上官司沉剛才的那一番話。

這樣一番話過後,蘇錦惜反倒是不知道該接下去說些什麼了。

事情怎麼好像沒有按照預料好的方向發展呢。

還沒等蘇錦反應過來繼續說些什麼的時候,上官司沉卻又忽然間湊近蘇錦惜,忽然見繼續說道:「蘇蘇為什麼忽然這樣子問為什麼回來?你覺得我是有什麼問題想問你還是說其實你緣分就一些什麼話想要跟我說。」

西遊鬥戰聖佛很閒 上官司沉的話語說的似乎有些篤定其實他內心中野早已經有了一份答案了現在全部都只是在等待對面那個小女人是怎麼想的是怎麼應對的罷了。

上官司沉表面上即使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其實他心砥礪很是期待很想知道自己旁邊的這個小女人究竟是怎麼想的究竟有沒有想過把心中潛藏著對一些東西告訴他。

他們之間的秘密,他們之間感情的那個最後一層隔膜,究竟會不會因此而解開。

秘密這種東西很是奇怪感情拾東西也一樣更是奇怪。

這樣奇怪的東西也都是離不開彼此的誤會。可以毀掉一段感情,但是或許解開一個誤會解開那個秘密也一樣可以成就一段感情。

上官司沉和蘇錦惜這兩個人的感情啊,實在是經歷的太多,而且,也發展的太慢了,畢竟她們之間似乎真的存在著一些什麼東西一直在阻礙著他們之間感情的發展。

它們彼此也都不是一個會輕易相信其他人的人,他們能給彼此這樣一種的信任,也已經是一個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所以他們之間的感情註定是存在著參與存在著誤會的。

如果這些猜疑如果這些不解,如果這些誤會的不到解決的話,那這段感情也終將不知道會走向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蘇錦惜反應過來之後,看著這張近在咫尺的近點,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畢竟,上官司沉那個問題其實一點也不好回答。

蘇錦惜只是下意識的退了一步,遠離了這張放大的俊臉,遠離了此刻似乎有些危險的上官司沉

理清思路之後,蘇錦才不會這樣輕易的就上了上官司沉的當呢。

「什麼叫我有什麼事情要跟你說,明明就是今天晚上你很不對勁,明明就是你要什麼問題老說或者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吧。」

蘇錦惜自然不會輕易的就被眼前的這個男人給迷惑。也不會輕易的將自己藏著多年的秘密說出來。如果這些秘密能夠這麼輕易的不計後果的說出來的話,那就行秘密早就已經不是秘密了。

就是因為一些事情有不可以說出來的理由你有不能讓別人知道的理由更有當事人自己本身的一些理由所以她才會成為一個秘密才會成為一些不可告知的東西。

秘密之所以存在,那也自然有它的道理,也自然有必須要存在的理由。

而蘇錦惜兒藏在心底不願告訴別人的那個秘密,也始終有著自己存在的一個理由,也有著不能告訴眼前的這個即使蘇錦惜很是在乎,但卻又不得不隱瞞的男人。

蘇錦惜藏在心底的這股秘密,非同尋常,即使是上官司沉,蘇錦惜也使不會輕易說出來的。 「明明就是剛才你似乎有什麼要說的樣子嗎怎麼又扯到我身上了說吧我聽著呢到底有什麼事情想和我說」

上官司沉繼續堅持著也繼續要倒著似乎他真的很想聽眼前的這個小女人剛才寄張耀說出口的話語似乎是真的很想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女人藏在心底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可是既然都說了那個是秘密,當然也不可能輕易讓別人知道,否則那要怎麼稱的上是一個秘密了。

鬼妻森森 況且關於上一世的事情,關於這種重生還魂。等靈衣事件及時輕易說出來,也不會有人敢輕易的相信的吧。

蘇錦惜也正是因為考慮到這一點,所以這麼多年他也沒有。輕易的跟身邊的人說過這些。其實是自己最親近的父親最親近的奶娘最親近的眼前人。

這些,蘇錦都是沒有說過的。

「我哪有什麼要說的呀?剛剛明明就是你一副心情不好的樣子,我才問你是因為什麼原因才心情不好的,而且也是你自己說了一堆奇怪怪的話,我才那樣子問你的。」

蘇錦惜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逃避關於逃避這件事情似乎已經慢慢的開始有經驗了說出來的話也也真的是說謊不打草稿一般的順暢。

對於蘇錦惜不想讓別人知道的東西不想讓別人了解到的情緒,如果是真心的,不想讓別人知道的話,那他也是真的一樣可以隱藏的很好逃避的很好。

對於逃避現實這件事,在蘇錦惜遇上了上官司沉之後,似乎是越來越爐火純青了。

「蘇蘇怎麼現在又反悔了呢?剛剛明明就是你一副想要跟我說一些什麼都某樣嘛,而且還一個勁的問了我那麼一大堆的問題。」

上官司沉是不是想做著最後的掙扎,也似乎是想給他們一個最後的機會,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走進對方的心裡,到底能不能知道對方心中藏著的那個最深的秘密。

「什麼叫我反悔啊,我從來都沒有說過有什麼東西要說,一直都是你姨夫想問些什麼,但是要我什麼都不問他樣子。而且說出來的話語你奇怪怪的真不知道你今晚到底想幹什麼。e」

蘇錦惜既然已經選擇不說了,那她就一定會裝傻到底,即使是因為這樣,她也不會說出半個字的。她堅定的東西不會改變。

其實,關於上一次的事情說出來真的會讓人覺得很匪夷所思也真的不會有人相信的所以關於那一些他還需要一段時間而作者引言還需要一段時間艾麗卿思去還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上一世和這一世的轉變。

蘇錦惜是真的很在乎這段感情也正是因為這份在乎所以才不敢輕舉妄動才不敢輕易地說出自己錢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才不敢這樣輕舉妄動的說說上一世的事情。

關於上一次的那一切,如果處理好了,那結婚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情,但是如果處理不好。那他們之間的感情還不知道會走向一個什麼樣的地方的面對他們的一切還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一個萬丈深淵……

「蘇蘇真的沒有什麼要說了了嗎?」上官司沉此時已經有些失望了而且他也是很不確定的又想繼續再確定一遍畢竟他剛剛是真的抱有期待的所以現在這般要什麼都沒有吃到的時候他總是會有些失望的。

蘇錦惜看著上官司對這個樣子,雖然說有些於心不忍,但是關於那件事還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告訴他。

蘇錦惜有著自己的堅持,也有著自己的速度,更加有著自己的規劃,所以。她認為現在還不是真正適合說那件事情的時間。她自然也不會在這個世間店輸出上一世的那些事情。

雖說有些於心不忍,也有些小小的掙扎,但是蘇錦惜還是有理智的存在的,而且理智是超乎感性的存在。

「我是真的沒有什麼東西好說啦。而且今天晚上我也是有些累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碰見今天晚上先不對勁的先說一些奇怪話語的,本來就是你那關我什麼事情啊,我只不過是按照慣例關心一下你罷了。」

蘇錦惜說著繼續肉無歧視地往他們寢苑的方向走著。

上官司沉跟在蘇錦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速度有些慢,也似乎並不著急這要去休息。

上官司沉這是不緊不滿,也不急著回去休息了,但蘇錦惜哪裡會讓他就這樣在這裡慢悠悠的走著。

他不休息她還要休息呢,他不著急,她還著急呢。

明天就要回將軍府見到父親了,蘇錦惜自然是要休息好,不讓自己這般疲累的讓蘇將軍看到的。

況且,蘇錦惜像想要早些回去的原因,絕大部分其實是她不想要和上官司沉繼續待在這裡,她生自己待會兒回漏出什麼破綻,甚至,她還害怕上官司活忽然又哪根筋搭錯了又說些奇怪的話語,又問她一些奇怪的問題。

在上官司沉面前,蘇錦已經還一個藏不住秘密的人了,這讓蘇錦惜兒怎麼能夠不擔心。

現在蘇錦惜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快些吧上官司沉拖回去睡覺,就像是哪天晚上從宮裡回來的時候一樣。

蘇錦惜並不知道上官司沉其實什麼都知道,也並不知道上官司那天晚上其實並沒有睡著,其實也並沒有因為她的動作而減輕心中的懷疑。

可是,就是因為蘇錦惜的不知道,她現在也還這樣依舊執拗著的認為那個方法管用,並且,她現在也正是打算著按照這個方法來的。

只不過,就是不知道那個方法是否還有效,已經用過一次的東西,再一次拾起來用,就只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運用的更加熟悉透徹,還有一種,則就相當於是笑話講兩次,第二次就不好笑了一樣沒有用處。

而對於上官司沉來說,那個方法多半不管用。

只不過,對於蘇錦惜來說,管不管用,全看上官司沉配不配和,會不會再一次的陪著蘇錦惜演習了。 「蘇蘇最近都這麼容易累的嗎?」

上官司沉若有所指的說著,不過說來也是,這蘇錦烈也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說了,距離上一次她用這個借口來搪塞上官司沉,也只不過是過了那麼短的一段時間。

蘇錦惜聽著,心中一個咯噔,暗道不好,難道是上官司沉發現了什麼?

蘇錦惜不知道上官司沉是怎麼想的,也不知道上官司是打算做些什麼,所以自然會有些擔心,畢竟上官司這樣聰明睿智,想要看出來她的不對勁也使意見很容易的事情。

所以蘇錦惜根本保不定上官司沉究竟有沒有產生什麼懷疑。

俗話說得好,心裡有鬼的人總會露出破綻的。

現在的蘇錦惜心中就是有著自己的小舅舅,也有著一些不能告訴眾人的心思和秘密,所以,她自然也使會心虛的,也害怕自己的行為動作唄上官司沉看了去,從而發一些什麼不該發現的東西。

但是,越是想要隱藏的東西就越容易流露出端倪,更何況是在已經產生了懷疑的上官司沉面前。

「什麼叫我最近容易累,我最近哪裡有容易累,我這今晚不是想著明天就要回將軍府了,所以趁著今晚好好休息一些,這樣明天就不會讓父親擔心了。」

蘇錦惜理所當然的說著,但同時,她業極力隱藏著她那個就快要隱藏不住的緊張。

在上官司沉面前,蘇錦惜兒是真的越來越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了,也是真的越來越容易變得緊張。

想想以前,她可是一個面對於別人的時候說謊都不會紅一下耳朵的人,更不用說眼神會有多藏不住情緒了。

上官司沉對呀蘇錦惜的影響,是真的很大,很大很大。

那些在沒遇到上官司沉時所蘇錦惜的情緒和習慣,全部都在遇見了上官司之後,在慢慢的改變著。

「原來是這樣啊還以為是蘇蘇最近怎麼了呢,這樣搞得我怪擔心蘇蘇的,不過蘇蘇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上官司沉倒也真的是配合,也沒有再鬧出什麼幺蛾子來,更沒有讓蘇錦惜那顆本就已經不平靜的心再泛起什麼波瀾。

「我最近哪裡又怎麼了,我最近好得很,你就不用擔心」蘇錦惜說著,回答的也很是自然,畢竟,為了掩飾祝一切什麼的時候,總是要用盡一切心裡來讓周遭的一切變得自然。

即使,上官司沉的不一定就真的會沒有什麼察覺。

自然,上官又怎麼會真的沒有什麼察覺呢,在這樣的蘇錦惜兒面前,在自己原本久已經戰勝了疑惑的心思面前,上官司沉不可能什麼都沒有發現的。

「明天我們就要回將軍府了,蘇蘇的確瀛海養好精神,好好休息,什麼也不要多想。」

上官司沉繼續說著,他倒也書象想讓蘇錦快些穩定下心神。

可是,上帝似乎就是偏偏不想讓這兩個人如願一樣,就是想要給這兩個人未來額道路安排上重重關卡。

「是啊,明天就要回去了,那我就早點休息吧,什麼都不要想,什麼都不要做了。」蘇錦惜我接著往下說,似乎她是真的很在乎這周圍的氣氛究竟是不是自然。

其實不管怎麼樣,傷感思凡的已經是察覺了的,以他那個多疑的性格以及聰睿的頭腦,是真的很難什麼都不發現的。

「那既然這樣,蘇蘇就什麼都不要想了,早些休息,明天也好有一個幾好的精神,好的起色去面對蘇將軍。」

上官司沉倒也是很配合,也沒有再讓蘇錦惜難堪,更沒有再讓蘇錦惜不放心,也不知道為何,上官司沉就是再也沒有繼續追究下去。

「好!那以後的事情你就以後再說吧。現在討論似乎也並沒有什麼效果。也沒有什麼作用,我們都好好休息,也都什麼都不要想了吧。」

蘇錦惜巴不得什麼都不要想了。他現在是真的什麼都不想要去想,也什麼都不想去做,甚至想應付好眼前的這一切。不想讓一些節外生枝的事情發生。

「自然以後的事情也一樣可以以後再處理。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也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眼下就要處理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可以了。」

上官司沉這話語間似乎有點意有所指的意思,可是她說話語音似乎聽不出任何破綻。雖然很容易兒懷疑,但是又找不出任何可以懷疑的地方。

如果說話是一門藝術的話,那上官思成絕對是個藝術家。

能將一門語言如此靈活的運用等等。一句話變得如此的深奧多義而又看起來沒有半點貨站。這一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上官司沉請客戶學真的是不想再追究什麼但是呢話語間似乎也並沒有把以後的道路都堵死也似乎並沒有對這些事情就是那什麼都不追究了一樣。

該追究的事情還是要追究該懷疑的事情還是要追究,該處理好的事情也還是要處理好,只不過,這一切的事情都要分一個輕重緩急,都要分一個時間順序。

什麼時候該處理什麼事情,什麼時候要做什麼樣的事,哲學也都是要在考慮範圍之內的,也都是必須要考慮的東西。

這樣一些道理,上官司沉自然會懂,也自然知道要怎麼樣去做,更加知道自己此刻應該做些什麼,說些什麼,以一種什麼樣的形式來說。

這些情緒,這些語氣,這些動作,似乎都是上官司沉視線就已經安排得好好的了,也似乎也已經是沒有堵住未來的某些道路。

有血問題,現在是不追究了,但他的話語間並沒有明確的表示未來也不會追究。

這些情緒,這些意思,這些話語裡面隱藏著的一切,蘇錦惜現在或許還聽不出來,但以後仔細想來,或許也使真的會恍然大悟。 回到寢苑之後,上官司沉也沒有再問其他的什麼問題,表現出來的楊紫就是一副很自然的模樣,似乎真的打算就這樣睡下,什麼都留到以後再說了。

那些沒有處理好的事情,哪些沒有想清楚的東西,上官司也彷彿並不急著再今天這一晚上解決了。這倒是讓蘇錦惜很是安心,倒也是讓她很是放心,有了這的認知之後,蘇錦惜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也總算是不會去多想了的。

睡在床榻上,安下心來也什麼都沒有察覺的蘇錦惜很快便久睡去了,但是,一直背對著她的上官司帶刀卻是慢慢的睜開了眼鏡,看著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上官司沉的思緒蘇錦惜自然是不懂,上官司沉的但是,蘇錦惜也自然是沒有察覺,與蘇錦惜不同的是,蘇錦老師在慢慢的相處下來之後變得難以隱藏住很多東西,但上官司沉卻在這日漸相處種學會了利用很多東西來隱藏住自己的情緒。

這樣的一種狀態,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也不知道回不回在未來的某一天里就被打破。

未來的事就靜會往什麼樣的一個方向發展,他們之間的感情也會走下一個什麼樣的地方這些似乎都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上官司沉眼神裡面隱藏著的情緒,誰也看不清楚。而他究竟在想一些什麼誰也都猜測不到。

蘇錦惜已經熟睡,自然什麼也不會發現,關於上官司s的一切動靜,蘇錦惜也使沒有任何察覺的。

在上官司沉面前,蘇錦惜是真的放鬆了很多警惕。也是真的很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關於這一份不同,現在還看不出來什麼端倪,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壞,哲學事情,或許也就真的只能等待未來的定奪了。

「蘇蘇……」

上官司沉似乎試探著喊了一聲,也不知道這一聲究竟是什麼用意。

蘇錦惜已經睡著了,所以她自然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反應,更何況,是在這樣一個地方,這樣一個令她安心的地方。

在讓蘇錦惜安心的地方里,她自然是會沒有半點防備的,就連睡覺,也變得比以往踏實,變得比以往要沉得多。

所以,上官司輕輕的這一聲呼喚,七十並不能真正意義上的叫醒蘇錦惜,但也不至於什麼反應都沒有,上官司沉的那一聲呼喚,她業是有點感覺的。

只不過,蘇蘇錦惜的反應倒也不是很大:「嗯……」

輕輕的回完一聲「嗯」之後,蘇錦就沒有了下文,和以往不同,蘇錦惜並沒有繼續等待上官司沉的話語,而是又睡了過去。

蘇錦惜今夜,睡得似乎比以往要沉啊……